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霍德明:用所得税调收入分配差距在中国行不通

2013-01-21 12:11:16 和讯网  赵黎

北京大学经济研究中心教授霍德明
北京大学经济研究中心教授霍德明

  和讯网消息 2013年1月19日,由和讯网发起、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SEEC)等机构联合主办的财经中国2012年会在北京JW万豪酒店隆重举行。北京大学经济研究中心教授霍德明在接受和讯网访谈时表示, 中国现在收入差距很大,但是该怎么缩小它?西方的方法是对高所得的人多征一点税,对低收入的人补助一点,但西方这套方法中国行不通。

  霍德明对此作了进一步解释,他指出,我们所有的直接税占所有税总的比例不超过10%,西方则占60-70%。所以不管怎么调直接税的影响都是很小的。应该在生产结构上对于收入分配差距做一些直接的调整,或者对生产结构这个东西课税方式有一个直接的变化,而生产结构直接调整在西方经济的现实社会里面不存在这个问题。

  以下为文字实录:

  和讯网:霍教授您好!欢迎您参加和讯的年会。并且作为我们主持嘉宾出现,谢谢!

  大家都注意到刚刚公布的基尼系数是0.474,0.4是国际警戒线,反映了收入差距问题。大家对于数据非常的质疑,因为日前世界银行给出的0.4和我们的数据差不多,但是现在西南财大给的是0.61,所以,有人说到底该相信谁。您怎么看这个现象?

  霍德明:基尼数据这件事情我们国家比较少公布,但这次在特殊的时间上把这个数据公布出来。我注意到了,官方数据是0.47-0.49之间,而跟国际上的警戒线相比还是稍微高了一点。第一,我们要承认官方承认了所谓警戒线的这个事情,而且在这个时间点上提出了警戒线的事情,对于我国将来的数据,尤其是真实性上至少有一个比较。有关这次公布的数据到底是真还是假,还是有很多数据没有算,中国的统计数据一向都有这样的问题,但是很难再说什么的。我们只能说相信它,在三年五年内再重新评估我们所说的数据,按照我的经验,其实不会差太多,当然,实际上真的有灰色收入、隐藏性的收入没有算进去的话,没有人知道到底是多少,中国地下金融这块数据到底有多大,没有人知道,热钱是多少实际数据也没有人知道。所以,对数据的争议永远存在,我们可以讨论,但是不应该拘泥在这一点上,而是应该看人均可支配收入是多少,城市是多少,乡村是多少,它的增长是多少,这个每年都有统计。

  和讯网:至于相信谁我们先不谈,但从这个事情中我们至少可以感觉出来,大家对收入差距反响特别大,有的是从自身,有的可能考虑的面更广一点。收入差距是实际存在的。

  霍德明:收入差距在中国这个环境和中国现实状况下是非常大的,光是您看在北京有些房价对于很多人来讲,工作两辈子都买不到这个房子。收入差距当然大,那么我们怎么改善它?如果照西方的做法,收入差距很大,就采取课税,尤其是直接税所得税,对高所得的人多课一点税,对低收入的人补助一点,但这套方法中国行不通。我们所有的直接税占所有税总的比例不超过10%,你在这里不管怎么调,对高所得税的人想课到多少的税,对低所得的人进行补贴,光是这10%的调整不会影响大局。

  我宁愿相信对于收入分配是不公的,所以现在收入差距很大,但是该怎么做它,第一个西方的这种直接税的处理方式,在中国是行不通的。因为西方的直接税占到60-70%以上,我们市场只有10%,所以不管怎么调它都是很小的,所以应该在生产结构上对于收入分配差距做一些直接的调整。而生产结构直接调整在西方经济的现实社会里面不存在这个问题。中国还要调整收入分配或者收入分配不公我都承认,将来该怎么办?西方的这套直接税的方式行不通,影响太小了,接下来该怎么办?接下来就调生产结构,或者对生产结构这个东西课税方式有一个直接的变化,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解决之道。我们不能要拾了芝麻掉了西瓜。很多人讲减税,如果只是直接减直接税的话,我刚才讲了,真的不实际,总共影响就那么大而已,减税肯定是在间接税上,在每个环节上都要减税,但是,你不可能全部减税,所以有保有压,还是有一些资源的东西,你要注意它的价格调整。

  所以,我们国家是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真的不一样。发达国家那套东西理论上都很好的,但是就在税收这一块,尤其是直接税收这块公认是调整收入分配不均的最重要的工具,在中国不适用。

  和讯网:这种现象是什么样的心态呢?比如说您关注这个数据是什么样的心态呢?

  霍德明:什么样的心态。我觉得收入不公平、不均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但是用直接税的方式去课征富人去救济穷人,在目前的时间段中是很少影响的。

  和讯网:既然基尼系数反映出来的不见得是客观的情况,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在关注这个数据?

  霍德明:我自己认为,基尼系数反映的是相当的低估了目前收入分配不均的情况。

  和讯网:您认为应该更高一些?

  霍德明:当然肯定比这个更高了。但如果是更高的话,目前直接税的方式更行不通了,因为直接税只能就你所知道的数据来调而已,对那种隐藏的东西你根本就不知道。所以,如果是收入分配差距比现在的官方数据更可怕的话,光靠直接税的调整更是缓解不了。

  和讯网:商务部昨天公布的数据关于中国实际使用外资2009年来首次同比下降,对中国外资使用环境您怎么看?

  霍德明:外资在中国直接的投资,就数量上来看其实不是很大的,比我国自己内资的投资在数量级上来讲基本上是少了一个数量级。所以,如果我们对外资,对于今天来讲外资进入到中国的数量比较少,光是这一个月的表现,我想问一下是不是一个暂时性的表现。因为我们都知道2012年欧美的经济情况都不是很好,如果他们经济本身不好的话,必然来中国投资会比较小,另外一个情况,当然最主要的是中国的客观投资环境是不是适合这些外资投资。我所了解到的,尤其是中国最近这一年以来工资上涨率可以说是全世界第一名的,全世界都在工资停滞或者减少的情况下中国的平均工资还在上涨10%左右,所以,工资的上涨的确影响到国外资金到中国来,和以前的情况不太一样,这也应该说中国的低工资的情况应该是一去不复返了,中国工人的工资应该反映他的生产力,更应该反映他的生活水平,在未来三五年里,中国将不会是一小时只有一两块美元的低工资的情况,如果说有外资还希望到中国来利用中国的廉价劳工的话,我只能说祝它好运。将来它肯定要考虑中国工资在未来三五年中可能还要继续上涨20-30%,甚至更高,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只有高附加值的产业能够在中国生根落地,当然中国很大,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应该慢慢要离开沿海地区。但至于说它要移到中西部地区,还是移到越南、马来西亚这些地方,我想就要看整个经济学大的趋势,但是我宁愿相信对于中国这种所谓廉价劳工将来的劳动密集产业要往内移的可能性,要比移到中南半岛的这些国家机会要大多了。

  和讯网:可否这样理解,中国劳动力成本的增加制约了外国投资在中国的这样一部分资金?

  霍德明:中国的成本增加肯定会制约外资到中国来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但是不要忘记了,当我们工人拿到这么高的薪水时它是会创造相当多的生产力,这也是在外资的考量之内。所以,对中国来讲,我看到富士康从沿海地区搬到郑州,它的工厂就是30-40万人,表明中国的生产力还是足够让投资者在中国有30-40万人的工厂,我并不认为外资在中国是减少的,第一,从数量上来讲,它和我们内资还是不能比的。第二,我们本身要考虑工人的生产力是不是值。

 
(责任编辑:叶知秋 HX00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