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光伏未了局

2012-11-12 14:55:29 证券市场周刊  王芳洁

  全球光伏15强中,5家企业在江苏。无锡一个市,有超过50家光伏企业。整个江苏有光伏企业超过400家。当一个个光伏巨头们遭遇危机,一批批梦想者还在继续这样的游戏。事实上,在光伏产业泡沫化的同时,地方政府成为重要的推手。

  11月3日晚,北京突降大雪,这个冬天来得比预计早一些。

  对于中国的光伏行业来说,这个冬天不仅仅是尚德电力的。甚至早于尚德电力,另一家在美国上市的光伏企业江西赛维LDK已经开始进行重组,而同样在美国上市的大全新能源和晶澳太阳能都已经分别收到了纽交所和纳斯达克的退市警告。

  造成光伏行业哀鸿遍野的最主要原因是产能过剩,全球之大市场,竟无法完全消化中国的光伏产能。然而,不能否认的是,在盲目投资的企业家后面,曾经跟着一大批为他们吹鼓呐喊的地方政府。显然,他们没有及时有效地对市场进行总量控制,有效引导,反而和企业家一起陶醉在清洁能源的光环里。

  光伏泡沫

  2000年,当留洋博士施正荣拿着企业计划书回国寻找机会时,无锡市政府看到了发展前景,但一定没有想到,仅仅5年时间后,施正荣便从一名不闻的草根变成了中国首富。而施正荣的尚德电力,后来更成为了全球第一大的光伏组件生产商。

  随着尚德电力的发展,光伏行业成了地方经济发展中的“显学”,根据江苏省统计局2011年的调研报告,全球光伏电池产量前15家企业中,来自中国大陆的占6家,而江苏就占了5家。一位对江苏光伏行业进行过调研的人士告诉记者,江苏省的光伏企业数不胜数,仅无锡一地就有超过50家光伏企业。

  这种集群化的发展,不仅是企业自发的行为,更离不开地方政府有意识的引导。即使到了今天,无锡当地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仍难掩对光伏行业这种具有“绿色经济、循环经济”特色的行业的偏爱。显然,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光伏产业曾是一个既出经济又出政绩的好项目。

  2010年,江苏省的光伏行业发展走上巅峰,根据省统计局报告,当年,江苏规模以上工业中共有426家光伏企业,累计实现总产值2290.6亿元,较2011年同期增长62.2%,高出规模以上工业平均水平34.9个百分点;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155.1亿元,较2011年同期增长55.2%,实现利税总额283.1亿元,其中利润总额236亿元,较2011年同期分别增长79.4%、88.0%,三项指标增幅分别高于规模以上工业平均水平27.9个、44.5个、44.4个百分点。

  2010年,江苏的光伏行业之所以有良性发展,主要因为当时的供求关系相对平衡。根据统计局报告,当年,江苏的太阳能电池产量为1.554GW,占全国产量的26.1%,当年的全国产量为5.95GW。

  根据Solarbuzz光伏市场报告,2010年全球光伏市场安装量达18.2GW,由此来看,中国的光伏产量所占比例并不大。

  但到了2011年,情况有了关键性的转变。当年,全球的光伏组件产能约为60GW,其中中国已有及在建的组件产能总量约在30GW,而2011年全球新增的装机容量只有29.7GW。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王斯成近期提供的一组数据为:全球到2011年底组件产能60GW,而实际产量为30GW,2011年中国的实际产能为40GW,实际产量仅为21GW。这就意味着光伏产业组建的产能利用率仅为50%左右,远低于学界认可的“产能利用率达70%以上”的正常标准。

  产能过剩所带来的后果,一方面是企业将处于长期的去库存化阶段。截至2012年第三季度末,国内66家A股光伏公司存货已逾500亿元,而前三季度这66家公司光伏产品的销售收入总额不到100亿元。这意味着国内光伏企业保持现有规模要消化掉目前积压的库存,还需要一到两年时间。

  上述调研人士告诉记者,江苏2012年底情况已经大不如前。上半年,无锡的光伏行业营业收入仅为200多亿元,较2011年同期下降了四分之一。

  游戏继续

  造成产能过剩的现状,绝非单一企业的行为,地方政府显然在光伏“大跃进”中起到了很坏的作用。在追赶经济强省江苏的过程中,其他一些地方政府表现得更为积极。

  “只要超过100亿元投资,政府便可以免费提供土地。”2011年,记者曾就汉能控股有限公司在山东禹城投资非晶硅薄膜及光伏电站采访了当地官员,当地官员的回答言犹在耳,而中央政府早已明令禁止工业用地零地价出让。

  一位地方企业家对记者表示,汉能曾到当地表达投资意愿,但提出的条件是让地方政府配套资金,或者以地方政府的财力为汉能项目担保贷款,面对如此苛刻且高风险的条件,地方政府仍十分动心。

  正是由于政府的大力支持,很长一段时间内,银行对光伏企业的贷款都非常宽裕。据已经公开的数据,仅国开行对尚德电力、赛维LDK等12家“六大六小”光伏企业,以及汉能控股等新晋光伏企业,总的贷款授信超过2450亿元。

  而银行大开的资金之门,给了企业家更多的腾挪空间。通过关联交易,大量的企业资金,当然包括银行贷款被转移到了关联方,例如尚德电力与亚洲硅业的交易,汉能控股与铂阳太阳能的交易,操作方式简直如出一辙。

  然而,即使光伏的故事已经成为了“皇帝的新衣”,但仍有很多地方政府对此视而不见。自2009年开始,尤其到了2010年,汉能控股四处宣讲其薄膜电池项目,于超过10个地方投资生产基地,每个项目动辄投资上百亿。据了解,汉能控股最终的目标是10GW产能,作为一种非主流、技术相对落后的产品,非晶硅薄膜电池目前全球的装机容量远不足10GW。

  令人感到惊讶的是,即使到了光伏企业几乎全军覆没的2012年,汉能控股的神话还在继续。而作为汉能控股曾经的大股东,北京恒基伟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征宇更有新的故事。

  近日,江西恒瑞新能源有限公司与赛维LDK达成股权收购协议,以2300万美元的代价获得赛维16.59%的股权,位列创始人彭小峰之后成为第二大股东。

  赛维发布的公告显示,恒瑞新能源由两家股东共同持有。其中,新余市资产管理公司拥有恒瑞新能源40%股权,持有恒瑞新能源60%股权的大股东即是恒基伟业公司。

  对于资金缺口20亿美元的赛维来说,2300万美元的融资款只是杯水车薪,但对于恒基伟业来说,仅花了1380万美元便可获得赛维董事会中第二大股东席位。

  究竟是恒基伟业来拯救赛维,还是赛维的危机成全了恒基伟业的宏图大志,现在还很难说,至少连赛维董事长助理李龙吉都表示“难以解读”。作为地方政府,新余市政府这次又是谁的救世主?

(责任编辑:马郡 HN02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