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霍达终于同意让拍电视剧

  • 字号
2012年09月13日14:26 来源:北京晚报 
霍达终于同意让拍电视剧

  霍达的长篇小说《穆斯林的葬礼》自面世至今,25年来销量突破两百万册,被誉为“最有生命力的茅盾文学奖经典作品”。昨日,北京出版集团、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特意为这本“镇社之宝”举办出版25周年答谢读者座谈会。作者霍达不仅同读者代表以及多位评论家、圈中好友一起重温书中“最纯洁的梦想、最凄美的爱情、最痛苦的命运”;并且公开宣布,不仅将自费录制的《穆斯林的葬礼》广播剧版权授予十月文艺出版社供各地广播电台无偿使用;而且首次同意将《穆斯林的葬礼》拍成电视剧。

  25年结缘同一出版社四代编辑

  “请接住他,这是一个母亲在捧着自己的婴儿!”1987年9月1日凌晨,作家霍达写下《穆斯林的葬礼》后记中的最后一句话,之后将厚厚一沓书稿交到了十月文艺出版社的编辑手中。这份手稿成为中国当代文学的经典杰作,也是中国当代文学中的一棵常青树。1991年《穆斯林的葬礼》荣获第三届茅盾文学奖,还获得了第三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优秀长篇小说奖,后来又被列入北京市十大畅销书、全国文教奖优秀畅销书、家庭书架百种常备书目、北京市青少年读书工程推荐书目、大学生所喜爱的作家作品、部分章节入选高中和大学语言教材,同时还有英法俄日阿等多种文本。冰心老人称其为“一本极富中国性格的、回族人民的生活故事”,白羽先生称赞道“读这部书有如读《巴黎圣母院》,奇谲诡变,奥妙无穷。一个中年女作家,能够有这样强大的驾驭历史、挥洒人生、驱使命运,写得沉雄浑厚、凝练典雅的创造力,达到了惊人的地步,实在难能可贵。”

  25年来,十月文艺出版社的四代编辑都和《穆斯林的葬礼》这本书打过交道,这本常年畅销的作品也成为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的“镇社之宝”。在昨天的座谈会上,霍达又与十月文艺出版社续签了《穆斯林的葬礼》专有出版合同。恰好到十月文艺出版社工作整整25年的北京出版集团公司董事长钟制宪说道:“有人说《穆斯林的葬礼》是我们中国当代最有人缘的书,是最纯净,最干净的书。在这么多年我们有许许多多的文学作品可能热销一时,可能在短时间内冲击第一,但是能销25年,而且持续销售突破二百万册,这在中国当代文学里面是不多的。这本书现在每年销售十几万,越销越好,经历了岁月的洗礼,依然熠熠生辉,成为中国当代文学殿堂里最有生命力的经典之一。”

  读者一家三代全是超级粉丝

  文艺评论家解玺璋五年前曾参加过《穆斯林的葬礼》二十周年纪念活动,此次参加这部作品二十五周年的座谈会格外激动。他说自己曾在出版社工作过,和很多作家与出版社都有联系,因此对霍达和十月文艺出版社长达25年的珍贵友谊非常感动:“一个作家和一个出版社关系这么好,友谊能保存到25年,我真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情况!有时候因为一点小事,一点点不愉快,长期合作的双方就会分手,你们给出版社和作家做了榜样!”解玺璋还特别强调读者的重要性:“一本书的生命不是靠作家延续,而是要靠一代代的读者延续。《穆斯林的葬礼》为什么到现在还有人阅读?虽然过了25年,我看这本书仍然在精神上心灵上会产生振动,因为它提供了一种普适价值,提供了和每一代人精神碰撞的东西,这对读者有益处,读者就会把它不断的延续下去。”

  一位名为韩洁的读者深情地讲述了自己一家三代人从67岁的父亲到14岁的儿子与《穆斯林的葬礼》和霍达本人之间的情缘。“我的爸爸酷爱《穆斯林的葬礼》,不仅反复阅读和摘抄书中段落,还手绘了主人公的院落示意图。在父亲的影响下,我妈妈也喜欢这本书,我的公公婆婆也喜欢上了这本书,我的婆婆就是穆斯林,他们爱不释手,经常交流。我爸爸还辅导我的儿子从9岁起开始每年阅读《穆斯林的葬礼》,这本书对我们全家的意义都非同寻常。”由于作为该书超级粉丝参加了5年前《穆斯林的葬礼》20周年纪念活动,韩洁一家与霍达相识,并成为朋友。

  “2009年我爸爸患了脑出血,当时老家的医院建议他开颅做手术,霍达老师听我说到此事,马上请一位天坛医院的医生朋友看了父亲的片子,认为没有必要做开颅手术。后来爸爸康复出院,至今没有复发。我们全家对霍达老师都非常感谢,永远铭记。这就是霍达老师怎样对待她的读者,怎么对待她的朋友。”

  霍达首次同意

  改编成电视剧

  霍达本人一张口就首先感谢读者朋友,而且还赠书给现场读者并为大家签名。她说:“感谢我的读者朋友们今天冒雨前来,我非常感动。我们今天认识了就是朋友,我会把我的电话告诉你们,如果你们有事找我,我决不会拒绝。我的人就和我的名字一样,比较豁达。我主张做文章要"曲",做人要"直"。所以我为人直率,有什么说什么,也很愿意帮助人。而且我这个人比较多情,特别重视友谊,也正是因为我的多情和性格,所以写出了多情的小说。”

  霍达说自己也曾思考为什么《穆斯林的葬礼》这本书长盛不衰:“我想,第一是因为真主对我的宠爱,第二是观众对我的厚爱。我是用我的心血来写这本书,我充满了感情。这本书写了一个穆斯林家庭60年的变迁,写他们爱情曲折的故事,写到当时的社会背景,战争,不光写的是回族,目的是为了唤醒我们的民族从苦难中崛起,从拼搏中新生。为什么它到今天还这么感动人?我觉得是因为现代社会缺少一种东西,有些年轻读者对书中楚雁潮和韩新月的爱情特别喜欢,因为现在虽然物质生活丰富了,有房有车,但是他们体会不到我们这一代人爱情,所以从书中获取。”

  曾担任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中央文史馆馆员等各种社会职务的霍达,多年来关心国情,笔耕不辍,前年还创作了反映住房问题的话剧剧本《海棠胡同》并将其搬上舞台。她说:“一个作家首先应该是历史学家,是思想家;应该走在社会的前面,知道社会的走向,承担着社会赋予的责任。我的老师是司马迁,他是亦文亦史,所以我觉得我作为一个作家有责任记述历史,有责任把我们时代的风貌反映出来。”

  座谈会最后,一向说话直爽的霍达坦言道:“这些年来,有无数家影视公司找我想把《穆斯林的葬礼》拍成电视剧,我一直没同意。因为我觉得在这样一个喧嚣浮躁的年代,没有人能真正沉下来做这个事。但有个制作单位对我说,你现在不拍,以后你死了我们也要拍。这句话提醒了我,我现在还活着,还能控制他们,如果我死了,我就控制不了了!所以经过认真思考,我现在宣布,如果有合适的单位,《穆斯林的葬礼》可以考虑拍电视剧了。”

  本报记者王润文图 J069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