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保育钧:税收问题根本上依赖财政体制改革

2012-04-02 15:50:28 和讯网 

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中国民(私)营经济研究会会长保育钧
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中国民(私)营经济研究会会长保育钧

  和讯网消息 2012年博鳌亚洲论坛4月1-3日在海南博鳌举行。和讯网2日下午在博鳌举办专场论坛,主题为“为企业减税——打开国强民富之门”。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中国民(私)营经济研究会会长保育钧表示,这个事情我觉得要喊,但还要正本清源,这和我们的财政体制有关系。我主张,要对财政体制进行改革,就是中央管什么、地方管什么,要清楚。那些属于中央政府,哪些属于地方政府,清清楚楚,这样地方政府要发展经济必然要减一些税,如果地方政府要减税,中央政府干涉是不可能的,放权。

  以下为发言实录:

  主持人李犁:施纪鸿老师讲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们国家看来是税制比较复杂,复杂到我们需要让CFO相当大的工作量来投入到辨别税制的某些税种怎么缴费,其实在税收上,您的意思是实际关系到预算了,因为没有一个合理的税收预期,所以在做第二年预算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做。其中您提到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地区的不平衡。现在还有没有产业的不平衡?大家都来自于不同的产业。我刚才查了一个数据,税的负担情况到底怎么样,我现在发现实际上医药税率比较高,烟草税率比较高,其它的还相对比较低,越是经济发达的地区税反而低一点,是不是这样的情况,保老师,您1996年就当工商联副主席了,企业家有没有跟您反映这方面的情况?

  保育钧:有几个企业家是头面人物了,我到宁波找他们座谈,都是一些当地有名的大企业,我说你们怕什么?他们说不怕市长,不怕书记,最怕的是税务员,财务有时候搞不清楚,税法很简单,政策很多,从税务部门工作的退下来几年有的也搞不清楚,因为我们的税不是法定是权定,既然是权定就可以出政策,今天出这个明天出那个,很多人弄不清楚。一不小心就踩红线,地方财政税收,日子好过可以放你一马,上面压下来了,今年要收多少税,财政上日子不好过了,我们税务干部就来了,跟你先礼后兵,我们有点困难,你们也有点困难,帮帮忙,弟兄们,差多少,你们大家是不是分摊一点,如果你不同意分摊,我们就来查。后来大家说算了算了,我们分摊。要查,每一个企业都可能有问题,因为搞不清楚的,税务干部一进去之后,厂子里很多帐目被封住了,会影响声誉,一封住,税务干部有罚款的权力,有1—5倍,好好招待罚你1倍,不好就罚你5倍,所以市长、书记都不怕,就怕税务员。因为税负重,税法又不是法定,是权定,税收结构不合理,这就造成了这样的恶果,严重制约了经济、企业的发展。

  这个事情我觉得要喊,但还要正本清源,这和我们的财政体制有关系。1994年财政体制改革,财权上收、事权下放,财权上收就是财政收入的90%是税收,哪个是中央的,哪个是地方的,哪个是共享的,共享的是中央拿多少比例,地方拿多少比例,一个省一个省谈判的。那时候朱镕基是副总理,管了这个事儿,功劳很大。但一个再好的政策它有个时效,一个好的政策大概有8—10年的周期,现在18年了还在沿用,这样把地方弄得很苦,地方只好卖地。这种情况之下,中央各个部门钱多的很,到年底的时候还突击花钱,所以财产往上面集中过度决不是好事。

  我主张,要对财政体制进行改革,就是中央管什么、地方管什么,要清楚。那些属于中央政府,哪些属于地方政府,清清楚楚,这样地方政府要发展经济必然要减一些税,如果地方政府要减税,中央政府干涉是不可能的,放权。把事权搞清楚,财权搞清楚,把财权往下放,相对应,各地要根据自己的情况,要大力发展经济,要支持哪些,在哪些地方减税,这样日子好过的地方就会减税。越是经济发达的地方税费越轻,越是欠发达的地方越“穷凶极恶”,我到西部一个小城市,开一个参观过不了几天就关门了,因为这个来收那个来收,吃穷了赖帐不给钱,他没办法,越是穷的地方越是这样。所以应该理顺中央和地方的事权,把权力往下放。

  中央财政是公共财政,不能搞建设财政。90年代前期,80年代后期我们的财政还是一要吃饭,二要建设,是吃饭财政,吃饭财政就是养人,养一批官员,事业单位的,二是建设财政,到处投资,弄下大窟窿,低效率。所以中央财政多了之后一定是低效率的,支撑腐败的,中央应该搞公共服务,现在恰恰这些年来公共服务欠帐太多,现在财政恶补,我总觉得财政体制要做改革,财政体制改革就要涉及到中央和地方政府权责的划分。为什么温总理一再呼吁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不改革闹不动,总理也闹不动,因为这是体制决定的。为企业减税,看上去是个具体的问题,实际上动的是我们国家的体制问题,税制问题。很多基本理论的东西。

  我们官场要多说一些真话,举一个真实的例子,2003年,政协讨论,中央领导同志到我们那儿参加讨论,领导来了,指定十个人发言,每人5分钟,江西省九江市工商联的一位政协委员王强是民革的,在10个人发言之后,他说我发言,我是计划外的,我提三条意见,领导说你提吧。他说,第一,农业税一年收几百亿,成本就几百亿,不合算,农民那么苦,还收干嘛,取消它。第二,不要刁难高考的学生,每年高考是7月,热得要死,还是雨季,很不方便,不能提前一个月考吗?第三,管管那些宣传部门,成天丑化我们企业家,说我们包二奶,吃喝嫖赌,无恶不作,我们不是这样的形象,要不然我们创业怎么创。其它人照稿子念的都没记住,领导这三件事儿都听见了,第二年农业税取消了,高考也改了,一些老板被中宣部请过去了,你对我们的宣传工作有什么改进意见。同志们,我们的问题就是,我们的问题在于如实反映情况,就演戏,我们对中央要实事求是,他们听不着。

  我还是有信心,只要实事求是,中国改革开放,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从实事求是开始。现在是实事求是吗?只要实事求是谁倒霉,这样经济发展就没戏了。

(责任编辑:姜洪桥 HN011)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