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陆兴东:文化创意产业背后的钱是谁挣的是关键

2013-09-05 22:47:31 和讯网 

国龙联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集团总裁陆兴东
国龙联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集团总裁陆兴东

  和讯网消息 北京惠民文化消费季启动仪式暨文化创意产业研讨会9月3日在北京举行。国龙联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集团总裁陆兴东在会上发言,他表示我们要看背后的钱是谁挣的才是关键。现在好莱坞为什么那么强大,原因全球70%、80%挣的钱。好莱坞的钱随便到中国来,中国影视项目全球一百多亿投资,十几亿美金,如果进来,中国政策开放,变成中国内地老百姓看中国国产电影,背后钱是老外挣,文化很繁荣,电影院坐得很慢,背后谁挣钱,经济是基础,基础形成文化消费源头产生裂变,我为谁打工。我们的创作者、好导演、编剧为谁在打工,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以下为文字实录:

  陆兴东:

  这两年我们在投资领域里面更多的思考,这个话题看来好像挺重,但是从投资角度,北京确实在文化产业做到全国前面,GDP占到百分之十几,对于我们感觉应该的。北京存量应该做到第一,北京做不到第一就是失职,北京如何超过20、25%,需要思考。

  从一个点来说,十几年前,上海的新天地北京要效仿,N多年时间过来了,三里屯有了3.3,有了SOHO的综合体,今天为止商业品牌价值还是比不过上海的新天地。上海目前围绕的黄埔边上有一个梦工厂的产业园投资,甚至最近我们参与浦东边上世博会七百多米土地改造。这些都是我们在看待一个政府如何抓源头的思维模式,所以这样一个话题可能跟政府和业界的同仁们分享我们的一些项目。

  国龙联盟很新,这个行业刚刚20年,这个平台很新,才两年时间,所以把这个机构大概做一个简单的介绍,会有一个思考。国龙联盟是浙商商会几大企业共同投资的产业管理平台,50亿左右,主要方向影视原创、影视基地、主题公园、城市综合体等等。在过去的两年过程中间,第一年投了大概20个项目,今年30个,业界说我们是老大是当之无愧,但是我们的影响力逐渐产生。昨天播的我们第一部电视剧《老公的春天》,安徽卫视等几个卫视正在播。

  这样内容生产,国龙联盟产业模式跟别人不一样,我们是合伙人机制模式,我们现在有133个工作室,好莱坞17个,中国内地110多个工作室,给我们提供大量原创题材来源。在这样原创题材来源情况下,进入到今年年底开始院线联盟投资,大概30亿左右。

  回到老话题源头,看待一个产业链的形成,抓源头,抓尾巴是最后的剩余价值,节假日来了,北京消费肯定如此,现在优惠卡消费,带来简单的冲动消费,9+1模式,9从哪里来。文化消费分几大类,出版,书籍版权从哪里来。演出比较区域性,演出在北京就在北京,茶馆跑到上海去,味不一样,上海人不喜欢看。影视作品全球化,中国电视剧特点本土化很强,电影是全球化。这些作品不管文字出版还是影视作品,所产生对下游新媒体所谓新的载体下的消费形态,这个源头还是内容为源头。北京政府有很好的基础条件,人才汇聚,如何让这些人才汇聚的源头为北京服务、为北京老百姓服务,有这样源头以后跨越国际,挣国际的钱。

  从政府角度来说,关键在于引领这些创作资源如何拿为己用。最近我跟广电局的一些领导探讨,他说我不认同,我们现在文化作品挺好,有一个《花木兰》,中国文化输出,任何一个带有中国文化烙印影视作品全球供应已经很满足,我说非也,错了,我们要看背后的钱是谁挣的才是关键。现在好莱坞为什么那么强大,原因全球70%、80%挣的钱。好莱坞的钱随便到中国来,中国影视项目全球一百多亿投资,十几亿美金,如果进来,中国政策开放,变成中国内地老百姓看中国国产电影,背后钱是老外挣,文化很繁荣,电影院坐得很慢,背后谁挣钱,经济是基础,基础形成文化消费源头产生裂变,我为谁打工。我们的创作者、好导演、编剧为谁在打工,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源头的事情对于我们来说,从影视创作带来的后端从电影而言就是主题公园,主题公园看到上海十几年前,迪士尼落地,北京N多声音要在北京落地,我一直呼吁,我没有说在大庭广众、媒体面前敢说这样的话,我说迪士尼在上海落地是一个卖国合约,它所带来的对中国整个的动漫工业、3D工业、电影后工业的效仿品牌,整个商业模式,中国人获得多少,中国人消费了,开张了以后,北京政府着急,一年几百亿、几十亿的增量成长,但看背后带来的钱挣到谁的腰包里,对中国本身动漫工业、电影后工业、主题公园延伸,整个产业链关系被打破。现在很多地方政府,我在江苏到哪里都能看到,北京所谓八大公司,到中国跟省政府、市政府纷纷签约,希望能够进驻,希望挂上环球、派拉门、注入剂,这叫文化源头侵略。

