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对话世界银行行长佐立克分论坛文字实录

2012-04-03 09:05:24 和讯网 

  和讯网消息 博鳌亚洲论坛2012年年会于4月1日-3日在中国海南博鳌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变革世界中的亚洲:迈向健康与可持续发展”,和讯网全程播报。4月3日上午,世界银行行长佐立克出席博鳌论坛

  以下为对话世界银行行长佐立克分论坛文字实录:

  周文重:大家早上好!我很高兴也很荣幸和我的朋友展开对话,也欢迎大家再次光临。我和佐立克先生相识已久,佐立克先生在我看来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一个人,可以直接的一针见血地解决一些问题,所以我很佩服。大家也知道如何来定义中美之间的关系,这个问题是比较难回答的。不管对中国还是对美国,这个问题都比较棘手。曾经一度我们双方的关系被人们称为既不是朋友,也不是敌人。在另外一个时候又被人称为竞争对手,作为战略性的竞争对手。

  我们双方的关系究竟是怎么样的?这个问题对于维持我们双方关系的进展很关键。所以我还记得在我任中国驻美大使的早期,佐立克先生在美国中国关系全国委员会上发表了一篇演讲,提到了一个词“利益攸关方”,我们双方应该建立的是合作伙伴关系,基于双方的尊敬和共赢的信仰。佐立克一直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当我们回顾中美发展历程的时候,他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但是今天我们想给大家关注他在世行工作的经验。让我读一些他的引言,有一些文章提出他给世行确定战略性的标准和指导,同时关注怎么更好帮助发展不足的国家战胜贫困,并且获得可持续发展。过去五年中,世行和他的领导一共是投入了2400亿美元用于世界各地战胜贫困的项目,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成绩,我相信在今天我们的对话当中,我们主要看看他在任世行行长期间究竟做了哪些事情。我们大家知道他很快就会离任了,所以我们将期待着听一听他的心声,听一听他对他的后继者有什么期待。首先问他一个问题,有关全球经济情况的。我希望今天在整个会议当中你不会过于疲惫,在今天中午我们会有一个午餐会,主要主题就是全球经济的确定性、不确定性。我们也邀请他作为台上嘉宾。但是他做不了,在今天这个会议后就会离开。我们听一听您的观点,对全球未来几年发展预测。世行做了一些公开预测,预测结果似乎不是那么乐观。

  佐立克:首先我要感谢在座各位,我知道在座各位都非常勤劳。同时我要感谢周大使邀请我参加今天的会议,这也是我第一次参加博鳌论坛,短短几天受益匪浅,我觉得这次会议组织的非常好,要感谢各位成员推动了论坛的发展。我们看看过去发展的情况,过去6-9个月中,各个国家已经制定了相当多的政策,特别是大量的货币政策,希望能够避免所谓的追尾效应。这种效应可能会进一步推动经济往后退。但是我试图来预测一下下一步会怎么样。我比较关注国家采取的危机之后的措施,主要关注宏观经济的稳定性。各个国家想要解决自己的财政问题、政府支出和国债。同时有一些国家,特别是美国、欧盟推出了一些很了不起的货币政策,我并不是要批评这些政策,我觉得这些政策也是非常重要的。鲍尔森昨天也提到了这些政策的相关影响,但是我们必须要意识到这些政策不能解决根源性问题,只不过给我们更多的时间。

  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阶段对所有国家都是非常关键的,不管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我们应该看重结构性改革,这才能推动未来增长。我们在中国20、30报告中也提到这一点,为什么这个阶段至关重要?就是因为每一个人从心里都认为目前要发生变化,需要大量的政治意愿。如果各个国家缓慢推动政治改革,货币当局可能就会受到压力,也就是说没有办法改变目前的政策。如果不能解决问题,他们也会面临压力。然后未来的问题可能还会出现,资产泡沫的本质就是你很难去预测未来的发生。所以央行会说我们现在看到通货膨胀率不会出现太多的增长。我想给大家举一个例子,因为我觉得这个例子对于世界都很重要。

  如果你看一下美国的危机,他们在70年代晚期、80年代初期达到了高峰,这个问题有很大风险,农民面临着危险。他们认为未来化肥价格可能会增加。这其实可能就是一个风险因素。如果我们依靠货币政策作为主要工具的话,那就存在这种风险。我并不是批评货币政策当局,我想说的是在世行筹资的会议上,我们希望能够稳定资金,但是我觉得最基本的就是要获得结构性的增长,这是非常关键的。

  周文重:谢谢您的预测。我还想问一个后续的问题,当金融危机在2008年发生的时候,我想世界各地很多人都开始齐心协力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们可以把现在的合作用一个中国词来描述,那就是同舟共济。这就是当时我们要发挥的精神,你觉得这种精神是否正在丧失?

