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建国:欧元不贬值则欧洲债务无解

2012年01月12日14:43  来源:和讯网 
 字号: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秘书长魏建国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秘书长 魏建国

  和讯网消息 2012年1月12日,由和讯网发起、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SEEC)等机构联合主办的财经中国2011年会在北京JW万豪酒店隆重举行,主题为“中国经济的发展新动力”。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秘书长魏建国以欧债危机,外需与经济合作为主题发表演讲。他认为如果欧元不贬值,首先意大利问题解决不了,希腊问题解决不了,整个欧洲债务问题也解决不了。

  以下为演讲实录:

    魏建国:大家下午好!

  昨天公布的数字是12月份我们的出口增长13.4%,达到了1747亿美元,而11月份是增长13.8%,远远超过我们所有的预测机构和专家学者以及我们政府部门商务部的预计。3月份进口增长11.8%,达到1582亿,回落了,因为11月份是22.1%。大家不同的有一个疑问,在美债危机到现在,欧债目前这种情况,12月份整体的贸易非但没有下调,而且上升,难道中国进出口又遇到一个新的春天?特别是原来预计今年整体的贸易顺差会缩小到1千亿以下。实际上现在已经达到了1500亿,当然,跟去年的1800亿不好比。今天一早,很多媒体围住我,也有很多的预测机关打电话给我,说是什么原因?明年还会继续吗?我想在这里跟大家讲两点。

  第一,中国进出口明年仍然是最困难的一年,也是最严峻的一年,可以说是从199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严峻的一年。我们不要被今年海关12月份所公布的数字迷惑住,因为这个里面的原因有两条,首先是欧美的家庭的情况,我们刚刚从欧洲回来,我陪刘云山同志参加中欧高层对话,12月底我们刚回来,也从美国刚回来。实际上美国家庭和欧洲家庭为了应对欧洲的情况正在大量的囤积日用消费品。我到过一个超市,主要是买发胶,人家告诉我,就像这个普遍的发胶,在美国应该是4美元,在欧洲可能不到1欧元。但是人家买的时候都是买欧莱雅的,都是差不多,一打两打的买。我说以前有这个情况吗?他说以前没有,我就感觉到这个情况需要引起我们的重视。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我们的小商品市场义乌,这次圣诞节和元旦过去以后,一下子冷清了很多。所以圣诞节之前的一些数字,包括圣诞节当前的数字对于我们整个出口都是很好的。

  人家说你为什么说明年更严峻?有困难。给大家说几个一般性的因素,但是更重要的是其中一个,原材料价格上涨明年肯定是,劳动用工成本上升明年是肯定的,贸易大仗要做好准备,要和美国欧盟打,还要跟金砖国家打,腹背受敌。昨天美国出现了贸易大涨办公室,把这个办公室都成立了。现在他们不准备搞WTO,表明这些都是很重要的。还有人民币的升值预期,我个人认为,这几个因素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欧债危机。欧洲是我们第一大出口,整体去年我们跟欧盟整体的贸易额4745亿美元是排在美国4500亿、日本4300亿之前,这是我们整个外贸一个马拉松团队的第一方阵,第一方阵就是3500-4000亿以上。第二方阵是3500亿-2000亿,第三方阵是2000亿以下,第四方阵是500-1000亿。现在第二方阵领头的是东盟和韩国。

  我觉得现在韩国的势头很快,但是欧洲的欧债危机我用了“四个失”:

  一是判断失误。去年“两会”的时候我说,可能影响去年经济最大的是欧洲,当时没有人听。包括我跟希腊的部长在谈这个事情,他也没听,他说我们很好,我们有阳光,我们有海滩,我们有橄榄油。如果那个时候解决,欧盟不会有现在这样的问题。萨科奇第一次把中国代表团请进去,讲了40分钟,下来第一个就跟我握手,就是希望我们中国要对法国有信心,中国企业要有信心,请我们进去听演讲,他来召开。这一方面,我认为欧洲判断失误。

  二是决策失当。当时欧洲债务很简单,是内债,不是外债。不像美国,内债只要大家全力起来共同对就行了,但是不是这样。欧洲由于各国自己的利益,没有把它当做主要的,一直拖,拖而不绝。包括刚刚发的市场化的4400亿,到现在也没有细则出来,所以说是决策失当。

