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陆红军:2011年全球经济遭遇了3个大泡沫

  • 字号
2011年09月14日13:17 来源:和讯网  作者:赵黎

陆红军
陆红军

  和讯网消息 上海国际金融学院院长陆红军14日对和讯网表示,2011年全球经济遭遇的是次贷、美元、美国人高消费3个泡沫一起破灭的窘境。从2008年到现在,全球各国政府、经济学家、企业家都在寻求解决之道,但是这些解决方案在发达国家基本上都没有获得解决,而且问题越来越严重。

  陆红军是在2011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接受和讯网独家访谈时做上述表示的。2011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于9月14日至16日在中国大连举行,本届论坛主题是“关注增长质量,掌控经济格局”,这是达沃斯论坛在中国举办的第五届论坛。

  以下为和讯网访谈实录。

  和讯网:陆院长您好,再次在达沃斯见到您很开心,欢迎来到和讯。您可能注意到本届达沃斯的主题是关注增长质量,掌控经济格局。2011年的环境大家都觉得特别的复杂,把这句话放在这样一个环境下您是怎么理解的?

  陆红军:这是达沃斯论坛第五年在中国召开,第一年是2007年,当时的主题是“变化中的平衡”,前四届论坛都关注增长,或者增长的数量,而本届论坛开始关注增长的质量,而且要控制经济格局。我相信这个格局是全球性的,所以这个变化是非常大的。我记得2009年我参加天津达沃斯论坛的时候,与会的一千多名各国的经济企业家、企业家和经济学家都是风雨同舟的,大家感觉到是在同一条船上。

  但是今天参加这个会议我突然有一种新的感觉,我们不仅是在同一条船上,而且更像是在同一架飞机上。从船上到飞机上的状态和环境是不一样的,船是在海里航行,风雨同舟的感觉在情感上像一家人。当时大家讨论的是寻求救市和复苏的方案。

  三年过去,各种方案,各种复苏都表现出结果,给我们感觉不明显,很复杂。而且这个不明显相对于行业性,因此我突然有一种感觉,我感觉到有一点在飞机上。在飞机上是什么感觉?安全感,这个对安全的要求从机长到乘务长,到头等舱、经济舱,每一个旅客都是第一优先的。而现在的全球经济开始进入到了这种状态,不仅是在船上的感觉,这些经济上复杂的问题,这些困难和问题的焦点积聚在一起。

  和讯网:您看我的理解对吗?我觉得您用乘飞机比喻目前的状态是指,不管是发达国家头等舱,还是发展中的国家经济舱,对安全的需要都是一样的。那么,当下跟2008年的经济背景相比,想请您评价一下当前中国企业生存出路以及面临的困境和机遇。

  陆红军:中国作为一个新兴国家经济体,在这几年里有长足的发展。现在企业面临的问题跟2008年不一样,2008年也是出口受到了发达国家的困扰,他们的经济危机是真金白银的。到现在为止,他们的危机发扬光大了,不仅是缺少资金,而且有大量的债务无底洞,这样会长期影响到其他国家的消费。

  也就是说,2008年到现在为止三个泡沫碰到了一起,一个是次贷危机,它是房地产的衍生品,是衍生品泡沫的危机;一个是美元的泡沫,纸币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以后,1971年尼克松宣布美国实行美元本位体,到现在已经过了三十年了。这一段历史就是说纸币的泡沫;第三个,从八十年代开始,每一个美国人都在不断的刷卡消费,车和房子都越来越大,这造成了高消费的泡沫。

  其中,美元泡沫,房地产金融衍生品的泡沫,后果都是非常严重,大家从2008年开始找解决问题的方案,但现在为止这些方案在发达国家基本上都没有解决,问题越来越严重。

  和讯网: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前两年热议发展新能源产业和低碳经济是经济可持续增长的优先选择。刚刚我们也谈过,经济增长方式,全球经济衰退,您首先觉不觉得全球经济是处于一种衰退的状态?

  陆红军:从次贷危机到欧债和美债危机,我认为这是处于一种长期的经济危机的状态已经开始了。我们特别要注意到,这是刚刚开始,整个金融危机从2008年开始并没有结束。

  和讯网:可不可以把经济衰退理解为传统经济增长方式面临更大的挑战,所以我们必须转变经济增长方式?

  陆红军:这一次经济衰退不属于阶段性周期,它是一个系统性,结构性的经济衰退。表明人类进入全球化以后,这种科技的方式,经济的方式,金融的方式,工作的方式,生活方式以及我们的思维方式碰到了大危机,被证明是不可持续的。其核心问题就在能源身上,以消耗能源为主的传统的工业经济模式,带来了生活、经济、金融和生活方式的变化,现在要想变化,能源经济,新能源产业是一个龙头,但是要抓住这个龙头延续下去也是非常困难的。

  我感觉到低碳绿色经济是我们国家发展非常长期的核心。对于传统工业企业来说,我们现在面临的出口难度更大,新的贸易壁垒也很大,对企业来说倒逼机制更加明显。这种倒逼已经反映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人民币汇率改革后,已经升值了很多,再想取得空间还有,但是已经不多了。

  对于工业出口来说,从汇率上做打算其实不是最长远的,而应该加强自己的技术创新。我感觉到对于企业来说空间越来越小,这个倒逼到最后的时刻,只有通过科技创新,通过新的企业家创新精神去改善,而不是在过去那种工作、生产、生活方式中做出相关的努力,这已经没有什么价值。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