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陈志武:养老基金入股市总方向是对的

2012-04-02 14:18:44 和讯网 

    和讯网消息 博鳌亚洲论坛2012年年会于4月1日-3日在中国海南博鳌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变革世界中的亚洲:迈向健康与可持续发展”,和讯网全程播报。4月2日,美国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在“亚洲人口形势与老龄化对策”论坛中表示,关于养老基金入股市的问题,总的方向肯定是对的,应该要这样。因为不仅是其他国家也有这方面的传统,另外股市如果跟经济发展的上涨、下跌能够更紧的连在一起的话,对于退休养老的群体如果他们的退休基金也是跟着经济的上涨、下跌同步运行,这样能够保证他们今后购买力不会相对于经济的增长而下降。

    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志武:我首先强调一下,我们不能从日本的经历里得到太多的结论,我们不能够根据日本的经历理解未来中国老龄化以后产生的结果。我重点强调两点:第一,日本的经济之所以在过去20年停滞不前,与中国制造业的崛起有很大的关系。所以中国的制造业在90年代初快速的崛起,对主要依赖的日本经济来说,确确实实带来了很大的替代作用。而这时候更好跟日本的人口老龄化重合在一起。到底日本过去20年停滞不前是因为老龄化造成的,而是因为中国制造业崛起造成的?我们可以做一些研究。第二,日本整个制度设计在创业、创新激励架构方面非常欠缺,因为这些原因,我觉得只要中国能够在自由创业、政府管制方面从日本吸取一些教训,不要像日本政府做那么多的管制,中国不一定会重复过去20年日本的经历。

  陈志武:另外我想强调一下,中国过去这么年一直强调增加第三产业,增加消费对经济带动作用。其实我觉得人口老龄化,需要得到养老服务的人的增加,相当程度上政府不要做太多事,只要放松管制,照样可以让中国的第三产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让GDP对第三产业的依赖度上升很多。我们看到美国的医疗卫生、医药等相关行业对美国GDP的贡献是30%以上,中国离医疗行业占GDP30%的距离非常遥远,所以人口老龄化带来的需求给中国政府决策层带来意想不到,不需要做什么也可以发展的机会。

  陈志武:千万不要以为中国经济保持世界上第二大、第三大或者第一大的地位,而一味追求更多的人口、更多的人,不要把经济实力和人口规模划等号。以乾隆时期,18世纪的中国作为例子,英国才1000万人,中国是3亿多,但3亿多的人口在鸦片战争之前或之前,并没有打过1000万人口的英国。这说明什么?中国历史研究,18世纪之前是勤劳革命带来的,而同期的英国是发生工业革命。在英文上勤劳革命和工业革命的用词之差一点点,一个是靠人卖苦力,人多了就不值钱,不需要靠人口增加来发展,所以我们不要迷恋人口红利,这不是好事,说明人的价值太便宜了,人的权利得不到尊重。靠这种来维系经济增长,过去30年中国发生了,今后中国再不要重复依靠勤劳革命带来的收入增长,而是依靠技术革命带来收入增长。

  陈志武:中国退休年龄上调,想一想二战之前世界的人均寿命预期不到40岁,中国今天的寿命预期是78-79岁,过去40-50年人均寿命翻了一倍,但退休年龄并没有往上调。我看到中国这么多人,包括我的亲戚60岁被强制性退休蛮可怜、蛮残忍。我现在也50岁了,如果再过10年被迫退休的话,在调整的时候心理挑战会很大。强行60岁退休,55岁女性退休,这太残忍了,牺牲了太多的人力资本。我后来也想,也许让官员可以强制性的60岁退休,但是企业和教授们不一定要60岁,可以到80岁。但我后来想一想,这样也不行,让那么多官员都提前退休,享受退休养老的医疗待遇,纳税人的负担不断地快速上升。也许有一个办法,让官员在40岁-80岁之前,40岁之前不能做官,这是最好的,这样一来让政府的能力,老了以后能力有一些下降了,这也是一种办法。

  陈志武:关于养老基金入股市的问题,总的方向肯定是对的,应该要这样。因为不仅是其他国家也有这方面的传统,另外股市如果跟经济发展的上涨、下跌能够更紧的连在一起的话,对于退休养老的群体如果他们的退休基金也是跟着经济的上涨、下跌同步运行,这样能够保证他们今后购买力不会相对于经济的增长而下降。所以我觉得证监局和社保基金最近在这方面做了一些推动,总体上我是支持的。

  陈志武:关于独生子女政策我刚才讲了,这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如果有政府做一些事,最后产生的扭曲后果非常严重。关于个人投资和养老安排,很明显的只投中国的A股、房地产,或者政府债权市场的选择太少了,非常不利于中国个人和家庭安排好未来。所以这时候除了“温州金融特区”之外,应该在更广泛的范围之内,让中国的老百姓、家庭和企业可以有更多的途径去投资境外。现在的QD产品还是太少,特别我觉得很多人因为2007年10月左右发售的QD基金,在全球的资本市场最高峰的时候发售QD基金,这个经历使得后面大家的感觉不是很好。但不要因为这一次经验就不投资了,因为国外的资本市场为大家提供的更多收益,或者亏损更少的对比可以告诉我们,全球范围内分散投资,养老基金和社保基金都应该这样做,这样从专业角度将是更理性的安排。

(责任编辑:李昌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