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理性看待热钱:危机并存堵疏并举”分论坛文字实录

2012-04-03 12:55:30 和讯网 

  和讯网消息 博鳌亚洲论坛2012年年会于4月1日-3日在中国海南博鳌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变革世界中的亚洲:迈向健康与可持续发展”,和讯网全程播报。以下为分论坛“理性看待热钱:危机并存 堵疏并举”文字实录:

  主持人:大家早上好!欢迎大家参加今天的会议,我叫简佩碧,是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亚洲执行制片人,我的办公室在香港。一年前我们讨论了中国能不能很好管理他的增长,以一个健康的速度增长。今天大家可以看到实际上你肯定要谈到欧元区的危机会不会对亚洲产生影响?今天的问题是有太多的流动性,没有足够的让钱流动的目的地,亚洲成为了一个目标。我们他的预计增长还会继续下去。我们待会儿谈到热钱的流动和亚洲经济的增长。我非常高兴向大家介绍非常尊贵的各位学者。

  主持人:首先是永丰银行董事邱正雄,中国投资公司监事长金立群,德勤跨境投资中心主席、美国财政部原副部长Robert Kimmitt,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Freeman经济学讲席教授李稻葵博鳌亚洲论坛咨询委员会委员龙永图,泰丰资本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史若天。我首先先问他们一些问题,然后让我们听众参与进来。首先我们看看亚洲经济现在受到什么影响,特别是热钱这方面,我们请李稻葵教授先谈谈。

  李稻葵:很简单,索罗斯只要投资就是热钱,巴菲特投资是长期资金,是冷钱。现在变得复杂了。以前亚洲经常看到2000亿的资金外流,回到欧洲、美国。现在完全相反了,4000亿的流入,这其中有多少是热钱、冷钱,很难确定。因为它取决于区域具体的情况。至少在中国来说,如果经济情况稳定的话,如果我们的结构改革、结构变化,向我们希望的那个速度前进,那这4000亿就可能成为冷钱,我的观点是实际上取决于我们如何应付,如果我们足够小心,积极地管理金融体系改革,然后热钱就可以变成冷钱,能够很好地使用。像我们的朋友史若天所说,可以使用热钱做冷投资。

  史若天:我完全支持这个原则,但是取决于亚洲经济采用什么做法,有时候大规模的资金进来会带来泡沫,资本和技能一起进来会带来真正的增值。我认为私营的资金用于经济的转型,能够推动亚洲经济改变。今天我的谈话主要讲的是资本的流动,我认为欧洲有很多很多的机会,我们应该鼓励资金倒流。

  主持人:邱先生,请您谈谈在台湾的情况。

  邱正雄:我跟大家分享两段历史,我们回到1985年到1990年,当时日本充满了很多很多资金,台湾也是资金非常多,当时日本的各种工业产品在世界上非常知名。但是从1990年以后一直到现在,日本遇到了非常多的困难、问题,低经济增长,几乎到了零。台湾我们完全不同,我们6%的经济增长率,这区别于什么?区别于技术。台湾在1990年引进了很多技术,半导体公司做得相当不错。我们可以生产制造芯片,我们也出现了很多芯片制造商,很多、很多的设计商,成立了公司,像SMC。所以台湾实际上没有按照日本的技术,我们按照的是美国的技术。我们并没有和美国在前沿技术竞争,我们只是跟着他们,OEM、ODM。现在的日本也出现了变化,富士康与夏普公司一起合作。富士康公司他们也可以生产制造各种组件,这也是一个高效率的产品。根据一些传言,苹果也可能参与这个集团。所以我们也可以和韩国进行竞争。另一方面,不光是富士康公司。他是一种整合,台湾、中国大陆,甚至包括美国,所以这个时候是资本流动进入了这样一种高效的地区。

  主持人:你指出了一个例子,很有劳动生产率的投资。我们下面再谈中国,副部长先生,美国发生的情况会不会影响亚洲的投资?

  Robert Kimmitt:首先我同意刚才的评论,你把热钱变冷的话,你剩下的还是热钱。我们需要有积极的资本,能够产生很好的公司、很好的回报、很好的产品。这些国家不管是中国也好、欧洲也好、美国也好,他们作出的承诺,成功的全球经济、自由贸易、灵活的外汇、跨境的自由的投资,这样就可以把热的资金吸引进来,给投资者创造一些机会。当机会窗户一旦打开,他们就可以很快赚一大笔钱。很快的,欧元也好、日元也好、英镑也好,等他们把窗户关闭之前,赶快大赚一笔。特别是我们刚刚经过两大危机,我们需要重新作出承诺,要按照这些开放资金的基本面去做。我们从危机当中学到一些经验教训,包括G20,包括国际的经济问题、财政问题在处理过程中,不管世界哪里发生事情,会影响所有国家。所以美国经济放缓,影响到了亚洲。

  Robert Kimmitt:回到你刚才的问题,的确这方面有一些流动性的问题。但是还有一些很好的投资机会,在欧洲的机会相当不错。在美国有很好的机会,在亚洲也有很好的机会,那些国家只要按照开放原则做,就会获得很好的机会。我本人非常乐观,对美国、对欧洲的中期非常乐观,我们会回到可持续发展的这样一种情况,带来各种各样的就业机会。我们一旦回到那一点,过去那些小赤字、债务对我们、对全球经济都没有好处。

  主持人:中国是不是有这样的威胁,热钱涌入主要是因为中国有很多富人,他们的钱没有地方用,因为银行对房地产控制,股票也有各种各样限制,有什么样的替代方法呢?中国一旦开放,是不是有更多热钱流入进来呢?

