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农工党常委陈建国:历次机构改革为何人越改越多

  • 字号
2013年03月14日16:04 来源:汉网 

农工党常委陈建国(资料图)
农工党常委陈建国(资料图)

  汉网3月14日北京电(特约记者 和讯网 苏东)3月7日,2013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农工党常委陈建国在接受和讯网与汉网的联合访谈时说,其实机构改革讲分流,讲安置,我就特别担心一个问题。如果分流的人员安置不了,想把这些人安置,结果就让他们重新组织一摊,把这些人安置起来。结果这一摊长期来看很可能会越养越肥,又养成一个新机构。人员没减,编制没减。而且,既然你将他们放在这个地方,他就还要找事儿做,越养越肥,人越养越多。

  和讯网-汉网:这届两会大家关注的一个问题就是机构改革。您对此有怎样的建议?

    陈建国:我也注意到这个任务,是很艰巨。主要集中于:

  第一,一些机构越改越多,岗位也越改越多,导致没有起到精兵简政的效果。

  第二,在机构改革过程中我们一定要注意解决好人员分流的问题。 我建议,中央应重视,要根据以前的经验妥善做好人员安置的预案。 但是为了人员的安置而安置,原有的机构该撤的不撤,该并的不并也不对,这样就会导致这样一种情况,局中局,大局里套小局;处中处,权力交叉,我称这种情况叫迭床架屋。结果本来你想理顺责任,想把权限划分上把职责搞清楚的,结果由于原有合并的机构、相应的机构之间职责并没有在利益划分问题上解决好,而导致扯皮、效率问题没有解决,甚至于拖拉很长时间。

  第三,机构改革中行政审批权的下放等问题。我认为,在很多方面权力下放了,但是相关利益划分问题并没有清晰界定;或者把权力下方了,增设一些事业性机构或旁业性机构,这个机构还是把利益拢在原来的权力之下。比如很多行业协会后来都开始行政化了,就是这个问题导致的。所以,下放权力要真正下方,不要利益不出圈,利益还在这个圈里。

  第四,历次机构改革或合并、撤并都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当一个新机构合并后,各部门由于客观状况,办公地点不同等原因,相互之间的联系还是很散,在一段时间还是在分道吃饭,各干各的那些事儿,改来改去,改革既没改也没革。因为情况来不及,就先把你的名字革了,先叫一个很长的名字再说,反正这些东西要统一,起码它起了一个作用。 比如,我听说有个机构叫啥“人口计划生育新闻”还是啥的,这个名字我暂时记不下来,反正就是我先把你的名字给革了再说。 将来顶层规划设计我本来也是这么来规划,但下面执行机构还是分灶吃饭,各干各的事儿。这样估计执行起来力度就还是有问题。

  和讯网-汉网:照这么说,要机构改革真正发挥作用还需要很长时间。

  陈建国:估计需要有一个时期。我特别害怕机构改革人越改越多。 其实机构改革讲分流,讲安置,安置不了的时候我就特别担心一个问题,如果分流的人员安置不了的时候,就想把这些人安置,结果让他们重新组织一摊,把这些人安置起来。结果这一摊长期来看很可能会越养越肥,又养成一个新机构,人员没减,编制没减。而且,既然你将他们放在这个地方,他就还要找事儿做,越养越肥,人越养越多。 所以,这次机构改革我有一个想法,既然职能下放了,机构精简了,人员一定要在编制上、指数上定一个精简的指标。那些需要安置的或重新设立、安置的部门就是个逐渐消亡的部门,不能这个机构为了养孩子向财政要钱,继续找一些没有职能还得找一些职能,没有事儿还得找一些事情的去做。

  和讯网-汉网:很多机构明明已经撤销了,按道理应该没有什么作用,反而这个机构变得越来越大,人越来越多,而且事儿明明不用他管了他还非要管。

  陈建国:级别还要,待遇还要,公车还要,各种东西都还要,但还要管事情就真的是非常奇怪了。 第五,机构改革行政审批权的下放也要正确理解,政府尽量少干预市场,让市场逐渐按市场规律办事,但政府对市场的指导宏观说永远都是要有的,这是政府的职能。市场也有失灵的时候,所以政府有时候也不能缺位,政府宏观指导职能要有。 权力的下放并不表示行政审批权下放,管理权是不会下放的,对一些问题的决策权是不能下放的,执行的监督权力也是不会下放的,甚至于一些处罚的东西,用现代的手段,更科学化,可能更好一些。

  和讯网-汉网:那么对政府组织越位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陈建国:过去对政府的定位,政府和市场的关系理论上我们的定位还是比较清楚的,实际就算我们现在强调权力下放,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仍存在着刚才我前面讲的问题。 他们就是放弃不了部门利益,这些人长期都有着部门利益,而且受益很多,所以,他的思想上放不了。或者制度上可能放了,职能上也放了,但他还是不能忘掉“美丽的过去”,我觉得这要有一个过程来解决这个。

  和讯网-汉网:国家对机构精简改革的事情,有没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

  陈建国:我认为认识上还是清晰的,历次机构改革都是根据政府的职能,政府与社会,政府与市场,社会管理与市场管理,都在这个大的思路上,而且都是本着精兵简政的思路去做的。 但最后的结果和出发点之间没有衔接、协调得很好,有些时候出现的结果反而是可能正是你反对的那个出发点那样。这个问题需要好好研究。(结束)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