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刘胜军:反腐不能只靠总理 须全社会参与

2013-09-11 21:13:23 和讯网  苏东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刘胜军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刘胜军

  和讯网消息 “2013夏季达沃斯”论坛9月11-13日在中国大连召开,今年夏季达沃斯的主题为“创新势在必行”。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刘胜军在接受和讯网访谈时说,财政不民主,地方政府严重公司化,人大变成了摆设,这些都使得这些年包括“郭树清新政”在内的一系列改革最终以失败告终。

  “中央政府得下决心,通过清晰的顶层设计倒逼,否则地方政府在利益驱使下会越走越远。”刘胜军说,改革方案缺乏充分的社会博弈,容易被既得利益集团给绑架和挟持,但又不能单纯地依赖政治家,更多的还是要依靠体制、机制和整个社会的参与。

  以下为访谈实录:

  刘胜军:对现在这种改革是比较有信心的,当然中国的官僚体制是非常复杂的,改革的阻力也非常大,所以对克强经济学能不能真正实施下去,我觉得我们还需要观望,但在这时候我们不是对李总理要泼冷水,而是要支持他,至少李总理是有这个愿望、动力和激情做事情去推动改革,这一点是让我们感觉非常振奋的。

  和讯网: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前,大家还是有很多期待的,您感觉在这个过程当中最需要紧迫解决的问题应该是哪些呢?

  刘胜军:三中全会应该说是个全面的改革,过去十年没有改革,积累了大量的社会矛盾,经济和社会层面风险都很多,任何单一的改革多不可能解决我们的问题,比如只搞金融改革,只搞财政改革或只搞国企改革都不行,需要全面改革。全面改革的核心,我认为是李克强反复强调的,政府和市场的边界要处理好,政府该管的事情,同时把不该管的事情坚决地放掉,既不能越位也不能缺位。

  但我们的现实是政府是越位的,很严重的是地方政府公司化,地方政府变成企业了,这是严重的越位;同时地方政府该管的事情也不管,比如环境污染的问题。地方政府不知道这个企业在污染吗?不可能,老百姓都知道,你不知道?我认为这样的现象本身有地方政府短期的利益诉求,没有很好的定位。中央政府得下决心,不通过清晰的顶层设计倒逼的话,地方政府在利益驱使下会越走越远。

  和讯网:利益集团力量还是很强大的,推动改革的难度还是很高的?

  刘胜军:当然,回顾一下过去我们这么多年的改革基本都是不成功的,比如“新36条”“旧36条”“温州金融改革”“郭树清新政”和大家预期相比都是比较失败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官僚体系的阻力。改革开放,中国过去30年增长非常快,和印度相比我们得益于强势的政府,这个强势的政府除了维护社会环境稳定之外,因为他有很大的权力,在经济发展过程当中就很容易形成利益集团,有很多审批权,刘铁男就给了我们具体的案例,他审批表面上是为了国家的利益,是为了经济统筹布局,最后事实上可能就为了他个人的权力,哪怕这个项目再合理,你不把他的关系搞定他就不给你批,这是权力的私有化。这种利益集团的形成在中国已经是不容回避的现实。

  在改革的时候,很多改革方案要交给这些政府官员制订,不可能总理写方案。这些官员在起草方案过程中本身有利益,也会受到国企、金融机构这些其他利益集团的游说和影响,而且这个方案制订过程又不透明。过程中,改革方案缺乏充分的社会博弈,容易被既得利益集团给绑架和挟持,当然政治家的英明会起到一定的阻止作用,比如一些不好的方案总理会驳回和怒斥,但总体来讲,我们不能单纯地依赖政治家,更多的还是要依靠体制、机制和整个社会的参与。

  和讯网:现在财税体制改革大家都谈得很热,对于财税体制改革,您觉得重点应该放在哪些方面?

  刘胜军:我认为财税体制改革核心是两点:第一,要学习当年的里根经济学,通过不断减税恢复民营经济的活力,使市场不断创新,同时也实现国民收入分配的再平衡,让更多的蛋糕更大的部分分给民营经济、企业和个人;第二,我们必须要建立一个财政的民主制度,我们今天的很多问题,我刚才说的地方政府公司化、错位、越位,包括“三公”经费、腐败问题,根子上都因为没有财政民主,这个官员拿了很多钱,如果是地方领导,我当然是这么搞,搞形象工程、吃喝玩乐,盖一个豪华办公楼,这是人的本性,本身没有错,错在我们没有机制制衡他。你以为美国的加州州长就不想搞这些东西,他也想搞,但他搞不了,你一搞首先国会不批准,你就搞不了;其次,你如果违背国会搞了,你可能被起诉,被媒体曝光,下台,所以他连念头都不敢有,这是很重要的。

  和讯网:您刚才说财税体制改革,怎么样来实现透明和民主化呢?

  刘胜军:其实我们有现成的机制,人大本身就是最高的权力机关,按法理来说政府就应该接受人大的制衡和监督,但我们在实践中人大的权力被虚化了,人大变成象征性的东西,政府看起来每年也在交给人大一个东西,但人大从来没有真正行使过他的否决权、否定权甚至执行权,因为政府有时候提交给人大的报告,人大代表都看不懂的,看不懂怎么去审批?所以我们不尊重现有的制衡框架。

  第二是透明度,中央部委在推“三公”经费的公开,我认为这是开端,但从推进的情况来看很难,政府机关原来很习惯了大吃大喝,完全没有边际的花销,现在忽然说你今天吃饭花了多少钱要报告一下,这对他们来说打击太大了,甚至像一场“革命”,他们做不到。

  当然这也涉及到另外一个复杂的问题,我们的体制给我们的官员合法的待遇太少。一个权力很大的干部,可能月薪就几千元、万元,你说搁着谁能不犯罪呢?他手上的权力几十亿、几百亿,刘志军随便帮丁树苗赚40亿,你说刘志军的工资有多少?我估计最多也就一万元吧,这本身就是个很大的问题。当然,有的人又说了,你高薪养廉,我们那么多人养不起,这个是对的,因为我们人太多了,公务员太多了,要裁员,不裁员怎么高薪呢?根本来讲,政府要下放权力,这些官员没有权力他也就没法寻租了。

 
(责任编辑:宋政 HN00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