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达沃斯世界发展前景分论坛实录

2013-01-25 02:54:22 和讯网 
图为“世界发展前景”分论坛全景
图为“世界发展前景”分论坛全景

  和讯网消息 2013年冬季达沃斯论坛于当地时间23日在瑞士东部小镇达沃斯开幕,本届达沃斯论坛主题“为持久发展注入活力”。

  以下为“世界发展前景”分论坛文字实录:

  托马斯·弗里德曼::欢迎大家参加今天的论坛,关于千年发展目标的论坛。今天上午有非常好的一些嘉宾,我简单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左边是大卫·卡梅伦,约旦往后拉尼娅,潘基文盖茨先生海伦·盖尔先生等等。今天的主题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主题,2000年联合国[微博]聚集一堂,确定15年内58项千年发展目标。这个日期快到了,现在我们的议题是要确定新的目标,我们现在是不是取得一定的成绩。我给大家提一下我们的目标,一是消除赤贫和饥饿,普及义务教育,促进性别平等,提高妇女的能力,减少婴儿死亡,打击艾滋病疟疾等疾病,促进环境可持续发展,另外也促进全球可持续发展,保护环境。卡梅伦首相,你是不是可以先说两句。

  大卫·卡梅伦::感谢托马斯,我想提出五个问题回顾一下千年发展目标。首先,2015年现在之前我们不要浪费时间,让我们能够实现这些目标,他给我们提出了一些目标。

  第二点,我希望下一段应该怎么做,应该确立一个目标,让各个政府能够承担起责任,要简单的目标,不要提出更长,更复杂的,要不然政府不会承担责任,我们要有一些可衡量,可实现的目标。

  第三点,我想要保留这种非常重要的目标,也就是在我们世界中消除赤贫和贫困、饥饿,因为现在很多人还生活在1.25美元的情况,当然我上午也说了这个数量在减少,所以我们可以实现这个目标。

  第四点,我们要聆听世界上穷国、穷人的声音,因为了解他们的目标,千年发展目标是很重要的,是很好的目标,但是这好像是富国的人民坐在一起,实现大家都想实现的目标。因此,我们如果聆听人民的声音,你们就获得很多的力量,不仅仅是考虑到缺少钱,缺少食品,缺少正义,腐败的问题,政府治理问题和其他的一些问题。

  第五点,我希望这种金科玉律,重要的原因让人们从饥饿、贫穷走到财富,要减少腐败,减少治理不良,减少不公正等等,还有增加自由,提高就业的机会、促进经济的发展等等,这些都是非常关键的。还有,实现健康卫生保健的教育目标和千年发展目标。我看我们秘书长就是嘉宾中的一部分,我知道并不是做不到的,很多东西是可以做到的。

  托马斯·弗里德曼:在你们的国家,约旦王后你有哪些经验,你自己也开了一些工作,还有哪一些工作应该放在一个千年发展目标中?

  拉尼娅:在首相发展的基础上,我认为这个程序应该是包容的,所有人都与此相关,所以他们都应该有发言权。阿拉伯世界在过去的两年中人们已经发出了他们的声音,因此从我这个世界的角度来看,我认为有很多人希望能够有自由,有公正。不仅仅是政治的,还有言论的自由。

  我们是世界上最年轻的地区,50%的人口都是不到25岁的,这些年轻人的期待和他们现在经历现状之间的差别是大的。因此,我们需要弥补和缩小这样的差距。在我们世界这个地区,我们确实需要实现经济的转型,每一个国家他们要建立国家的基础,促进可持续繁荣和发展。我们的年轻人他们应该有这种机会参加到经济发展中去,发挥他们的潜力,比过去要有更多的机遇。

  在我们世界这个地区有几个重点,受到教育的平等和质量,现在青年人受到的教育是缺乏针对性的,很多人他们就业没有准备好,而且未来也是非常的不明朗,所以在二十一世纪教育应该给他们机会,发挥他们的潜力。

