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7·31空难”

  • 字号
2012年07月30日03:16 来源:现代快报 

  “今天下午3点10分,一架由南京飞往厦门的客机,在起飞时失事。这架飞机属于通用航空公司,为苏制雅克42型客机。飞机在15时05分起飞,机上大约有120人。目前大火正在燃烧,人员伤亡情况不详。记者正在空难现场采访。本台将随时播报最新消息。”

  1992年7月31日16:00,南京电台1008新闻频率《整点新闻》播出了这条消息。这是南京7·31空难的第一条消息。当年这则消息的发布人张欣,在事隔二十年后,对当初的情景还记忆犹新。

  现代快报记者 张欣

  有人急促地说

  “机场出事了”

  1992年7月31日,连续十几天的高温天气,让人感到浑身说不出的困乏。

  第二天就是“八一”建军节,下午我正在空军某部采访。大约3点左右,突然从西南方传来一声沉闷的轰爆声。不一会儿,会议室外有人急促地说:“机场出事了!”我抓起外线给民航局的一位通讯员打电话,想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办公地点就在塔台附近,可是电话无人接听。于是,我赶紧用随身携带的对讲机呼叫新闻中心的无线总台,告诉值班编辑“机场出事了,可能是飞机摔了”。说完,跨上摩托车就往机场赶去。

  大校场机场是军民合用的机场,到机场航站楼只花了5分钟,但登机和出站通道都是关闭着的。我琢磨着从行李出口试试运气,当时的大校场机场非常简陋,行李出口设在航站楼的西侧,原先是员工使用的露天通道,平时下飞机取行李就在这里,客流高峰时也作为旅客出站口。为了防止被阻拦,我把无线对讲机别在腰上,戴上耳塞,直往里闯。果然,一名穿制服的工作人员见我这副行头,又是急匆匆跑步的模样,没有任何阻拦的意思。于是,我穿过贵宾候机室,七拐八拐地进入了停机坪。这时,机场的车辆都在往起飞跑道的尽头开去,冲着黑烟滚滚的地方,我一口气跑了一公里多,身边还有别的人也都在跑步前进。跑到近处才看清,空难现场周围是一片菜地,一条小河沟,还有稀疏的菖蒲和芦苇。

  跑道的尽头已经停了一些机场的吉普车、工程车、消防车。在它的一侧,庞大的飞机横卧在两米来高的围堤和小河沟上,机身断成三截已完全解体。这是一架改进型的苏制客机,它的前身是二战时期著名的雅克运输机。机身上的标志显示,飞机属于国内的“通用航空公司”。残骸上正在冒着火舌和黑烟,碎片散落在方圆百十米的范围。航空燃油四溅,吸饱了燃油的泥土和植物也在燃烧,一波一波的热浪迎面扑来。空气中弥散着机舱内部物质燃烧的刺鼻味道,还有人体烧焦的味道。飞机断裂后,部分座椅等设施连同少量旅客被瞬间抛出,部分旅客在机身解体后沿着倾斜的机舱,落入油污和火海中,而绝大部分旅客根本没有逃生的时间,在舱内被大火吞噬,有的甚至和座位黏在了一起,场景十分惨烈。

  7·31空难的第一条消息终于发出了

  机场消防队员匆匆而来,正在设法接水源控制燃油引发的大火。机场武警、驻军、场务人员在奔跑着、呼喊着,抢救那些被飞机抛出的乘客。在我的身旁,有人在大声地作呕。有人在喊“轻点,轻点!当心脚下!”只见6名武警两两相对,手拉手组成一副人体担架,上面卧着一位面部流血的男子,身上的衣服和皮肤还能分辨得出,估计是飞机断裂时被抛出来内脏受了伤,两条手臂骨折淤血形成大面积乌紫色,人已深度昏迷。接着抬出来的显然是一个男孩,这是我最先看到的,被救出的两名伤员。

  太阳毒辣异常,飞机残骸附近空气滚烫滚烫。人们站在坡地上,等待消防队员控制地面火势,以便接近残骸去救人。但水浇在残骸上,也就是冒一团白汽,降温效果不大。

  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救援指挥系统还没形成,现场非常混乱。而最棘手的是,在现场的人,没有人观察到飞机出事的瞬间,无法还原最初的情景,也没有人能提供完整的航班情况。我不停地找穿机场制服的工作人员打听,好不容易才搞清,这是南京飞厦门的航班,飞机进入跑道滑跑后,没有离开地面而是突然歪向一侧,撞在了护场围堤上。

  尽管大致的情况搞清楚了,但事关重大,消息还缺少权威来源的正面确认,一旦出现错误非同小可。正在我绞尽脑汁验证信息的时候,一个偶然性的机遇降临,我从一条技术渠道验证了已经获得的空难和航班信息。

  “今天下午3点10分,一架由南京飞往厦门的客机,在起飞时失事。这架飞机属于通用航空公司,为苏制雅克42型客机。飞机执行GP7552次航班,在15时05分起飞,机上大约有120人。目前大火正在燃烧,人员伤亡情况不详。记者正在空难现场采访。本台将随时插播最新消息。”

