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林伯强:原油价格还会大幅度上涨

2013-09-12 21:41:36 和讯网 

  和讯网消息 9月11-13日夏季达沃斯论坛在中国大连召开,今年夏季达沃斯的主题为“创新势在必行”。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在接受和讯网访谈时表示,叙利亚前段时间打那么长时间的仗,其对原油价格影响已经消化,接下来是美国介入的问题,一旦美国介入打击的话,我认为原油价格还会再大幅度上涨,涨得多大取决于打击多大,有多少个国家介入。

  林伯强强调支撑原油价格有两方面:一是基本面,支撑石油价格长期上涨的基本面基本形成。 二是地缘政治影响,地缘政治影响主要是短期的影响,上涨多高取决于地缘政治的影响,到底这个事件影响有多大,会持续多长时间。

  以下为访谈实录:

  和讯网:林老师,我知道您在能源和原油方面有非常深刻的认识,目前国际形势也比较动荡,您感觉会对我们能源尤其原油方面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林伯强:主要还是看价格,目前国际原油对我们的影响,进口原油中断,买不到还不会,关键是原油价格走高的影响,每年花1.3万亿人民币从国际上进口石油,如果国际原油价格上涨对我们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国际石油价格上涨还有个问题,短时间上涨波动一下不要紧,长期上涨会带动其他大宗产品价格的上涨,包括煤和其他的,只是有上涨滞后而已,所以总体对中国宏观经济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因为上涨的话要更多的钱给别人。

  和讯网:现在国际形势也真的比较复杂,比如叙利亚的形势都可能会影响原油价格,未来原油走势您感觉会是怎样的呢?

  林伯强:叙利亚前阶段的影响基本已经消化,叙利亚其实本身原油量并不大,它的影响在于对中东整个局势的影响,中东局势对国际油价的影响是很大的,叙利亚前段时间打那么长时间的仗已经消化,接下来是美国介入的问题,一旦美国介入,形成打击的话,我认为原油价格还会再大幅度上涨,涨得多大取决于打击多大,有多少个国家介入。后面的事态发生,如果只是简单打击一下就过去了,原油价格还会往下掉,总体朝前走,因为支撑原油价格有两方面:

  一是基本面,基本面目前看来向好,欧洲、美国最近都比较好,可能中国经济也向好,结合起来,支撑石油价格上涨的基本面我认为基本形成。

  二是地缘政治影响,地缘政治影响主要是短期的影响,长期石油价格上涨压力基本面支撑目前已经存在,上涨多高取决于地缘政治的影响,到底这个事件(影响)有多大,会持续多长时间。

  和讯网:美国通过页岩气等资源开发对石油的依赖程度似乎有很大的减低,中国有没有应对措施?

  林伯强:美国对原油依存度降低是两方面:

  第一,他需求是稳定的,需求没有怎么涨,是稳定的,其他事情就可以往下减。

  二是页岩气大规模开发对石油形成的替代,这促使美国石油对外依存最近在往下走,据说还会进一步往下走,预测2013年大概会降到30%左右,那时候整个国际局势就比较微妙了,因为那时候美国独立能源格局基本就形成了,一个国家能源独立不等于所有的能源都自己生产,而在于我对外依存是可控的。一旦石油对外依存降到30%,我认为对美国而言就是可控的。

  美国有这样的底气,中国现阶段有没有这样的底气在于两方面:

  第一,中国对石油需求还在增长,哪怕它在缓慢增长但还在增长,这就很不利了。

  第二,中国页岩气开发能否像美国那样还非常不确定,除了页岩气开发还有什么其他途径现在依然很不确定。

  从这个角度来讲,中国比美国困难得多,也就是说中国真正要做到美国那样的能源独立的话,可能还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而且需要更长的时间。

  和讯网:这样就感觉中国很有可能是未来在世界上对原油进口依赖程度最高的国家?

  林伯强:不能这么说,这样的对外依存基本是百分之百。假定中国2035年,什么事儿都不做,IEA的预测是80%左右,但我们的体量和日本的体量是很不一样的,体量肯定是最大的,今年没有最大明年就最大了,从进口量而言的话,很快一定会超过美国。

  和讯网:您的意思是说,明年很有可能我们原油进口量就会成为世界第一?

