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能源/资源:供需双方的对话”文字实录

2012-04-01 22:31:01 和讯网 

  和讯网消息 博鳌亚洲论坛2012年年会于4月1日-3日在中国海南博鳌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变革世界中的亚洲:迈向健康与可持续发展”。

  以下为“能源/资源:供需双方的对话”文字实录:

  主持人:我是BBC的记者,我工作的地点是在香港,我非常高兴能作今天的主持人,今天在此我们邀请到了很多很重要的发言人,我们探讨的主题就是能源、资源、供需双方的对话。很多人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比赛规则。在大家左手边是沙特基础工业公司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阿尔马迪,沙特最大的上市公司,也是一个业务多元化的石油化工公司。我想可能也是中东地区最大的公司。在他的旁边是傅成玉先生,是亚洲最重要的石油炼油公司董事长,中石化董事长。在他的旁边是潘文炎先生,财团法人中技社董事长。在他的旁边是Neville Power(潘纳威),FMG首席执行官。FMG是一个石油公司,他的收入超过了70亿美元。在他的旁边是理查森先生,美国前能源部长。Artem Volynets先生,俄罗斯EN+首席执行官,这是一个多样的采矿能源和资源公司,总部设在俄罗斯,他将会给大家介绍他们公司在西伯利亚发展的一些最新进展。最后一位是张国宝先生,中国国家能源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多年来张国宝先生负责一些重要项目,比如青海西藏公路,同时也负责和中国邻居之间的一些重要的能源交易。一会儿我们再详细讲述,台上嘉宾将会讲40分钟,然后请大家提问。我相信我们的讨论一定会非常成功。几天前我在考虑今天会议的时候,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出正在准备对伊朗进行制裁,避免伊朗用一些资金进行核武器项目。您觉得华盛顿是否会采取单边措施惩罚其他国家,您觉得这种做法公平吗?

  理查森:谢谢您的第一个问题,我自己没有办法代表奥巴马政府发言,但是我想美国以及欧盟多数国家的观点,同样联合国安理会也有一个观点,那就是伊朗不应该去发展核武器,不应该用自己浓缩铀项目进行一些敌意的活动。同时也必须认真应付这个地缘政治问题,从而能够保护石油的供应,从而能够保证相关的海峡。我必须要感谢沙特的支持,我认为美国的政策,通过外交政策、包括经济制裁、金融制裁、能源制裁,从而达到这样一个目的,那就是试图让伊朗要转移自己的核武器的项目,转移到一种和平的核的用途,我想国际原子能机构也提到伊朗现在并没有做这样的事情。所以正确选择已经百在桌面上了,就像美国总统提到那样,但是我们政策是让制裁能发挥作用。我想美国的政策就是和欧盟、联合国安理会共同遏制核武器发展项目。我认为这种石油供应破坏的主要信息就是美国以及欧盟以及发展中国家以及石油的消费国和生产国都应该进一步扩大能源供应的渠道,实现更多的多样化,不应该只是依赖化石燃料,也应该依赖清洁能源等等。

  主持人:中国是否会支持这种努力,中国是否支持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

  主持人:您认为美国的立场是怎么样的?

  Artem Volynets:我可能是坐错房间了,但是作为一个俄罗斯的人,我很难对某一个国家具体政策作出评论,作为一个俄罗斯公民,俄罗斯在过去一些年当中,在近代史、现代史当中都参与过一些战争,战争会导致很多无辜生命丧生,所以我们对战争特别警惕,最近比如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事实上最终的战争结果是非常不好的,最终目的没有真正达到,所以我们希望有比战争更好的解决问题的方式。我们期待着这样一些更好的方法出现,我非常支持我们美国的同事刚才讲的,一个长期的战略是能源的多元化,我们希望有多种多样的能源供应来减少我们对于化石燃料的依赖,作为私营企业我们可以通过一些的方式,更清洁的能源方式,比如水电等等方式。

  主持人:理查森先生,新能源、可再生能源在美国目前有什么政策?比如补贴政策?