  7·31空难的第一条消息终于发出了,我长长地吸了一口滚烫的空气。

  大部分伤员都命悬一线

  没多久,停机坪方向有数十辆消防车和救护车呼啸而来,我看了一下表,大约离飞机失事30多分钟。这个反应速度在今天看来相当快了,一来大校场机场是国内距市中心最近的机场,距离新街口仅8公里;二来当年社会车辆不多,从御道街往中和桥方向没有路堵,一路畅通。南京急救中心的8辆救护车刚停下,我赶紧上前询问救护车将会去哪几家医院,一位医生告诉我,按照道路和距离的顺序,首先是南京市第一医院,其次是解放军南京总医院和鼓楼医院。于是,我用对讲机呼叫值班编辑“安排记者到第一医院守候”。不久,第一批伤员被送进了南京市第一医院手术室,我的同事们也相继赶到了。

  省市和南京军区领导相继来到了空难现场,抢救工作开始井然有序。及时赶到现场的军警单位,消防、医护等专业人员以及附近的村民,都有了明确分工。一些重要的信息也陆续汇集,并且和现场形成相互印证,采访比先前顺畅多了。

  16:30《半点新闻》播出后,我再次回到飞机残骸旁边,消防队员还在用水枪不停地给残骸降温,现场已经是泥泞不堪。救护车只能远远地停在跑道上,从护场围堤外将伤员或遗体运过来,一副担架需要很多人轮流接力。为了赢得抢救的时间,救护车在机场和医院之间不停地穿梭,空难现场对面几百米外的场外公路上,有人索性将出租车开下公路,在田野里七歪八扭地向残骸开过来,要求运送伤员,但没有幸存者还能乘出租车,大部分伤员都命悬一线,而那些连一点生命体征都没有的遇难者,则被排列在不远处的平地上。

  医护人员已经没有什么专业性的救护工作可做。我采访了一位机场附近的乡村卫生院院长,他是最早赶到现场的专业人员之一。他领着村民冒着高温屏住气息,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地清理和搬运遗体,先后抢出了20多位遇难者的遗体。事实上,很多人已经完全无法辨认。

  一家三口创造了空难生还奇迹

  截至我离开空难现场,救护车已送走了33名伤员,现场剩下的全是无法辨认、也不再需要急救的遇难者。那时没有网络,最快的信息就是电台的插播和每隔半小时一次的直播新闻。海湾战争之后,南京电台的直播新闻,名噪一时,大街上很多店铺也都习惯白天开着收音机。当天下午,南京电台的新闻节目多次播报空难消息,市民从滚动播出的新闻里,知道了航班情况、失事经过、现场救援,以及医院抢救伤员的最新进展。那些赶往现场参加抢救的出租车、市民,主动去医院义务献血的市民,很多都是在听到电台报道后自发赶去的。

  7·31空难伤亡惨重,126名乘客和机组人员中有107人遇难,生还的仅19人,其中包括非常侥幸的一家3口。同乘一架飞机的一家3口全活下来的,在世界空难史上闻所未闻。

  一个月以后……

  7·31空难后,通用航空公司停航整顿一个月。当时,我在西安参加全国新闻奖评选,结束后和广东台新闻中心冯副主任同行去北京开会,会务组订了早上6:40西安飞北京的航班。到机场后才知道,这是通用航空公司恢复通航的第一个航班,再一看登机牌顿时傻了眼:机型和7·31空难的一样,苏制雅克-42。

  候机大厅里,旅客都在大声地议论这事儿,有人后悔起这么大早来赶这趟飞机,也有人开着玩笑,一窝蜂地买来两块五一份的碗面,说是“不想当饿死鬼”。 空难的阴影在人们的心中没有完全散去,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尤其是空难后,人们多少对这个机型有了一些了解,比如客舱非常简陋,设备也很老旧等等,凡是知情人难免会有点心理障碍。

  飞机起飞、拉平、进入巡航状态。没有早餐供应,于是,所有人都闭上眼睛假寐。不知过了多久,客舱内突然有人大喊:“不好,飞机出事了!”我睁开眼睛一看,果然,一道白雾沿过道贴着地板,从前舱向后舱翻滚而来,速度很快。一瞬间,不少乘客惊慌地站了起来,高喊:“乘务员!乘务员!”,那种恐惧的神态中更有几分邂逅死神时的无助,有人开始离开座位往中间过道上挤,飞机出现轻度摇摆。这时,乘务员分别从前后舱门出现,大声解释:“请大家坐回自己的位置,飞机是在降温,没有故障。”乘客们依旧将信将疑,不敢落座。机上的广播响了,里面传来机长的声音:“各位旅客,我是本次航班的机长。本次航班已经越过了太行山,飞机正在下降飞行高度,由于地面的温度较高,飞机正在进行舱内降温处理,请大家不要惊慌,不要离开自己的座位,以免影响飞机安全飞行。谢谢。”

  该死的雅克-42,降温设备和降温方式竟然如此落后。后来,一位专家告诉我,有些飞机虽然很落后,但是它的维保程序很严格,所以,飞机因机械故障造成空难的概率很小,出事多半是人为因素造成。7·31空难黑匣子解剖结果最终没有通过媒体公布,但造成这次空难源于人为因素,这个结论在不同的场合得到了证实。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