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朱俊生:最大的收入分配问题是政府企业和居民分配倒置

2013-01-19 21:09:47 和讯网 

首经贸劳动经济学院副院长朱俊生
首经贸劳动经济学院副院长朱俊生

   和讯网消息 2013年1月19日,由和讯网发起、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SEEC)等机构联合主办的财经中国2012年会在北京JW万豪酒店隆重举行,主题为“新改革 新起点”。首经贸劳动经济学院副院长朱俊生在“平行论坛:破解中国式收入分配难题”上表示, 第一,中国最大的收入分配问题是政府、企业和居民财富分配严重倒置。第二,当我们试图通过民生保障、社会保障调节收入差距,它的前提是规则的公正。

  以下为部分文字实录:

  朱俊生:谢谢主持人,我作为晚辈今天和前辈请教非常荣幸,感谢和讯的邀请。我讲两个观点:

  第一,中国最大的收入分配问题是政府、企业和居民财富分配严重倒置。

  第二,当我们试图通过民生保障、社会保障调节收入差距,它的前提是规则的公正。

  我注意到蔡昉老师在最近的研究中也谈到这样的观点,收入分配的问题是资产性收入、财产性收入严重的不均等。我们最大的问题是政府控制了这个市场,进而控制了社会。财政收入增速除了个别年份一直以2倍甚至3倍于GDP的增速,这还是第一财政,如果加上预算外的收入、制度外的收入,整个中国的宏观税负非常高,这造成企业负担非常沉重,也造成居民收入不可能得到多大的提升。由于政府控制市场,控制社会,接下来在企业层面上明显感觉到这些年国进民退。数据显示,政府在整个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越来越大,整个民营经济某种程度上在萎缩。经济活力一定程度上在丧失。去年我和人社部社会保险研究所去天津滨海新区、广州市、东莞市调研,在座的企业这方面的反映非常强烈。

  我们都很关心居民,劳动力的份额其实在不断下降,我们启动内需几乎无从谈起,这样的根源在政府,问题的症结到底在哪儿?我的归纳是收入分配问题是个表象,它的根源是政治体制改革相对滞后,或者政府的权力没有得到很好的约束。要说破解,我想从两方面讲,一是制度,二是政府层面。

  政府层面我们应该谈限政,对中国的梦想其实就是关于限政的梦想。我们的税权应该法定,你从老百姓口袋里掏钱应该法定,预算得民主,花老百姓的钱也有人管,这必须通过限政来达到。

  必须要减税富民,政府少拿了,才能藏富于民,我们不要权力不受无限约束的政府。

  关注中国的财政结构会发现,经过这几年民生保障、社会保障大幅度提升,保障率还是非常低,增加公共财政非常重要。

  提升老百姓的收入分配份额,大家都在谈倍增计划,如果是计划经济怎么倍增,最后增的是公务员等,真正的老百姓怎么倍增?真正的倍增来自于劳动生产力的提升,必须增加教育、健康、人力资本的投入,必须增加就业机会,提高劳动力参与率。在我看来,最大的问题是权力不受约束,导致的民营企业和居民在财富收入倒置的问题。

  我们通过民生保障、社会保障改变这样的格局,让收入相对均等化。如果一个社会保障制度设计比较合理,可以有效调节社会贫富差距。我曾经应用OECD国家的数据,OECD国家相对贫困三条线,40%、50%、60%,用他的数据算了一下,经过调节之后,贫困发生率可以分别下降75.3%、59.8%和43.3%。基尼系数也是这样,基尼系数有三种,总人口基尼系数、工作人口基尼系数和老年人口基尼系数,调整之后这三个基尼系数下降非常明显,分别是31%、22%和56%。如果加上城乡福利差别,是扩大了城乡的差异和基尼系数,现在我们社会保障是板块分割的,有些领域是保护过度的,比如公务员,保护明显过度。但另外一个领域我们明显保护不足,比如非公共服务部门,比如农民和劳动力迁移者。我们加大社会保障投入,某种程度上并不能矫正我们初始收入分配的状况,反而扩大了不同群体,不同身份收入的差距。如果我们本身制度是有问题,我们基本与虎谋皮,这时候我们要削减公务员基于特权享有的社保特惠。

  国家统计局的调研覆盖面非常低,因为我们社保门槛太高了,养老保险28%,在世界也排在前面。郑老师、杨老师是社保方面的专家,美国的社保不比我们低,但三项保险养老、伤残、遗属,其中养老保险缴费率12.4%,把养老保险从28%降到12.4%,中国的改进幅度会非常大。美国说的平等是奴隶的平等和自由社会下的平等,我们的福利是官方往下推的,如果规则不公正的话,我们是要做独立的平等还是自由下的不平等?

(责任编辑:李欢欢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