  理查森:我觉得在美国对再生能源是有非常多投入以及有非常大的承诺,但是美国政府作了很多工作,美国国会不一定支持美国政府的一些建议,所以现在在某一些能源项目有一些政治僵局,但是我认为新能源当中天然气是非常重要的一块,另外太阳能、风能、生物制能等等都是非常重要的可再生能源。在美国有一些关于新能源方面、再生能源方面的丑闻,但是技术我们看到在不断进步,而很多的一些美国的州也在新能源方面有很多投入,这个是不争的事实,比如说加州在2020年30%能源来自可再生能源。新墨西哥州会有20%能源来自可再生能源。当然有一些人对可再生能源有所保留,他们有一些犹豫,但是这方面我们希望有更快的进展。

  主持人:中国的经济增长今年目标是7.5%,这个是过去十年当中最低的一个目标,这对大家业务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傅成玉先生。

  傅成玉:中国政府今年把中国的GDP发展的目标没有定在7.5,说这是一个指导目标,其实对中国经济大家都清楚,过去政府都是说8%,实际的GDP都是在9%以上。今年这个7.5%,整个的经济会慢下来,但是不会像我们想的真的7.5这么慢,这样对中国本身来说,对世界经济来说,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动机,我不相信会能够7.5%。

  主持人:Neville Power,你们对中国经济的依赖程度非常大?

  Neville Power(潘纳威):是的,我们公司给中国经济增长提供了高效、可靠的能源。7.5%的经济增长仍然是一个快速的增长,从任何一个国家来看,7.5%已经是一个非常快的增长了,他也会使得铁矿石,包括石油在内世界市场的需求大幅增长。在中国每年的经济增长从长远来看,他会进一步保持这样的高速增长,特别是中国城市化速度非常快,在中国某一些省份仍然保持两位数以上增长,所以我们对于中国经济增长以及长远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不持任何怀疑态度,只要中国城市化步伐进一步加快,只要中国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我们相信对这些产品需求仍然是非常高的。

  主持人:其他各位代表对中国经济可能放缓会不会有所担忧?

  Artem Volynets:刚才前面几位同事讲了,7.5%已经是非常快的速度了,不用9%,只要7%以上就是非常快的速度了,这对整个世界能源的消耗已经有一个非常大的推动,所以从我们角度来讲,我们觉得中国仍然是一个非常大的机会,中国有非常多的未来发展的潜力,中国是澳大利亚的很重要的一个矿产的采购国,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觉得没有问题。

  张国宝:我在现在的国家发改委工作了很长时间,我本人经过了七个五年计划,大家注意一下,现在中国的经济指标和过去我参加工作的时候是很大不同,现在是指导性的,不是指令性的,我们现在给出的经济增长指标只是对社会一个指导,给社会释放了一个信号,表明中国政府更加重视增长的质量、更加重视民生、更加重视科学发展,跟大家讲的一样,即便是7.5%,也是一个在世界上不低的增长速度,我相信中国经济仍然保持一个旺盛的增长势头。

  阿尔马迪:我想再补充一点,我们一点也不担心,即便是7.5%增长速度仍然是非常快的增长。这个我相信这个是中国政府采取的有效地使中国经济降温,降低通货膨胀措施的结果,这是非常明智的,不会对整个行业产生任何问题。

  潘文炎:我现在公司是做太阳能,中国7.5%的增长对我们的影响不那么大。但是中国现在是世界最大的太阳能生产国家,中国生产的太阳能超过全球的需求,当然也引起了一些像美国对中国太阳能的担忧。我个人对太阳能是蛮乐观的,其实你看我们世界上的能源,除了核能或者地热之外,所有的能源都来自太阳,即使石油、煤、天然气,那也是亿万年前动物、植物埋在地下最后变成一个我们可以用的能源。现在的太阳能的发电只占整个发电的0.2%多,我们人也不可能再等几千万、上亿年等太阳能能量,所以迟早我们要直接用太阳能能量。我个人认为太阳能是一个应该继续发展的能源。

  主持人:我们大家对中国经济的增长都不担心,即便7.5%也是非常好了,而且未来中国长期的增长是更加稳定的。傅先生,中国对自然资源的胃口在不断的加大,你也在不断地考虑在其他的地区比如说北美来寻找新的资源的来源,你给我们分享一下。

  傅成玉:我们现在金砖四国里头可能有三个国家几是纯进口的。我觉得不在于中国经济速度发展有多快,最主要我们要看我们整个人类在未来30年到50年我们共同面对的挑战是什么。如果不说粮食,不说疾病,我们共同面临的第一个是能源安全问题,但是能源本身不仅仅是能源问题,是和气候变化、环境保护是联系在一起的。

