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张海系”十虎将

  • 字号
2011年05月26日16:45 来源:企业观察家  作者:方格

  本刊记者 方 格

  张海,这个出身普通,少年时身怀“神功”,长大后混迹于显贵达人之间的“资本大鳄”“企业屠夫”,曾经有过令人惊叹的神奇经历。他曾号令手下“十虎将”,把中国资本市场搅和得风生水起,而情势的变化,却令这支团队分崩离析,许多人被北大方正集团招安。

  张海本人,亦曾有机会和他们做出同样的选择,但在个人性格的作用下,他单枪匹马驰骋于资本江湖,最终触犯法律底线,被资本利益集团无情“绞杀”。

  6年后,他出狱了,37岁,正当年轻。他要重新做出选择,但脚下的路,会和过去有何不同?

  这样一个人,他入得凡世,结下佛缘,却没有从无量的世俗欲念中超脱出来。

  这样一个人,年纪轻轻就高登财富、荣誉巅峰,刀尖上游走的结果,却是突然间跌落,见证人间大悲大喜。

  这样一个人,拥趸者甚众,追随者以斗量计,时代赋予他和他们“资本运作高手”的称号;但面对财富游戏,他和他们却选择了高调和潜藏、追逐和放逐的两种态度,并最终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命运。

  张海,一个被称为“神童”的前佛门弟子、健力宝集团原董事长、中国资本市场曾经赫赫有名的“凯地系”掌门人,今年春节后提前结束10年的刑期,被亲友迎回家中静养。37岁,他热恋10余年的女友宣布要和他结婚,他的姥姥和其他亲人劝他既来之则安之,从头开始。他本人亦选择沉默,在公众面前只留下一条线索、一个想象。

  那些曾经和他有过各种交往关系的人,心情复杂。从一个混乱的年代走过来,无论是争斗还是合作,无论是背叛还是忠诚,其实都可付诸笑谈。曾有人称张海帐下埋伏着“十虎将”,亦曾有人说张海在不同的人生阶段总有“贵人”相助,其实如今一场华丽铺张的宴会散去,所留下的无非是几个“淡如水”的知心好友。

  当然,相托相依相寄的关系,只有张海本人最为清楚。坊间传言,由于张海天生大度并乐善好施,他的一些“弟子”和曾经的合作者,正悄悄为他的复出铺路。

  十年之后又是一条好汉。张海,会这样选择对时代的“控诉”、对命运的不妥协吗?

   “我是谁?”

  “高尚是高尚者的通行证,卑鄙是卑鄙者的墓志铭。”今年春节过后,在拘留所和监狱度过6年时光的张海,以一种沉默而低调的方式,化解了曾经困扰他的道德魔咒。

  他回到了广州家中。4月中旬,我以记者的身份和他的律师徐玉发、秘书康杰通电话,他们说,现在的张海“没什么可说的,还没有会见媒体的计划”,语气客气而热情。这和入狱前的张海的高调截然不同。张海2005年3月被佛山警方拘捕,因职务侵占罪与挪用资金罪获刑10年,后来因有立功行为和表现良好而减刑两次。既短又长的铁窗生涯让他沉静下来,看到了虚无,也看清了来时和将去的路。他,选择沉默,是有道理的。

  出狱后,他曾回开封看望他90多岁的姥姥。老人见到他很高兴,但并没有多说什么;大家安慰他既来之则安之,“过去的风风雨雨,就当是人生当中的一个教训”。

  张海1974年5月出生于开封,父亲张智志、母亲朱乐平,都曾是开封二十五中的教师。7年前我曾到该校家属院探访,当地人说张海一家早就搬到广州,只留下一套上了锁的空房子。后来张海被警方控制后,他们一家在广州的别墅被收回,姥姥因为怕增加家人负担,就又回到了开封老家居住。

