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兴动:呼吁做大香港市场

2011年12月23日17:53  来源:和讯 
 字号:

法国巴黎证券(亚洲)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博源基金会特约经济学家陈兴动
法国巴黎证券(亚洲)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博源基金会特约经济学家陈兴动

    和讯网消息 2011年12月22日,由深圳市人民政府金融发展服务办公室、招商银行(600036,股吧)、深圳市博源经济研究基金会以及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共同主办的“人民币国际化与深圳金融中心建设”研讨会在深圳召开。

    法国巴黎证券(亚洲)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博源基金会特约经济学家陈兴动在研讨会上发表了精彩的观点。

    对于人民币国际化的问题,陈兴动提出三点呼吁,他认为在国内应该培养一种人民币作为国际化、成为今后逐渐国际货币储备的概念;同时他呼吁要将香港市场做大,让香港市场成为一个自由的海外市场,这样可以避免过强的政治压力;他还呼吁,应该要允许中国公司、企业有更多的国际化的环境,比如允许国内的金融机构、银行去开发离岸金融业务等。

    以下是现场文字实录:

    陈兴动: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走向国际实用,中国现在肯定是一个非常热点的话题,最近一个月我参加一个路演的时候,很有意思的观察了几个现象,一个是美国人已经开始担心人民币走向国际化,过去呢,美国人在不断的拍打人民币,欧洲人现在非常希望人民币国际化,就是说如果你们现在人民币已经国际化了多好啊!现在起码有另外一个选择。现在亚洲地方呢,也开始考虑,如果有另外一种新的可选择的人民币,那么亚洲的经济呢可能就会更加活跃一些,可选择的余地多。10月份的时候和马来西亚的总理有一个圆桌对话,在谈论的时候我就问他一个问题,如何看人民币国际化的问题,他的经济部长回答了问题,“我们非常乐意看到人民币能够在东南亚地区成为第二种、第三种可以选择的外币”,这种情况,应该说中国的国家环境还是蛮好的。

    今天我想讲的是人民币的均衡汇率的形成。过去主要讲一个问题,如何通过人民币国际化形成人民币的均衡汇率?我们过去的改革,从2005年7月份推出人民币最新一轮的改革之后,其实遵循的都是四个原则,第一个原则是主动性,然后是可供性,然后是渐进性,然后保持人民币的基本稳定。最根本的改革方案,就是要改变人民币的汇率形成机制,就是如何形成机制,这个机制如何形成?

    我今天想讲几个问题,第一点,我们改革从2005年7月份到现在已经6年多过去了,这个机制没形成,为什么始终没有形成呢?国内的人民币市场的管控还是非常的强硬,人民币汇率形成的机制基本上没有大的变化,国际社会继续不断的拍打人民币的情况,压力也很大。我们没有改变人民币的汇率形成机制呢,实际上也和我们自己的工作造成了很多的被动。比如说我们的经济结构调整非常的慢,社会的压力一波一波的来,不断的增加。使中国国内的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和有效性也受到影响,再加上人民币没有升值,国际上一直认为人民币是单向升值的,实际上强化了人民币被低估的概念,导致了外汇储备当家,所以很多的外汇储备的上升,可能和我们本来所应该带来的人民币的概念呢,事实上要增加得多,这样就导致了一个外币储备如何保值,如何投资回报。最近几个月,特别是十月份以来,人民币币值变动,最早从中国领导人最高的领导人的评价,似乎大大松了一口气,而且现在很多的中国领导人认为人民币出现了一种令人欣喜的变化,似乎过去老认为人民币,实际上人民币,尽管我们表面上拒绝国际社会对人民币低谷,但是背后实际上又认为人民币是这样的,似乎是松了一口气,好象人民币不是那么严重,真的是这种状态吗?

    从短期来看,特别是明年,因为我们刚才听到大家谈人民币的问题,我做路演的时候大家也谈人民币的问题,人民币实际上讲到贬值和升值,第一个概念是人民币的购买力,第二个是汇率。汇率,短期肯定是供求关系决定的,长期来看劳动生产力肯定是非常决定的因素。从这两个角度来看,短期,我觉得人民币,可能明年人民币在国际市场上的压力仍然是贬的压力大于升的压力,中长期来看,因为劳动市场力中国比其他国家的要高得多,实际上人民币的本身的基本的态势并没有改变,这和何东刚才讨论的问题差不多一致,我们可以看,应该利用现在目前良好的机会,要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这里面有三点建议和呼吁:

