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育琨:好人好自己 坏人坏自己

2011年12月18日17:01  来源:和讯网 
 字号:
清华大学长三角研究院中国企业家思想研究中心主任王育琨
清华大学长三角研究院中国企业家思想研究中心主任王育琨

  和讯网消息 2011年12月17日-20日,“2011品牌中国年度人物评选”在北京召开。清华大学长三角研究院中国企业家思想研究中心主任王育琨做了题为“好人好自己 坏人坏自己”的主题演讲,指出整个的中国社会被深深的催眠了,需要活出一种诚信的生命状态来。

  文字实录

  王育琨:

  很荣幸得到光头王永的邀请,到这儿来又一位光头,如果没有灯,我们两位可以把房间照亮。

  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好人好自己、坏人坏自己。听到这两场的主题演讲中,吴大使也讲到,现在是一个浮躁的社会、价值温暖在这样一种状态下,我用一个词来进一步的概括这种现象,这种现象就是整个的中国社会被深深的催眠了。我们极端的物质文化,每个人都要在一个早晨马上要富起来,如果富的稍微晚一点就是耻辱的。我们年年讲诚信、日日讲诚信,讲来讲去讲去了癌症村遍布中国的城乡,讲来讲去讲的吃不消了。吴大使非常好的命题,就是在这样氛围的状态下,我们怎么去重构、建构中国文化。刚才李成才导演做了非常好的演讲,我们曾经是知礼的文化,我们能不能进入一种知忧的文化。我把李成才导演的知忧的文化,用我的语言来说是你知道你的问题吗。我是农村出生,牛虻在牛身上咬,牛主人不会让你赶掉牛虻,因为牛虻在牛身上的时候,全身动,一动的过程中五脏六腑都在运动。李成才导演提出一个非常好的命题就是你想有创新吗,你想有品牌吗,你想做百年基业吗,你能不能分分钟的给你的企业、给你的问题相处。这是我我理解的李成才导演给出的一个最大的价值。

  在中国的企业你们都来自于企业,是一种什么样的生存状态,我不认为诚信是一种范畴、是一种理念,是一种礼仪,而是一种生存的状态。我们企业的生存状态是什么样?去年年底我给一位很大的中国企业做管理,他的企业管理代表了中国的管理水平。我说别人看你的公司,管理第一流,你作为老板自己看你的公司,你认为你的公司是木桶的话短板在哪里。这个老板沉思了一会儿说,我不是担心我的企业哪一块板长哪一块板短,容量有限,我是担心这个企业是不是有一点。那这个点是什么,他想了一下说,这个点就是我的员工心不在,他的个人价值跟工作是两张皮,我怎么去信。员工团队心不在,我带着同样的问题,今年年初见了海底劳的创始人张勇,跟他两三个小时的对话之后我问他,张总,你的海底捞地球人都学不会,你作为老板创始人,你自己认为你的公司的短板在哪里。张勇想了一下说,我的短板就是员工不知道为什么活。我说你海底捞每个人的服务都挺好,他说王老师你不是专家,我是专家,我一进去就能看到200号服务员只有一两个服务到位,他说也是心不在,员工不知道为什么活。我不期望员工忠于我的价值,我希望他们忠于自己的价值。这两个可以说代表中国企业管理的企业家,他们对企业、对中国企业的生存状态的看法是,中国企业有点漏的问题。你们在鼓掌,你们在认同,这也是我跟很多企业家交流,他们认为这两个企业家对中国企业的认识已经到达了一定的高度,因为他们不简单的是在追求规模,不是简单的追求技术,而是说员工个人得生命价值。你们会认为很好,我一开始认为也很好。但我给第三位企业家一交流,他告诉我,王老师远远不是这么回事。我把这两个企业家交流的内容发了一个短信给好利来的创始人罗红,他跟我交流说他感觉这两个人说的不对,怎么说对?他说在中国这么一种价值混乱、社会浮躁的氛围中,你把企业的业绩仅仅的归于团队和员工这是不公平的,他说企业的老板、高管、领导相当于输液瓶和身体的关系,输液瓶必须跟身体有一定的高度,如果输液瓶低于身体,会倒流出血会死人。放在企业会怎样,这只是一个表现,他的背后是老板心在公司吗,老板忙着移民,你还关心企业吗,你老板的心不在企业身上,你怎么能让员工把命交给企业。重塑中国文化,这不是政府机关、学校可以发动,只有在座每一个企业家、每一个企业高官,你们有这个力量发动这么一场文化重塑的运动。

  怎么发动,不是说让你们来讲诚信,范畴理念概念,而是要活出一种诚信的生命状态来,生命状态的一种传承。今天吴大使说,世界不理解中国,中国缺乏震撼人心的故事。我感觉,品牌中国做了一件好事,他在不断的挖掘品牌人物,为了回应吴大使的话,我想讲三个普通人的故事。这三个故事我认为可以说体现了中国人的一种意识亮度。李成才导演说,中国文化的传承给我出一个难题让我来说,其实吴大使讲的跟李成才导演讲的都对,但我有我的看法。我的看法是中国文化的传承,是完全的两个脉息,第一个脉息是官方的,所有的史记、历史、文化书面的载体,就像吴大使说的我们要搞这个、搞那个,书面印刷传承下来的,从独尊儒家的时候已经开始,出现所有的东西要进入一定的套套,中国文化已经不是中国文化。中国文化的第二个脉息,几千年来每一天、每一夜每一时副刻都没有停息,这个脉息就是我们的工匠、木匠、铁匠、农民、工人、技术员、企业人,你们在脚踏实地接地气走的时候就在传承中华文明的一种文化,中国有所谓三十年爆炸性的成长,这个脉息的传承就没有断过。