  第二点是创造就业,在这里创业精神,企业精神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完全需要这样做。你去过约旦,你看到我们约旦有很多非常令人鼓舞的创业精神的例子。创业的环境有可能不太平衡,比如我们金融环境和其他的环境是不太平衡的,总小小企业获得的贷款非常少,教育也不太跟得上,很多问题需要解决。不管怎么样,企业创造精神是非常重要的,是创造就业的驱动力和引领,只有我们给年轻人赋予了他们所需要的技能,给他们创造机遇,我们才能够保证在阿拉伯世界有这样好的转型和过渡。

  潘基文: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遇,2015年实现目标的时间已经很短了,我们现在要意识到实现千年发展目标在达沃斯论坛中,企业领导人和各国政界领导都非常关注这个问题。我发现我的前任联合国秘书长他在2000年和世界领导人一起启动了千年发展目标,这是我们发展的一个框架,我认为千年发展目标是成功的,凸显了发展的重要性,尤其对穷人来说,帮助穷人摆脱贫穷,如何能够以更加持续和有力的方式保证这个成绩能够保留下来,这是我们的重中之重。

  让千年发展目标取得成功,正如世界的领袖们都呼吁的这样。刚才你总结的也非常好,现在取得了进展,我们已经将贫穷减半,这是世行宣布的一个信息。另外,我们也能够提供大量安全的饮用水,因为世界上还有很多人不能够获得安全的饮用水,但是人水在减少。另外,还有2亿人生活在棚户区内,他们的生活质量也有所改善,这都是我们实现的一些成绩,其中包括初级教育的成绩,比如卢旺达就有这样成功的例子。

  在这里我们有三大工作重点和三大目标。首先,我们必须要兑现承诺,也就是说必须要实现目标。当然取决于各个国家和地区,我们的成绩不太均等,但是我们要保证均等的,平衡的实现千年发展目标。为此我们要有政治愿望,政治的领导。实际上我们世界资源有限,资源有限,那么总统和总理就把重点聚焦在国家的发展上,我想我们是可以发挥重要作用的。因此,首先第一点,兑现承诺。

  第二点,在2015年以后,我们应该继续努力,我们已经开始了,去年6月在里约我们已经开始考虑千年发展的展望。另外,我们还将讨论和评论千年发展目标的情况,是不是在更广泛的范围内实现这些目标。卡梅伦首相已经接受了联合国的邀请,担任高级小组的主席,利比亚庄森总统等等都参与了这个小组的工作,这个包括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的代表。我们必须要务实,要大胆,保罗·波尔曼先生也是小组的成员。根据他们的建议,以及和会员国之间的密切合作,我们将会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目标。有关这26个重大问题,这也是我们最近20国会议所决定的。这里有两大重点,我认为我们应该从广义上再加入其他一些可持续性相关的问题,他应该明确必须紧凑。大家都知道SDG是什么,所以到底这个SDG的目标是什么。

  托马斯·弗里德曼:我还想问一个问题,我想问在座的所有人,你们都思考一下,如果我们再加一个,你将是什么?这是问给盖茨的。

  比尔·盖茨:有关千年发展目标的成功,在这一个阶段我们对人类状况的完善速度超过了以前,我们看到2015年的时候会实现一半的贫穷人口的降低。还有一种测度,每个国家都看自己的目标,看看他们进行的速度和别的国家比较,我们看看在别的国家做的非常好的实践是否可以在自己国家实施。像埃塞俄比亚他们真正投入到医疗上服务的提供,从而使得婴儿的夭折率降低了65%,所以他们确实找那些有最好实践的国家向他们学,这些实践已经被证明是有效的。所以商界一直以来倡导着最佳实践,为什么要这样做?或者你们已经这样做了,做的好与不好之间的对比,这就是我们千年发展目标的做法。我们知道有有限的数字,我们知道如何衡量他们,我们知道如何创造。

  比如这一段时间正是因为千年发展目标,在医疗卫生方面的帮助已经有了非常大的增加。事实上这也是联合国一直在做的,每一个人都希望有自己的一份,这就是我们帮助他们的一种战术。我们没有跟中国人你应该怎么管理自己的国家,告诉美国你应该怎么管理这个国家,而是我们仍然要做很多的工作,让这些国家能够自给自足。我还想增加一个目标,升级四个目标,并且我认为儿童的基础教育需要提高质量,在疾病方面要增加一些新的疾病种类,这就是我认为在未来15年我们会进一步降低婴儿的夭折率,也就是把他降低到300万。我不知道到底现实会如何发展,但是我们已经取得了成功,而这个成功的衡量标准就是几百万的生命。

  托马斯·弗里德曼:如果你加一种疾病,你觉得会是什么?

