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陈东琪:世界经济会进入时间比较长的萧条期

2011-10-19 16:20:05 和讯网  彭博

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陈东琪
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陈东琪

  和讯网消息 10月19日,第二届地产金融创新峰会由和讯网联合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共同举办,峰会主题为“变局下中国地产价值新方向”。发改委宏观研究院院长陈东琪接受和讯网访谈时表示,欧美债务危机比次贷危机更严重,世界经济二次探底的概率非常高,而且现在已经在探底,欧美发达国家有可能陷入慢性衰退。世界经济会进入时间比较长的萧条期。投资者会谨慎。现在目前处于旧增长周期和新增长周期过渡当中,还没有走出旧的增长周期,这是结构转型过程当中,过渡期都比较痛苦。

  以下为访谈实录全文

  债务危机比次贷危机更严重 欧美发达国家有可能陷入慢性衰退

  和讯网:现在国际国内也有专家说房地产二次探底的争执,您怎么看?

  陈东琪:全球经济总体来讲会继续紧缩,二次探底主要是欧美发达国家的经济体,二次探底的概率非常高,特别是影响比较大的欧洲国家。首先,因为这轮经济下降之前,欧美经济的繁荣存在很大的泡沫,特别是金融泡沫、地产泡沫和其它衍生品带来的泡沫。

  其次,欧美发达国家长期福利水平非常高,存在福利泡沫,这两个泡沫面对着世界经济进行大的结构,尤其是产业结构调整的时候,全球的资本进行再分配,在这种情况下,欧美日这样一些发达经济体本身的经济过程当中面临着结构性问题,因此,我想它会出现几个方面:

  1、政府的赤字率提高,因为它福利水平很高,在经济繁荣的时候,企业很好,破灭?的时候政府是救市,救市之后还是好企业,只是增加了他的开支。而经济下降过程中,欧美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没有上去,税收能力是有限的,税收能力有限,开支增加当然赤字提高,赤字提高当然要发债,发债水平就提高,这样形成一种恶性循环,恶性循环肯定是一个过程,它的福利体制、财政体制存在问题,财政金融体系存在问题,所以我感觉这次欧美日政府这次以债务为内容的危机比企业为主体的次贷危机更严重。经济增长向下,还债能力是不会提高的,所以以新债还旧债,为将来做准备,很大程度上需要欧美日发达经济体缓和下来需要很长时间。

  2、现在全球经济进入到周期性的下调过程当中,总的来讲,很多国家总需求都受到约束,在这种情况下,欧美日特别是美国尽管它的消费力很高,但对国际市场的依赖度很高,因为它的体量很大,消费达到70%左右,但对全球的依赖很高,全球经济增长放慢,出口收缩,美国经济内生增长动力会减弱。美国国外需求是增长快的,但供给在减少,增长也会相比前30、40年要减少。

  3、美国吸纳国际资本的能力非常强,但美元贬值预期强化,国际资本要想流入到本币有升值潜力的经济体去,比如中国和其它新兴市场经济体,因此,全球的资本越来越流到东方国家,流入到市场经济经济体越来越多,这样对美国这么大体量的国家来讲,经济支撑的能力减弱,经济增长动力减弱,把这三个因素加在一起,我个人认为主权债务问题不是一个短期能解决的,所以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如果从全球经济增长角度来说它是放缓的,但对中国的影响,外需空间减少。我们第一大贸易伙伴是欧洲,第二个是日本,第三个是美国,这三大贸易伙伴需求不振的话,外需肯定受到影响,经济出口受到影响,这样我们的经济增长也会面临紧缩的外部压力。所以,我想国际环境会比前三十年,特别是入世这十年更困难,外需形成的前景应该说更困难。

  目前处于旧增长周期和新增长周期过渡当中,过渡期都是比较痛苦的。

  我对国际经济是偏谨慎的,要说二次探底或衰退其实都可以说,发达国家经济有可能陷入慢性衰退,虽然不是垂直地往下掉,但是缓慢的,因为政府还有一个作用,它的偿债力量很低,继续下去不太可能,但信息领域的进步还在进行,新材料产业、新兴产业,欧美日国家也在推动,所以它有一些制约经济过快下降的动力,但从趋势来讲它是下降的,所以是缓慢下降。这种衰退是慢性衰退,不是个急性病,是慢性病,要说肺炎是慢性肺炎,不是急性肺炎。全球面临大的结构性改革的需要,包括货币体系的改革,协调机制的改革,欧美福利体制和财政体制的改革,全球资本和交易市场的改革等等。展望未来十年、二十年,全球经济面临一个需要改革的背景。在这个过程当中,对美国经济、欧洲经济形成高期望很难。

