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小川退休

2013-02-24 14:00:59 证券市场红周刊  张宇

  为中国经济把守了10年流动性水龙头,小川先生已经65岁了,今年“两会”后他将卸任干了10年的央行行长。作为近些年中国金融改革重要的设计师,周小川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全球市场关注,一言一行都被充分挖掘解读其意,这不仅是因为他是央行行长,更因为他是重要经济体中国的央行行长。在即将卸任之际,外国媒体高度评价,称其为中国最具能力的技术官僚。

  的确,周小川技术能力非常高,在应对金融危机、治理通胀方面显示了高超的技术水平。可是,也因为这10年央行资产负债表快速扩张,货币超发推高通胀而受到质疑和指责。

    饱受争议的行长

  周小川是建国以来任期最长的央行行长,是有着博士学历的央行行长,也是饱受争议的央行行长。在他2002年从戴相龙手中接管央行之初,中国的广义货币M2是18.3万亿元,10年间广义货币打着滚儿地往上翻,截止到2013年1月31日,总量为99.2万亿,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的货币信贷总量一度失速,M2/GDP的比值一度接近2。最近,著名娱乐明星兼经济学家郎咸平就通过微博炮轰称“中国荣膺2012年全世界最大印钞机的桂冠”。

  而流动性似水,又如蜜。过量的货币在经济体内游走,只要它流过的地方就会鼓起一个个小包,其最终结果是造成水位上涨。结果是,老百姓手里的钱毛了!房价一个劲儿地疯涨!2005年,周小川在中国银行(601988,股吧)家论坛上曾经谈道,不要让老百姓手里的钱毛了,可结果还是毛了。从历史统计来看,虽然周小川任内的10年是中国通胀水平较为温和的10年,但是2011年通胀水平一路走高,到了7月份创下了6.5%的三年新高。令周小川不得不每月都上调存款准备金率,最高时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达到惊人的21.5%,这才最终驯服了通胀之虎。

  因此,民众纷纷将物价上涨抱怨到周小川头上,对于这种说法,估计周小川也觉得有点委屈,毕竟央行的能力范围有限,而且中国的货币目标又是多重的,既要保持低通胀,还要维持就业促进经济发展,维持国际收支平衡。要同时满足这些目标,只怕是神仙也难做到。“货币超发这个说法,接近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时所谓的‘非经济发行’的概念,是超过实体经济需要量的货币供应。但实际上货币供应不仅是满足实物经济的需要,还需满足服务业及金融市场的需要。”2011年3月18日,周小川在央行一次学术讲座上谈道,他认为调控货币供应量与央行保持物价稳定之间并无必然联系。他认为凡药三分毒,吃药肯定有副作用,在金融危机后中国经济率先复苏,将货币政策回调为中性或者正常,“总体来讲行动还是比较快”。

  事实上,忌惮于欧债危机蔓延,周小川扣动加息扳机的速度还是有点慢了。“我现在回顾起来,如果能够再做快一点,也许更好一点。”周小川不讳言当时货币政策的滞后性,但对于百年一遇的经济危机前瞻性判断很不容易,以至于他黑发染霜。“可以说,央行的工作还是蛮操劳的。”在2009年“两会”上,周小川谈及应对危机过程中,每天得到的信息较此前增加了几倍,而且很难用过去的经验、分析框架来对待今次问题,挑战很大。而他的满头银发也成了媒体关注的焦点。

    爱绕弯子的行长

  周小川年轻时曾经在黑龙江852农场劳动,可并没有学会丝毫东北人的豪爽,“周小川说话爱绕弯子”。这是记者们对他的一贯印象。这一点跟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有点像,资本市场曾经一度根据他的公文包来判断投资玄机,周小川也是这样,谨慎寡言,特别是提到存款准备金率和利率这些重要的政策的时候,记者更是难以从他口中套到只言片语。“像一位老师面对期末考试前来套题的学生,既严肃又狡猾。”记者如是评价央行新闻发布会上周小川的表现。

  周小川是最难搞懂的行长,去年“两会”期间,周小川在央行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面对“人民币升值是否已经结束”这个问题,回答了两段话。他总结说,“我想这个事主要取决于市场供求关系,不会那么简单”。这一表态被诠释成了两个结论截然相反的版本——英国《金融时报》刊发题为《中国暗示人民币可能停止上涨》,而美国《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的标题则是《北京暗示人民币的上涨还未结束》,真是令人啼笑皆非。同样乌龙的事情还有,2010年两会,周小川微笑着对记者比了一个“六”的手势,意思是6日发布会上再回答问题,结果几分钟后,网上就传出“周小川暗示6月加息”,这令A股在尾盘也被吓得跳了一下水。