  傅成玉:还有一个因素,现在70亿人口当中只有11亿左右人口在OECD国家。现在有将近60亿人是在发展中国家。同时有40亿人在搞工业化。从金砖四国到新兴的经济体,从南美到亚洲、非洲甚至中东国家,包括阿尔马迪的国家都在搞工业化,对能源需求远远超过上一轮工业化,那个时候工业化持续了200年,十亿人口,现在的工业化也就是50年,但是有40亿人口。所以需求远远大于供给能力,这个需要的是什么呢?不是我们仅仅考虑现代化石能源,也不是仅仅考虑我们的绿色能源,还要有一个更重要的领域,就是全世界要合作。任何一个国家都解决不了自己的能源问题,这个合作现在有很多发达国家做得不好。

  主持人:你还会继续在北美合作吗?

  傅成玉:这个投资是和我们的美国伙伴、世界伙伴一起来合作,不是哪一个国家、哪一个公司能够解决的问题。特别是金融危机以后,发达国家贸易保护主义,最近一个最坏的例子就是澳大利亚政府,把我们一个IT公司连投标资格都不给。如果大家都这么做就坏了,全世界IT公司到中国市场如果这样搞,那还能发展吗?再一个,说他的CEO过去当过兵,如果把澳大利亚公司在中国投资的公司过去当过兵的都不让来中国市场来,这个世界还能发展吗?

  主持人:Neville Power(潘纳威),你可能得谈谈你们国家的事了。

  Neville Power(潘纳威):我总是很愿意为我们国家说话的。在澳大利亚的外国投资的记录,特别是中国公司在澳大利亚投资的记录是非常高的。我想在过去几年间,只有五项对于相关的外资审议进行了调整,但是没有一项被拒绝,当然这里面总是有很多的商务问题。

  傅成玉:过去做得很好,现在开始变化了。

  主持人:这是不是来自大客户的一个警告呢?

  Neville Power(潘纳威):但是我们确实欢迎中国的参与,我们欢迎中国的投资,而且我们拥抱了很多中国的公司来到澳大利亚,我也希望世界其他国家也像澳大利亚这么开放,特别是对其他国家的投资和其他的公司来做生意这方面,像澳大利亚这么开放。

  理查森:我觉得不能够让澳大利亚朋友逃过这个问题,我想对中石化的董事长说,我们美国是欢迎你们来投资的。

  傅成玉:所以不能学现在澳大利亚政府的做法。

  理查森:您谈到中国的增长,确实中国的增长、印度的增长他们会是爆炸式增长,而且将会继续如此增长,到2035年能源需求将会增加60%,这是一个现实,很自然地国际经济也希望中国能在国内能获得更多消费增长,而不仅仅是依赖出口,当然这个取决于中国的决定。我们的朋友也在这里提到了,这家太阳能公司也提到了美国的制裁等等。但是大家想一想,美国和中国是朋友,同时我们也是竞争对手,你们也不可能预期双方之间存在一个完美的关系。

  理查森:比如说5%,他可能不是一个大的数字,但是我们要一起做的就是希望双方都保持竞争力,双方都继续进行贸易,但是我们同时也是竞争对手,我认为只要竞争的规则是确定的,自由贸易得到保持,这就可以。这样的现实是国际社会必须面对的现实,我认为这是一个健康的现实。

  主持人:我猜测傅先生肯定希望在美国继续投资,但是美国的环境怎么样呢?特别是选举年。

  理查森:选举年肯定不一样,选举结束后,我想我代表的这个公司,我们这些能源领域的人员对中国的承诺感到印象非常深刻,你们会努力发展可再生能源、太阳能、风能等等,而且中国现在是太阳能产品最大的生产国,我觉得这是很健康的。

  主持人:张国宝先生,中国政府支持的中国能源公司到国外投资吗?除了财务方面考虑,还有其他考虑吗?