  这个一直奉行“钱够用就行”理念的中国前著名“资本操盘手”,如今似乎变得一贫如洗。而想当年,他的情形却并非如此:2002年8月,张海收购健力宝后,租用新加坡顶级豪华游轮“处女星号”,邀请千余名从北京、上海、广州、香港等地前来的嘉宾见证自己的亮相;2005年3月23日晚,当张海被逮捕前,他在东山宾馆的“最后晚餐”还是4000元一顿的鲍鱼、鱼翅和牛排。

  百达翡丽(手表)、史蒂芬妮•瑞奇(鞋子)、古希华(雪茄)、惠比特(猎犬)、奔驰(车子)、足球俱乐部、经书与普洱收藏、装有两三百套西服的衣柜,今后,这些奢华还会继续成为张海生活中的一部分吗?

  2002年,张海有一次偶然在郑州裕达国贸酒店喝到宝丰酒,当时就决定对这个正在进行改制的企业展开收购。同年5月,我在同样的地点就此采访他,他向我谈论他的梦想、他的收藏、他的爱好,率真之中透露出志得意满。其间,他曾发出惊人之语:“今年三十而立,但是犯太岁,易惹是非。”但记者从来没有在他的脸上看到过任何的谨慎和小心。仅在一年后,健力宝集团在裕达国贸召开销售大会,张海极尽铺排之能事,数百辆用做奖励经销商的各类轿车在门外广场上整齐排开,阳光下熠熠闪光。

  俱往矣。在修佛之人看来,钱财和名声是身外之物,来得快,去得也快。

  他的女友黄鹭曾这样描述他在狱中的情形:什么都放下了,所有外面的那些经济上的运作都不用他来考虑了;在里面可以看书,有关足球的杂志,还有经济类、言情类的,看书范围很广;也一直关注足球,听说有一次还用报纸叠了个足球在里面踢着玩。

  他真的把什么都放下了吗?没有人知道。张海出生于普通教师家庭,从小跟随家旁寺庙里的净严法师研习气功,后来进入河南大学体育系,认识了许多中国气功界或佛学界的知名人物,从此登堂入室,在全民“气功热”中成为著名的“藏密瑜伽大师”;其后接触众多粤、港以及海外的富商,并结识香港富商张金富,在香港康达公司任职,后在一次公开传功过程中宣布要退出藏密气功舞台,向经济界转型。

  自此就是刀光剑影的资本世界,张海一去不回头。原来形而上的参佛生活,似乎从来与他无关。陪着这个平民子弟一块儿“玩”的,要么是名门贵胄,要么是业界大亨,而他,也一直愿意冲向前台,做一叶浮萍或一个标靶,让镁光灯照射那张笑容满面的娃娃脸。

  这是一条不归路。6年的牢狱时光,张海也许会真的想清楚了他的“根基”在哪里。

  资本市场“流浪儿”

  在中国,举凡知名的“资本系”,旗下皆有出色的团队做支撑,典型的如“德隆系”“仰融系”“马云系”,甚至早年的“三株系”“亚细亚系”,它们有的直到今天还以整体团队的面目活跃在资本界或实业界。

  出道前期,张海也曾打造出知名的“凯地系”(亦称“张海系”),旗下10人,个个身怀利器、所向披靡,业界送其绰号“张海十虎将”。但时至今日,令人叹惋的是,在不断的资本征战过程中,“十虎将”不断分化、聚合,有些被别的利益团体招安,有的羽翼渐丰离队“单飞”,有的自健力宝出事后就四散飘零。缺乏统帅才能和资本实力的张海渐成“孤家寡人”。

  他手下的那些大将们明白,在资本市场的刀尖上跳舞,没有“靠山”,没有“根基”,将是多么得可怕!“最好的年代”,也是“最坏的年代”,当张海的战车狠刹不住,一次次沦为他人收购股份、操纵市场的“刀斧手”时,其中的血光让“十虎将”审时度势地任由他们过去的经历成为一段传说。

