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陆红军:金融本不是高收割的暴利的行业

2013-09-11 15:16:44 和讯网  赵黎

  和讯网消息 9月11-13日夏季达沃斯论坛在中国大连召开,上海国际金融学院院长陆红军接受和讯网访谈时表示, 这些年来社会上很多人有一种意念,认为金融是收割的,收种子、收果实,甚至是高收割的,暴利的,但金融是非常需要辛勤付出的行业,它首先是大量的种植,比如播种、管理负责任的各种举措,才会产生最后的高收益,但现在社会都认为金融是收割的,这样就变成把金融业看成可以剥夺人家,轻松获得的行业,这种思维我相信会给我们金融业带来一些隐患。

  陆红军强调:我们现在做的财富管理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问题,实际这些从业人员把自己的职业看成是一种高收割的,他认为我来做财富管理、投资顾问就是把我的利益建立在你们失去的利益基础上,而金融最初的本义其实是帮助人家增值保值,帮助人家成功的行业。

  以下为访谈实录:

  和讯网:“2013年夏季达沃斯”在中国大连召开,和讯网在现场。今天来到访谈间作客的是上海国际金融学院院长陆红军,陆院长欢迎您!

  陆红军:你好!

  和讯网:您是来自上海,可能大家看到您立刻就想到自贸区的问题,就此也向您请教一下。首先是您自己的理解和听到、看到的感官上的东西,然后铺开来谈。

  陆红军:我认为自贸区是中国的国家战略,它的名字叫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上海),上海就首当其冲成为我们国家进一步对外开放的重要战略步骤,也是一个很大的平台。为什么放在上海?对上海意味着什么?对中国和世界意味着什么?我相信这个问题大家都非常关注,而且期待很高。我觉得这个期待和关注当中,我们必须要静下心来了解中国自贸区产生的国际和国内背景,从国际背景看,大家都知道,通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工业发达国家也在进行经济转型和复苏。

  同时全球也看到了新的全球化趋势已经出现了,以前的全球化,我提出来叫“多重时代”的理论,第一个基础,经济从单极经济衍生为多极经济,新兴国家起来了,单极经济是以美国为主的,它的投资是由北向南,资金也从发达的地区流向南部,南部是属于农业和比较落后的地方。这样的格局,整个全球都在反思,尤其是西方国家,通过全球化以后他们看到,目前世界的失衡,对于原先发达国家制订规则,金融和贸易方面,1944年在美国布雷顿森林召开了会议,称之为布雷顿森林会议。这个会议产生三个组织: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WTO前身。

  通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全球格局变化非常快,特别是30年以来,中国的改革开放使得中国经济已经成为全球第二位,这样的架构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也希望对国际贸易和国际经济体系做一反思,这个反思中我们出现新的概念地区化的自由贸易协定,也许这个区域化的自由贸易协定是最能代表现在发达经济体的诉求和愿景。所以,就会产生最早2008年由新加坡提出的TPP,到最近两年,美国明显参与进来,这种参与表明整个全球架构改变中,发达国家集团觉得必须要以区域贸易来取代全球以前的贸易体系。

  现在的提法还是在WTO框架下发展多边区域性的自由贸易协定,这个形势对中国来说是非常严峻的挑战。意味着我们加入WTO以后,还要加入一次,因为TPP,美国和欧洲之间的TTIP,这个协定里最重要的是产生一种新的国际贸易标准,而这个标准制订时中国是在制订者的阵营之外的,这就意味着如果我们要接受这个标准,需要加入这个体系必须得重新来一次,在这个情况下,相信我们国家提出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决策也是主动应对国际贸易体系变化,新的全球贸易联盟产生中,中国比较主动的姿态,我们不要像上世纪,始终是国际规则的执行者、遵从者,我们要成为参与者。这和以前布雷顿森林体系产生的组织和系统是不一样的。

  中国要加入,你有什么样的平台和机制呢?就是把上海作为国家自由贸易园区的试验地,这个自由贸易园区我个人理解也就是自由经济的试验区,也是中国融入国际金融的一个试验平台,这是国际上的背景。

  国内来说,中国经济增长也到了必须要转型的阶段,我们的很多贸易、加工业都处于低端的,对环境、劳动力、城市架构的布局都产生了一些积极方面,同时也产生了一些问题。这些问题的改革来说实际我们也没有退路。国际需要转型,国内也需要转型的架构下,就产生了中国自由贸易园区,它不是孤立的,仅仅对外,对国际上,或者仅仅为了国内转型,增加转口贸易或优惠政策等。很多人期盼上海自由贸易园区,是不是又给你上海什么政策,税率的减免等等,我认为这是比较片面的看法。

  和讯网:很多企业和金融机构也都在考虑上海作为自贸区以后他们的动作,香港有一些担心,因为资本是自由选择洼地的,上海作为自贸区以后会不会成为又一个香港,从格局和资本流向上我们应该是很有可能的,您认为是怎样的?

