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金融危机与全球资本市场的新挑”分论坛文字实录

2012-04-03 16:31:42 和讯网 

  和讯网消息 博鳌亚洲论坛2012年年会于4月1日-3日在中国海南博鳌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变革世界中的亚洲:迈向健康与可持续发展”,和讯网全程播报。4月3日下午,“金融危机与全球资本市场的新挑”分论坛在博鳌举行,以下为分论坛文字实录:

  主持人:大家下午好!欢迎大家参加今天下午金融危机与全球资本市场的新挑战这个环节。08年金融危机以后,全球特别是西方世界对于监管的模式开始进行反思,特别是金融市场,如果再具体点讲就是资本市场。对于监管与市场之间的关系,这个问题是自资本市场上世纪初成立以来一直都是一个非常纠结之问题。对于市场是不是有自我修正的功能,对于市场是不是能够没有监管,自我约束的能力是不是有,大家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主持人:作为中国证券市场到今天已经20多年历史了,昨天我跟庄主席聊天,因为中国的证监会是在1992年年末成立的,所以到今年的年末,中国证监会将迎来成立20周年的纪念日。在今天我们有一个非常强的环节,大家来讨论,到此关节,中国的证券市场、包括监管、包括创新、包括改革,下一步到底往哪走。这个题目确实非常重要,经过20年,咱们中国的资本市场从一张白纸什么也没有,走到今天,从市值角度已经变成全球第二大资本市场上了。如果往下看,下一个20年,随着中国经济发展,那有可能还真是变成全球最大的资本市场。今天我们这个环节还真是有很多特点,第一个特点,大部分人长期都从事10年甚至15年在证券业的从业,无论是监管还是在市场里头,包括在证券公司进行服务。第二个特点,学者型和实践型相结合,因为这里有四位都是博士,使得我们有硕士学位的都是感到惭愧,又是教授。第三点,确实非常整齐的一个班子,监管、被监管的一个队伍。第一位,庄心一副主席。我刚才说20年,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当时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面有一个证券委,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只是一个办事机构,一个事业单位,是直属于证券委,庄主席92、93年就在证券委工作了。庄主席到今天20年,虽然中间庄主席回到建行,又到深圳市当副市长,总之他没有出证券业的这个圈。

  主持人:第二位,李剑阁先生,李剑阁先生也是非常全的资历,他在国家体改委,曾经也是我的上司了,然后又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李剑阁先生是典型的学商相结合,中国最早期的中国证监会的副主席。到了今天是咱们中金公司的董事,它游离于监管、被监管两者之间。中金公司是第一个与外资,就是中国的资本市场引进外国的管理经验,这是第一家,当时是和摩根斯坦利。

  主持人:第三位,薛琦先生,台湾交易所的董事长,你们看他的简历,那都是学者、博士,也是属于学者跟实践相结合。第四位,方星海,又是博士,咱们上海金融办的主任,方星海先生也是非常有雄心壮志,他要把上海给真正的变成中国的金融中心,这确实也是他的一个梦想,他也在不断地去想把这个梦想实现。这边两位,Richard Attias,他是一位思想家,我说今天怎么来介绍你,他说要给中国说两句话,要对中国的金融资本市场,而且他是达沃斯的创建人,也是克林顿先生那个基金会的创始,所以是一个思想的论坛。Tim Dattels,他也是从国际角度想给现在目前监管体制、运行体制,中国的资本市场发展,通过他的视角,早期也在高盛工作过,对这些问题非常有见解。

  主持人:另外还有王东明,也是长期在资本市场,曾经在华夏证券、南方证券,当时都是中国最大的证券公司。当时的中信证券(600030,股吧)在90年代是一个非常小的证券公司,可能排位十几名以后,在90年代中期建立中信证券以后,到今天也变成了中国的最大的证券公司,从市值角度来讲,可能也有点从利润。08年以后,曾经很短暂的一段时间,由于全球金融危机,曾经几个月也是全球最大的证券公司,曾经一度。我们从庄主席开始,对监管与被监管这个问题先进行一些讨论。

  庄心一:谢谢主持人先给我一个机会。中国资本市场,广为关注,另外大家也也非常关注。话题也基本上大家都是在热烈讨论的。所以我今天在这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因为又是一个公开市场、信息透明,加上大家热烈的讨论。结合主持人刚才讲的,也结合我自己所从事的比较多的一块工作,就是从中国的证券行业的改革创新和中国证券机构监管制度的改革谈点我的看法,供大家讨论或者批评指正。

  庄心一:这一轮从美国到欧洲的金融危机,原因非常多。这些年一边在化解处理,一边在反思、研究。其中有大家公认的教训之一,那就是认为投行创新过度和相应的监管不足是它的原因之一。创新过度在一定程度上表现为脱实向虚,脱离了实体经济客观需要,同时也脱离了大部分客户的认知能力和风险管理的承受能力。第二个监管不足,主要指相应的风险控制、合规管理这方面没有相应跟上。

  庄心一:回过头看看我们中国的证券行业,这里主要指的是我们中国的证券公司,也经历过相类似的一个阶段。所谓的创新过度就是说在业务这方面脱离了我们市场的需要,脱离了经济的需要,也脱离了客户的认知风险、管理风险的状况,也曾经一度通过高息的负债,把杠杆率做得非常大,甚至挪用了客户的资金去进行自营投资,这个曾经造成了非常巨大的损失,也造成了对行业、对市场、对客户也造成了非常大的伤害。其中有一批证券机构因此而被关闭,自己或者倒闭。