  金立群:中国的确有各种各样的流动性问题,我们要很好地处理。但是正是由于这一点,这个巨大的吸引力,吸引着一些国家的资本进入,他们希望谋求更高的回报。由于我们的资本帐户这方面的控制,所以并不是很容易让这些热钱进来很快地赚一笔。我的确认为有可能的情况下,恐怕资本流入的压力会带来一些问题。目前当我们谈到一个经济的脆弱性,比如面临资本流入,因为经济很虚弱,我看到很多国家的新兴市场经济,他们经济并没有那么健康,当地人并没有过着很好的生活。这些国家有自由的资本帐户,钱没有流入到这些国家去。同时他们也不用担心所有钱的流出,为什么呢?因为这些经济体他们采取了一个非常稳定的宏观经济政策,所以对那些投资的机会没有吸引力。宏观经济政策诱惑投资人的话,他们会一会儿进来,一会儿出去。如果有一个稳定的宏观经济政策,告诉那些人没有可能在这里很快赚一大笔钱,这样会组织那些热钱的移动者。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想恐怕现在到时间了,中国要考虑放宽对资本帐户的控制。因为我们有非常稳定的宏观经济的情况。我们并没有经历到亚洲在97、98年的一系列问题。社会对我们有好处的资本控制,会导致我们经济效率的丧失。

  主持人:你觉得我们什么时候放松控制比较合适呢?

  金立群:有些人认为这是完全黑和白的问题,完全自由化或者完全关闭资本市场,我认为这都不是很好的逻辑。最好的方法就是有监管,也有放松,通过不同方法监管。亚洲金融危机和资本帐户的自由化没有关系,最关键的宏观经济管理出现的问题。所以自由的资本帐户并不是罪恶的根源,而是宏观经济管理不善导致所有的金融危机。

  主持人:龙永图先生,你认为中国在经济开放过程中,如何控制热钱?

  龙永图:我相信热钱对中国并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中国有很大量外汇储备,4.3万亿。所以热钱的流入大概是2000亿人民币,和我们巨大的外汇储备相比,热钱的问题对中国政府并不是一个很大的头疼的问题。我完全同意此前的说法,就是热钱是非常的危险,对某些经济体来说,这些经济体他们的经济基本面出现了问题,所以热钱会对他们造成危害,如果中国能够保持相应理想稳健的经济增长率的话,中国工业化、城市化进行下去的话,那就会产生更多的投资机会。热钱就会变成冷钱,就会长期留在中国投资。所以最重要的不是进行资本流入和流出的紧密控制。从上季度的数字来看,流出超过了流入。这是因为美国的强劲复苏以及其他地区的复苏。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仍然要强调一点,中国有大量的投资机会,对投资者不要进行强有力的控制,不要对流入和流出进行紧密控制,我觉得这是一个积极的态度。

  主持人:李稻葵先生,您觉得哪一个亚洲经济体他的风险最大呢?

  李稻葵:规模非常的重要,对那些小的经济体、开放的经济来说,热钱就是一个很大的威胁。比如以色列人会告诉你们,热钱对他们来说太多了,很难管理,这是一个小的开放经济体的情况。热钱流入的时候,汇率就会大幅上升。在亚洲如果遵循同样原则的话,那些相对小的经济体,比如越南,他们就会面临热钱较大的冲击。而对中国就是一个另外的故事,中国非常巨大。欧洲的货币当局实施量化宽松的时候,热钱就会从中国和其他的国家流出。另外一个过程对中国非常独特,认为人民币将来会成为国际货币,这种想法可能是错误的,也可能是正确的。人们有了这个想法之后,养老基金的管理者、对冲基金的管理者和大学基金的管理者就在思考如何把他们组合的一部分变成人民币的资产,这个过程也会带来热钱或者冷钱的流入。如何应对这两个过程呢?关键词就是循环。中国必须成为一个有效的循环者,当钱进入中国经济体之后,我们必须找一个方式鼓励我们的钱到海外投资,不仅到海外,而且能够找到更加有利可图的机会进行投资。这个钱流入中国,还要流出中国。如果中国经济可以找到更好的回报率,我们钱可以投到外面去,进来的钱和出去的钱就会形成一个平衡。美国经济在过去金融危机发生之前也在进行一个循环。他们流出的钱的回报率高于流入到美国的钱的回报率,但是很遗憾,在金融危机发生几年前,相反的事情发生了,美国经济整体来说并没有把钱很好地使用。

(责任编辑:宋政 HN00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