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钢明:欧元解体是欧债危机最终解决方案

2012年01月12日17:02  来源:和讯网 
 字号: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袁钢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袁钢明

  和讯网消息 2012年1月12日,由和讯网发起、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SEEC)等机构联合主办的财经中国 2011年会在北京JW万豪酒店隆重举行,主题为“中国经济的发展新动力(310328,基金吧)”。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袁钢明表示,认为欧债最终的解决是欧元体的解体,欧元解体了,欧债危机也就没有了。

  以下为文字实录:

  袁钢明:虽然时间跟得很紧,好像还有点前后的关系,比如由于美国金融危机发生,造成欧洲被迫投入资金来研究金融机构,造成了危机。但是我认为欧元体系的建立本身就是一个错误,而且将来也走不出来,跟美国衍生产品过剩,雷曼兄弟次贷的机制完全不一样,最后产生的后果也不一样。当时美国的次贷危机发生以后,是房地产崩溃,金融机构这种商业机构的崩溃。而欧债危机看起来是一种国家主权基金,主权债务上出了问题,看起来好像也是金融危机。但是咱们仔细看看,它还是一个欧元体成立的不合理。由于整个欧元区的国家他们没有货币调控体系,没有货币工具,他们被迫采用了财政工具,这个跟美国的金融危机完全不一样。如果下一步欧洲的问题各个国家仍然没有自己的中央银行,没有自己的货币调控体制的话,那么欧元的危机永远走不出来。我觉得从危机发生的情况来看,欧债危机和美国的金融危机完全不是一回事,是两码事,隔着天边那么远。即使美国完全安定下来,欧债危机可能也解决不了。

  返过来,欧债即使彻底解决了,我认为欧债最终的解决是欧元体的解体,欧元解体了,欧债危机也就没有了。即使这个问题完全解决了,美国也是走它自己的路,这是我的回答。我觉得这两件事情都对中国造成了冲击,中国不知道要关起门来应对冲击,还是说参与进来,比如说现在进入到如何研究欧元危机,或者如何进入IMF等等,这些情况都对中国形成了巨大的压力。所以我觉得,不管是他们两个之间如何不相干,但是中国已经被迫被卷进去了。

  袁钢明:虽然只有我一个人有这种观点,我觉得他们说得都不对。他们说美元有欧债有影响,有影响和是不是一回事不是一件事。

  美国的金融危机是衍生品过剩,他们只要管理好危机这个问题就平息了。可是欧债不是这样,欧债没有人多少是买了美国的次贷产品或者是投机过剩造成的危机,不是这样的,除非希腊政府投机行为那是另外一回事。我觉得美国的次贷危机已经平息了,甚至金融危机也马上过去了。但是欧债危机到现在越来越厉害,难道是一回事吗?显然不是一回事。

  袁钢明:我觉得这个恐慌非常厉害。比如我们现在是外贸部非常紧张,商务部前不久又圈出一个新的30个国家如何加强对他们的出口,变成一个新的出口市场,这一点就表现出了对于外贸出口严重下滑极度的紧张和恐慌。现在我们知道11月的出口已经下落到了13%了,如果按照这个速度的话,可能到整个2012年都会低于15%,那就非常危险的。所以我们就剩下一条腿了,一个胳膊了,一个翅膀没有了。另外一个翅膀怎么飞?按照鲁政的委说法是房地产在下跌,除非政府重新反弹房地产,重新调控房地产的各种限购措施,那就危险的,中国重新回到了泡沫的时代,就会造成第二轮下一步的恐慌了。所以我认为中国的危险性很大,如果要靠房地产来支撑中国经济维持8%的增长是非常危险的。

  我觉得中国可能会出现资本外逃的危险,刚才大家都没有提到。实际上在刚刚发生不久的人民币连续贬值,实际上是跟资本外逃有密切的关系,而且跟美国的银行,包括高盛和黑石撤出资本有很大的关系,而这种撤出不是看空,应该是他们自己估计中国经济可能会下滑的趋势做出来的一种反应。所以说如果中国自己的经济做不好的话,资本外逃就难以避免发生,这是非常危险的。而返过来资本为什么会发生外逃?很可能还是人家的经济变好了,比如说美国的经济要回升了,它的资本开始从中国撤出去了,那就反过来了。人家的经济好一点,中国的经济反而会变得更坏,这就非常糟糕了。反过来,如果他们继续滥下去,我们还会好起来,这是一个相反的变化。我觉得如果下一步欧债危机,或者是美国的金融危机平息一下的话,中国的情况可能更加危险。就是说资本外逃,这是一个中国新的压力。

  中国的宏观政策在各种复杂的情况下,发生重大失误的可能性非常大。我前面已经举出了,可能会重蹈泡沫重新泛滥的覆辙,这是一种可能性。到底货币政策是放松还是收紧?对于通货膨胀还是通货紧缩也搞不清楚。现在我们还幸亏外部并没有发生通胀的输入,其实国际十大商品是下降的。但是如果发生了伊朗战争或者是以色列冲突的话,那可能会造成石油价格上涨,中国又变成了一个通胀输入性的冲击。所以说中国现在是非常为难,两头激烈急剧的发生都可能出现,造成宏观政策会出现重大失误。

  袁钢明:我觉得房地产的走势完全取决于调控部门的看法和他们所采取的措施。现在目前这种变化实际上是限购措施慢慢在发生作用,如果这个限购措施不动的话,下一步很快房价就会大幅度下跌。但是这种下跌如果超出了调控部门所能容忍的范围的话,调控部门马上就会采取救市。就像2009年救市一样,可能会马上支持房地产商,给房地产商更多的资金和贷款,这是很大可能的。所以我们说,这是取决于调控部门对于房地产情况的容忍程度。但是我们现在不知道到底容忍到什么程度。比如温总理说我们要使房价回落到合理的价位,但是合理的价位到底是多少?谁也不知道。到现在我们也猜不出来。按照我的想像,合理的价位应该是2010年“两会”暴涨之前的位置,或者是2010年4月份房地产调控政策出台之前的那个位置。那个位置跟研究的价格相比至少比那个时候涨了1倍。按照这种情况的话,就应该下跌50%才能回到合理的价位。但是这只是我的分析判断,这样不行。但是我估计,那个合理的价位很可能只是比现在略微下降一点,那就是合理的价位。比如说甚至是不下降,不要再涨了,也是合理的价位,所以我们现在不知道合理的价位是多少。但是我的估计,可能调控部门很难容忍房价会下降多少,比如说下降30%都很难容忍。刚才诸建芳也说了,房价下降的冲击是很大的。所以我说,可能房价下落到一定的程度,政府就会出台救房措施。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