  我们怎么来做,创作者是谁,不管斯皮尔伯格、卡梅隆等等原创,今天为派拉门在服务,明天可能为环球服务,诞生的文化产品后端延续价值是在美国资本下延续的。如果今天说斯皮尔博格为中国资本服务,哪怕这部电影拍的是美国英雄主义,不要回避这个,拍中国一定压中国元素,不要,美国任何品牌投资都可以投资,投资以后电影后续剩余价值,全球性的剩余价值,中国资本可以获有,所以我们创造全球消费,为中国得利的这么一种形态。所以我们要开拓思维,源头在哪儿?不管出版、影视作品,源头的创作,尤其投资界更是应该政府所关心,政策性导向,鼓励谁去做这些事情。如果现在正常的状况,如果在北京搞一个主题公园,同样可能环球搞主题公园,政府批准一定是它,一定不是中国国内机构。政府从高层开始要好好洗脑,如何建立中国文化消费源头在中国资本上。

  我们在军事上面等等,我们没办法,在人家手里捏着,但是文化不一样,我一直说,有时候我跟柳传志先生聊天,我说您的联想PC机很伟大,全球老大,但是一台PC机的挣头不到100人民币,但是里面的芯片100多美金,技术领域在若干内超越欧美的技术垄断是很难的,因为原因是他通过N多年的技术累计、壁垒和标准等等,使得中国企业很难超越它的核心技术力量,中国是庞大,13亿老百姓消费,组装点后端,苹果机台湾组装卖多少钱,中国五千,美国三千人民币,类似比比皆是。所以我们所谓中国目前多大的企业家,多少年来沦为美国知识产权源头最下段的打工仔和市场转让区。唯有文化,我们叫文化源头,文化源头从脑子里产生的,今天是5岁的孩子,产生的东西就是你的,明天25岁,就是你的,没有存量概念。像神笔马良,此前我一个哥们儿把神笔马良的版权卖给迪士尼,最近可能启动神笔马良这样科幻电影的生产,神笔马良是中国的,接下来就是美国人挣钱,我们如果从创作角度来说,倒过来,斯皮尔博格、卢卡斯、卡梅隆,最快模式截取源头,没有产权可言。所有电影后工业80%,电影占20%,靠这几年靠中国资本支撑美国电影复苏,拿起中国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两天碰到环球公司的人,跟我说,中国老板特别有钱,觉得国内电影火了,好赚,觉得老外电影都是可以控制的。电影托底是中国人,如果托环球某部电影,知识产权是别人的,加棒分点小票房,知识产权是人家的。

  不跟环球玩,跟派拉门下面,或者环球下面的工作室、导演制作人,跟他合作,我给你投资,版权就是我的,如果中国人改变这种思维模式,政府引导这种投资方向,三年好莱坞就被吃掉。好莱坞导演不到50人,中国疯狂的资金,让本来没落的行业救活了。今天早上农影图腾的老师讲了国家文化安全,没有施展开,没有往下讲下去。国家文化安全,大家意识到这个问题。真正在点上,什么叫文化安全,电影生产,迪士尼在上海的方式,其中有一个馆,阿凡达的馆,花了1亿美金,授权,做了阿凡达馆,表明从今以后高科技电影,小孩根本不会看以前的什么样记忆,对父母亲文化传承,完全是新的,游戏、动漫、3D作品对文化侵蚀,带来后面娱乐影响。中国未来主题公园都是这些东西,拱手相让给他们市场来做,还是用卡梅隆后面做的电影全是中国人控制。未来所谓主题公园,中国人有可能占全球市场份额。目前这件事情,我们个人呼吁,跟领导呼吁,有时候很郁闷地呼吁,因为能够响应者不多、了解者不多。如果媒体愿意说说挺好。

  从北京角度来说,我们北京有很好的自然基础、人文基础、人才等等,北京到底怎么做,北京城市建设完全要改革原来城市功能布局模式,原来城市功能布局的综合模式太单一了。讲两个例子,前门大街,有一段时间难以为继,现在稍微好一点。当初如果前门大街假设那个地方,靠南端1/3的地方,做成小剧场模式,古典文化全拎出来,不管《西厢记》还是什么,不像大剧院三天就走了,其实我很想看,不知道哪天播什么,没有记忆想去看,因为很忙。如果知道我妈妈喜欢看什么东西,粤剧等等,我知道前门有一个馆一年到头做这个事情。到华尔街去,这个剧《狮子王》,一年到头,没有变,要变有通告。这种消费业态不用多,这么大的馆,一百多人就行,然后到每个省最好的戏剧形态调上来,形成四五十小剧场,前门大街怎么会不火爆。前门大街不知道谁开发,相信领导拍板做事,城建公司开发认为发大财,最终业态有问题,北京糖果、蜜饯那些东西,大街上随处可见,为什么到那里去,外地人转一圈觉得就这样,走了。

