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保育钧:中国金融改革首先要对民间资本放开

2012-04-03 09:28:14 和讯网 

  和讯网消息 博鳌亚洲论坛2012年年会于4月1日-3日在中国海南博鳌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变革世界中的亚洲:迈向健康与可持续发展”,和讯网全程播报。4月3日上午“民间金融与银行业的开放”分论坛举行,中国民营企业联合会会长保育钧在论坛上表示,中国的金融改革,首先要对民间资本放开,这个放开不仅是让民间资本进来买银行的股票,参银行的股,更重要的是让民间资本组建发起小型、微型银行,在机构上就满足需求了。

  以下为文字实录:

  Lara Wozniak:您刚才说的非常好,的确中小企业获得贷款是非常困难的,大型的国有企业更加容易获得贷款。保会长,是不是找到合适的贷款方面有什么举措?使得贷款真正借给需要的人呢?

  保育钧:对微型企业贷款难恐怕是世界性的难题,中国有中国特色,中国特色是什么?事实上是金融的垄断,我说这个话金融界的人很不满意,我讲的是实质上的金融垄断,和贷款的偏好,一般来说大企业、国有企业,包括一部分民营企业贷款不成问题,难就难在小型企业和微型企业,根据我们的调查,小企业的90%以上贷不到款。什么原因呢?中国金融系统的结构很不合理,中国不缺钱,刚才马行长讲了,银行的总资产110多万亿,M2是85万亿,一方面不缺钱,一方面是中小企业、微型企业贷不到款,矛盾就在这儿。机构不合理,没有为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服务的金融机构,这是紧缺的,这是机构不合理的问题。

  保育钧:第二,我们的体制机制也不是开放的,存贷款利率事实上是被管制的,没有放开。第三是我们为中小微型企业放开,他们有一个条件是存款保险机制,我们现在没有存款保险机制。第四,银行金融行业的监管是垂直的,一行三会,垂直到底,但是留下来大量的空间。上面管得越多越死,上面越活越乱,这就是产生吴英案的根源。一个是机构不合理,利率没有市场化,没有存款保险机制,监管留下来大量的空间,管得越多越死,上面越乱。我觉得现在要解决问题的基本办法就是金融银行业对内开放,让民间资本来兴办小型金融机构,最近温州已经被批准为一个金融改革的综合试验区,允许当地的民间资本来组建小型的社区型的银行,就是村镇银行,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头。

  还有一个是允许已经大量存在的小额贷款公司,符合条件的可以改制为村镇银行。也就是说中国的金融改革,首先要对民间资本放开,这个放开不仅是让民间资本进来买银行的股票,参银行的股,更重要的是让民间资本组建发起小型、微型银行,在机构上就满足需求了。现在这个问题呼吁由来已久了,今年终于在3月28日国务院开会,通过了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在这方面有所突破,中小企业、微型企业看到了希望。

(责任编辑:宋政 HN00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