  佐立克:美国也有一句类似的说法,来源富兰克林,他说你们可以一起被绞死和分别被绞死,所以发生危机的时候,各个国家必须要齐心协力解决。第二点,有的时候对于政客来说,花钱比收回钱更加容易,所以在美国、中国都有刺激性的项目。对20国集团面临的一个挑战就是怎么可以一方面面临现有的财政的危机,同时希望尽全力推动本国结构性改革。有一个很重要的工具,就是贸易开放市场。贸易就是微观层面的市场改革,各个国家都有自己的贸易壁垒,我们希望齐心协力加强灵活性和生产力。昨天有一个先生提到多哈回合似乎在解冻期,但是我们也应该寻找其他相关的机遇。美国也有提出部门改革,其中有一个重点就是服务业提高生产率,这一点在10、20年前的美国、日本都是这样。服务业已经成为全球任何一个经济体日益重要的组成部分。大家可以看到往往谈判是比较困难的,因为谈判者会采用关税或者其他工具。但是在其他方面,包括物流、电信,这些方面的竞争有的时候涉及到国内的管理,所以我认为我们需要有开放的服务业市场,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创造更多的竞争空间。20个集团必须关注上述这些问题,同样也要关注那些最脆弱的群体、最脆弱的部门。比如在墨西哥峰会上我们提出要充分利用不断昂贵的食品的价格来帮助贫困国家提高生产力。奥巴马的观点就是我们现在不应该在政治的压力之下去脱离本国现有的政策。

  周文重:我也同意您的观点,我觉得我们真正应该关注的是所谓的结构性改革,但是我们也面临着难题,也就是说我们必须要找到合适的时机,然后引进相关的、必要的措施,从而进一步推动更多层面的结构性改革。当然在这里有些人也在预测,他们说我们可能会出现某种类型的竞争,一方面是自贸区,还有是TPP。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您认为我们怎么把FTA、TPP结合在一起?

  佐立克:我觉得要打击贸易保护主义最好方式是进攻方式,而不是防御性的。这样我们的利益相关团体就不能够为他们贸易保护主义提供借口。在我在美国任职十年之机,我认为我们必须要推动市场开放,否则的话你只能选择一个封闭的市场,我们必须在双边地区和全球层面展开合作,这种形式是相辅相成的。但是我们必须要注意,有的时候关税同盟和自贸区之间的区别是这样的,关税同盟会创造更多的外部人事,会排除更多的人,所以我们必须考虑到地区经济和全球经济的一体化。但是我看到在过去25年中,全球经济出现这样一种形式,就是说出现更多的地区一体化是比较自然的现象。各个国家在融合地区的物流链、供应链,我们可以采用非正式方式达到这一点。在世行我们就在寻求如何解决一些非正式的限制,比如关税体制,帮助一些贫困国家建立一站式港口的程序,整个程序变得更快。另外和基础设施也有一些相关关系,因为如果你没有展开多种模式的交通,是实行不通的。

  印度有不同的交通模式,但是在海陆空之间没有足够联系,这是需要改进的。坦率地说,我希望利用这种联合的模式,在亚太地区,亚太经合组织认识到了他的确是一个亚太地区的经济体,所以也会继续展开一些非正式的贸易谈判或者进一步改进商品的流动。人的因素相当重要,我们在多哈回合看到很难让大家百分之百都同意。

  周文重:根据目前的情况,要很好地来适应变化。在您看来,您能不能给我们谈谈世界银行的一些真知灼见,比如内部、外部的一些风险,特别在亚洲市场,这也是对刚才问题的后续问题。

(责任编辑:宋政 HN00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