  林伯强:完全有可能,超过美国只是时间点而已,它没有什么不确定性,现在两个国家已经非常接近了,某一个点上可能会超过美国,而且这个点不会太久,如果明年不实现,后年一定实现。中国的情况应该是在往坏的方向走,美国情况应该是往好的方向走。这个趋势和走势目前是比较明确的,对于我们而言,两个问题需要思考:第一美国能源独立对我们会产生什么影响,第二我们有没有什么办法,美国能源独立的路中国可不可以走,我刚才分析了一下可能相对比较困难,当中我们能不能寻找一些出路,这也是政府需要思考的问题。

  和讯网:听您介绍,我感觉中国的能源形势可以说是非常非常严峻的,如此严峻的形势,未来我们在地缘政治还有哪些方面有什么样的应对措施呢?

  林伯强:我们的外交现在很大程度上和能源已经绑在一块儿了,领导人到哪里去一般都会讨论能源问题,能源外交已经绑在一块儿了。地缘政治对我们的影响就是风险的问题,安全的问题,我认为解决这个问题,除了外交上必须加强之外,我们对某一个区域,每一个点的需求必须减少到可控的范围,也就是说中国的能源进口必须多元化,不要过多地集中在某一个区域。当然,这个多元化是个过程,不是某一个点,这个过程如果政府有为的话它可以缩得更短一些,如果放任的话会放得更长一些,但这个路是必须要走的。

  和讯网:林老师,大家对中国改革再出发有很多的期待,您对此有什么样的看法呢?

  林伯强:对改革有期待是自然而然的,政府一而再再而三强调改革的重要性,改革的决心,从总理的讲话,主席的讲话我们都听到了,这个信息应该是非常明确。接下来是怎么改革,以什么样的速度改革的问题,改革的决心和改革的预期已经都有了,接下来的问题是怎么改革,以什么样的速度改革,这两者都很重要,怎么改革牵涉到改革成功与否,以什么样的速度改革取决于改革的成效我们多长时间能见到,改革拖很长时间对现阶段意义不是很大。朝前走的话,能源方面的改革相对其他领域可能会稍稍更加复杂一点,这就是以往能源方面改革都很困难的原因。

  我们经常是价格改革,这边做一些,那边做一些,完全市场化的改革可能比较困难,它是渐进性的过程。体制方面的改革可能更加微妙,更困难,困难在于我们对改革的方向以及改革的结果不是很清晰,摸不透,你就不敢轻易地动,中国虽然能源这一两年缓一缓,但增长速度以及增量还是蛮大的,也就是说保障能源供应仍然是能源行业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保障能源供应的前提下,必须保障供应,支持经济增长的前提下,改革就非常谨慎,就怕造成突然间的间断或短缺可能性,形成对经济的影响,这在改革的过程当中可能都要思考。另一方面改革不是很清晰。

  比如电力企业改革,国际上改革有成功,有失败的,有朝前有朝后走的,这就给中国造成很大的问题,到底朝前走是对的,还是朝后走是对的,为什么人家朝后走?改革有成功也有失败的,中国现阶段改革是不是可以成功?教科书上写的东西,以中国目前发展阶段是否适应不是很清晰,有很多改革都是比较成熟的过程在改革。发达国家在改革应该以什么方式进行改革,对发展有什么影响,其实没有现成的我们可以抄可以看的,它就显得比较微妙一些,也比较复杂一些。

  中国大环境和国外改革现成模式可能也不相匹配,就使得这个改革更加复杂了,我们改革是国外有个模式,我们搬过来,修修改改,看看怎么样,就开始进行改革。能源改革基本是朝市场化的,人家都已经走过市场化,我们理所当然把国外经验搬过来对我们进行改革。但有一点很重要,中国大环境和国外改革的大环境是不是一样的,很有可能是非常不一样。今后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的改革,但比较大的动作,价格市场化、体制改革、打破垄断、厂网分开我认为都应该有个过程,而且这是个比较复杂的问题。

  和讯网:非常感谢林老师!

 
(责任编辑:宋政 HN00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