  北京最好的自然形态蓝色港湾、朝阳公园,多棒,老天赐给北京的,朝阳公园现在什么德性,公园里没有现代化,弄点被废弃掉的机械物堆着,边上有一个蓝色港湾,一半商户赔钱,1/3租不出去,如此好的地方,为什么搞成这样。政府说要把朝阳公园打造成文化业态,我看不出有什么动作是文化业态,上海世博园留下了,一直思考这个问题,不动,最近方案做出来,将会大放异彩,非常漂亮的引领中国所谓最高科技现代的游乐城的模式。此前上影厂已经有了小的工程在做,制作为主,不是娱乐消费为主。我们是娱乐消费为主。但是朝阳公园现在没有找到路子,或者北京有很好的精英找不到路子,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无法落地,北京做事情太难了。往往不是以产业需求去做,往往更多干涉原因太多的时候,无以成型,这样一种计划,其实我们跟北京也谈过N多次,盯了几次,特别灰心,没有再做下去。

  我们国龙联盟成都、杭州、厦门450亿投资,三大业态,跟上海雷同,但是北京不知道。我们看到都市一些综合体的形态,万达做的不错,有一个电影院,这个模式现在全中国都效仿,没有特点。从产业形态,中关村(000931,股吧)这种形态,那么多IT公司全挤在那里面,全北京70%、80%公司都挤在里面。综合体起来,到底包括什么内容,蓝色港湾有一个电影院,怎么能够支撑那么一个大范围的文化消费,老百姓想消费什么,买一个鞋子就走了,还是待一整天,聚集源头部分,影视创作、出版等等,工作室、制作公司、版权交易、演出等等聚集,这些聚集形态,蓝色港湾不会思考,盖了房子挣钱算了,管那么多。只有政府才会思考,这个地方到底能不能打造业态,这个业态在于政府决策。

  北京要改革文化创意产业扶持方式,因为我是上海人,为什么我对上海比较了解操作模式。文资办成立以后,很多东西纠正过来,做得不错。很多省里扶持方式,胡椒面撒下去,不求回报。全国还是普遍的,百分之七八十,北京应该扶持加大力度,扶持共胆风险。比如电影,同等投资,优先回收。把经营者逼上了台阶、角落,这个电影如果一千万,投五百万,北方投五百万,赔了是制作人赔、公司赔,政府必须还本付息。银行给的扶持资金,银行有担保,房子收了,但是政府扶持来说,不收你的,但是至少让整个行业几内关注,挣到钱。导致我们往往很多钱走入了很多偏胡同,就是关系等等构成,真正用钱的人敢去要这个钱。现在一个剧本一百万、两百万没有什么意义,要做就大做。假设比如说目前规划拍圆明园,3500万美金投资,两个多亿,我们投一半,你投一半,赔了赔我的,政府钱还你,这种扶持方式,能带动那些真正有决心,对自己有信心的中小机构愿意拿钱。北京政府钱好几十亿,我一分钱没有拿到过。

  聚合产业模式,不管是出版,出版跟创作者有关系,70%、80%影视公司散落在北京,各个省的电视台散落在北京,一年一两次,每次三五天左右的交易会,业态是这样,分散的,如何聚集,从创作到后期交易、网络新媒体交易产业链模式,这个是有商业方法,就是聚集人。我们这方面在做产业的一些摸索和研究,此前我们做的事情路子对了,我们突然要拍电视剧、电影的时候,这些最牛的导演、制作人钱有的是,你们要的钱那么严格,要管控,怎么进去,想了一个模式,这个模式可以被拷贝,合伙人模式。推出半年左右,北京签了120人,60多个编剧,20多个导演,20个制作人,这些人员去年提供783个题材,提供给电视台,国龙联盟没有一部卖不出去的电视剧,没有赔的。这就是抓创作人的源头。

  人家说你们公司投几十部怎么管,我说我从来不看本子,最多投票,商业模式对了就OK了。北京那么浩大部落在全市,产业链如何聚集,如果以朝阳公园为中心产业带关系,首先怎么设计,政府怎么引导这批人、这些机构来。

  我的时间有限,只是抛出几个话题,没有特别条理地理顺,从投资者思考角度看看目前中国面临文化复兴来了、消费业来了等等,我担心一点,未来所有消费的荷包是别人在挣的,像我新媒体那么发达,多好的新媒体背后是美日企业在投资,这些失职、缺位,政府要担当起来。文化消费其实也是如此,我们研究源头,源头这些资源政府怎么拿到手,制度设计、资金设计,用很好的制度,让它能够用我们本土力量前提情况下,进攻全球市场。谢谢。

(责任编辑:邓益伟 HN00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