  庄心一:这个阶段应该说从04年到07年三年,各个方面,包括政府、包括社会、包括行业自身,下了很大的努力来解决这个问题。通过历史遗留风险的化解、制度的健全、合规管理各方面的加强,最后把这个问题有了一个从监管制度到公司内控、到整个产品的规则,有了一个解决。从07年来看,整个行业经营状况是比较稳健的,整个财务状况也不断在改善,整个运行的合规状况也是非常平稳的。正是因为有了这么一轮当时我们叫做综合治理,有了这么一轮综合治理,所以在这几年中国的股市有过非常巨幅的波动,07年10月6000多点,08年10月1700多点,股市的巨幅波动以及08年开始的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这两轮考验,我们这个行业都非常从容淡定的经历了,没有造成以往所发生的一种动荡或者不安和风险。

  庄心一:我说到这里不是简单的一个比较,只是里面有类同的东西。当然和欧美的国际投行来比较,我们中国的投行、中国的证券公司在他的发展阶段,在他的行业的规模、业务的体量、专业的水准方面应该说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刚才说到欧美投行出了差错,当然我们清楚知道那是一个高年级的学生做错了一道高年级的题,我们这道题还没有做,我们出的问题是在我们这个阶段,低年级的题出了差错了,这个也是一个不一样的地方,这个我们非常清楚知道。客观上带来了另外一个差别,这个我们也注意到了。那就是欧美的投行这几年着重是在去杠杆化,在消化不良资产,同时他在面对着一系列外部的监管的调整和内部的一系列的调整。而我们中国的证券行业总体上目前来看,处于一个刚才我说的,从它的历史来说,运行最规范、财务最稳健、基础也是最厚实的一个阶段。所以现在又一个差别,中国证券行业现在它的突出的问题不是创新过度,是创新不足,不是一个供给过足,而是对市场提供的服务供给、中介供给不足。

  庄心一:这个问题带来的是随着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中国经济的生态不断在发生变化,但是我们中国的证券公司在提供的产品方面、在适应经济、市场、客户方面,给人感觉到不够、不足、太慢、太少。所以和国际投行来比,和我们国内的金融的其他行业来比,它相比较而言,它的发展、创新是显得不足的。这个问题这些年逐步引起了各方的关注,特别是去年以来,去年是相对来说我们的资本市场市况相比较来说,是06年以来最差的一年,我们证券行业109家证券公司,它的盈利也是07年以来最低的一年,去年是394亿人民币全行业利润。虽然这个钱挣的相对来说,资产利润率不算低,但是整个收益率是在下降,和2010年、2009年相比都在下降。

  庄心一:所以这方面的关注度越来越高,讨论也越来越充分。这种讨论,这么一种关注应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作为监管机关来说,我们首要任务是维护投资者的权益,防止系统性的风险,保持市场的效率和活力。但是在里面包含着我们监管制度要有助于、有利于行业的创新、发展。对这个问题,这些年应该说在监管制度的变革方面,在监管措施的实施方面,应该说始终还是关注的,另外也作了不少工作。

  庄心一:但是在目前这个阶段来看,特别是去年以来,行业不满意,呼声中间包含着对监管制度的批评,对监管机关的批评,今天在座有两位我们国内著名的投行,我也干脆说了,他们一会儿估计也要说。在这个问题上我想表明我们基本的理念,有一条我们特别清楚,那就是监管不是为监管而监管,监管也不是一个孤立、静态的一种监管,而且监管也是一件十分辛苦的工作,这里我们李剑阁先生也是从事过监管,刚才我还说过悄悄话,我说你是不是在监管的时候最痛苦,他似乎同意我的判断。对这个凡是证券公司他自己能够管理的管理,凡是行业自律能解决的东西,凡是市场制约能够防止的东西,这些东西都不是监管机关再去干预、再去作为的东西。从理论上说,制度经济学也是这个道理。从实践中同样也是,市场的无限性、市场的多变性和我们监管资源的有限性和我们监管规则相对的稳定性始终是充满着矛盾的。这里任何从事过监管的人都有这个体会。但是我们中国搞资本市场和国外资本市场发展发育有一个区别。我们是在转轨时期,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应该说是早期和中期建立的这个市场,而境外绝大多数市场都是在市场经济的调节下自然成长的。

  庄心一:这里带来一个很大的问题,变化的模式不一样。在境外是市场失效了,有效的地方是政府做加法。而我们市场是早期在市场缺乏的情况下,政府较多地替代了市场、替代了行业、替代了市场主体。所以随着市场的成长、随着市场的发育、随着公司的成长,监管机关应该顺应这个做减法。同样的道理,但是不同的模式和做法。对于中国监管机关来说,是要随时关注市场的进步和行业的成长,在市场能够管理、行业能够自律的地方要及时主动地去退,这个退是一个过程,我们以前要退,现在要退,今后还是要退。但是这种退又不是盲目、无序,是一种有序、无缝的。这个趋势,监管机关要认识,在实践中要努力地体现。具体说到现在的矛盾,我们也清楚知道我们这个行业长大了,市场长大了。打个比方,原先大家也不是监管一家共同设计的这套衣服显小了,怎么办呢?第一,量体裁衣,去年以来我们和行业、和有关方面共同调查论证。下一步我们在面对目前这个行业情况下,我们可以比较踏实地加大放松管制的进度,加宽行业自主经营、自我创新的空间。同时加大监管改革的力度。

  庄心一:我最后要说的,这个观念中国证监会04年明文已经明确了,已经通过我们的文件明确了。就是凡是市场有需求、公司有能力、客户的权益有保障、风险控制有措施的,这些都应该放手交给市场和行业,在这个过程中,坚持行业、市场、企业、监管机关良性互动,形成一个有机的市场的运行体系,坚持不懈地向着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这个方向去前进,稳中求进。

(责任编辑:宋政 HN00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