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学者抨击大规模基建 称泡沫若破将毁掉改革成果

2012-09-07 20:04:49 和讯网 

  达沃斯特别策划-50大经济学者建言中国经济改革系列之五

  和讯网消息 2012年夏季达沃斯论坛将于9月11日-13日在中国天津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塑造未来经济”。2012年无论从政治还是经济领域,对中国而言都是至为关键的一年,如吴敬琏所言,中国经济社会矛盾几乎到了临界点,“灵魂深处的革命”已是刻不容缓。和讯网特约国内50大经济学者,为中国新一轮改革建言献策。

  第一期:10大学者呼吁中国推新一轮改革 反对保8等提法

  第二期:10大学者建言体制改革 直指政府管得太多税太重

  第三期:多位专家解剖房地产困境 称处理不好将酿大灾难

  第四期:前8月全球股指A股独跌 专家吁监管层出9招救市

  以下为第五批25位学者的政策建议:

  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成思危:对宏观经济风险的估计应有充分认识

  经济刺激计划的负面作用是产能过剩,产品挤压,环境问题增多,通货膨胀风险加大,地方债务迅速增加,还有资产泡沫。由此,正的增长的风险是浪费资源的,是降低资源利用效率。而对于风险的估计,应该有充分的分析和认识,对自身风险承受能力一定要做充分细致的估计。对问题发生的可能性要考虑得更周到一些,这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郑新立:睡城在中国行不通

  在解决北京房价上升、生活质量下降方面,回龙观和天通苑是失败案例,中国比较适合发展重点发展中小城市和小城镇。

  像北京等一线城市拥挤不堪、房价上升、生活质量下降,解决这个矛盾怎么办?有两个战略可以选择,一个是城市群的发展战略,一个是重点发展中小城市和小城镇的战略。国外的经验是在城市的郊区建立生活区形成一个睡城,居民早上涌到城市工作,晚上回来休息,从现在回龙观、天通苑几十万人的睡城来看,这个战略是失败的。

  千万以上人口的城市就不要再发展了,更不要再人为地制造千万级的大城市,人口上千万以后如果没有现代化的地铁,城市的交通是一场灾难。

  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中国经济能稳住就是胜利

  2012年外贸形势不容乐观,目前整个欧洲的主权债务还没有到底,欧洲主权债务很可能8-10月份是关键,也就是说欧元区到底会不会分裂,8-10月份是关键,主要是因为9月份,欧洲许多债务,包括西班牙、希腊、爱尔兰的都要还债,如果再不启动得力的救济机制和足够的资金的话,很可能出现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大爆发,并且导致世界经济的二次探底。

  不太同意一些人的看法,认为现在是倒逼机制,是转型调结构的关键时刻,我认为现在还是稳增长为主,如果在这种世界经济形势难以预测,充满复杂的情况下,中国经济能稳住就是胜利。

  博鳌论坛首任秘书长龙永图:农二代是定时炸弹

  进城农民特别是他们的第二代已经不会或不愿意回到农村去种田,这部分人留在城市中又不能得到平等待遇,他们对这个社会的心态会成为“定时炸弹”,所以城镇化宁可搞慢一些,也要扎扎实实解决这些问题。

  原建设部总工程师金德钧:中国城市防洪水平至少落后一百年

  在大城市建设和中小城区的扩张中,一些建设者急功近利缺少统筹规划,排水防洪防涝等水利设施投入严重不足,大家更多注意的是城市的外部形象,这种情况造成中国城市的防洪水平比国际先进城市至少落后一百年。

  中国有地下排水系统的城市大概只有50%左右,即使有排水设施的设计标准也偏低,国外是3到5年一遇,我们的标准是1到3年一遇,建设的时候还往1年靠,而且我们的管理水平也很低。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重启改革议程

  中国克服社会弊病、避免历史悲剧的正道,在于全面建立和完善市场经济体制。这就是说,要排除特殊利益的干扰,推进市场化的经济改革和法治化的政治改革,并使公共权力的行使受到宪法法律的约束和民众的监督。除此之外别无他途。因为近年来中国改革处于停滞状态,所以当务之急是重启改革议程,切实推进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

  北京大学社会科学部主任厉以宁:经济过冷害处更大

  中国正处在双重转轨过程中,农村人口不断地出来,经济增长一下来,马上就影响到就业问题,就业问题不解决,影响的是社会稳定的问题。所以这就是我们说,我们需要增量价值,保持一定的增长率,中国经济怕冷不怕热,过热当然不好,但过冷的害处更大。

  中国经济的特点除了怕冷不怕热,以及刹车容易启动难以外,摆脱经济停滞唯一有效的办法是技术创新。

  对中国现在来说,宏观调控不解决问题,这个必须要从整个制定层鼓励创新的体制,当企业愿意创新,让创新成果能够推广,这是中国目前摆脱经济滑坡的最主要的手段,因为只有这样,产业升级了,整个市场就会有新的认知,消费就会产生。

  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慎言人民币国际化

  自金融危机以来,几个在金融业发展里面的金科玉律,是引导我们研究中国下一步金融改革和发展的导向,即是金融改革和发展的取向。这样的原则有三:第一,金融要服务实体经济。如果不适应实体经济的发展,即使技术上再先进,模型再深奥,都不是我们所需要的改革和发展。所以,服务实体经济就是金融的一个最基本的要求。第二,就是要坚持市场化的方向。金融本质上就是个市场化的东西,非市场化的条件下无所谓金融。第三,就是创新和监管之间必须形成一种平衡。此次的危机在于美国的金融创新过度,脱离了实体经济的需要。所以要在创新和监管之间形成一种好的平衡。李扬说,去年在美国,有一个大家认为可能会是史上最严格的监管法,但是出来之后,对创新却给了相当大的空间。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当局,即使是在金融危机如此严重的情况下还在考虑创新和监管的平衡,这样的一种立法精神是值得我们汲取的。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张卓元:改变国进民退关键在打破垄断

  国企改革的关键在于打破垄断。目前,国企最严重的问题就是行业垄断,而垄断行业的改革特别难,因为它形成了既得利益群体。所以像近期国家实施的“非公经济36条”,由于垄断的高额利润诱惑和既得利益集团的势力强大,虽然有一些推进,但实质上没有改变垄断行业既得利益集团的垄断地位。因此,改变“国进民退”的关键也在于打破垄断。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消费占GDP比率过低

  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在一定程度上是政府控制房地产泡沫以及恢复经济平衡政策的反映,今年上半年房地产行业投资增长速度同比下滑16.3%,导致房地产相关行业投资增速随之放缓。

    中国投资占GDP比率约为50%,而仅房地产投资占GDP比例就已超过10%,再加上重复建设及浪费,中国投资效率正急剧恶化,资本产出比率也高于其它国家。中国消费占GDP比率为36%,该比例也过低。

    即便以牺牲部分经济增速为代价,中国也应加快经济结构调整,否则日后将为此付出更高昂的代价。

(责任编辑:何庆宇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