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没有一座堤坝为河流而建

  • 字号
欢迎发表评论 2013年06月06日09:17 来源:中国周刊 

中国周刊2013年第6期
中国周刊2013年第6期

  11年前,南水北调工程刚刚启动,我领了个任务,去探访这个巨大的水利工程即将穿行的地区。那个夏天,北方的日头分外耀眼,我在一个又一个村庄逛来荡去。有两个场景至今难忘。

  在一个村庄里,我看到村头村尾到处都有卖鸭蛋制成的变蛋(松花蛋)的,似乎是这里的特产。可我没在村里见过一只鸭子。村民说,原本这里有很多小河、池塘,后来几乎都干涸了。可村庄做变蛋的手艺和名声都在,他们就四处收鸭蛋,回来制作出售。

  在这个村庄不远,我倒是看到了一条小河,可刺鼻的臭味打破我对乡间生活的美好想象。令我印象更深刻的是,一个村民用一个长长的舀子,从河里舀出污水,倒入小河边的庄稼地里。他神态自若、慢慢悠悠,似乎这一动作已做了不知多少年。

  后来我们知道,干涸和污染早已成了北方河流的癌症。而在南方,因为经济更早起飞,污染则更为严重。

  就在今年,水利部第一次统计了我国的河流。新闻稿说,20年来,中国的大河少了一半。虽然我们在飞驰的火车上早已见惯了干涸的河床,可少了一半,仍然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后来,人们发现,这多少是个乌龙。水利部开始语焉不详,躲躲藏藏。可河流的受伤,仍是个不争的事实。

  那些伤害包括:干涸,在城市和城市之间,很多昔日雄伟的大桥毫无尊严,因为它下面只有深沟;污染,最糟糕的是,重污染的河水渗入地下,感染了地下水;切割,各种堤坝把河流切割成一个个小湖泊,被切断的河不再能叫做河,就像被五马分尸的人只能叫做尸;硬化,在城市里,河流被改造成抽水马桶似的有着光溜溜硬邦邦的壁与底,弥漫着年久失修还照常使用的抽水马桶的味道……

  关于干涸,很多人说,这笔账要算在老天身上。特别是北方,连续十多年的干旱,是河流枯竭的主要原因。可问题在于,第一,可能只有老天才能算清,干旱和人们不节制地取水,到底各占几成原因;第二,即使干旱是最重要的原因,可这意味着人们要更加爱护河流,现实是如此吗?

  干涸之外的河流受到的伤害,即使最无赖的人,也不能把罪过推到老天身上了。

  经济发展,则是更理直气壮的理由。承认吧,其实,我们已经走上了先污染后治理的道路,在喊了十多年不能如此后。更多人心里的台词是,为了摆脱贫穷,环境是不得不先被破坏的。

  是的,河流总要为人所用。没有一座堤坝是为河流所建,都是为了人。可我们总要在内心中建一座堤坝,自己明白,一旦过界,经济也好、健康也好,都会受到重创。

  这需要达成共识,还要承认现实。

  1957年,英国人宣布泰晤士河“生物学意义”已经死亡。这通俗的说法,比我们专业的劣V质水要刺眼得多。这是英国人自己对自己毫不留情抽的大耳光,可向死而生,现在,在伦敦,你打开水龙头,来自泰晤士河的水经过沉淀、过滤,已经可以直饮。

  多年以后,我们还会翻开宋词,教自己的儿女,什么叫“大江东去”,什么叫“小桥流水”。或者听那首流传已久的老歌“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当我们无法解释那究竟是怎样的场景,那消失的,又岂止是河流。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查看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