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明春:人民币国际化是必然也是必须

2011年12月23日18:04  来源:和讯 
 字号:

大和资本市场香港有限公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博源基金会特约经济学家孙明春
大和资本市场香港有限公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博源基金会特约经济学家孙明春

    和讯网消息 2011年12月22日,由深圳市人民政府金融发展服务办公室、招商银行(600036,股吧)、深圳市博源经济研究基金会以及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共同主办的“人民币国际化与深圳金融中心建设”研讨会在深圳召开。

    大和资本市场香港有限公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博源基金会特约经济学家孙明春在研讨会上发表了精彩的观点。孙明春表示,人民币国际化是水到渠成,是必然的,同时也是必须的。他同时指出了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中应该注意一些相应的风险控制。

    以下是现场文字实录:

    孙明春:首先非常高兴听到前面的深圳分行也好,还有广东也好,香港也好在具体操作方面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感觉很敬佩各位这么多年做的这么多工作。因为我在实际操作方面,这些年也做得比较少,所以还是想回到理论和宏观的角度上来讲讲我的看法。

    我想讲的第一点,我觉得我们还是要提升对人民币国际化的认识,刚才吴行长讲到,人民币国际化是必然的,人民币国际化是水到渠成的,相当于说是一个充分条件,是必然的,市场化走到今天,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市场需要人民币国际化,那么这个确实是这样的,我也非常赞同。我想还可以再加一句,不止是必然,还是必须的。这跟小加讲的有一点接近,儿子是一定要的,为什么一定要呢?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我们3.2万亿的外汇储备,这些年一直面临很大的困境,就是往哪儿放的问题?我们前些年一直想方设法从美元里面减,减到欧元,结果今年欧洲又出危机,又回到美元。目前全世界的央行失去了货币纪律,纸币放在哪儿都有问题,在这种环境下,最终走出这个陷井的出路,实际上我认为就是人民币国际化,有一天我们人民币的地位和美元、欧元一样强的时候,我们三万亿的储备也好,两万亿也好,十万亿也好都无所谓,因为我们印钱就可以用。可能很多人说这个便宜我们可以不占,这不是占不占的问题,实际上困境,这么高的储备困境是没有好的解决办法的,我们买黄金也不行,所以我想人民币国际化是非常重要的出路。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可能和国际政治有一定的联系,中国现在崛起以后,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很快也会第一大,那么在这个过程中,的确出现了一些所谓的中国危学论,我们不能否认。最近也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我觉得中国经济在跟全球一体化的过程中已经加深了很多的联系,但是我觉得在货币层面,如果我们的货币能够成为一个国际货币,实际上对于整个国际环境、国际经济的稳定,包括提升中国的国际地位、国家影响力,包括政治、经济上的影响力,以及和周边国家的稳定关系,其实都是有影响的。只不过我们现在还没有意识到,我们现在作为一个边缘的货币,我们其实还没有意识到我们可能从这个过程中能够得到的一些东西。这是从这个角度讲为什么是必须的?

    这一两年,我也看了各种各样关于人民币国际化的探讨,包括各种各样的会议也很多,我觉得更多的可能还是我们在一个红队拼命的弄,红队是五个人,蓝队是五百万人,还是做得太少。现在做的还是一些基础层面的技术性的问题,当然也非常重要,确实是非常重要的。水到渠成,我们把渠都修好了,但是我想讲我们的渠只收到了门口,或者说跟屋里面是接了一条管道,这个水进了门以后,其他的管道还堵着呢,利率啊,汇率啊,债券市场、股票市场,法律体系,包括总体的市场运营体系等等,都还是有很多问题的,所以确实像小加讲的,还是要把上层设计的体系要提出来,不做的话,我想我们可能会事倍功半,或者有可能水就堵住了,可能造成很多意想不到的效果。这个方面,我们确实也要注意。因为如果说整个的宏观改革,配套措施不做好的话,那实际上只靠地方政府推动,只靠局部的试点,很有可能造成很多的套犁机会,那么这些事情发生以后,很有可能返回来对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造成更多的怀疑和阻力,所以我觉得必须两条腿一起走,不能一条腿干,不是这样的。所以上层设计还是要推动的。

    还有是监管政府,不是说基础的就不做了,还是要做的,要做试点的,刚才小加也讲了,很多事情都是在下面一点点做起来的,这些政策,我们下面的基础做的这些东西,实际上会倒逼上层的改革,很多事情通过下面基础在地方上一点点的做,回去很有可能形成倒逼的机制,使得中央政府采取改革。

    第三个是风险,现在已经提到了寻租、套利,可能造成一些问题,最近市场上学术界也有一些对国际化怀疑的观念,我个人觉得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我们要正视,因为人民币国际化才刚刚开始,就有了这么多不同的观点,说明确实还是有一些问题我们需要解决。这些我不是太担心,我担心的是大的风险,实际上是跟中国经济相关的,人民币国际化最终能不能成,实际上取决于中国经济能不能可持续发展,如果中国经济现在第二位,将来成为第一位,我估计人民比国际化的事儿不是太大问题。看日本,其实日元已经国际化了,但是日元国际化他在全球的影响力,在日本泡沫以后的十几二十年其实也已经停下来了,没有什么太多的国际。好在它的货币还是在升值,即便在升值的情况下,日元的整个国际货币体系下的作用并没有停止。我们要意识到这一点,为什么要讲这一点?我个人对于中国经济在2016年到2020年的五年中我非常的担忧,我认为有相当大的挑战和风险,这是另外一个题目。我只是觉得,我们一定要做好准备,如果我们国际化从现在做,做到那时候,做了七八年,赶上了中国经济有大的调整,我们的国际化过程也可能会夭折,因为我们那时候的条件和日本90年代初的条件还差了很远,日本虽然有十几年的衰退,十几年的停滞,但是日元的地位还是保持住了,虽然没增加。我担心在我们前面还没有做好之前,我们重要的经济内功还没有修炼好之前,遇到比较大的波动,那么对人民币国际化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大家要准备好。我们要研究这个问题,人民币国际化在这个过程中,如何不增加风险,再进一步讲,如何能够化解一些风险。为什么要讲?过去这些年,我也研究了日元国际化的过程,确实咱们要承认,日元国际化对日本的泡沫形成,其实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所以我们在研究中也确实是需要好好考虑的。所以我们一方面,本来即便是不国际化,我们的经济就有一个挑战,那么在国际化的过程中,如何进一步减轻这个风险。所以我想讲这么多。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