  张国宝:中国这几年对能源和其他自然资源投资是有增加的,如何看待中国公司在世界各地的投资,这究竟对世界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我也谈谈我的看法。实际上在自己本国以外投资一些能源和矿产资源在世界上并不新鲜,对于美国这些发达国家来讲早就是一个世纪以前就做的事情,他们在中东,在世界的其他地方都有大量投资,包括刚才理查森先生讲到,其他的先生也讲到,澳大利亚也讲到像澳大利亚那么开放。其实我们中国很开放,美国很多油公司都在中国有投资,包括康菲公司、菲律宾公司。而美国有我们这么多投资吗?我想远远没有。所以对中国的投资大家不必大惊小怪,应该看成是一件好事,由于中国现在有能力投资了,过去我们没有这个能力,现在中国有能力投资了,是增加了地球上勘探的力量,而增加了能源和其他自然资源生产量,对世界增加供应是一件好事。

  张国宝:还有一些人攻击我们好像我们占有了自然资源都要拿回来,不是的,我们在其他国家开采的自然资源都按照国际贸易商业原则来处理的,就拿我们邻国哈萨克斯坦,我们投资的油大家会理解我们都拿回中国来了,不是这样。我们最初开采的油田没有通道拿回中国,而是通过里海的通道卖到欧洲去,我们拿回来的是钱,然后再买油,这难道不对吗?应该把中国对外的投资是一件好事,而不是坏事。在其他国家早已做的情况下,中国只是做了一点点,大家不必为此大惊小怪。

  主持人:您觉得这是一个认知的问题吗?您觉得中国是否能够对自己的意图更透明?

  张国宝:是一个认知的问题,更是一个偏见问题,我们做得非常透明,我们在外面都是通过公开招标去获得项目,而往往受到歧视。包括刚才傅成玉先生讲的华为公司,我在美国电视就看到讲他几十年前当过解放军。在美国公司的CEO,有多少位在自己的部队服过役呢。

  主持人:正如我前面承诺的那样,我们的听众都非常耐心等待提问。我想应该有一些移动的话筒给听众用。请大家一定要发表长篇大论,请您非常简单地直接问问题,问之前先说一下自己来自哪里。

  观众:谢谢主持人,我来自西澳大利亚大学,我想这个讨论主要是关于能源和资源,现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伊朗将会做些什么?我想问问各位,石油价格会面临什么风险溢价,尤其是考虑到伊朗威胁问题。另外我们把伊朗从外交谈判的角度来看呢,我们看到他们的外交手段实际上就是就是威胁,也就是说要把石油价格保持在100美元以上,除此之外你们觉得它带来的风险溢价有多高吗?

  潘文炎:预测油价过去的经验都是不准的,因为预测的专家都是事后诸葛亮来解释过去发生什么事情。WTO大概是90到130元,当然如果真的发生战争了,那150元也是有可能的。

  理查森:我见到一些预测说石油的价格将会超过115美元。当然了,利比亚在出了事的时候,利比亚占全球供应的2%,影响到了价格。而现在伊朗确实也取决于其他的欧佩克国家会不会努力弥补这些石油的生产。沙特它已经说了,它们会加强生产来补充这种供应,还有一些非欧佩克国家的产油国,比如挪威、墨西哥、加拿大。我不觉得伊朗要是搞乱石油供应会对他们自己有利,因为他们也会受到霍尔穆兹海峡行动的影响,正确的行动我个人也不支持军事行动,但是我同意美国政府的做法,就是要采取外交行动,国际社会要走到一起来给伊朗施加压力,我认为这是正确的做法。在这方面我们得到了安理会决议的支持,得到了中国、俄罗斯、法国、英国、美国、欧盟的支持,而这些制裁还在继续,我们的总统也说过我们的盟友以色列,我们制裁伊朗,让这些制裁进行下去,先不急于采取军事行动,我认为这是一个正确、负责任的行动。

  张国宝:我想对这个问题谈谈自己的看法,去年由于利比亚、中东国家政治动乱,已经使油价上升30美金/桶,这种上涨绝不是供需变化造成的。根据我的资料,2010年世界原油增长5.6%,主要来自新兴国家影响。2011年由于美债、欧债影响,世界经济发生并不好,需求没有很大增长,但是油价却迅速增长,大家非常清楚看到这绝不是由于供需失衡造成,而是由于政治动乱,大家对未来油价变化的一种担心,而且促使了一些投资基金在炒作这个油价。为此,仅中国方面就多付出了600亿美金,因为很简单,我们中国去年消耗了4.4亿吨原油,一吨是7桶,再乘30,这就是多付出的钱。而今年由于伊朗核问题又一次使油价上升15%,这不仅是伊朗本身问题,已经对世界经济产生很大影响。这绝不是供需发生了什么变化,需求并没有多大增长,对能源需求不仅没有增长,有的时候还有所下降,在这种情况下油价却一直在飚升,完全是由于大家对未来政治局势的担忧,而且促使了各种游资参与炒作的结果。