  给周小川贴上难搞懂标签的还有“池子”,这是他2010年11月在北京大学一次演讲中抛出来的提法——“池子关热钱”,他说“短期投机资金进来了,我希望把它放在一个池子里,而不是放到整个中国的经济中去。等它需要撤退时,将其从池子里放出来,让它走。这样都能在宏观上减少资本流动对中国经济造成的冲击。”在周小川任内10年,我国外贸一直保持双顺差局面,热钱对中国虎视眈眈,特别是危机后中国强劲复苏之时。为避免热钱大进大出引发经济大幅波动,周小川决定把热钱关进“池子”。具体是什么“池子”?资本市场和媒体都百思不得其解,直到2011年央行持续上调存准,众人方才恍然大悟——原来周行长心里的池子就是存准呀。

  对于一直强调逆周期调控的周小川来说,公开市场操作和存准率是他最得心应手的两大法宝,流动性紧了,阀门就松一松;松了,就再紧一紧。金融危机后他很少动用利率这个重型武器,一直用回购和存准来小心翼翼地调节流动性。这也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创造,国外央行一般是单一目标(CPI)和单一工具(利率),而在周小川治下,目标和工具都很多。

    灵活创新的行长

  所以,如果不把全球最具灵活创新奖颁发给周小川,于理也说不过去。从2000年任职证监会主席到2002年以来任职央行行长,周小川一直是个创新求变的官员。在他被任命为第四届证监会主席之日,沪深股市以大幅高开之态来迎接这位新锐官员。虽然在2年任期内,他运气欠佳,赶上了股指冲高下行的冰河期,但是证券市场上三件大事要追溯到周小川:其一是QFII;其二是股权分置改革;其三是证监会放权。这些市场化改革之举为中国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奠定了基础,但也因为“改革脱离证券市场发展现状和承接能力”而让他背上了“股市杀手”之名。

  对于这些周小川不会为之所动,就如他当初主导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革一样,那时市场上不断传来“贱卖论”等反对意见,但是周小川坚持“股份制改革和发行上市”的改革路径。2002年,境外媒体批评中国金融体系是个大定时炸弹,也有人说,中国的金融体系技术上已经破产,那时银行业的不良贷款率高达25%,由于统计口径实际上25%都打不住。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周小川开始拆弹,2004年1月,注资国有商业银行方案浮出水面——动用了外汇储备,而不是此前传闻的财政部发债1300亿元直接注资。对于这惊天举动,市场人士评价说“注资是国有银行改革中最难啃的一块骨头。但周小川绕过了财政这一环,用外汇储备注资。这点体现了他的灵活性。他是一个很现实的人”。

  现实是很骨感的,在2005年央行启动“汇改”以来,周小川就不断面临着各种各样的挑战。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索罗斯给新兴经济体上了一堂外汇课,各国纷纷加大了外汇储备,但对于中国这头大象而言,单一汇率工具显然远远不够。2005年在国内投资过热得到抑制,美联储持续加息的有利环境下,当年7月份央行启动了汇改,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并对美元一次性升值2%,由此人民币汇率开始浮了起来。

  “汇改”是周小川政治生涯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因此他被国际媒体称为“人民币先生”。“我不喜欢这个称呼。”周小川明确表态,“如果因为我说话对人民币有影响,才叫我人民币先生,我觉得这个称呼不合适。但如果是因为人民币汇率改革,那倒是未尝不可。”此后,这位“人民币先生”顶着国内外舆论的压力,灵活推动“汇改”继续前行。最近几年,随着外汇市场的快速发展,人民币汇率浮动区间也由0.3%扩大至1%,市场供求在汇率形成中发挥了越来越大的作用。“固定汇率好比是手上一个盾牌,得拿住坚持不动,否则就会受到影响和冲击。而浮动汇率相当于一个海绵垫子,你要打进来,可以,但不让你打到我,你撤的时候我再夹一下你。”周小川说道。浮动汇率为中国应对外部冲击提供了缓冲。

  周小川还创新性地提出了以特别提款权(SDR)来取代美元的外汇储备地位,以及大力推动利率市场化改革。当前货币、债券市场、理财产品以及境内外币存贷款利率正在逐渐市场化,特别是去年中两次降息均未非对称,这是迈向自由利率的重要一步。不过,对于这些未竟之事,已经当选为12届政协委员的周小川或许不必操心了,已过花甲的他可能真的要休息了,尽管外媒传说他还将任政协副主席并兼任央行行长,但这不过是挽留他的一种心情罢了。

(责任编辑:马郡 HN02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