  张海最早的资本运作平台,一个是与香港商人张金富合作成立的香港慧德基金,一个是与原河南省审计厅干部李友等人联合注册的河南心智事业有限公司。李友,张海“十虎将”中最为核心的人物,系重庆涪陵人,1982年考入河南航空管理学院会计系,上个世纪90年代初从河南省审计厅辞职,与张海结识,并操作一些农业项目。1996年11月,张海、李友、陈晶或三人共同发起成立了河南心智实业有限公司(后几经更名为河南方正信息技术公司)。

  有了李友这个甘于幕后的“隐秘枭雄”,人脉广泛的张海便开始了令人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1998年年底,张海向深中航提出控股收购方案,由于种种原因,计划最终落空。不过,张海却在这里得到了日后证明是最强有力的财务运作平台——深圳凯地投资。

  饥渴难耐的凯地投资刚一诞生,立即在张海、李友的指挥下凶猛出击,和河南心智一起展开一系列连环收购。2000年4月,两家公司联手收购了深圳东方时代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凯地占70%的股份,河南心智占20%的股份。在此之前,东方时代刚刚入主由36所名牌大学发起成立的中国高科(600730,股吧)。

  正是站在中国高科的肩膀上,张海依托“凯地系”才如鱼得水地介入方正科技(600601,股吧)、中科健等多家高校和中科院系的上市公司。2001年,频频得手的“凯地系”又先后举牌介入银鸽投资(600069,股吧)、深大通、飞亚达A、浙江国投;2002年年初,张海通过浙江国投巧取健力宝——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凯地系”通过资金链的超级捆绑,先后控制或参股了11家上市公司,市值超过百亿。

  “资本大鳄”、“企业屠夫”称号的广泛传播,让张海他们在外界的称颂中揽聚了一大批作风凌厉、敢闯敢干的资本运作人才。从政府部门“下海”的李浩杰、“打坐功夫”超强的谢宁、擅长资源整合的冯七评、柔中带刚的余丽、事必躬亲的方中华、勇往直前的郭泳,以及张海在河南结识的宋希英、党爱武、薛向青等人,他们大多被列入张海的“十虎将”行列。

  然而,当“凯地系”与同样出生于河南的另一资本高手、北大方正集团董事长魏新撞在一起之后,“凯地系”的运行轨迹开始出现了变化——经历了2001年方正科技纷繁复杂的举牌事件之后,“凯地系”费尽心机搭建起来的资本运作平台,仅维持了数年就被整合到北大方正集团的庞大体系之中,几个构成“凯地系”的核心人物都被魏新招安:李友等主政方正科技,方中华主政中国高科,郭泳主政深圳方正。李浩杰本人,则选择离队单干。时至今日,“凯地系”已是名存实亡。

  但张海显然不是一个愿意被融化的人,“不肯跟人合作”的个性,注定他将行走的是一条孤独的资本苦旅:举牌方正后与老战友李友决裂,在健力宝与“资本大鳄”祝维沙们进行股权争夺……他曾对自己的个性做过一次总结:“我这个人就喜欢绝对控制,当老大,不可能跟人合作。因为我的追求已经不是一个安定的收入和生活,我是想实现一些我自己想实现的东西。”

  这时候,张海开始考虑再度转型,试图洗白头上“资本屠夫”的帽子,转身蜕变成“实业家”。他的目光,盯上了健力宝,此时手下的得力干将,只剩下了冯七评、余丽、郭泳。

  不过,就在健力宝集团新的董事会刚刚组建不久,冯、余二人又很快离开张海,投奔魏新。张海几乎成为孤家寡人。此时的他,仗剑两茫茫。莫非,李友、余丽、冯七评他们,已从张海决绝的目光中窥测到了他的悲剧性命运?