    第一个,呼吁一下刚才罗行长提到的,就是人民币的问题,在国内应该培养一种人民币作为国际化,成为今后逐渐国际货币储备的概念,这样需要改变中国在对外经济活动当中的人民币储备,而不是用外币。我们现在的外贸出口啊,外资投资啊,所有的都应该改变过来,不再是以美元,而应该以人民币计,培养大家有一个非常好的概念,这就是说我想遵循的,始终是人民币的概念,而不是说从上到下,我们形成的就是一个美元概念。

    第二个呼吁,就是把香港的市场做大,让香港的市场成为一个海外的市场,这样的话,让他们自由波动,因为国内的人民币市场是受到官方很强的干预,这种干预有很强的政治上的压力。刚才就提到了香港的人民币,香港管人民币的时候是按照人民银行的要求管的,香港的市场上的人民币成为一个,通过一段时间形成国际的这种有效均衡价格,那么这种均衡价格呢,通过两三年运行,就像1993年的时候,我们发现有两种汇率,一个是官价,一个是调剂价,慢慢的调剂价成为了大家非常熟悉的价格。慢慢的香港的CNH市场上形成的人民币的价格,成为了更多的市场价。那么我们官方的价格就很容易合并了,也可能通过三到五年的时间,中国人民币的国际均衡价格就形成了,这个市场也具备了。所以我觉得,应该大规模的推动香港的市场往上走。

    第三点,应该更多的要允许中国公司、企业有更多的国际化的环境,比如说我们现代要有五种方式,可以让人民币走出去,其实还有另外一点,就是应该允许国内的金融机构,允许国内的银行开发所谓的离岸,既然中国的中产阶级发展起来了,他的投资是有需求的。这是我今天讲的主要观点。

    下面有几个图,过去的五年时间,人民币始终采取的是一种爬行式的汇率的升值,过去大概从05年6月份相比较,可以看到汇率名以上和美元升值了30%,人民币今年到12月19号人民币升值了4%,如果是和2010年的12月19号升值了0.2%,如果是拿第二次来衡量,实际有效汇率生值了28.5%。我们这些年人民币改革了半天,实际上没有太大的变化,要是我们从下面的图上看,中国的出口到传统市场,的确是上升了,欧美的市场是下降了,但是国际社会,我们最重要的贸易来源还是来源于欧美日这三个国家,我们现在的贸易盈余仍然是来自于加工贸易,其他的贸易量种线下的贸易都是利差的,中国的贸易结构,目前应该说大的改变起来还是比较难的。最近一段时间,主要是因为今年6月份之后,欧洲的主权债危机恶化,希腊很典型,国债已经上升到34%了,意大利、西班牙,这些东西导致了欧洲的银行体系体现了大规模的短缺,所以导致了金融区域杠杆化,金融区杠杆化直接后果就是导致人民币对欧元的大规模升值,大规模的外汇,大规模的资本就流出了中国,这是一个短期概念。我们可以看出来,这三张图是非常有意思的,即便是在人民银行的上海的外汇交易中心来看,从十月份以后,多次触及的是底部,这种状态应该是短期的趋势难以改变的。从香港市场上的NPA股市场,有一年期、两年期的,未来一到三年时间,人民币升值的压力很小。我觉得,这正好是给可以让中国的政策领导人,可以放心,实际上让这个市场来决定,不应该是对国内的经济,特别是外贸出现大的封顶。

    未来一年时间,当然对人民币未来的走势,比如说两三年以后的预期是很难的,因为他的决定因素太多了,但是呢,从下面我刚才列出来的这些因素来看,未来一年人民币应该说升值的压力应该是小的,市场的压力逐渐的小。贸易的盈余肯定会大规模下降,FDI,钱进来了,十月份的FDI已经出现了负增长。OEI现在是积极推动国内的企业走出去,第四个是目前来看,从欧洲情况来看,我们还担心金融区域杠杆化的过程远远没有结束,我们现在整个市场实际上还在担心,欧洲如果在明年三月份没有拿出一个有效的解决目前这种金融风险,有可能会出现新一轮的减债,可能对亚洲造成很大的冲击。但是从中长期来看,我们刚才讲的劳动生产率是一个决定因素,如果是以2005年作为一个一百来看,中国的劳动生产率累积和欧美日的差别太大了,所以中国实际上基本格局没有什么大的改变。如果我们中国经济还继续这样保持未来五到十年,还有7%到9%的经济增长的话,中国的劳动生产力仍然是强劲的。

    所以中国的改革,应该是坚决的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大胆走出去,利用现在很好的历史机遇,我们的水已经到了,可能大规模的被堵在了半路上,要疏出去,现在是必然和必须过程,这个过程如果做起来,人民币通过资本市场,通过香港和伦敦,如果可以形成均衡的价格,这种改革应该中国会走得很成功的,谢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