  陆红军:我认为短期来说是不可能的,从长期来说中国的空间非常大,每个地方都有它存在的优势和必然性。像自由贸易区,相信上海自由贸易园区成功以后,它的复制和借鉴可能会使中国产生一批自由贸易园区,除了上海之外,我把它称为“两东、两岸、两江”。

  “两东”是天津东疆保税区,要变成自贸区;二是广东,广东的腹地大了,最后会成为粤港澳的自由贸易园区,把广州市的南沙、白云机场(600004,股吧)保税区、深圳的前海,这三个地方和一个保税区融合起来,成为一个粤港澳的自贸园区,未来是可行的,对全国来说还没那么着急,但对广东来说已经开始调研,我也看到关于广州南沙成为自贸园区的广东省政府报给国务院的草案我也看到过。一个是在北方的经济中心,一个是在南方的经济中心。

  “两岸”,就是厦门,厦门的自贸园区今后一定会考虑到漳州与台州、泉州与台州、厦门与台湾这样的经济区,就是海西区,它具有两岸特色的自由贸易园区,相信台湾在自由贸易方面有很多经验,也有很多诉求,和内地、大陆市场联合的,这里为了便利贸易和投资所需要进行的金融改革。比如新台币和人民币之间的清算机制,现在协议都已经出来了,怎么扩大人民币的回流机制,因为香港的池子最多时候达到8000亿人民币,台湾的池子最多时候也就1000亿人民币不到,这个池子将来会增大。这作为两岸的自由贸易园区,现在我们把它这样定义有点过早,这是我们作为研究者的看法。

  “两江”,内陆型的自由贸易园区,重庆的两江地区,两江本身是我们国家金融改革先行先试的综合试验区,它也有条件将来成为内陆型的自由贸易园区,今后除了上海作为总体的自由贸易园区之外,有天津、厦门、粤港澳,有广东省的,也有内地的,甚至将来会产生一批经济落后的地区怎么来发展贸易,尤其是服务贸易取代原来的转口贸易或粗加工的,他要转型升级,这个贸易必须要走向全国,走向全球,这当中的投资和人民币自由兑换、跨境,整个金融服务,包括监管与开放,金融机构发展,整个是个系统工程。现在自由贸易园区,除了应对国际金融架构变化之外,对国内来说,国内经济贸易、工业发展到这个阶段,必须要发展对服务贸易的发展,这种高起点的转型也需要有金融改革。

  和讯网:您说的金改也是我想问的,除了结构上的硬件之外,您认为软件是否要做跟进,尤其我们一直在谈人民币国际化或利率市场化,但进程有点慢,如果要发展自由贸易区,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体量会越来越大,但作为储备还远远不够,您认为这些软件怎么跟进?

  陆红军:我认为中国金融改革要解决五方面的突破,一是利率、汇率的突破;二是资本帐下的自由兑换;三是实施跨境投融资,这是当前特别重要的;四是对金融机构的发展,特别是民营机构的发展;五是多元化金融机构发展要进一步推动,最后是金融创新与金融监管,这五点是我们国家金融改革的重点,也是自贸区里能实施的重头戏。

  和讯网:您最后提到的两条也是大家对互联网金融互联网和金融两方面在做的事情,在这五方面进行突破?

  陆红军:关于金融改革,包括金融互联网、互联网金融,我顺便想提一下,国民进行改革的时候,我强力呼吁需要有个清醒的头脑。刚才我参加了达沃斯论坛今天上午第一个论坛,关于如何重塑中国品牌,在这个发言中,前国务院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就谈到了,中国品牌的未来是看好的,但是他认为中国品牌最关键的是要企业、社会树立真诚的、诚信的观念。

  和讯网:和金融打交道方面风险管控向来是第一位的。

  陆红军:在这个会上,我记得有个专家说这个风险最大的敌人是自己,为什么要呼吁呢?这些年来社会上很多人有一种意念,认为金融是收割的,收种子、收果实,甚至是高收割的,暴利的,但金融是非常需要辛勤付出的行业,它首先是大量的种植,比如播种、管理负责任的各种举措,才会产生最后的高收益,但现在社会都认为金融是收割的,这样就变成把金融业看成可以剥夺人家,轻松获得的行业,这种思维我相信会给我们金融业带来一些隐患。

  商业银行是经营微利的,需要对储户和表内金融风险负责的;投资银行虽然是中介,但是也要诚信,你要把投资产品向客户原原本本地讲清楚,我们现在做的财富管理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问题,实际这些从业人员把自己的职业看成是一种高收割的,他认为我来做财富管理、投资顾问就是把我的利益建立在你们失去的基础上,其实最早的本意不是这样,金融其实是帮助人家增值保值,帮助人家成功的行业。

  和讯网:我们风险管控走在先,也不能单独地认为金融只是你攫取资金的场合。谢谢陆院长您的时间和观点!

 
(责任编辑:宋政 HN00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