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曹德旺警世危言:苦日子还在后头

  • 字号
2012年09月20日13:55 来源:浙商  作者:朱丹

  ——浙商对话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

  或许是他所从事的慈善事业吸聚了太多的光环,以至于很多人忽视了曹德旺最本质的身份其实是一位企业家。

  认识曹德旺有两个维度。一方面,他笃信佛教,慈悲为怀,慈善事业声名远播,甚至比他的福耀集团在市场上的赫赫战绩更为有名。由他捐赠3亿股福耀玻璃(600660,股吧)(7.02,-0.14,-1.96%)(SH.600660)股票创立的河仁慈善基金会运作至今已满一年。对待信仰,他敬的是其中的哲学境界,修的是做人的胸怀。看面相,曹德旺也是一副弥勒佛的宽厚富态形象。

  而在另一方面,或许是他所从事的慈善事业吸聚了太多的光环,以至于很多人忽视了曹德旺最本质的身份其实是一位企业家。作为商人,他似乎天生有一种敏锐的“嗅觉”,他的讲话时而抑扬顿挫,时而奋起慷慨,洞察力与霸气并存。

  早在2007年初,他就有意识地在广东收集工厂倒闭的情况,并在福耀集团的企业内刊上撰写了《一叶知秋》,告诉员工“冬天来了”。次年年中,福耀开始调整生产布局,关闭部分生产线。

  2012年7月24-25日,当浙商全国理事会名企拜访团来到青山环抱的福建福清市,来到福耀集团与曹德旺进行对话时,他用浓重的福建口音对浙商们说:浙江企业面临的“互保危机”,其实福建也有。民营企业恐怕要过几年苦日子了,这才刚刚开始,因此不能掉以轻心。

  面对浙商抛出的各种问题,曹德旺一一解答,并对当前中国的经济形势作了自己的判断。

  做力所能及的慈善

  《浙商》:这次理事会拜访活动,一是学习您的企业经营理念,二是对您豪爽的手笔非常好奇。您怎么看待自己的慈善行为?

  曹德旺:我做慈善不是现在才做。30年前,我的工厂还没有赚钱的时候,我就开始捐款了。在河仁基金会成立之前,我个人用企业分红和出售股票的收入已经捐出了20多亿现金。同时,我本人信佛,在普陀山和九华山修塔筑庙也投入不少。我做慈善有一个前提,就是不要影响企业自身的发展,不要影响家庭,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做。

  《浙商》:您和您的福耀集团,收获了很多荣誉和社会各界的尊重,除了在企业经营管理上的成功,以及您对中国慈善事业的正面影响之外,这种威望是如何树立起来的?

  曹德旺:福耀集团从1991年上市至今,这么多年,从资本市场拿回来的钱总共不到7亿元,而到目前为止,我们分红的金额远大过募集的资本,近10倍吧。因此,我们福耀玻璃在上市公司中的威望是有口皆碑的。

  《浙商》:您信佛,这些传统文化是否也体现在您的企业经营管理上?

  曹德旺:作为企业家也好、人生追求也好,立德优先,这里包含“仁义礼智信”等很多东西,是一个自身修养的问题。做人要是做清楚了,那么做事就简单了,把人做好,事情就自然而然做好了。做任何事情要“仁”,对政府是仁,对客户是仁,对我的员工也是仁。

  如何管理资金链

  《浙商》:在目前经济形势下,民营企业出现了两极分化,一部分企业资金量相当紧张,另一部分企业账上放着几亿、十几个亿的闲置资金。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曹德旺:账上现金放十几亿元的企业,未必是好企业。好的企业应该是账上没有钱,但是可以随时调来资金。

  一般来说,账上有资金是需要成本的。如何将资金使用成本降到最低?我们公司通常是这样做的,比如年初预算今年企业需要流动资金50亿元,看看这50亿元中自有资本有多少,银行贷款有多少。只有流动资金是通过贷款解决的,我们在年初定计划的时候,会向银行贷70%,剩余30%通过自然融资。什么是自然融资呢?是企业在日常交易中自然发生的,主要有客户的应付账款与供应商提供的商业信用。通过信用这根杠杆,无形中就减轻了你的资金压力。

  《浙商》:互保危机发生后,银企之间关系有恶化趋势。有些浙江企业说,以后再也不向银行贷款了。您认为银行和企业的关系会因此疏远吗?

