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联盟的分裂

2011年10月11日11:57  来源:《财经》  作者:比尔-格罗斯
 字号:

  全球经济危机在许多方面就像已变质的婚姻。如三犬之夜(Three Dog Night,上世纪60年代末期美国著名歌唱组合)多年前唱道,全球经济和谐运作了许多年,但忽然间情歌已变得刺耳聒噪,政策协调变成了你争我夺的玫瑰战争,而不是馈赠鲜花。

  眼下我们经历的不再是三部和声,说得再轻描淡写也是“三方失和”,正徘徊在“离婚”边缘——换成经济的说法,是“发达经济体”可能衰退;而果真如此,因为当局政策选择不多且难以协调,要“和好如初”非常困难。

  那些爱争吵的欧洲人,总是像恋人那样吵吵闹闹,然后分歧化解,上世纪50年代某个时候说“我愿意”,创立了欧洲共同市场,以及欧洲经济共同体。

  到了1999年,这段婚姻产生了一个规模较小的货币联盟,而关键的一点是,这联盟并无共同的财政预算。一周前德国的默克尔与法国的萨科齐有如第二度订婚,否决为南部邻居提供更多资金,把承担责任的重担进一步推给欧洲央行

  现在谁知道局势将如何发展呢?但我们这么说吧:德国和法国正睡在一张特大号床上,欧盟其他成员则各有自己的卧室。欧元区因此正面临经济萎缩。

  美国方面,即将发生的这场分离跟性或出轨无关,主要是关于如今已完全冷掉的美国梦:只要辛勤工作,任何人皆可在美好的美利坚合众国(即美国)成为百万富翁。股票认购权充斥的硅谷产生了许多现代致富神话。但这种奇特的财富结合(富人及希望致富的穷人),如今看来站不住脚。在这个国家最近的经济“复苏”中,企业赢利实质增幅,以金额计是劳工薪酬的4倍,企业赢利比十年前增加50%,而劳工薪酬则大致停滞,这是这个国家自三个世纪前成立以来未见之事。

  共和党的传统是致力替富人减税,民主党的传统是致力替穷人谋福利,结果当局无法推出有效措施,在可见的未来降低美国失业率,有何奇怪?我们正目睹浪漫的爱情演变成满怀怨恨的痛苦冲突,伴侣关系名存实亡。

  孔子有言:“是否可能有一种爱,是对其对象无所求的?”西方消费者及其“对象”——中国生产者——之间虽非婚姻关系,但数十年来肯定算得上是一种恋爱关系。

  由东西方撑起21世纪大部分时候经济成长的恋爱关系,如今十分脆弱。中国质疑美国的信用质量,并认为他们以万亿美元计的美债利率过低。美国质疑中国人民币的汇率,指中国暗地里操纵货币。两者虽然仍宣称彼此还在恋爱中,但“暂时各取所需”可能更接近事实。尽管如此,没有人留下来过夜,理由是牙刷留在了家里。

  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以及欧盟内部的恋爱关系变质时该怎么办?欧元区成员打成一团、劳资交战令美国陷入政策僵局,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重商主义关系产生的问题多过答案、输家多过赢家,在此情况下该如何投资?

  我们认为关系破裂的可能性升高了,在投资市场,这意味着投资者更应关心钱是否拿得回来,而不是自己的钱赚了多少。在上述三段紧张关系中,欧元区的问题最急迫。

  我们的首席执行官埃尔埃利安(Mohamed El-Erian)越来越相信,欧元区可能将有一个或多个周边成员国(希腊、爱尔兰、葡萄牙)被迫退出这个联盟的家庭。果真如此,除非欧洲央行以更大的财力每日抵抗资金外流,流动性疑虑可能影响所有欧洲周边国家的债市,令形势动荡不安。

  在美国,奇怪的是,贫富不和已导致美债收益率降低而非升高,因为衰退之风逼近,迫使联邦储备局及私人投资者追捧债券。但这是有极限的。

  十年期美债收益率降至2.25%,反映了许多问题(奇怪的是没有一个是反映美国的信用情况),而投资者及债务人或许均无法在这场风波中全身而退。投资目标方面,我们看好那些穿着“较干净”的脏衣服国家,如加拿大、澳洲、墨西哥和巴西,它们的资产负债表较干净,实质利率也较高。

  我们也看好那些与亚洲有紧密贸易联系的国家的货币(不包括美元)。全球股市又如何?目前看来便宜(许多市场的股息收益率比债券还高),但如果经济增长萎缩,股市可能还将下跌。

  我们已踏上新常态(New Normal)“颠簸旅程”:主导各种关系的,可能是恐惧、政策上无计可施,以及局势失控。投资者即使心怀和解希望,至少也必须为关系不和做好准备。■

  作者为太平洋(601099,股吧)投资管理公司(PIMCO)投资总监

(责任编辑:HN027)

  更多信息请到《财经》杂志网站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