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金碚:2032年左右中国经济增长率或将显著下降

2011-11-22 11:43:03 和讯网 

  和讯网消息 2011年11月22日,第九届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在北京万达索菲特大酒店举行,本次年会的主题是“巨变世界 共识中国—寻找撬动历史的新支点 ”,和讯网全程直播。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社社长金碚在年会上表示,中国经济增长率显著下降的时间点应该是在2032年左右。

  以下为文字实录

  金碚:各位来宾大家好,每年11月份我们都在这里开一个中国企业竞争力的年会,这个年会的起因就是在9年以前,我们有一个研究项目就叫企业竞争力研究,这个年会一定程度上就是针对每年竞争力报告中间发现的一些问题来进行邀请。

  我今天给大家简单来报告一下我们今年中国企业竞争力报告的一个主题,就是“巨变时代企业竞争力”。现在我们产业正在发生一个什么样的变迁过程?应该说目前中国仍然处于工业化阶段,或者说工业化是现阶段中国发展的一个主要内容。经过30多年“血拼式”竞争,中国经济发展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将中国推到第二大经济体地位,我们用了30年时间同一个排名很后的国家成为第二,再过10年左右的时间我们可能会成为第一大经济体。

  而在这个过程中间主要推动力就是工业,同时这个过程中间我们也付出很大代价。我现在报告主要是基于对中国经济企业当前竞争力状况来得到一些结论,首先我们看中国的基本国情,怎么判断?基于什么样的数据来判断中国未来10-20年他的经济增长仍然能够保持一个比较快的经济增长速度呢?还是说他有,刚刚刘主任讲的,他要下一个台阶。我们先看,刚刚刘主任他是一种观点,差不多到人均国民收入1万美元左右的时候,这个经济就要走向一个下跌很大台阶,他也说尽管中国会下一个台阶,但中国在世界范围比较,中国还是比较快的。从9%到10%这个台阶下降到6%到7%这个台阶,基于这样一个判断。

  我们也从另外一个侧面,刚刚他也讲了这个事情大家都在那猜测,他认为这是一个大概率事件。我们也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我们又是从人均国民收入,你这个国家人均国民收入大约相当于美国当时人均国民收入的情况。我们可以看,08年时候我们人均国民收入只有美国的1.7%,很低了。到2010年中国的人均国民收入已经增加了20倍,但是仍然目前只有美国的9%左右。按照这个趋势推下去,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大体接近美国,如果用购买力平价来看,现在我们中国人均GDP差不多是美国的16%左右。

  所以,我们就可以判断战略机遇期,如果由现价来算,GDP要赶上美国大约70%的水平。因为我们是这么算,日本的人均GDP如果用购买力评价来算,差不多他在接近美国的70%的时候,他有显著的下降。而当他购买力评价只有接近美国70%的时候,现价和美国一样,甚至日本的人均GDP还超过没有,如果以这样一个情况来推算,中国经济增长率显著下降的时间点应该是在2032年左右,比刚刚刘主任用绝对1万1千美元,这样一个GDP来算显然要推后。

  所以,我们从这样一个角度来讲,中国大概至少会有20年左右的增长,比较快的增长。但是,我们也同意刚刚刘主任讲的,在保持9到10这样一个增长率,超高速增长,这个可能性已经不大,降到7%,8%,这样子一个速度,我们认为还是有可能的,还可以维持20年。

  我们就讲在这个时期里还要继续提升中国工业的国际竞争力,因为从整个世界工业化过程来看,中国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我们大量的像铁,金,铁,石油,天然气,铝等等,包括煤炭储量都是低于世界人均水平的。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要保持一个比较高的增长率我们必然要从全世界进口这些产品,进口这些原材料。怎么样才有能力进口这些原材料呢?你必然要有强大的制造业产品出口。

  所以,我们认为制造品,工业品出口对于中国来讲非常关键。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会看产业升级的方向究竟是什么?世界在变,产业应该怎么变。从我们很多数据来分析看,中国现在工业仍然是今后经济10年增长重点领域,尽管我刚刚讲了,我们已经发现工业快速增长,已经发现很多问题。因为我们现在工业发展大约都是10%几,如果GDP是9%点几,10%点几,工业差不多要高出3到5个百分点,这么一个高增长。这么高肯定有所回落,但是从整个一个中国经济增长来讲,工业的增长仍然是一个重点。