  张国宝:另外我再讲一下对这个的预测,我去年曾经写文章预测2011年的油价将在110美元左右,最后BP公布的结果去年平均油价是110美元,至少去年我预测对了。今年我认为在油价问题上有两个因素,一个就是刚才我讲的地缘政治对油价的影响,推高油价,但是也存在另外一个因素在压低油价,这就是世界经济并不旺盛,需求并没有增加,这两种因素在博弈中,大家会经常看到油价一会儿上去,一会儿下去。就拿前天,油价一下下跌1-2美金,理由就是很多庄家获利回吐,所以一直在增和减当中博弈。尽管存在地缘政治影响,我估计今年油价也不可能上升的太高,应该是控制在130美金以内。

  提问:第一个问题问一下沙特阿拉伯这位先生,如果沙特想要增加自己的石油供应能力,说上去是挺好听的,但是我觉得沙特在短期是做不到的,主要是因为有一些生产设备已经过时了。第二,我们是否可以进行一项调查,比如夏天的时候石油是否会超出150还是会低于150元,我们可否作一个调查。

  主持人:有多少人确定会超出150元?傅成玉毕竟是中石化公司的董事长,也许我会同意他的观点。

  阿尔马迪:我所在的这个国家增加了石油的供应,增加了300万桶石油,这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们的油井维修的目前现状还是相当不错,现在也在不断增加生产,我们认为我们可以在合理时间内再生产出300万桶原油,所以我觉得目前情况相当乐观,尽管欧洲有一些悲观。

  张国宝:我再重申一下,现在油价并不因为世界供需差产生多大变化,但是沙特石油大臣也表示愿意增加产量,弥补伊朗减少的影响。但是他的讲话对世界油价并没有什么影响。

  观众:我来自美国,我是美国中国清洁能源论坛的共同主席,我们的机构曾经有机会和张国宝主任、理查森部长进行了密切合作,共同研究我们两国能源状况,我想我们在聆听进行论坛对话,似乎我们在谈的是石油的价格究竟是多少,以及这是否需要我们供应更多的油。我想问一下是否有这样的可能,如果最终的原因并不是经济原因,会给我们全人类造成什么影响,这是不是多元化的原因。各国政府是否是因为有利于改善人类民生,才实现能源多元化,而不仅仅是因为经济方面原因,更多的是为了减少碳排放,使人们的生活过得更好。

  理查森:我很欣赏他的发言,我觉得他的观点相当不错。消费者也会支持他的观点。每个人都对地球承担的自己的责任,包括碳排放减少。你可以看一下全球年轻人的观点,像阿拉伯之春,环境保护、保护野生动物等等,这些议题在中国社交媒体上都非常热门。我也知道中国人非常尊重自己的环境承诺。

  观众:我是linda,来自财经杂志,首先问一下理查森先生,刚才您提到了开放,我们大家都知道美国是开放的接受中国的投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也许中国的投资者也期待从美国那里获得一些技术,特别是有关清洁能源、可再生能源相关的技术,你觉得在这方面美国究竟有多开放呢?另外,我想再问张国宝先生一个问题,在你看来,您觉得中国对于世界各国中国去投资的国家开放性怎么看?

  观众:刚才那位先生已经提到了这个问题,他提到了美国中国清洁能源,在这个问题上双方都体现出了开放性。尽管目前存在一些全球的政治情况,而且也尽管刚才就像理查森先生所提到的当政府在进行选举的时候,有些事情会变得奇怪,但是我仍然认为中美双方在一些关键研究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在减少碳排放和其他能源方面的政策,正在进一步改进,也许这不属于政策对话,但是这是现实的一部分。

  观众:我是财经网(博客,微博)的记者,请问理查森先生一个问题,美国曾经表示他将释放储备原油来降低油价,美国真的会采取这个行动吗?会有其他国家参与这个行动吗?一旦这个行动采取了,它会影响全球油价还是只是起到局部抑制油价的作用?

  主持人:他在问一些战略储备,美国是否愿意进一步打开自己的战略储备,以及其他国家是否会加入进来,这是否会影响全球油价?

