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关向应,从满族底层走出来的革命家(2)

  • 字号
2012年08月03日17:45 来源:新民晚报 
关向应故居
关向应故居
贺龙与关向应左在晋西北前线
贺龙与关向应左在晋西北前线

  余音

  次年6月,红三军到达贵州省德江县的枫香溪,中央分局开会研究创建黔东根据地问题。贺龙在会上说:“我们再也不能这样走了。野鸡有个山头,白鹤有个滩头,红军没有根据地怎么行呢?没有根据地的苦头我们已经吃够了,不能再吃下去了!”他强烈要求结束无目标无前途不停顿的游荡,建立根据地,停止“肃反”,恢复党、团组织和政治机关。关向应坚决支持贺龙的意见,夏曦失去了市场。

  在长期的生死考验中,关向应与贺龙结下深厚的革命情谊。1941年10月,关向应肺病复发,被组织上送到延安治病,医生确诊为空洞性肺结核。随后,只要到延安,贺龙总要抽出时间前去探望。1945年4月23日,中共七大在杨家岭中央大礼堂召开,第二天,因前线战事紧急,贺龙仓促离开。临行时,他未能当面话别,特意给关向应留下了一封信。接到信后,关向应读了又读,流着泪说:“我们一起打了十多年仗,始终没有离开过,这一回他一个人走了!”

  三

  离开大连后,直到1946年7月21日逝世,关向应再也没有机会回故乡看一眼,但关向应与大连的故事,并未结束。

  1946年3月8日,在大连市各界妇女建国联合会成立大会上,马丹被推选为主任。巧合的是,马丹正是关向应的第二任妻子。

  1928年5月,关向应前往苏联,代表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出席党的“六大”,参加团的五大筹备工作。6月21日,他代表团中央向中共“六大”作青年工作报告。“六大”闭幕,他当选为中央委员;在六届一中全会上,他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其间,他与在莫斯科中山大学读书的秦缦云(1908-2001,山东济南人)结婚。随后,秦缦云一直陪同关向应进行革命工作。1930年8月,关向应从上海到武汉,秦缦云在中共中央长江局秘书处工作。12月14日,秦缦云在汉口日租界同仁会医院生下一子,关向应为其取名叫“拯”,是希望他长大后,能够拯救人民出水火。因秦缦云患产后热,关向应整日忙碌无暇照料,关拯被寄养在教会办的育婴堂,化名“曹拯儿”。12月底,关向应与秦缦云等人撤回上海,其子被人抱走,不知所终。后来,关向应前往湘鄂西,与秦缦云中断联系,秦缦云又与盛忠亮结婚。盛忠亮曾担任中共中央委员、上海局书记,是著名的“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成员之一。1934年10月,被捕叛变。1949年以后,秦缦云又与盛忠亮去了台湾。直到1986年秋天,年迈的秦缦云回国探亲,曾专程到延安,瞻仰关向应的陵墓。

  1937年冬天,在山西临县县城内,由山西第二战地总动员委员会武装部部长程子华陪同,关向应到总会所属妇女团检查工作,认识了18岁的“川妹子”马丹(四川合江人,原名邓开慧)。

  马丹回忆道:“1938年春天,我调到岚县动员委员会组织部任副部长。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工作,心里未免感到有些茫然、孤独。程部长特地嘱咐我说:"今后工作上有困难,可以请示关政委。"在《向应同志对我的教诲》中,马丹说:“我第一次到那里请示工作,贺师长和关政委很亲切地招呼我坐下,还叫警卫员(当时叫特务员)倒水给我喝。……临走时,关政委赠给我两本书,一本是《从一个人看一个新世界》,一本是《静静的顿河》。这两本书都签有他的笔名"始炎"。我十分喜爱这两本书,一直珍藏到1945年日本投降后,随林枫同志率领的中央干部团奔赴东北革命根据地时,才将它留在晋西北。”

  1938年9月29日至11月6日,关向应在延安出席中共六届六中全会。10月10日,他与正在马列主义学院学习的马丹结婚。“仪式非常简单,只在城里一间小馆子里请了一桌客,客人都是和我在一起工作的同志,首长和军队干部都没有参加。”1940年5月,马丹学业结束,返回晋西北,在山西兴县城外李家湾的一二师部住了两个星期。不久,就被分配到兴县妇女救国会工作。离开前几天,关向应对她说:“贺师长和我是很亲密的战友,他一贯很关心我,听说你要回地方工作,怕你来回路远,想给你一匹马。如果他真要给你,你应坚决不要。我是最反对夫荣妻贵的封建思想的,你不要有这种特殊,要凭自己的能力取得应有的待遇。”从此,马丹都是用两条腿和一根打狼棍从县城走回师部,夫妻团聚。关向应也从来没有骑着高头大马去看过她。

  遗憾的是,马丹的“辣子性格”难以改变。当丈夫生病去延安治疗,正需要她前去照料时,她却说:我是来革命的,不是来照顾病人的。这个历史镜头,被老鬼写进了《母亲杨沫》一书,才为人们所知。

  1945年11月,林枫担任了东北局组织部部长。他是关向应的老部下。1947年,林枫曾派马丹去大关家屯,看望关向应的亲属。林枫说:“马丹和关向应共同生活过,虽然因为关向应同志病重没有让马丹去延安,而共同生活过的人,怀念是深切的,别人比不了。派她去办这件事,很合适。”事后,马丹给他回信说,关向应的父亲还在世,生活很苦,兄弟四人,关向应是长子。不久,林枫报请东北人民政府副主席李富春,特批了一笔抚恤金,请马丹经手转交关向应的亲属。

  1949年底,马丹随同第一批南下干部奔赴广州,曾任广东省民政厅办公室主任、省旅游局副局长。晚年接受记者采访时,她不无感慨地说:“我和关向应结婚8年,共同生活的日子还不到一年……”她在《悼念关向应同志九十冥寿》一诗中,深情地写道:“九十流年半在阴,分飞劳燕痛离林。一生奉献乐忘己,八载救亡报国忧。理想于今初实现,音容永在万民心。中华此日创新貌,欲慰英灵何处寻。”

  摘自2012年第6期《文史天地》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