  三是应对失当。决策失误,应对还不行,有很多急事,包括从开始你们看到的希腊、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怎么应对?很简单,换总理。现在总理都换了,行吗?不行。我对媒体发表一个讲话,今年3月份是意大利最关键的时候,我很担心,我不担心前面几个,西班牙、爱尔兰。意大利是整个欧盟的第三大经济体,如果意大利借不到2750亿欧元,意大利只有一条出路,宣布破产。为什么大家现在集中要救意大利?因为意大利太大了,但是意大利能不能救?我觉得目前欧盟拿不出一个非常好的办法,所以是应对失当。

  四是信心丧失。没有信心,我打车的时候,那个出租车司机讲,他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圣诞节虽然过了,但是是一个寒冷的圣诞节,我们期盼着这个圣诞老人出现,但是没有。现在用另外一种人文解释,因为我长期在国外,我在1972年在1992年在国外呆了20年,跟欧洲人的性格有关系,不像美国人,美国人一件小事很重视,会搞得很大。但是欧洲国家有三个慢:一是生活比较浪漫,包括酒、西班牙斗牛、唱歌,很浪漫。二是工作起来也比较散漫,这是我个人跟他们在一起的感觉,这两个都不碍事。关键是第三个,三是比较傲慢,这三个慢对于席卷欧洲,并且重创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没有应对好。它下一步的前途有两条解决这个问题,内戏肯定唱不了,要想通过内戏解决不可能。还债没有钱,借债无方,用IMF或者是欧洲银行来买,他们现在买的全部是欧洲的一些债券,而国家的主权债务也被动手了,这个主权债务很危险。

  欧洲有一条出路,在这里跟大家说,因为今天他们跟我讲希望讲一些新的观点。我说我有一个观点,欧元贬值,如果现在我讲这个的话,欧洲央行他们一起研究的话我觉得就是谢天谢地了。如果欧元不贬值,首先意大利解决不了,希腊解决不了,整个欧洲债务解决不了。唯一的出路意大利离开,欧盟不会解散,欧元区也不会,就是萨科奇提出来的好的欧洲继续前进,另外一个欧洲是另外一个速度,是双输欧洲,欧元开始贬值。我在今年达沃斯论坛上讲过,中国有句俗话叫救急不救穷,你不能老躺在我身上,欧洲那么厉害,全靠发展中国家,富人依靠穷人,这个从道义上讲不过去。我们现在不是太穷,现在市场地位没有给我们,放开经营没有给我们,高新技术产品也没有给,现在打贸易仗让我支持你,那时候我在达沃斯论坛上讲的时候我说,我说达沃斯论坛9月1日在大连开始,如果明天开始评级机构再下降15到16个欧洲银行的话,欧洲债务还会厉害。现在有一条办法,如果欧洲央行或者IMF出手买欧洲技术,买欧洲的国家主权债券的话,中国政府我们建议可以适当的有选择的,两个形容词非常重要,适当的、有选择的买一些。前提是欧洲央行或者IMF,这两个到目前为止是唯二的三级信用等级是最好的3A级。这是我想讲的欧洲债务,对于我们明年的出口是很大的影响。

  这次广交会不仅是欧洲来的代表团少,就是欧洲的订单,说句老实话,长订单我们不寄予希望,短订单也没有,所以明年是非常重要的。再加上广东一些名企最近生活非常艰难的情况下,我个人认为增幅应该在这个时候要加大力度支持。不仅要抱团取暖,而且要给他个棉被。在座有很多企业,我也代表你们的声音,我们是在写东西。

  我想再谈谈TPP,这是一个敏感话题,奥巴马提出TPP以后,一派要求马上加入,另外一派要求缓一缓。要求加入的就是我们加入世贸以后,我们很多迟了,谈判15年,因为我也参加了这一块,最后规格条例游戏都定出来了,我们再给它一个适应,再承诺做一些牺牲,不如我们开始就定,这是要求加入的。不要求加入的,就是现在这些条件不适合我们,包括劳工,政府采购,知识产权保护,还有一些高新技术,这些都是我们恐怕比较难的,一时做到的。我个人认为美国当前整个势力到亚太,TPP是作为经济回归亚太的一个重要手段。我们绕不开,要认真对待,他现在搞日本和韩国,现在日本同意了,但是我在这里说一句话,日本的农业根本不行,它怎么会同意呢?日本从1995年开始到现在快22年了,差不多都没有进行改革。他想借助TPP推动整个日本的改革,日本政府媒介都不但承担这个责任,怕改革有罪名,所以他借助外面来承担,这是我个人的分析。

