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保育钧:温州金融改革试验步子小 隐藏两大悬念

2012-04-01 16:42:53 和讯网  赵黎


民营企业联合会会长保育钧

  和讯网消息 4月1日,博鳌亚洲论坛2012年年会召开,年会主题为“变革世界中的亚洲:迈向健康与可持续发展”。民营企业联合会会长保育钧接受了和讯网的访谈,他表示,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的批准,值得欢迎,值得肯定,但是步子还是小了一点,还不够。保育钧说,利率市场化的问题没解决,金融保险的问题没解决,存款保险制度没解决。另外,在具体执行上,还有两个悬念没有具体化。

  以下为访谈实录:

  和讯网:请您谈一下最近大家比较关注的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的意义和价值所在。

  保育钧:和讯网友们大家好!关于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通过,我觉得这是贯彻落实“新36条”一个特别的举措。快两年了,2010年5月份颁布的“新36条”,基本上没什么动静。去年,温总理在国庆节期间到温州去调研之后,回来之后加快了这个进程。今天1月6日,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温总理已经提出了怎么缓解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融资难问题,提出来发展社区类的小型金融机构是缓解中小型、微型企业融资难的有效途径。

  如果再往前讲,2007年中共十七大的时候,锦涛总书记就提出来加快金融体制的改革,进行多种所有制,多种经营形式结构合理、功能健全、运行安全的金融体系,提出了多种所有制,结构合理,功能健全的金融体系,这些年来实施的动作很慢,什么道理?因为我们中国金融体制特别是银行体制存在事实上的垄断、行政垄断、国资的垄断。

  几个结构不合理:

  一是,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加上储蓄银行,13家股份制银行,147家城市商业银行都是公有制,这种大的银行是为大企业服务,它不是微型企业服务的,尽管中小银行要增加对中小企业、微型企业的贷款,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这种机构设置就不是为中小型、微型企业服务的,是为地方政府、为大企业服务的。他们为小微企业提供服务有些勉为其难,就像大炮打蚊子似的,结构上不匹配,所以银行体系结构不合理,只有大银行没什么小型、微型的银行,这样就不能适应市场逐级多样化的要求,适应不了广大小型、微型企业,全国一千多万企业,小型和微型企业占99%,这是一个不合理。

  二是,运行机制不合理。我们的银行利率不能市场化,贷款利率、存款利率都有个基准利率。很怪,贷款利率限低不限高,存款利率限高不限低,哪里的好处它都占,这很不合理,这就造成了金融资源的错配问题。利率是资金的价格,这不是按照市场需求来定价的,不是按照供需定价,它就是形成了定价,再来的话,就把大量便宜的资金给了国有企业。所以,这些年国有企业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为什么转不过来,他不需要转,他很容易拿到大量的国有资产,什么转型升级、创新,他没这个动力;

  而另一方面大量的中小型企业、微型企业需要资金得不到。所以,这些年来国有银行,包括股份制、城市商业银行吃利差,通过吃利差赚大钱,而且是负利率情况之下,从老百姓兜里掏钱,而且到现在为止他们还不承认是暴利。银监会主席,我们几大国有商业银行他不承认是暴利,我不知道在他们心目当中什么才叫做暴利?连这样的事实他都不敢承认,还指望他们能推动金融体制改革吗?所以承认这个事实很难,这就是利率市场化的问题没有解决。

  存款保险的问题没解决,如果要大力发展小型、区域性银行,存款保险制度不搞起来,小型、微型企业就会有金融风险,因为小型村镇银行一个区域之内的成本很高,规模小,他要盈利、要持续发展,必须要利率市场化,让它上下浮动,还得有存款保险制度。这个保险机制没建起来,现在我们银监会,国有商业银行真正有几家为了防范金融风险不能搞小型银行,他们很有理由。

  三是监管,我们一行三会是垂直管理,垂直到县以下是空白,他们垂直不到,而大量的民间借贷是在县以下,地方政府由地方金融办来管,地方金融办现在没这个权力,现在他有这个权力他不管,没这个权力他想管也管不了。所以监管就出现了真空。在这个背景之下,我们看待温州的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它的意义,我看至少有这个情况没做过:

  第一,允许民间资本依法组建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等金融机构。

  第二,对现有的小额贷款公司,符合条件的可以改制为村镇银行,这是一个突破,目前全国有5000多家小额贷款公司,他们只能放贷,不能吸收存款,如果允许他们升格为村镇银行,那就可以吸收存款,变成银行,这是一个突破。

  第三,在农村的金融机构这些改组、改制、股份制改造,在县以下的金融机构、信用社和小贷公司、其它的担保公司进行股份制改革,这样民间资本就可以进去,进行资源的整合,这样就把大量灰色的,地下的金融把它阳光化,组建起来。

  第四,金融监管权力下放,银监会一行三会和地方金融办、温州地区金融办公室和金融管理委员会等机构权力下放,许多没有批准的东西可以由你来批,但你来负责监管,出了事儿,把原来的垂直管理空白填补,监管下移,权力分工明确,上下集合监管体制,这样不太容易出“吴英”这样的案子。

  这方面的突破令人高兴。但有几个问题没解决:

  一是利率市场化的问题没解决。

  二是贷款保险没有提出来。

  三是民间对外投资,原来是沸沸扬扬的,民间到境外直接投资,不超过1亿美金可以直接出去,现在没提出这个问题,只是说着手研究这个事情。原来说同意,现在说研究,研究到什么时候,这就是打了马虎眼了,打了太极拳了,那就是现在不同意,我们作为问题来研究。这是没解决的问题。

  隐藏着两个悬念就是:

  第一,允许民间资本依法组建民间商业村镇银行,依哪个法?这个法如果依照1998年通过《中国人民银行法》和《商业银行法》是不允许民间资本的,这个法在哪里?依照哪个法?所以这个事情就留下了很大的悬念在里头。依法组建,依什么法?这个法要改,商业银行法应该有一个修改的过程,这就涉及到全国人大。

  第二个留下悬念的是什么呢?符合条件的小额贷款公司可以改制为村镇银行,符合什么条件,这个条件写了之后会有什么好处。这就看下一步的细则。

  总而言之,温州综合改革试验区批准了,引进的,值得欢迎,值得肯定,但是步子还是小了一点,还不够。利率市场化的问题没解决,金融保险的问题没解决,存款保险制度没解决,这些问题留下了,还有依什么法,符合什么条件的问题还需要明确。(赵黎)

 
(责任编辑:何庆宇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