  理查森:当我2005年担任石油部长的时候我们把这个储备放到了石油市场上,当时是因为我们的库存已经耗尽了,但是还有其他原因是和油价相关的。我在这里发言并不代表美国政府,所以这只不过我自己的猜测,我觉得很有可能战略石油储备会被美国利用,但是我相信其他的欧洲国家也会参与进来,我自己认为这种可能性还是比较高的。

  观众:我来自东南亚工商企业会。页岩气是下一个可能的能源,你觉得我们是否可以充分利用页岩气,并且和化石燃料包括石油进行抗衡?

  张国宝:我先讲前面一个问题讲一下看法,美国和其他国家释放原油储备是不是可以平抑油价的问题,即便美国和其他国家释放原油储备,对平抑油价也是有限的。去年IEA找我们中国商量,他说你只要表示一个姿态,一起来响应就可以,我们也同意了,也采取一些姿态,表示如果是西方国家释放原油储备的话,我们中国也乐于配合。但是这种信号释放了后,也确实释放了一部分原油储备,只是在非常短暂的时间有微小的降低,很快石油价格不理睬这个问题,继续上涨。所以这个问题不能影响石油价格上涨的问题。关于页岩气,页岩气在美国的开采非常成功,现在美国页岩气产量大概达到1千亿立方米/年,现在只有2.5美金,而世界上这个价格通常10美金左右,可见美国天然气价格是何等便宜,这当然有美国的政策,但是和页岩气获得大量有效开采是非常有关系。世界各国也非常重视页岩气的开发,包括中国在内。我们和美国、英国一些公司都有合作在中国开采页岩气的计划。这是下一步能够增加天然气供应量有效途径。

  观众:我来自德国的全球顾问论坛,我想问一下张国宝先生以及傅成玉先生,在最近几个月我们看到中国在欧洲能源公共事业部门进行了大量投资,您认为在未来18个月当中是否会继续进行投资,特别考虑到欧洲正在进行重大的变化,从离开核能转变成又重新回到核能的使用。

  张国宝:中国外汇储备近几年有较大增长,所以采取积极走出去战略,按照商业原则选择投资,包括在欧洲。但是据我知道,在欧洲中国能源投资增加的并不是特别多。选择这个投资的机会,现在我们既有民营企业,也有国有企业,值得注意的一个现象,中国民营企业现在在国外投资的积极性非常高涨,他们选择投资机会的时候我想主要基于商业的原则,也包括那些所在国家的投资环境,只要对中国的投资不加偏见,而对其他国家一视同仁的话,我相信中国在海外的投资将会得到增加。

  观众:我来自一家对冲基金,接着页岩气这个问题,我想问傅成玉先生,中石化在天然气发展上有什么战略意图,尤其对页岩气开采技术上,在海外投资上有什么想法?理查森先生,现在页岩气价格在美国跌到十年的最低水平,美国产量越来越高,有没有可能以后美国会成为一个天然气出口的国家?

  傅成玉:你提的第一个问题是在我们业绩发布会上,分析员提的问题。我们首先在全世界,在北美市场,包括美国和加拿大,在页岩气上投资已经比较大了,我们不仅在投资的页岩气,我们也更通过我们的伙伴在把页岩气技术进一步往前推。第二,我们更大的投资是在放在中国。而且这几年我们在三个领域是投资最大,第一个就是我们在生物制油。第二个是清洁能源。第三个就是非常规页岩气,这个发展趋势非常好,现在两年下来的结果比我们预期要好得多。

  观众:我想了解一下特别是中国的各位嘉宾来给我们预测一下未来核能以及煤炭作为能源的来源前景怎么样?

  Artem Volynets:虽然我不是中国的,但是我先回答这个问题。中国是70%的发电依赖煤炭,所以在未来可以预见的将来,煤炭仍然是中国非常重要的能源的来源,特别是在发电方面。这个里面就涉及到煤炭的计划问题、煤炭技术的应用。在我们和中国北部的边境其他的一些能源,比如说像水电等等这些,特别是我们西伯利亚水电发展的前景非常广阔,所以我们相信这方面中国和俄罗斯之间未来会有很多的合作空间,从俄罗斯通过清洁的水电向中国北方地区供电,来替代一部分中国燃煤发电,来减少中国对煤炭的依赖,从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这个是非常可行的,至少从西伯利亚发电输往中国要比输往欧洲地区更加可能。