  曹德旺:这种观点是胡说八道。银行需要你,你也需要银行。企业必须去贷款,银行的钱就是要贷给好企业的。但是你不要贷过头,为什么呢?比如你这个项目可行,用自己的钱投资速度慢,今年投和明年投,成本完全是两种概念,用银行的钱把明年的投资今年就投了,考虑到通货膨胀的因素,不是就赚了吗?

  我在任总经理的时候,福耀玻璃的负债率在68%到70%之间。我退下来之后,儿子接班,他将负债调整到40%左右,这其中银行贷款占比70%,社会资金占比30%。

  苦日子还在后头

  《浙商》:很多民营企业对中国经济的未来走向比较迷茫,您的观察结论是什么样子的?

  曹德旺:我的观点比较悲观,今后几年民营企业恐怕要过苦日子,而这才刚刚开始,因此不要掉以轻心。

  为什么有这个判断呢?我来给你分析。我们近二十年里做了什么呢?出口是模仿台湾地区,那是属于比较落后的加工型贸易;国内的大宗投资几乎被国有企业垄断,修高铁、盖机场。这些投入都是改善性投入,投完以后没有产出,而且需要大笔的维护费用。这些投入的钱从哪里来?绝大多数是从老百姓的储蓄中来的。那么,现在我们的广义货币量(M2)已经超过90万亿元,不到4年翻一番。这些多印出来的钱哪里去了?

  早在2007年10月股市6000多点的时候,我就判断指数会很快下来,结果到2008年10月份就下到2000点以下。如果不是“四万亿”,就一路下去了。现在股市徘徊在2100多点,我认为还不是最低。房地产一熄火,各行各业都要熄火。所以现在是股票不好买、房子不好买、投资也不好投。

  《浙商》:您的观点和经济学家郎咸平(微博)比较接近,认为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边缘。

  曹德旺:不光是郎咸平,宋鸿兵(微博)等一大批经济学家都是很悲观的看法。

  《浙商》:美国的经济状况怎么样?

  曹德旺:美国的货币超发问题不比中国小。美国在1971年将美元跟黄金脱钩,之前是固定的,35美元一盎司,现在这个数字已经爬到了1600美元一盎司,你说印了多少钞票啊?这导致了美国的国内产业空心化,几代人不会干活了。

  中国买了美国1万多亿美金的国债,这个国债,等你想要拿出来的时候它就跌,永远把你的钱给套住了。而我们把工商银行(601398,股吧)(3.70,0.00,0.00%)、中国银行(601988,股吧)(2.64,-0.01,-0.38%)、农业银行(601288,股吧)(2.43,-0.01,-0.41%)拿去上市,资本换股,又换了美金回来。关键这些钱都是资本项下的钱,不是国家储备。美国联邦财政有600来亿美元的赤字,它随时可以破产。如果破产,中国手里的美国国债就比较麻烦。

  《浙商》:浙江企业的互保危机已经被媒体所报道,各方的关注度很高。福建是否也存在类似的情况?

  曹德旺:当然,福建也有互保危机,只是没有报道出来而已。全国类似的事情其实不计其数。

  《浙商》:互保让很多好的企业也被拖死了,我们通过呼吁,引起了政府对民企互保危机的重视。

  曹德旺:温家宝总理来我们公司调研的时候,福建的企业家来了很多。他们向总理诉苦,希望政府帮助。我当时越听越生气。我说,你们这些企业家不对,日子好过的时候,很享受,现在一有危机,就讲一大堆困难,等着国家救你。你回头去看看,你的身后站着多少日子不如你的人,所以说要冷静一点。

  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是需要每一个中国人共同去建设的。如果有占人口比例10%的人有这个意识,中国就有希望。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