  比尔·盖茨:我们知道有一些传染性的疾病,其实有一些神奇的治疗方案,比如打疫苗,而且对那些贫穷国家也是用得起的。当我们看一些比较富足的国家,每年政府会有300亿的研发资金在癌症上,所以我们要保证,以前疫苗可能需要30年的周期,事实上如果有钱的孩子打得起,而没钱的孩子打不起,这种疫苗的发生其实就没有那么好的效果。比如我们还在增加血压等其他的治疗方案,还有心脏病方面。我觉得即使贫困的国家也可以使用一些比较低成本的治疗方案。

  卡加梅:首先我是从机会的角度来谈,第一,来自于受益国的国家,这是我们的机会。MDG可以说在很多方面是可行的,而且确实验证,当然他的执行是有一定原则的,我们也致力于执行MDG,比如消除贫穷,抵抗疾病等等,这是我们做出的宣誓词。有好几个原因,为什么我们要这样做?要想进步的话,我们意识到必须有本土的,因地制宜的执行方案,也就是让本土社区、社会和政府合作,只有这样才能够切实的改善人们的生活。因此,正如刚才潘秘书长谈到的,我们如何继续前行,我们需要更好的巩固已经取得的成就。有一些国家自己承担起了责任,他们的政府还有当地的社区,以及他们的合作伙伴。我们看到了确实结出了硕果,在非洲大陆,在我来自的国家,这种合作伙伴精神关系也实际上展示了我们这样一种确实负责任的态度。我们要保证投入给我们的每一块钱,我们都把它用在刀刃上,用在挽救生命,从而带来好的结果。

  托马斯·弗里德曼:我想问您一个问题,这样的相向得到了非常好的进步,未来有什么改善的地方,如果要改善一点,你觉得是什么领域?

  卡加梅:我觉得重点应该放在因地制宜上,我们要考虑到当地文化创新的一种理念。比如在农村地区他们也有这样新颖的地方,他们也能做出一定的贡献。不是派一些人对当地的人指手划脚,你们按照我们说的做吧,我们一定要考虑到当地人们的需求,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停留在这里。我认为MDG他的执行范围本身应该是简单的,应该有重点,我们应该看到大背景。如何在进步的时候考虑到考虑把自己的行为放在里面,我们可以超越这个框架,鼓励政府企业之间的合作,在其他的领域可以保证我们取得的成就是可持续的,比如我们谈到了基础设施方面,这是一个大主题。比如目前这些目标是简单的,如果我们引入了私营领域,让他们真正的参与进来,鼓励他们,动员他们的话,这样我们真正能够释放出人们真正的潜力。

  海伦·盖尔:首先,重要的一点是要保证在未来得1000日里我们要更加的努力,更多的成功,来自于现在成功的基础。在现有MDG的基础上更进一步。

  第二点,我们应该更好的吸取经验教训,改善自己。做的好的地方我们也不断的精益求精。MDG好处是简单,可测度,能够唤起政治的意愿,有非常明确的重点。确实,他把重点放在了比如减贫,我认为所有这些要传承下去,但挑战是人们觉得这些非常有用,如何保证它的简单,世界发生了变化,有需求,所以我们要保证它的简洁性和重点性巩固我们的成功。我们要总结经验,确实世界发生了转移,我们需要改变一些看法,气侯变化将会对贫穷发生最大的影响力,不管是粮食安全,还是疾病、收入,气候变化都将产生巨大影响。是否我们需要一个气候变化领域具体的MDG,我们意识到他必须是被放到框架内的。

