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奥拉夫·施拉姆·斯托克:北极安全治理与全球合作

  • 字号
2013年03月13日11: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在线  作者:王传兴

  原题:北极安全治理与全球合作访挪威南森研究所研究教授奥拉夫·施拉姆·斯托克

  

  【核心提示】传统“硬”安全是保护一个国家免受军事威胁的手段。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一直到20世纪80年代,传统“硬”安全手段在北极政治中占支配地位。此后,“软”安全或非传统安全措施开始引人瞩目。后者的典型特点是关于国际制度的建立和运作,它们针对的主要不是军事威胁,而是如何降低军事威胁,以及解决共同关心的问题。
奥拉夫·施拉姆·斯托克:北极安全治理与全球合作

  奥拉夫·施拉姆·斯托克(Olav Schram Stokke),挪威南森研究所(the Fridtjof Nansen Institute)研究教授,其研究专长是国际关系,尤其侧重制度分析、资源和环境管理以及区域合作等方面的研究。斯托克教授发表了大量论著。他最近发表的著作包括:《国际机制:评估和比较的新方法》(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2012年)、《对制度复杂性的管理:机制间的相互作用与全球环境变化》(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2011年)以及《国际合作与北极治理》(劳特利奇出版社,2010年)。

  斯托克就北极安全治理事务和中国对北极事务的参与等问题,应邀接受了同济大学极地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传兴的书面访谈。

  王传兴:斯托克博士,谢谢您接受这次书面采访!作为一名造诣深厚的极地国际问题尤其是北极治理问题的研究专家,您是如何看待北极治理所面临的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挑战的?

  斯托克:传统“硬”安全是保护一个国家免受军事威胁的手段。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一直到20世纪80年代,传统“硬”安全手段在北极政治中占支配地位。此后,“软”安全或非传统安全措施开始引人瞩目。后者的典型特点是关于国际制度的建立和运作,它们针对的主要不是军事威胁,而是如何降低军事威胁,以及解决共同关心的问题。

  人们经常提出,北极国家间有待解决的边界问题和其他管辖权问题,是可能造成该地区紧张和冲突的原因之一。而且大陆架划界在事实上可能是复杂的。但是,与普遍存在的观点相反,北极地区边界争端很少。也许最突出的一个例子,就是俄罗斯与挪威两国根据2010年边界条约就巴伦支海边界争端的解决。

  从安全角度来看,《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是最重要的、为北冰洋沿岸国家提供基本规则的国际公约。公约的主要条款形成了国际习惯法,对所有国家都具有约束力,其中甚至包括像美国这样没有加入该公约的国家。北极地区的沿海国家和中国,都是该公约中所提出的分配管理能力的主要支持者,尤其是对沿海国拥有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主权权利的分配管理。总之,北极地区的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都得益于这样一个事实,即避免冲突、高度符合包括美国和俄罗斯在内的所有北极地区国家自身的利益。

  王传兴:越来越多的非北极国家表现出参与北极事务治理的兴趣,您对此如何评价?

  斯托克:如果我们要有效应对北极所面临的关键挑战,如气候变化、海洋污染、航运、公海渔业管理等,那么北极的有效治理需要涉及诸如中国等非北极国家,以及相关国际制度,其中包括《关于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斯德哥尔摩公约》、全球气候机制和国际海事组织等。之所以说中国及其他亚洲国家对北极事务兴趣日增将使北极治理从中获益,根本原因即在于此。即便是那些规则制定权有赖于北极沿海国的领域,如近海能源开发,只要所参与的非北极国家能够提供具有竞争力的技术解决方案、设备或者风险资本,北极国家就将获益。而中国和印度经济的高速发展,也激发了人们对连接亚、欧、北美与北极地区新能源区域之间运输通道的兴趣。
奥拉夫·施拉姆·斯托克:北极安全治理与全球合作

  气温持续上升意味着保留多年的冰层越来越往后退,增加了人们对于进入北冰洋及沿岸地区的预期。从政治上讲,冷战的结束和军事紧张局势的缓解,为在北极地区进行更深层次的民间合作以及让外国公司更广泛地参与北极地区的商业活动铺平了道路。经由科学考察和对北极资源分布图的绘制,以及对资源情况估算,相关知识也在不断累积,这也是对北极地区兴趣范围更广泛的一种贡献。

  虽然大部分资源所有权和管理权都由北极地区的沿海国家控制,但北极地区之外的产业能够从北极地区国家所提供的商业机会中获益。这就是为什么那些全球性经营的大公司,现已将北极地区包括在其未来资源基地估算范围之内的原因。对北极事务兴趣日增也带动了近海技术和船舶设计方面的技术进步,从而促进了在寒水区域和严酷环境中的相关活动。

  北极地区的机遇与挑战密切相连。希望利用北极地区的经济机遇者,必须能够应对多种多样的严苛作业环境。在整个21世纪,穿越北冰洋的航行在大部分年份里都必须继续与大海抗争。而且,北极地区变得更加温暖可能带来更严酷的天气条件,如更大块的浮冰和永久冻土的融化。因此,北极活动仍将是困难重重、所费不菲、要求颇高。

  王传兴:您如何看待中国申请成为北极理事会的永久观察员国?

  斯托克:北极理事会只是诸多影响北极发展的机构之一。在能源、运输以及环境领域,另外一些机构可能会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当然,如通常所认为的,重要的行动举措是由北极理事会所推行的。通过欢迎像中国这样的非北极国家参与北极理事会的活动,北极地区国家可以提高它们在国际机构中制定法规的能力。

  然而,某些北极理事会成员和参与者,对更大范围的非北极国家参与北极理事会事务的想法却持怀疑态度,比如北极理事会的土著居民组织,加拿大和俄罗斯也都表达了这种怀疑。这些土著居民组织是北极理事会的永久参与者,他们拥有的权利是所有北极事务都应向其咨询。这些土著居民组织的忧虑之一是,随着更多参与者加入进来,他们的声音将被淹没。因此,消除他们的忧虑是一大挑战。

  切莫忘记,中国已经连续5年成为北极理事会的临时观察员国,这事实上已经给了中国类似永久观察员国所享有的全部权利。因此,中国科学家已经可以加入北极理事会的工作小组了,其中包括参加评估工作小组以及相关专家和政策制定者的非正式网络。更加积极地利用这些现有机会参与北极理事会的活动,将会使中国和其他非北极国家申请成为北极理事会永久观察员国的请求更具分量。

  而事实上,这样的积极参与也能够给中国这样的非北极国家带来很多好处。从某些方面来说,北极理事会是一个有关北极发展的信息枢纽,有助于研究者和其他团队活动获得专家和政策制定者在北极事务上提供的最新信息。这些信息包括,北极地区国家和其他重要参与者为北极发展提出的思考和制定的计划等。

  (作者单位: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周芳旭/译)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