  张国宝:在去年3.11日本福岛核事故发生之前,许多国家都表示出对发展核电的积极性,但是由于3.11事故发生,应该说是对正在复苏的核电一个沉重的打击。这一年来,世界各地的核电发展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当然在建的项目继续在建设。也有一些国家表示完全放弃核电。日本一共54个反应堆,目前已经停掉52个,日本正在说将要迎来一个无核的夏天,他们能不能很好渡过这是一个问题。在温家宝总理政府报告中明确描述我们要安全高效发展核电,正像刚才俄罗斯公司讲的这样,中国煤炭发电,装机容量占了78%,发的电量占了83%,这个比例相当高。去年生产煤炭34亿吨,几乎接近全球一半。中国要调整能源结构,一定要在安全的情况下发展核电。虽然这一年世界核电发展步伐在减慢,但是在此之前表示要发展核电的国家或准备建设的核电站,一个都没有准备放弃。美国在2月9日又重新批准了两个乔治亚州核电机组,预计不久还会有新的批准。在世界能源紧张,人类选择发展核能可能不可避免。

  张国宝:关于煤炭问题,中国煤炭增长依然强劲,上两个五年计划,我们几乎增加2亿吨以上。

  主持人:中国的核电站目前有没有潜在的任何的危险,或者有没有可能出现日本这样危险的可能性?

  张国宝:斩钉截铁回答你,不可能。中国有14个核电站运行,27个核电站在建设。福岛事故发生后,中国对正在运行的核电站进行安全大检查,同时对在建的核电站是否存在安全隐患也进行了大检查,这两个检查现在都已完成,应该说我们检查的结果都是安全的。本人对这个问题十分重视,在3.11事件发生后,我在两会一结束,就到浙江三门,那里有一位先生他曾经在福岛检查它的安全,住了一个月,对福岛情况非常清楚。我们早已预测到它的核反应堆将要进行破裂。福岛反应堆的情况,是1971年建成的,已经服役40年,采取一个老的核电技术的反应堆,回路布置上都存在问题。

  观众:财经网的记者,有一个问题问一下傅成玉先生、张国宝先生,你们有没有听到一个新闻,最近有一个采访,问到油价上涨怎么看,那个市民说我可以说脏话吗,记者说不可以,他说我就没有什么话说了。你们怎么看待?能源价格上涨什么时候是一个头,傅成玉先生,什么时候愿意给民营企业喝一杯羹?

  傅成玉:我没听说过这件事,但是国际原油价格上涨,国内成品油价格又上涨,而且这次上涨幅度也比较大。我们使用油的个人,其实很多单位,特别是农业、渔业、交通运输,包括出租车,国家是有补贴,但是我们私家车没有补贴,我们非常理解大家的心情,但是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所以不好评论。

  观众:刚才前面已经提到这个问题,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俄罗斯和中国能源合作现在是什么状况?

  观众:我特别希望听到我们中方嘉宾的回答,当然其他嘉宾也可以回答。

  Artem Volynets:对于我们来说,这个问题我们很喜欢讨论。我们认为俄罗斯跟整个亚洲的合作增长的非常迅速,特别是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合作,特别是能源方面的合作在过去一年当中增长非常快,欧洲的经济增长在减缓,整个欧洲的经济复苏也遥遥无期,俄罗斯现在因为这样一种形式更多的把我们能源合作向亚洲倾斜,特别是中国。所以当我们讨论能源贸易以及资源的一些项目,我们看到我们正在兴建俄罗斯到中国的天然气管道,另外我们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和中国之间会有更多的供应之间的这种合作,所以这样的能源供应将会继续,而且会看到有更多多方面、多领域的合作,可能未来有更多在煤炭、铁矿石等等方面的合作,这是毫无疑问的。而且俄罗斯政府现在也在考虑制定一项新的法律,我们也正在进行这方面国会的辩论。这是关于整个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也就是俄罗斯东部地区矿产的开发以及和周边一些国家进行合作的一个项目以及相关的法律法规,这个也会需要俄罗斯政府投入更多资金来推动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来开发这个地区的能源,像石油、天然气等等,开发出来后,很多当然是要供应到亚洲地区,特别是中国。我们有很多项目正在新建和立项当中,毫无疑问,中国和俄罗斯能源会进一步加强。