  还有平等的问题,我们并没有过多的谈这一点,但是即使在那些达标的国家,仍然存在大量国内的平等和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不平等,这也是值得我们更多思考的。我们应该思考如何更好的推进平等,我们思考这些问题的方式也要变。还有一个好的方面,以前的MDG,这是我们议程上要关注的一点,我们不要丧失这一点。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有一些工作是很重要的,我们要保留,但是要保证我们还要看一些新的事情和工作。比如有人提很明显的一点,比如他的参与性是他好的一面。目前的MDG很多方面也看到了他的治理,我们看到民间、社会、商界,事实上并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因此我们一定要保证这是一个多重利益相关者的一个项目。我们应该考虑到会因为MDG能够如何影响人们的生活,我们要保证我们对于扶贫和减贫方面的重视,我们要吸取教训,不断的创新,意识到第二阶段需要有不同,能够展示世界发生的新变化。我已经提了几点,这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知道资源是有局限的,但通常我们都是事后诸葛亮的态度。因此,在目前金融体制下,在目前的时候我们找到任何的借口,我们应该保证我们财富上的支持。

  海伦·盖尔:我也想提一个问题,第九点是不是应该是治理?从一到八在治理上不完善会有影响?

  海伦·盖尔:我认为治理不管是具体的项还是一个框架的一部分,治理很明显,也是跨所有这些问题的。除了治理之外还有冲突,我们听到了冲突的问题,还有人权危机方面的问题,这也是在第一轮我们没有太重视,气候变化和我们看到不断出现的危机也需要我们讨论,他对于贫穷有巨大的影响。

  托马斯·弗里德曼:在这里我想问一下总理阁下。

  大卫·卡梅伦:设备我们看一下这个问题本身,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比如帮助国家一些人从贫穷到富裕,这是容易衡量的。还有一些事情是我们花钱就能够处理的,比如疫苗,给孩子教育的机会,这些是我们要投钱,这些是容易测度的。我们非常骄傲,我们能够实现基础教育,而且在困难的时期我也坚持这一点,我认为对于国家来说他们一定要持续这方面的承诺和责任。这些是非常容易测度的,毫无疑问治理会带来不同,所以这是我想谈的两点。

  有关未来我们也应该考虑这种效果的衡量。比如妇女也应该拥有自己的资产,比如我们要登记土地,我们能够知道是否这个房子的产权是属于我的,如果我们没有钱就不可以进入,就不可以进入私营领域,所以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这也是我们所说的非常有力量的做法。当你问人们你最缺什么?当然,在我们世界上我们有饥饿、营养不良的问题。但同样还有我们所说的反腐的问题,一些公平的问题,我们希望我们能够非常的大胆,我们知道这些东西都是很难测度和衡量的,但是我们可以思考一下对这些问题的衡量。

  保罗·波尔曼:首先,有关有哪些没有做,有哪些新的气象影响到MDG,尤其私营领域要参与进来,这也是事后的想法。正如秘书长和首相所谈到的,目前我们有私营领域的两位成员加入到我们MDG里,如果世界上十之有九都是私营领域的。我们发现做政治课不容易,所以我们现在更尊敬政界人士,比我们当时尊敬得多。我们刚刚做了一个的调查,谈世界经济论坛,大部分人脑子里想的都是平等的增长,还有这个世界是需要增长的。我们还要有二十年,现在是二亿人没有工作,要产生4000万的工作,这是全球问题了。与此同时,我们做的方式是可持续的,现在很多这些生物市场已经开始发展了,商业出来这方面的增长,他们自己的增长是有限的,我们要把这个工作做完,要为商界做好,要把目标定清楚,要也问责,这显然是商界喜欢的,还有焦点放在增长之上,我们知道怎么样做的更好。要解决伙伴关系,在有限的地球资源里做,所以我们可能要更强调我们在今后在巴黎召开会议定一个新的目标,其中食品安全是很重要的,要解决贫困问题,解决就业问题,必须要有食品安全问题的解决,在G8大会和奥运会期间,首相也说过了,我们营养是非常重要的。您刚才讲到的主题在我看来疾病就是慢性病,心脏病和糖尿病死去的人数已经超过了饥饿死亡的人数,现在情况很糟糕,每天有8.9亿人是俄着肚子上床了,还有7000万儿童我们知道他们是营养不良的,可是我们自己浪费食品的比例大概30%、40%。在此之上还有气候变化的问题,我还想在让10亿人吃的东西超过他们患病的问题,这些因素都会使得世界不稳定,使商界不稳定。

