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裴长洪:应培育国民更好的文化消费意识

2013-09-06 01:36:05 和讯网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 裴长洪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 裴长洪

  和讯网消息 北京惠民文化消费季启动仪式暨文化创意产业研讨会9月3日在北京举行,和讯网全程报道。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裴长洪在会上发言,他表示现在的大学生都不愿意当科学家,科学家很苦,都想当银行行长,都想干金融,因为都想挣钱,这就很成问题了,这跟我们的教育有联系。所以我们的消费者怎么能够更新消费观念,培育国民更好的消费意识,可能还有很大的空间需要提升。

  以下为文字实录:

  裴长洪:台上的四位嘉宾至少都是文化领域的从业者,我不是,我是一个经济学研究工作者。我主要是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文化产业。文化消费、文化投资说的都是文化市场、文化产业发展的事情,刚才主持人提到了,政府起什么作用。首先要理顺政府和文化市场的关系,这是这个分析框架里面的第一个大问题,政府和文化市场的关系怎么理顺。这个关系里面有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文化产品和物质商品不一样,它是一种服务产品,它这里面是既有私人品,也有公共品。物质产品是不同的,物质产品基本上都是私人品,完全是按照市场规律办事,按照市场供求来定价,按照价值规律办事。

  那么私人品和公共品到底怎么区分,有时候也是挺难区分的,有些私人品又有公共品的若干的属性,公共品是不是完全可以不按商品价值规律办事呢?也不能,不能说所有的产品只要是政府投资我不讲回报,这又不行。所以文化产品其实挺复杂的。它的生产受三种规律的支配,第一种是市场供求、价值规律,因为总是让人来消费,让人来花钱,只不过这花的钱里面有没有补贴。第二种是要受艺术生产规律的支配,比如说各种文化产品都有自己的规律,比如创作有创作规律,艺术表演有艺术表演的规律,写学术论文也有学术规范,也不是能够胡写的,胡写人家不认账。所以它受艺术生产以及各种专业生产规律的支配。第三种,它是在中国,不是在美国,也不是在韩国,它受到主流意识形态规律的支配,要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支配。实际上私人品、公共品的生产要受三种规律的支配。

  当然它还可以有区别,比如私人品更强调市场、更强调票房价、更强调回报,政府不需要给它补贴。而有些公共品更强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是要在寓教于乐当中教育你。还有一种是更强调专业生产规律的支配,比如说我们研究经济学,研究经济学的文章有两种,一种是报刊说看到的讲当前经济形势的分析文章,那种和我们发表的学术论文的文章、学术杂志的文章相差很大。发表在学术杂志的文章,我敢说你们在座各位没有一个人能看得懂,更受规律的支配。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政府要对这两种产品属性有正确的认识、正确的引导。该强调艺术生产规律就不要乱干预,该强调商品价值规律也不要乱干预。同样,这个东西就该强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不要只顾赚钱,不顾良心,这也不行的。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各自定位要清楚,投资者、生产者、消费者,还有政府监管的监管者,大家都要把自己的职责定位好。投资者是要讲回报的,但是他有社会责任。生产者是要讲专业工作道德的,不能粗制滥造,要对消费者负责,要讲产品质量。消费者要尊重生产资料,当然也要提高自己的消费品位。监管者的责任就很重了,要创造市场环境、公平竞争、保护知识产权、保护消费者的权益,等等等等很多事。

  第三个问题,现在对我们来讲要扩大市场准入,不要什么东西都搞成政府垄断,产业要发展,要有更多的社会资本进入,都垄断起来说我搞,没有社会资本的支持是不行的。怎么样引导社会资本进入呢?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价格管制不能够太强,如果价格都管起来,那当然不行,这里面要处理好扩大市场准入和坚守意识形态阵地,因为文化产品都有意识形态问题,政府在这个问题上还需要做很多探讨,怎么理顺这个关系也很关键。

  第四个问题,是投资者和投资人的关系,因为中国没有培育得很良好的投资者,过去是国有企业,既是生产者又是投资者,比如制片厂、电影公司,既是投资者又是生产者。现在我们中国没有一个发达的文化资本市场,就不可能有发达的文化产品。现在我们的文化资本市场非常弱势,我到银行融资,银行给不给贷款?有没有抵押?因为文化投资往往没有抵押品,这怎么解决呢?融资渠道在哪里?资本市场在哪里?这都是要考虑的问题。金融体制改革要把服务投入、文化投入的问题纳入金融市场、资金市场、资本市场之中,要适应文化产业的发展,这个问题现在还没有破题。

  生产者和消费者的关系,生产者要按照基本生产规律办事,但是这里面有一个产品结构的问题,就是生产结构的问题,按照经济学的逻辑,叫做产品结构。粗略的分有两类,城市产品和农村产品是不一样的,你让农村里建一个大剧院,像国家大剧院一样,他不会感兴趣。但是如果是刘老根那样的演出,他会感兴趣,这就是城乡的区别。从类型来分也有两种,一种是发展型的文化产品,一种是娱乐型的文化产品。娱乐型就是看表演、看演艺、看一般的影视作品,发展型的比如说像博物馆、高雅艺术品、文物鉴赏等等。这两种产品的供给是不平衡的,现在在我们城镇里面出现了一个情况,现在电子产品发展很好,导致大家都不会写字了,甚至很多小学生毛笔字也不会写。还有按照年龄来分,儿童的、妇女的、青年的、老年的等等的产品,我们产品结构不够优化,这是我们生产结构里面的问题。消费者也有问题,总而言之,消费者对文化消费还有很多理念存在误区,比如他想我怎么还得花钱买呢?这就是很大的误区,这跟你买白菜、萝卜是一样的,为什么这么奇怪呢?但是很多居民没有这个观念。我们经常有送电影下乡、送戏下乡,他觉得是正常的。所以这种消费观念的滞后性,他不承认这是一种劳动,需要有价值补偿。还有文化消费和国民的审美情趣也是有相关性的,如果追求比较低,或者审美情绪比较低,就愿意去消费娱乐性的东西。发展型的文化产品,可能就没有人看。现在的大学生都不愿意当科学家,科学家很苦,都想当银行行长,都想干金融,因为都想挣钱,这就很成问题了,这跟我们的教育有联系。所以我们的消费者怎么能够更新消费观念,培育国民更好的消费意识,可能还有很大的空间需要提升。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邓益伟 HN00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