  这个脉息下我讲的三个故事,青啤的金志国,我跟金志国做一个交流,金总看着你特别的荣光,你最痛苦的事是什么?他说我最痛苦的事是我是一出生最痛苦,过家条件不好被爸爸妈妈生在别人家的门洞里,两岁有妹妹、三岁有弟弟,四岁一个小孩,当时我们家里的窘况我发了用狠,这个家庭的命运要由我来改变,四岁的南海发出这种狠,我知道。金志国开始往上走,在青啤一个小小的员工,青啤并购西安汉斯啤酒两年亏损要关,没有人去,本来排不到金志国,金志国说我去,三年不给我工资,金志国到了西安,半年之后一手拿矿泉水,一手拿肉夹馍走遍198个县所有的镇,把地头上、渠道上全部摸的门清,三年时间业绩上来了。在这个时间中金志国发明了接地气的话,市场贴着地皮走。这种战略是从他四岁的小男孩发狠这个家庭的命运在我,从那个原点开始的,这就是中国企业人的故事,这个故事能打动你们吗。这个故事能打动你们,也能打动地球人。

  第二个故事是我老娘的故事,山东农村很穷,我父亲是历史反革命分子,在文革年代受人批斗,供销社的店员8块钱管自己,我娘小脚女人,

  第三个故事是我前不久刚去九华山,我一看一个老总非要领我去看共和国第一个肉身菩萨,他说我一直关注你的微博,你一定能喜欢他。我真喜欢上他了,老和尚85年,91岁原籍。他活着的时候,大家只挂两句话,好人好自己、坏人坏自己。第二句话是空空空。所以他能成为肉身抛砂,好人好自己、坏人坏自己,中国文化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里边,我们做企业,相当于有这么一个公共的平台或者说有这么一个共栖,我们不断的释放外面的信息,你对外面的事怎样,一个作用力出去了,反作用力一定回来,当你这个共栖对外释放的都是恶劣的东西,这个共栖周边的环境就会紧居,你的生存环境会越来越难,别看一时上市,但肯定会有这个过程。当你这个器械释放的全是正向的,全是好的,全是利于他人的,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更是相同,你的生存环境就会越来越宽裕,你的生长就会越来越好,朱茂和大星和尚,好人好自己、坏人坏自己。根据大星和尚这句话,我这几天在思索,我思索出无非就是这么一个纵横坐标。他的原点从人出发,只从人出发,没有规模、没有钱、没有其他,就是从人出发,从良知出发。我看他的纵坐标从客户出发,一整套的品牌,要从客户出发,这个纬度最好的是乔布斯,你们都看乔布斯传,我解读的乔布斯传跟大家不一样,19岁到印度访问的时候,顿悟了那一刹那,社会需要的不是钱和物质,我要像爱迪生那样发明电灯,这没有多少的意义在里边,但他所有的爱都在电灯里边,我乔布斯不要追求绝对的物质、绝对的灵性,但我要去追求创造这个奇妙的发明、奇妙的存在,这个妙成为贯穿他的营销一整套思路的原点,离开这个原点就没有苹果,这是纵轴,乔布斯做的最好。横轴是从员工出发的一整套体制安排,这个从员工出发一整套的体制安排做的最好的,在国际上那是稻盛和夫。他说我的公司只为员工,为员工的精神和物质双方面丰收。你想知道中国的公司谁做的最好吗?

  我看他的纵坐标从客户出发,一整套的品牌,要从客户出发,这个纬度最好的是乔布斯,你们都看乔布斯传,我解读的乔布斯传跟大家不一样,19岁到印度访问的时候,顿悟了那一刹那,社会需要的不是钱和物质,我要像爱迪生那样发明电灯,这没有多少的意义在里边,但他所有的爱都在电灯里边,我乔布斯不要追求绝对的物质、绝对的灵性,但我要去追求创造这个奇妙的发明、奇妙的存在,这个妙成为贯穿他的营销一整套思路的原点,离开这个原点就没有苹果,这是纵轴,乔布斯做的最好。横轴是从员工出发的一整套体制安排,这个从员工出发一整套的体制安排做的最好的,在国际上那是稻盛和夫。他说我的公司只为员工,为员工的精神和物质双方面丰收。你想知道中国的公司谁做的最好吗?中国有做的同样好的,这两个纬度都做的非常杰出,我今天发微博突然想到,中国的华为,在客户这条轴做的最好,横轴所有的公司都比不上华为,华为任正非只有1.0%多的股份,所有的股份都分开大家,但是你今天离开华为对不起,这个股份我赎回,该多少钱个给你多少钱,我的股份只为我华为人提供。中国有榜样,中国有故事,中国可以支撑大国崛起。

  谢谢大家!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