  我们商界越来越理解了地自2008年更清楚了,任何系统只要有太多人排除之外,这个系统就不平等,对商界也不好。所以我们现在处在人类非常关键的时刻,所以我自愿参加这个高级小组。现在我们用十年的时间,如果我们坦白的说,我们看到过去几年中有一些迹象已经出来了,政治进程确实是很不容易的,要想推进也很不容易。多哈会合、乞降问题和里约加20的问题,可是时间在不断的消失。我们最好的机会在我看来是提供一个全球的道德框架,之后才会看到。比如我们过去看到了一些国家或机构,他们面临的千年发展目标是他们最好的机会,我们要有一个道德框架,目前建立的目标并没有完全取得,确实是对商界很有帮助的。秘书长说到每一个女人,每一个儿童还需要大量的援助。我们也提供30亿美元用于营养和食品,所以我们不要失去这个机会,到2015年把这个工作做完,而且制定新的目标,团结起来在2030年达到这个目标,希望在此之后我们面对我们的子孙我们跟他们说,我们确实是努力了,不仅是努力而且把这个世界变的更好了。

  托马斯·弗里德曼:现在请大家提问题,盖茨,你管的是世界上最大的基因会,和世界上很多政府打交道,难道你不觉得,或者可不可以成为组织部分?

  比尔·盖茨:我非常赞成治理的质量是非常重要的,否则看不到进步。我想提的问题是,让谁判断这个治理?比如世界卫生组织想建这种体制,结果被解职了,因为成员国不希望有一个国际组织来给他们评分,所以透明国际这种组织,他们治理指标涵盖了很多问题,切实是非常好的,我们可做不了他们那么好。如果我们把那个交给联合国就会变成政治进程了。比如美国评分能评多少分?你给他评最好的得分还是不好的,所以这个问题是由谁来批评?政府是比较好的政府还是谁来控制。

  托马斯·弗里德曼:现在请大家提问题。

  提问:我是日内瓦的一个游说组织,我想提一个评论,我可能没有听到任何人提到人权。

  大卫·卡梅伦:我想说人权是基宪的组成部分,所有这些并不是关于钱,而是帮助人们获得繁荣,而不是遭受贫困的,所以正义、反腐败、民主、人权都很关键。

  我想汇映一下比尔的话,如果我们想公众支持我们,他们肯定支持给儿童提供疫苗,包括儿童上学,要有更好的卫生保健。公众也知道,如果有腐败、冲突和坏治理,那么世界上的援助是无法解决贫困问题,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坦诚的对话,比如英国和卢旺达非常紧密的关系地英国在卢旺达上援助投入很多。当然我们也有一些冲突的意见,但是我们可以坦诚的说,我们并不能害怕意见不同,不展开谈人权、治理、反腐败。还有如果自己的国家有冲突,不管你做什么都不能摆脱贫困。

  潘基文:我简单的谈谈人权的问题,人权是联合国三大支柱之一,是我们宪章的之一支柱,这是绝对的价值和原则。在联合国行动各个方面工作都反映了出来,这是我们的基本原则。

  人权当然有很多的问题,在很多国家里人权是遭到了践踏。援助发展怎么办?如果你们国家治理没做好你怎么办?我们经过非常严肃的讨论,我们把他叫做“首席执行官会议”,把我们联合国所有机构的负责人,其中包括货币基金组织我们每年开两次会,我来主持,我们讨论所有的议题,从政治、发展、人权的问题都谈,以及怎么样作为一个团队能够合作。在很多情况下,人们提的问题是,对于这个国家我们怎么办?这个国家的人权是遭到任意践踏的,发展怎么办?当然,发展这边工作人员说我们要帮,要让他们有经济发展和繁荣。但是人权部门的负责人说,我们要确保,只要他们不尊重人权的原则,我们就要重新考虑。我的答案是,人权是绝对的价值原则,所以人权应该凌驾于其他议题之上。当然还有反对意见,如果安全没有保证的话,人们就不能保护人权。但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就是问责,无论何时何地,即使是事后,那些违反人权的人就必须让他们担负起责任,这是很根本的原则。可能我们刚才没有提到人权这个话题,并不是我们不关注人权。

