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王汝鹏:很多人对现代慈善和专业慈善缺乏足够认识

2013-02-28 21:38:43 和讯网 

  2013年2月28日,第五届“中国公益新闻年会暨中国传媒领袖高峰论坛”在京举行,分论坛一的主题为新环境与公益新契机。中国红十字会秘书长王汝鹏在参加该分论坛时表示自己有一个苦恼,很多人对现代慈善对专业的慈善缺乏足够的认识和了解,是想当然的质疑,想当然的批判,总认为做公意慈善都是黑幕,都是贪污腐败分子,其实网上有时候看的多了都是这样。

  以下为其实录:

  邓国胜:应该说这些年中国慈善事业发展总体还是在上升,当然跟国际比还是比较滞后,所以我们才会发出忧患意识。从政策环境这些年确实在不断优化,但是一些根本性的法律环境还没有取得突破性的进展,《慈善法》等等根本性的大法路还很漫长。舆论环境应该说这些年社会对公益慈善的关注度是越来越高,我们做过一个研究,从90年代末到现在这十年来媒体对公益慈善的报道是呈现急遽上升的变化,但是质量层次还没有发生根本性的从两边到质变,怎么从传统慈善提升到新慈善,我们的环境有进步但是还没有根本性大的突破。正是因为这些新的环境给我们这个行业的发展带来很大的契机,所谓的契机就是因为社会有大量不被满足的需求,正是因为这个时代这样一个转型的时刻,我们的公益慈善组织我们的公众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这也是未来的希望所在。

  孟昕:刚才老师讲到我们一直说的环境,您给我们一些警醒,让我联想到人力资源。您有三个词汇,有爱心有想法有意识,这其实是讲的人的动机,往往人的意识层面和动机层面意愿层面的东西是最不好改变的,既然在这些层面我们有爱心有想法有意识,我们就有改变的基础,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指的动机性格这些,可以改变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说的是行动层面,捐赠、行动、平台都是属于行为可以达到的,是不是能够通过您的话从这里面分析出我们的环境带给我们的机会希望?

  邓国胜:是的。

  王汝鹏:刚才谈到人才环境我有一点感触,公益慈善行业的社会环境对公益慈善界吸引人才也是有直接影响的,我们要让从事慈善公益事业的工作人员这种自豪感得到提升,让他们成为阳光底下最高尚的职业。现在我们的环境让从事公益慈善的专职工作人员有一点抬不起头来,有一点缺乏自豪感。我有时候在想,跟朋友聊天,要是能轮岗就好了,让其他的批判家也来做一做专职的慈善互动一下。我有一个苦恼,很多人对现代慈善对专业的慈善缺乏足够的认识和了解,他是想当然的质疑,想当然的批判,总认为做公意慈善都是黑幕,都是贪污腐败分子,其实网上有时候看的多了都是这样。你怎么做?它陷入了塌陷脱陷阱,红会遭遇的郭美美事件,你怎么做都是错的,你做的再好都是骂你,陷入这样一个陷井。这是社会如何进一步的理性,进一步的优化我们这个社会舆论的环境,非常重要。我们不反对个人或者某些机构用传统慈善的方式去行慈善,像需用庄先生说的,那绝对不是中国慈善事业的正路,绝对不是中国现代慈善正确的路,现代慈善意识、现代慈善观念,我们要有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某些人某些热心慈善富有爱心的人士他可能做的一些事情是慈善的行为,但是不是现代慈善的规范,不是我们应该倡导的运行模式,慈善是非常专业的活儿,应该按照六个字的原则安全、高效、透明,按照这样一个要求来推行推进,而不是我们想当然的就觉得,当然我们要加强社会监督。社会监督只是一个方面,我们红会成立了社会监督委员会以后大家都把所有的监督任务压在监督委的肩上,我在微博上反复澄清,社会监督只是综合监督的组成部分,中国公益慈善事业的发展不仅仅是社会监督需要法律的监督需要政府的监督需要自力,社会监督只是综合监督之一,不要赋予它不能承受之重。白岩松是我们监督委员,他说我们做监督委员不是让我们去做医生或者做工人给你干活儿,还是要产生一种监督的机制,产生一种正确的程序。我补充这种感想。

  孟昕:希望我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新闻周刊》、旅游卫视还有腾讯至少我们这几家再邀请您来就红会工作发言的时候希望王秘书长不说NO只说YES。

  王汝鹏:我自从郭美美事件之后,那时候做新闻发言人,之后我就没怎么发言,不知道媒体朋友注意到没有,我基本上没怎么发言。说的越多骂的越多,你说什么都不对,干脆就不说。第二,我有一个心态,少说多做。第三,后来很少参加论坛,论坛都是自说自话,有的时候它的传播不够影响不够,都是业内的人在那儿像沙龙式的说了也白说,所以干脆不说算了。