  怎么应对这个情况?我个人还是认为需要我们一定要认真对待,尽快研究。如果在这个规则上面我们能够引导的话,以后对整个有好处。因为我认为,TPP目标是对着我们东盟10+1、10+3的。因为东盟从去年开始实施贸易项下的零关税以后,东盟现在超过非洲,去年增长37%,我们双方的贸易额。东盟很可能从现在的2500-3000亿跃过到第一方阵营。能够从第三方阵跃到第二方阵的是非洲,非洲今年是1600亿,它的发展很快,1992年的时候才不到10亿,2008年1250亿,现在2年时间1600亿,如果按照35%的发展,这个速度很快就到第一方阵去了,这是不到3到5年。现在东盟跟韩国正在从第二方阵跃到第一方阵。美国一看亚太地区不能让中国主导,还有中日韩,这是自贸区,我认为应该赶快加大。因为美国的意图,我在3年前就说过了,2008年的时候我就说,美国不愿意推动WTO的多哈回合的谈判,因为多哈和WTO是不同的,WTO主要我们在座的全体成员,我跟你和他,我们双方的要价都是零关税。在座的不用谈,你们自动享受,这个叫国民待遇,每个成员都享受,叫WTO全球化,大家都是一样的。但是FTI不一样,FTI你的产品跟我的产品,电脑什么手表,我们可以互换,石油我们可以互换,但是其他的成员不参加谈判一定享受不到。所以美国觉得WTO他不搞了,中国享受了WTO最大的利益,我提出来的,你享受了,我不让你享受,我搞FTI。FTI我搞区域性,所以韩国的我们应该认识清楚,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

  我们自己的力量也要重视亚太,我个人认为,也请你们在座的看一看。最近日本上得很快,IMF对两个地方是持乐观态度的,一个是非洲,去年TPP增长5%,今年估计6%。还有一个日本,其他的都不行,包括欧洲,欧洲可能是负增长,美国是1.2%,但是日本今年很可能是2%-3%。大家都说泰国水灾影响不到日本的0.1%,这次福岛的核电,包括这次海啸造成的影响也很少,顶多是21万亿日元。重要的是从2005年,或者从1995年开始到目前,金融危机这个损失对于日本是1千多亿日元。我认为,在当前TPP的情况下,中国首先应该加大中日韩自贸区的加速,其次实在不行,包括韩国还有一些产品、农业,可以中日搞,中国和日本搞自贸区。我今天再提出一个中国和美国搞自贸区,前两天都说过了。中美参与自贸区的条件很成熟,我们先把它调出来,对付TPP。

  总之,明年我们的进出口会面临很大的挑战,广交会以及我们许多交易市场在面向欧美的时候要实行我们的市场多元化,要加大对新兴国家,特别是对金砖国家。金砖国家今年不太好,巴西虽然贸易好,但是经济情况不太好。印度也不是我们所想像的那样,今年到底怎么样,金砖四国新兴体发展国家都面临着问题。但是有一条,我刚才看到一个数字,进口一定要加大,现在中国的进口一定要加大。我也建议在这个地方,中国的税种和财政部对于去年公布的700种贸易商品的降税范围再大一些,幅度再广一些,降税的品种再多一些。我们现在不仅有诸多的外汇,我们有自己内需的需要,还有我们先进技术的需要。现在有些国家正在开放,因为我多次这么讲,他们也在动摇。如果我们这时候做努一把力,能够把这些进口搞好。当然我的一些观点可能有些专家不太同意,比如我讲高端消费品,我认为还是要进行的,我也建议高端消费品,因为奢侈品很难稳定。以前我们说奢侈品手表、缝纫机、自行车,那个时候我们读大学的时候是奢侈品。现在你说轿车是奢侈品人家都笑你,所以奢侈品有一定的定义的。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多进口一些欧洲的,包括箱包、金银首饰、化妆品,甚至高端的服装,对我们还是有好处的,也应该推动。

  前些时候,包括欧美的前主席,欧委会的都在问我中国的GDP今年到底是多少,我说今年大概是8%。但是我跟他讲,我说这个8%是质量好的8,是可持续的8,是一个科学发展的8。他笑起来,他说我知道,他说我担心是,如果是减到8%以下,欧洲就活不了了。所以这些我觉得,中国在这一方面非常关注。我们的政策制定也应该是一个全球的,今年当前除了加大进口之外,赶快转变贸易增长方式,尤其是把服务贸易抓到手,现在这个时候我认为我们国家承接服务贸易的最好时机。如果说加工贸易,解决农民工的就业,服务贸易就解决大学生的就业,我们要更多的把服务贸易抓上去。

  因为时间的关系,本来想还有一些内容,我就讲这些。浪费大家的时间,谢谢大家!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