  提问:我是哥伦比亚经济学副教授,我的问题问比尔·盖茨,你说在教育上改变就是增加矩阵,这个我赞成,虽然我们增加了招生的人数,增加了很多,成千上万的儿童在上学,但是很多儿童没有获得很好的教学,你觉得应该怎么样才能够改善质量,以及您在您的接触中有哪些新的方法我们可以考虑改善公立学校技能的质量?

  比尔·盖茨:这是经合组织做了很好的工作,他们把教育的各个层面,比如阅读、数学做非常好的全球评估、衡量,他们做了非常有深度的面谈,去跟各国交谈。但结果总是要有一个非常好的人事体系,你能保证你的老师确实能来上课,而且要得到评估和不断的改善,你的教育体系就会非常好。亚洲很多国家做的非常好,如果你没有足够的反馈,没有很好的人事体系,你的教育就不会搞的很好,所以完全取决于老师有多好。

  拉尼娅:我想讲讲我们这个地方,我们这个地区投入教育是很大的,我们在完成学业方面确实有很大的改善,但是教育的质量落后了,对于我来说上学并不等于学习。我觉得这是非常关键的组织部分,我们这个地区要改变是很重要的,作为老师来说,我想强调像刚才比尔说的这是非常重要的部分。前两天之前我去了约旦南部的一个村庄,看了课堂里有三十个女孩在上课,她们刚刚上了创意协作课,她们在哪儿辩论,她们在哪儿讨论他们的感情、挑战、恐惧、希望等等。我记得一个女孩站起来讲了她自己的故事,她的祖母是在村里知名的故事讲述人,好几代人都听了她讲故事。她说我的祖母也说了别人的故事,但是我想说我自己的故事。她站起来很自豪的说我想当作家,跟你说我感到多么的自豪,这么偏远村庄的小女孩,她们知识是非常缺乏的,她们希望自己是课堂的掌管人。这个女孩的老师刚刚结束了三年的培训,在约旦教师学院,跟哥伦比亚大学2009年成立的学院,所以伟大的老师可以转变人,变化的驱动力不仅在学校,在整个社会都是这样。这个学院已经培训了6000名教师,我们总共有75000名教师,当然比例还相当小。但是我希望不要讲太多没有做好的项目,要努力,集中精力扶持那些做得好的项目,不管是哪个政府,你要想产生你所希望得到的影响,就要让你的规模做大了,而且在你长期的计划中要包括这一部分,确保目标是充满动力的,而且时间和空间上都对地方需求感到比较敏感。我觉得培训非常关键,要让他们的技能能够扩大,要让政府参与,要确保伙伴方和居住方持续保持联系,让他们看到影响的产生。

  更重要的是公众,当公众要求拥有更好教育的时候,以此为重点的时候,迫使政府倾听的时候,这个教育问题就能够在国家的计划中处于更重要的地位,获得你想要的成功。在千年发展目标中我们都在想,什么应该有,什么不一定要有,世界已经变了,但是很多地方仍然是没变的,经济上赋予力量,能够处理很多议题,以及教育的质量是非常关键的。

  提问:我是一个年轻的全球领导人之一,我在信息技术理事会里工作,我想问一个问题给比尔·盖茨问题,怎么衡量腐败?比如国际预算理事会有一个非常好的指标,我们关心的千年发展目标都可以衡量。想问一下卡加梅总统,在你们国家会不会愿意接受这种治理水平的衡量?