  孟昕:刚才几位都提到了舆论,您说舆论是什么?舆论其实是易碎品,能够形成导向,但它很容易破碎了,秘书长该说还得说,当您说好的时候,舆论成了您的导向,我们这些都是传播的平台,通过这个平台传播正确的观念,传播正确的知识,这样大众才能够有行动的方向。如果方向错了,他们还努力去行动,那是越行动越错。

  秦朗:这个我认同,舆论是一个信息场,当某一面的信息是一个超强提供的时候,谁都知道像微博上的跟贴包括互联网上的跟贴大概的倾向是什么。同时还有更多套句老话沉默的大多数,跟贴才是有效的回复,他用心了,不过没有跳出来发口水贴,正向的声音理性的声音在舆论场保持高强度的提供,我想那些方面的东西不用担心,自然会下去。

  孟昕:郭美美后面的那些跟贴带着很多是大众的一种情绪,我们就这个情绪环境其实通过文化的环境塑造它对它有一个引导。秘书长刚才提到让专业的人感到荣耀,我从1980年就是中国红十字会的红十字会员,那会儿我还上小学,我印象特别深凡是卫生委员每人都发一个小的臂章,上面有一个红十字,当时每个小朋友都知道中国红十字会是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精神。这样的同学这样的同志很多。

  邓国胜:作为专业的做这个行业工作的人没有过那种体面尊严的生活,因为这个舆论环境刚才王秘书长说的舆论环境不是很有力,觉得做公益的人怎么还拿工资呢,怎么还能有报酬呢,其实现在公益行业的人的这种薪酬待遇总体水平是非常低的,不利于吸引人才。我们环境改善了,最主要的是公益组织能力不足还没有准备好,能力不足没有人才储备,跟整个环境有关,我们社会行业认知有局限,这个行业的人总体收入水平跟政府比要低得多,跟企业比更低,在国外公益慈善专职工作人员的收入水平其实不是很低,只是低于企业,但是跟政府部门差不多甚至更高。

  王汝鹏:现在公益慈善行业的环境,徐秘书长说我们还很不平,他说只能吸引二流人才,吸引不了一流人才,现在我看二流人才都吸引不了,这是我们面临的挑战。像卢德之卢先生这样的人做慈善很自豪,我上次在北师大跟同学们交流,他们学社会专业,我问他们的第一就业选择是什么?社会工作只是为了就业,如果找不到更好的工作那就是底线。现在的环境亟待改善,得需要社会的理解,需要政府的引导,需要我们媒体积极的推动,不然的话可能我们的专业慈善工作者会有,但是高精尖的会匮乏。

  刘文奎:我们今天是闭幕式,有一个项目公益未来,在全国有130多名高校大学生参加了社团领袖的培训,我看到那些学生的脸上表现出来的热情我觉得王汝鹏不要那么悲观,年轻人会加盟到公益里面来。怎么获得自豪的问题,去年我们也遇到这个问题,一度曾经我们的人也出去被问到各种问题,包括郭美美什么,我们一度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做扶贫的自己是做慈善的。后来我们讨论了之后做了几件事情,一个在去年令铃珑塔开捐赠人大会,2012年捐赠人大会的主题叫坚持就会改变,第三件事出台了基金会管理办法,确定了基金会所有员工内做和按不能做的六大原则,这些事情做了之后经过大约两年左右的时间我们员工觉得现在自豪感又回来了,我们的感受是,有的时候社会环境我们虽然很想改变,但是我们可能改变不了,从改变我们自身做起,一点一滴,大家都看到变化,我觉得社会的环境、舆论也会变化,这个应该有信心的。

  孟昕:您变了,中国扶贫基金会就变了,中国扶贫基金会变了,整个慈善的公益环境也在变,我们每一个人变了这个环境都会变。讲到环境讲到契机又讲到专业的人才培养,我也希望邓老师除了给大学生研究生博士生讲课除了做国家项目之外,能不能给初中生和高中生讲讲课,尤其给他们的家长讲讲课。这几位大佬的TITLE能顺着说出来,您是清华大学公共传统学院创新与社会责任研究中心,我们报考高考志愿的时候都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学院。

  邓国胜:公益慈善事业需要社会的大力支持。

  孟昕:怎样报考这个专业也可以是面向未来的一个课题。我们刚才讲到公益环境和公益事业的信心,鉴于时间关系每个人一句话总结一下公益的新环境带给公益什么样的新契机?

  秦朗:基本的制度基本的政策面都是全面相好的,当然也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经过我们每个人的努力,应该会有好的未来和预期。

  王汝鹏:一句老话,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刘文奎:这个社会的环境和社会的契机给我们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能不能把握这些好的环境和契机,我觉得取决于机构和这个行业每个人,让自己变得更专业,为社会创造真正的价值,坚持下去,我觉得会变得更好。

  邓国胜:新的时代希望大家用创新的方式去解决这些紧迫性的社会问题。

  韩国辉:任何有利的产生和不利的转变往往在进一步的坚持中,只要我们坚持一路同行,公益一定充满光明。

  孟昕:感谢几位论坛嘉宾,谢谢你们。

  

(责任编辑:刚好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