  
Artem Volynets:这是我从我的私营企业的角度谈这个问题,我们在西伯利,我们能看到的已经明确的项目就有不少,当然西伯利亚很多的供应是流向中国的。

  张国宝:中国跟俄罗斯的能源合作进行的非常好,从最初的原油领域扩展到电力、煤炭、核能等诸多领域。大家都知道我们建设了第一条从俄罗斯到中国的输油管道,年输油1500万吨,订了20多年合同,这条管道建立后,运行非常顺利。并且双方就价格问题达成了协议,目前进展非常好。现在也扩展到煤炭领域,去年我们进口1.8亿吨煤炭,俄罗斯是我们第四大煤炭进口国,而且有望这个位置还要提前,目前进口煤炭通过铁路口岸进口。最近我们和俄罗斯达成一个从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进口电能的协议,一共是26亿千瓦时,13亿是边贸,13亿是通过黑河口岸新建好的50万伏电路向中国东北地区输电。现在5、6号机组也确定采用俄罗斯核电设备。

  观众:我是腾讯财经的李伟,我有一个问题请问张国宝先生和傅成玉先生,今年3月份,全国工商联提出一份提案,有关原油石油进口多元化,希望能够把管制放松,给民营企业更多机会,这份提案在中国最近五年内有没有可能变成现实,如果是存在一些障碍,障碍在哪?谢谢!

  张国宝:这个问题也是中国民营企业经常提到的,但是对于民营企业准入,特别是进入到一些像能源、基础设施领域,温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有明确表态,并且在会后国务院常务会议落实政府工作报告分解任务的时候也把这个问题提到议事日程上,中国公布了关于民营企业36条执行的细则,包括让民营企业能够进入到能源和其他领域。民营企业在能源领域并不是完全像大家想象的禁止,我们很多民营企业都从事了很好的能源的合作,比如广汇从哈萨克斯坦进口天然气。像我们的欣奥,还有伊泰、保利协鑫都在进行能源的投资和贸易,今后随着中国政策落实,对民营企业将采取更加开放态度。

  傅成玉:我不在政府,没有任何发言权。

  听众:美国现在发现了天然气后,你们有没有考虑用这些做出口的工作?

  理查森:福岛事故后最大受益的就是天然气、页岩气,大家可以估计到这一点。现在在美国我参加过不少会议,会上有一些人会提到一些关键,但是我们总的来说是完全致力于发展页岩气,这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领域。有一个问题就是裂解,科学家需要确保在你进行钻探的时候,水不会受到污染。现在正在进行科学辩论,这只是一个科学问题,而不是政治问题。天然气公司,环保领域都参与了,我想这个问题会得到解决的。出口这方面存在着美国和墨西哥合作的潜力。确实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也在进行大规模页岩气开发,我们要关注这方面发展,我们今天的主题是能源,但同时我们也要考虑到我们的星球、水平面、天然气、空气,我们要认识到这个星球正在给大家发出一些信号,也就是说人带来的污染必须加以限制。

  观众:我是中国财经报的记者,问一下张国宝先生,海南省要建生态省,但是我们在这里建了一个核电站,不知道是怎么考虑的?另外一个安全问题,刚才您也说了我们有很多保证核的安全,前一段时间包括康菲漏油事件,大连的漏油事件都对民生作为了一些伤害,我们有什么办法保证核电站的安全,有什么机制?谢谢!

  张国宝:正是为了保证海南岛这个美丽岛屿环境清洁,所以在这里建核电站。不是说在这里建了核电站,这个核电站一定会在这里发生事故,首先我说它不会发生事故。这比在海南岛建大量的燃煤电厂而选择建核电站是对大气是有益的。你的问题本质还是说核电是不是安全。科学家在和平利用原子能方面就是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首先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我们才能发展核电站。今天我们不是一个核电的技术研讨会,如果有这个机会的话,我也愿意参加谈谈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人类能够和平利用核能,是一个伟大成果。现在世界上有440多座反应堆在运转,提供了相当于1960年全球的电力。这里面绝大部分都是安全的,至于说那些发生的事故,特别是日本福岛核事故并不是因为地震问题造成的,也有是因为老旧机组技术。如果把安全放在第一位,人类是可以在确保安全前提下利用核能。

  主持人:谢谢各位嘉宾参与讨论对话,各位晚安。

(责任编辑:王俊勇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