  卡加梅:我简单的回答一下。首先,刚才最后那个问题问题是一个关键,比尔刚才也提出了,到底由谁来给别人衡量他的治理好还是不好?这是很棘手的问题,政府不一定能够得益于其他政府给你提出的批评,但是我仍然觉得这个问题是所谓的独立机构,就像你所说的。最终你仔细看看,多看看,这里有这么多的国家,评级不一样的话你就可以看到这里面的政治因素了,这是我的经验,我只是讲的是我的经验。所谓独立本身也是主观的,要看你站在哪个角度说这个话。但是如果你有几个这样的组织都是独立的,那就可以横向比较,可以感觉现实是什么样的,因为不能有一个人或一个国家,或者机构垄断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的权利,但是有很多人可以一起做你就可以得到很好的结果。

  另外再说说人权,在我多年中有一个问题。同样,谁垄断了这种唯一的权利,这里有一些灰色地带,人权被违反的时候很清楚,谁负责也知道,但是有些其他的事情这个定义在不断的变。而且在判断过程中有很多政治化的做法,其实这种判断不用来做决定,其实是政治决定,或者其他性质的决定,而是看到底他们针对谁,而不是看具体发生的情况,这确实是一个问题,确实应该得到辩论。人权是人的权利,不是抽象的权利。所有人,所有国家,所有机构,都不能够有界定什么叫人权的权利。

  海伦·盖尔:我认为确实人权和治理这样的问题是非常难处理的,是政治一些问题很难衡量,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不能讨论,最终有可能不能够放在,或者没有放在下一期的千年发展目标中,但是并不见得我们不能够讨论,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够改变人们的状况。如果我们不能够消除贫困,实现社会平等和人权也要走很长的路。因此,我们要保证我们实现的目标是什么,目标就是要一个更加平等,评价公平的世界,生活更加健康,身体更加健康,生活的机遇更多,并且有更多机会接受教育,消除贫困。因此我们要考虑这些重要的因素能够改变人们的状况,如何以务实的,可衡量的方式实现目标。我认为在我们提出一系列目标的时候,我们可以改变现在的现状,发挥重要的作用。因此,关于治理、人权和其他重要的问题,我们都必须去讨论,直到我们找到答案。不能说这些问题现在不能谈,任务还很艰巨,这并不是意味着任务很艰巨我们就不能够达成共识,不能够推动这方面的工作,不能够确定千年发展目标。千年发展目标必须要达成共识,必须要产生时效取得进展,这一点必须铭记在心,实现更加广泛的目标,更好的世界,更公平的世界。我们可以面对着子孙后代,跟他们说我们确实做了大量的努力,让世界更好。

  保罗·波尔曼:我不想重复别人的意见,我想提一下你提的问题。你说到技术领域青年领导,世界上二分之一的人口都是25岁以下,青年人是有答案的,可以说明天百分之百的人口都应该有答案,他也实现我们的目标,就是可持续的公平发展,也就是法制和善政,让大家多能够获得机会。这些人确实在科技部门,20亿的人口是在上网的,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尤其是年轻人是掌握这些技术的,他们已经显示出了他们的能力,不能够让他们失望。如果缺乏帮助,缺乏经验,我们给他们提供框架,他们有能力这么做。在中国和印度之后,FaceBook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社交媒体,我们应该考虑让政府意识到这一点。在印度我们发现有一个儿童失去了他的生命,还有街头有很多流浪的儿童等等,因此我们要建立法制,让世界各个地区都有正常的生活。因此,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青年人应该参与进来,我们应该建立更好的社会,建立安全网,让这个社会更加有问责制。

  最后一点,我们在很短,很有限的时间内,佛兰科林说到在西部,在美国他应该承担的责任,他说到了自由,我们应该建立这样的自由,让任何人都有机会,除了自由以外我们应该有责任,承担责任,参加到下一个2015年以后发展目标的实现,我们地球未来的目标是人类的目标,因此敬请各位能够考虑我们的未来。在高级的专家小组内,而且在外围网和社交媒体上都表达你们的意见。

  托马斯·弗里德曼:你的总结非常的好,感谢各位嘉宾,感谢听众。

(责任编辑:邓益伟 HN00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