  罗杰斯说世界经济会陷入下调,他是说的厉害一点,但发达国家陷入衰退不是没有可能,标普、穆迪、惠誉三家评级公司不断调整意大利、法国、西班牙这些北欧国家、南欧国家,美国也调等级,其实美国的债务率更高,赤字率很高,三大评级公司是美国的,还不客观的,评价人家是往下评,评价自己是往上评,严格来说达不到一致。根据债务水平和长期信用能力来讲,美国的债务评级还有更大的下调空间,这样投资者会谨慎,债券投资会谨慎,房地产投资会谨慎,实物投资也会谨慎,保全自己安全钱袋的心理在加强。所以,我认为世界经济会进入时间比较长的萧条期,这恐怕也是一个阵痛期。当然,它在调整过程当中会出现新的变化,新格局出现,像中国和其它新兴市场经济体出现以技术进步,创新、内生增长和自助性增长动力为基础的情况下带动世界经济走向新的增长周期,现在目前处于旧增长周期和新增长周期过渡当中,还没有走出旧的增长周期,这是结构转型过程当中,过渡期都是比较痛苦。

  要说世界经济风险较大,但增长前景还有,毕竟全世界有那么多人口,收入水平在提高,中国不管怎么调也有8%、9%的增长,印度说在减速也有6%—7%的增长,全世界20几亿的人口对世界还是有贡献,而且新兴产业在发展,所以要看到两面的变化,正面的和负面的,从美国的角度来讲,我认为美国今后的经济增长会长期出现低增长、高失业、福利水平下调、财政困境难以走出的局面。因为它解决财政困难问题关键是靠增长,没有经济增长财政很难增长,而这个增长要依赖需求,包括私人需求、公共需求组成,政府出现赤字就会紧缩财政,现在处于纠结当中,纠结时间长短取决于结构性体制改革的进行速度,取决于各国之间政府协调行动的一致性。

  美国经济日本化,日本经济欧洲化

  我个人认为,世界经济二次探底的概率非常高,而且我个人认为现在已经在探底,都在减速,美国去年四季度是百分之五点几,一季度只有百分之一点几,二季度只有零点几,失业率连续几个月是9%以上。欧元区十几个成员国,经济增长能达到1.5%—1.6%就不错。日本经济现在已经欧洲化,美国经济开始日本化。日本欧洲化就是它的福利高,原来没有什么失业率,现在失业率提高了,经济也放慢了,它长期靠外需支撑经济增长也不可持续。美国日本化是美国的经济产业已经开始空心化,这是日本经济很大的特点,日本货币体系震荡加剧,美国的资本流出也在加快。从这个角度来讲,美国的需求也开始出现低迷状态。日本没有内需,靠外需支持增长。美国原来靠内需,现在老百姓觉得开始要存钱了,储蓄率提高了,消费力下降,原来经济增长快速的强内需以后会变弱,所以美国经济日本化,日本经济欧洲化,欧洲经济英国化,所以,要做好发达经济调整的准备。当然中国会有比较好的增长。

  但中国经济增长会有前三十年年均10%,最高14%、15%的超强增长走向适度增长。经济增长可以分为四个档次,0%以下负增长叫经济收缩,0%—5%叫低速增长,5%—10%是中速增长,10%以上是高速增长,今后应该是下一个档次,高速增长两位数,有的高峰期14%、15%的增长,另外一个区间是中速区间,就是10%以下的区间内,当然不会到5%,中国城市化还没有完,中西部工业化在加快,劳动力、人力资本贡献还是在增加,技术进步也在加快,基础设施还没有搞完等等还有增长,但是要维持两位数增长,增长动力不足,出口1993年是逆差,现在是顺差,出口顺差对GDP的贡献2006、2007年达到高点,2008年下降,欧美日是中国主要的经济伙伴,他们的需求在收缩,对中国的经济增长动力在减小。中国中长期来讲会减缩,但会减缩适度。10%以上的增长,特别是高峰期14%、15%的增长是有可能的。中国改革以前是40万亿人民币,今年有可能超过45万亿,体量大了,需要环境各种资源的支撑要求大了,内部增长的难度也大了。中国从内部因素、外部因素来看,中国经济会从超高素增长进入到中速增长的时代区间里。这是从外部看中国,短期涉及到很多现在不便说的东西。

  中国即使外部环境不好,今后我们还是主要靠城乡居民消费需求的不断形成产生的内需增长,我们把它叫内生性增长,或者自助性增长,以前出口比较多,现在主要靠内生增长。依靠劳动力收入、家庭收入持续,包括就业、工资水平提高这样来提高老百姓收入半径。

  (结束)

(责任编辑:孙庆阳 HX01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