  原因是我们现在和发达国家相比,我们差距还很大。比如说我们人均基础设施水平我们和美国还有很大差距,我们人均公路长度美国是我们8倍以上,人均铁路长度美国是我们的16倍以上,人均电力消耗美国是我们的5倍以上。也就是说,基础设施差距目前还很大,尽管我们基础设施投资花了很大,但发展的空间依然很大。

  其实,在我们现阶段无论我们强调发展什么产业,无论是发展高技术产业,还是发展创作产业,还是发展文化产业,还是发展服务业,无论发展什么产业,在中国现阶段产业具体行为其实大同小异,都是要建基础设施,都是要建各种各样的原,都要修路,都要煤的供应,都要建房子,在这个阶段是必然的,哪怕我们发展第三产业,发展文化产业,在产业现阶段去看,发展文化产业的时候在干什么呢,仍然是在盖房子,仍然是在做基础设施,这是阶段。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科学认识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比重状况。我们用现价计算,工业已经占到45%,46%样子,但是如果我们用购买力评价,中国第二产业比重实际上只有32.5%左右。

  因为第三产业和第二产业不同,在发展过程中间倾向于价格上涨,而第二产业在增长过程中间倾向于价格下降。所以,我们用不变价格来算,是算增长,我们只能用不变价格来算,工业增长仍然会很快,但是第三产业的价格,除了增长因素之外还有价格上涨因素,最后算下来的比重确确实实我们会到60%左右的第三产业,但是并不意味着增长的动力是这么一个情况。

  所以,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我们就可以看劳动密集型产业在中国仍然是要大力发展的产业,这个我不需要多说,大家都知道,这是我们监测的一些结果。但是,我们这次就发现国有企业在资本密集型产业已经具有了国际比较优势,我们分析可以看到国有企业他的资金成本是低于非国有企业,而国有企业劳动力成本是高于非国有企业。所以,国有企业可以拿到比较便宜的资金,但是他劳动力成本是比较高的。相反非国有企业他拿到资金成本是比较高的,但是他劳动成本比较低。用这个优势来算,国有企业会倾向于发展资本密集型的产业。

  当然目前比较优势在不同地区之间也会有一些差异,东部地区已经向资本和技术转移,西部地区仍然具有劳动密集型优势。同时在工业中间还会产生战略性新兴产业,这个数字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两个国家销售利润率比较,黄叉的是美国,蓝叉是中国,美国波动比较大,中国是稳步上升。可以看工业净产值收益率,中国还是在上升的,工业投资仍然是有经济的基础。问一个问题,既然工业收益率并不低,为什么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制造业企业要去制造业,我们分析他主要不是因为工业没有了盈利空间,而是确实存在一些并不是很先进,而且很赚钱的暴利产业,确实一些暴利行业吸引很多资金。今天李院长还说有另外一个原因,在应对危机过程中金融要调节他的帐,也会吸引很多资金。

  比如奇瑞生产一辆汽车净利润只有132块钱,而他们投资鄂尔多斯(600295,股吧)煤矿,挖一吨煤相当于造10辆车的利润,可想而知。从这个情况来看有一个非常值得引起我们重视的问题,要鼓励优秀的人才,来从事实体经济。美国有识之士说华尔街高工资将一流人才吸引到金融业,是美国制造业衰落重要原因之一,金融业需要发展需要高端人才,但是制造业也需要高端人才,竞争过程当中制造业显然处在不利地位。中国最后变成办教育和培养人才目的,实际上就是让高级人才,人力资源离开实体生产领域,如果是这么一种竞争状况的话,对制造业发展确实不利。

  所以,我们不要对中国产业升级觉得很容易,这个过程其实是很漫长的。中国必然要经历一个从“血拼式”竞争到高质量增长过程。前30年我们基本竞争方式就是血拼,拼资源,这是不可持续,现在我们要转向,因为世界在发生重大变化,我们实体经济一定要转向高质量增长道路。这就是我们报告中间所获得一些研究,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宋政 HN00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