  立地成佛

  多年来,由于多次谋面,包括两次到张海的家乡开封探询他的经历,我对张海的印象呈现一种复杂的纠结:

  一方面是少年得志、笑容满面,炒股票、玩足球、当老板,鲜花、掌声、镁光灯、五星酒店,坦诚、透明得可爱,另一方面是年少轻狂、一意孤行,空手套白狼、洞若观火、暗中使劲,最终众叛亲离、锒铛入狱,让人猜不准、看不透,因而无法长期信任;一方面是研习佛经、品茗普洱、气定神闲,大度、早慧、老成,另一方面却是裘衣宝马、铺排张扬、极尽奢华,轻浮、好斗、易变……

  裕兴科技的祝维沙曾是张海重要的崇拜者、好友、生意伙伴。2004年6月,健力宝股东之间矛盾激化,他曾以“一个令你憎恶的朋友”的名义,向张海等人写了一封公开信:“我今天走了,带着惆怅和遗憾走了……你说老祝是好朋友,但是董事会都不让进,我作为生意合作伙伴,可利用的人,进董事会也是顺理成章的呀。执行董事是你说的,诚信在哪里呢?你如今作茧自缚困兽犹斗,怨谁?李友之后是老祝,老祝之后是谁,李友之前是谁,如叶(红汉)也反,郭(泳)再反,要反思自己的处世为人……我希望你在神坛上下来,企业才有希望。”

  始终处于风口浪尖,这就是张海在“十虎将”离散、“凯地系”崩溃之后依然面临的命运。这时候,他想复兴“民族品牌”,但由于健力宝背景复杂、股东纷争激烈,此一宏愿最终以以卵击石的结果而告终。他,被那些神秘而强大的力量拉下了“神坛”,成为被资本利益宰割的“祭品”。

  “张海出事以后就没有人帮他说过话,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个骗子,是个罪犯,是个邪教传播者,但他真的不是这样的人。”黄鹭曾这样谈起“出事”之后的张海。

  相反,那些张海曾经的“十虎将”,有许多是因为找到了稳定而实力雄厚的经营平台,或者是适时转向,从而得以保全甚至获得更大发展。典型的如投靠北大方正集团的那部分人:李友,这个曾受张海影响通读108卷大藏经的人,目前担任方正集团CEO;方中华现任方正科技董事、副总裁;晚期离开张海的冯七评和余丽如今也分别“官至”该集团高级副总裁、首席财务官,并成为统帅一方产业的诸侯。近几年,北大方正集团频频在钢铁、金融、医疗、房地产等诸多产业领域攻城略地,大多出自这些人的手笔,风格同样是快、狠、准、稳——与张海不同,他们虽是职业经理人,但背后所托的根正苗红、资本雄厚。

  李浩杰的命运也发生了戏剧性转变。离开张海后,他投资农业、高速公路等基础产业,并试图重组辽宁足球队;2004年,他收购了国内最大的加油机生产企业——正星科技的全部股权。其后,他又在深圳大力发展体育文化产业,与国际摩托艇联合会达成战略合作,成为F1摩托艇世界锦标赛在中国的推广商,拥有F1摩托艇赛事在中国的所有商业权益。

  与李友、李浩杰他们不断开疆拓土不同,宋艳梅、党爱武、薛向青等张海旧部大多固守老本行,或在二级市场炒股,或进行其他一般性的投资,隐在幕后,归于一种平淡但不失传奇性的生活。

  在这个资本为王、规则不彰的全民投资时代,气功热、炒股热、兼并热成就了一个张海,也同样成就了张海的手下们。唐万新、顾雏军、黄光裕,皆为张海的“同道”。他们过去的发展轨迹和惨痛教训,是否可以促使他们立地成佛?

  没有人知道。

  飞鸟乱投林,出狱后的张海不得不面临“无将可用”的残局。但各种迹象表明,其拥趸和追随者依然无数,他本人正在试图重出江湖。黄鹭曾称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才”,“对经济金融上的预见能力超过常人,如果不做点事情真是可惜了”。但她又希望能和张海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真的,没有什么比平平淡淡更重要的了”。

  这是一个梦想吗?它,需要张海本人来回答。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