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林宇:中国高科技转型须拥有完整的融资链条

2012-09-10 15:11:31 和讯网 

网秦移动有限公司董事长兼联席CEO林宇
网秦移动有限公司董事长兼联席CEO林宇(图片来源:和讯网)

  和讯网消息 2012年夏季达沃斯论坛9月11-13日在天津举行,和讯网9月10日在南开大学举办以“打开永久变革之门——请为民企临时工转正”为主题的沙龙活动,网秦移动有限公司董事长兼联席CEO林宇表示,中国要实现向高科技创新国家转型,必须要有类似于美国的一套完整的从天使投资、到创业早期的风险投资、到PE资本、到快IPO上市的企业、到资本市场这样一个完整的融资链条。

  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李犁:下面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领域,就是IT领域。网秦他们搞的业务是手机安全上,大的领域应该算在IT中,这当然是一个新兴行业和新兴领域,这个领域也是很多民营企业生存发展的蓝海。这几年也陆陆续续上市了很多,发展很快的企业也很多,那么就林宇老师的角度来看,你看作为你们这种新型IT领域的民营企业,发展都有哪些问题?或者您觉得政府还可以帮助你们助力什么?或者您觉得哪些领域是政府不可能助力的,是需要自己独立承担的?

  林宇:感谢您的问题。首先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邮电大学博士毕业的,网秦现在是全球最大的移动安全服务公司,上季度,我们在全球几乎每个国家和地区有超过2亿的自然人手机用户,所以这个产业也刚刚开始。

  今天来到南开大学我也很亲切,因为我本人是在大学当了一段时间副教授,2005年10月成立了这间公司。

  主持人李犁:也是老师出身?

  林宇:对,所以今天对大学这个环境很亲切。我们所处的环境是移动互联网领域,我非常认同刚才几位创业家的感想,创业肯定是非常艰难,2005年10月我和我的一位同学,他在北大读完博士,我们一起建了这家公司。当时只是10万元人民币,去年我们在纽交所上市,当时市值是5.2亿美元,我们说我们刷新了互联网创业的新纪录。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想遇到的问题是一样的,首先是融资。因为大家知道互联网或者是IT领域,它的这个产业前期特点是要有大量科技研发的投入。

  主持人李犁:算是一个沉默成本吗?

  林宇:这是这个产业的特点决定,在初期它一定有很大的亏损,现在研发成本和你发展用户的成本,就算你一个用户一元钱,你一个亿的用户也要一亿元。网秦,我们从创业之初到公司开始盈利的投入大概超过三亿,当然这是我们互联网产业的规律。

  网秦当然是很幸运了,在创业过程中,融资是非常艰难的一个过程。2007年5月是红杉资本和金沙江资本给我们投入了350万美元,2007年年底我们又获得了2250万美元,前年在上市前高通和联发科他们又给我们投了3100万美元,我们上市以后又融了1亿美元。这是产业的规律,这个产业需要在前期有巨大的资本的投入。所以,我感觉中国要真正想实现这种科技转型,要向一个高科技创新国家转型,必须要有类似于美国的这样一套完整的从天使投资、到创业早期的风险投资、到PE资本、到快IPO上市的企业、到资本市场这样一个完整的融资链条。所以,创新需要很多的土壤,金融市场是其重要的一点,只有这样你才能够短时间内把最优秀的人才和资源吸引到这些具有高增长潜力的行业中去,我觉得这一点来看,确实需要金融服务业。

  当然我也非常认同一点,金融单纯来看是不创造价值的,它的价值是和实体经济结合在一起的。金融服务业的核心在于资源分配的能力,我把这些钱通过各种方式吸引过来以后,金融投资家怎样投入到社会,投入到更有价值的领域,这是金融行业本身最大的价值所在。

  从您刚才的问题来看,我的体会和大家是一样的。这几年首先成本是很贵的,我们的员工在全球非常多的国家都有,在硅谷,我们请一个销售都至少10-25万美元的成本。相比北京,我们北京办公室的员工平均薪酬要达到月薪1.2万,这还不算5险1金,还要加上45%左右的社保这些东西,所以这种劳动力成本已经和台北差不多了。因为我们现在在北京,美国是在达拉斯,在香港、台北、瑞士、伦敦我们都有分公司,现在比较北京的人员成本和台北实际上是一样的,提升非常快。当然我觉得这也和这个行业有关系,因为这个行业就是人才充分竞争的行业,像百度、腾讯,大家都是这样,和这个行业的特点有关系。

  另一方面,也确实可以看到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企业运营成本也是非常高的。我想我们大概人员成本应该占我们总成本的接近一半,甚至更高。公司有一半的成本是在人身上,当然这也是这个行业的特点。所以,我个人观点上,应该说到一个问题,降成本还是创新转型?我觉得应该要结合起来。第一,我觉得成本肯定要降,因为这种成本,我们说员工的收入水平肯定要提高的,只有员工的收入水平提高了,我们的创新才能提高。像我们做医疗服务也好,最终也要大家有内需,要能够买得起,这个产业才能蓬勃发展。所以,我们说员工薪酬肯定要加的。但是我们要说要降的是什么?是不是一定要由企业来承担的部分,这是我们需要去考虑的。

  第二,我觉得政策和国家的转型导向要结合在一起,因为国家的金融政策和政策导向,是可以加速这个产业的转型。像刚才大家说的一些新兴服务业和科技行业,大家是不是要给它一些更好的条件,不管是融资还是成本,这样才能鼓励全社会把最优质的人才、资金、资本都投到这些领域中去,它加速这个过程。其实我们看美国在这个过程中也是一样的,为什么互联网的革命在美国诞生,硅谷为什么真正成为这样一个神话,就是因为它在那样的一个土壤下,它的那种机制,我们说盖茨、Facebook这样的美国梦,这些美国梦可以长期激励全世界最优秀的人去硅谷,在硅谷创造出最优秀的企业,创造出财富神话,这是一个长期的激励,是非常持续性的。我们看美国过去的30多年创新是持续的,一波接着一波,这是和它的机制非常有关系。

  所以,我个人观点,成本肯定要降,而且要看成本结构,要降哪些成本。第二,降成本的同时,要和经济转型结合在一起。如果说优先级,要优先考虑对中国未来发展有很大的空间,是中国经济导向性需求的行业。

  主持人李犁:我打断一下,既然你提到成本结构,我很关心目前你觉得税费这块对你的压力大吗?算起来税费这方面,我不仅仅是指你的所得,还有其他的一些费用、税、增值税和其他的一些间接税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费用?我是指行政收费,你有没有算过大概占到你的成本中什么样的比例?你觉得它还有没有降低的空间?

  林宇:我不是税务专家,五险一金在地方政府可能有一定的灵活性,我们感觉像刚才说的40-45%,与全球其他区域的这些企业的情况来看,我们觉得是偏高的。比如在台北,大概应该是在(这不是一个确切的数字)10%左右。

  主持人李犁:那我们多了30%,那是很大的。

  林宇:我这不是一个确切的数字,只是概念性的数字。

(责任编辑:李昌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