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叶檀:上海自贸区最大风险是权力与金融

2013-08-26 00:58:00 每日经济新闻 

  7月3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8月22日,商务部发布消息,国务院近日正式批准设立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

  上海自贸区是中国以开放促改革的又一次全新尝试,通过上海自贸区进行要素自由流动、经济管理模式的深层次改革。

  中国经济改革到了制度改革的深水区,不改革则全盘皆输。残酷的现实摆在面前。不改革,政府主导投资经济的模式不可能改观;不改革,房地产依赖症不可能摆脱;不改革,中国出口低端制造品,以环境与苦力换外汇的路将越走越窄。上海自贸区的建立,是现实倒逼的结果。

  被赋予重任的上海自贸区能否成功,有两大关键点。

  首先是政府职能转变,这一点上海方面已有“尚方宝剑”。8月1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首次提出,在上海自贸区探索实行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即政府定出一个投资领域的“黑名单”,名单之外“法无禁止即可为”。国务院常务会议还讨论通过拟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关于授权国务院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等国务院决定的试验区域内暂停实施外资、中外合资、中外合作企业设立及变更审批等有关法律规定的决定草案。甚至有关投资方面的几十条法律,上百条的规章,在自贸区内或将不再适用。

  这个重大举措将直接约束政府对市场的干预权,以及东道国对于贸易的自由裁量权。境内外的企业,除极个别特殊行业如基金期货等行业外,实行备案制,从国务院、发改委到上海地方的审批权,在上海自贸区内将大幅缩减,简言之,上海自贸区将成为巨大的自由港,面向香港奋起直追。关键在于中央各部委是否愿意真正放权,如果表面放权支持,心里不爽脚底使绊子,上海自贸区改革不可能成功。

  如此巨大而主动的自我开放,是前所未有的尝试。开放趋势面前,一切攻击都会被历史粉碎。以往我们名义上为了保护本土企业,实际上中国的核心技术并非靠保护得来,反而保护了落后产能,与渗透到几乎一切市场领域进行审批的政府权力。上海自贸区的设立,显示有关方面意识到,重商主义与权力的叠加,已经让中国市场经济举步维艰。

  其次是金融效率与风险的控制。

  深圳前海尝试的是小范围的境外人民币回流投资,而上海自贸区则是更大范围的汇率与利率市场化尝试。

  东南亚等后发国家在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后,都尝试过汇率市场化,但由于经验、能力与经济实力不足,开放到一半,就积聚起巨大的债务与泡沫,短时间内泡沫崩溃。事实上,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后发国家成功地进行彻底的汇率市场化改革,甚至发达国家也风险重重。日本汇率彻底放开的结果是泡沫上升而崩溃,美妙的欧元禁不住次贷危机的轰炸,再也无法与美元旗鼓相当。

  人们最担心的是,人民币重蹈东南亚与日本货币泡沫覆辙。有媒体披露,根据方案,将在上海自贸区内先行试验人民币资本项目开放,在此基础上实现企业法人可在上海自贸区内自由兑换人民币。此外,上海自贸区拟将作为中国加入TPP(跨太平洋(601099,股吧)伙伴关系协议)的首个对外开放窗口,将在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谈判中为中国加分。

  不出意外的话,企业将排队在上海自贸区备案,境内外大规模的货币将涌向上海自贸区,形成庞大的货币堰塞湖。货币自由的原则就是,打开一道缝,就相当于开了一扇窗,开了一扇窗就相当于开了一道门。上海自贸区的货币水位必然带来人民币升值压力,也会带来更多的资产泡沫。这是金融业监管者持保守态度、不积极支持的最大理由。汇率风险是上海自贸区面临的最大风险,如果产生泡沫外溢,将给反对者提供最好的武器。

  有鉴于此,预计上海自贸区的贸易企业、服务企业、科技创新企业、物流企业等将得到更大的货币兑换自由度,而资本项目彻底放开有待时日。但迟早会放开,资本项目不开放的上海自贸区如同跛脚鸭,难以前行。

  上海与香港没有可比性,香港的特殊地位导致其模式不可能在内地大规模复制,只有上海的成功模式才可能复制到其他地区。

  这岂止是上海的保卫战,如果上海自贸区不成功,中国不通过改革绝地翻身,则中国经济危矣。

(责任编辑:马杰 HN011)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