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王志浩:地方债或达20万亿须做地方政府资产调查

2013-09-13 19:32:56 和讯网 

  和讯网消息 9月11-13日夏季达沃斯论坛在中国大连召开,今年夏季达沃斯的主题为“创新势在必行”。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研究主管 王志浩接受和讯网访谈时表示,10月份或者11月份要公布一个地方债最新审计数据,我们猜测地方债可能是20万亿人民币的水平,在GDP当中大概占35%—40%左右,比例已经相当高。

  王志浩强调,尽管地方政府有很多资产:土地、国有企业等等,问题是这些资产的价值到底是多大?没有一家地方政府公布过它的资产负债表,如果把资产卖掉还债,我们要了解地方政府把这些资产卖掉需要什么样的手续,需要透明,否则会变成很腐败的过程。

  以下为访谈实录:

  和讯网:我知道,王先生您对中国改革形势非常熟悉,当前中国的宏观经济形势确实非常复杂,对此您有什么基本的判断?

  王志浩:我们认为,中国经济已经见底了,下半年复苏的趋势应该继续下去,而不是回到9%、10%的增长水平,这很有可能是不可能的,但可以保持在7.5%的水平,明年7%—7.5%的水平应该是挺合理的区间。通胀不是问题,外需应该慢慢地恢复起来,所以出口现在会好一些。房地产总体来说对经济增长是正的贡献,去年是负贡献,投资基建这些,但我们已经感觉到很多地方房地产公司的投资意愿增加了很多,所以对大宗产品的需求应该会有一定的作用。

  和讯网:也就是说您同意李总理在最近讲话里的判断,这样判断的依据是什么?

  王志浩:当然,李总理是做决策的一个人,他可以进行一些新的政策来控制经济或鼓励经济增长,最近几个月当中由铁路、保障房、水、环保方面的政策变化,这些变化很有可能已经起作用了,引起一些新的投资决定。同时我们也感觉到信贷增长率挺高的,总体信贷增长率在社会融资量占20%,不像2008年、2009年的占30%或35%以上的水平,但20%应该是挺支持经济增长的一种水平。如果政策方面有鼓励经济增长,后面信贷也起支持作用的话,我们感觉GDP的7%或7.5%是比较合理的水平。

  和讯网:我们注意到,在6、7月份之前,外国投行对中国经济当时是相当悲观的,自从8、9月份之后似乎有很大的转变,这样转变的原因我不太明白。

  王志浩:我估计夏天的那个变化是很简单的,7、8月份数据突然间转好,有时候我们投行经济学家会很怀疑这个数据,但这次要看发电量、运货量、水泥、PMI,他们的意见都是一致的,认为经济开始见底,开始回暖,不是GDP转好,其他的数据还是非常不好看,而是全面都转好了,这让我们更加有信心,下半年会好一些。以前我们预测是7.5%,但我注意到很多银行他们以前预期是7.4%,低于GDP目标,现在都转到7.6%,稍稍有所调整。

  和讯网:我们知道中国马上要召开十八届三中全会,您对十八届三中全会改革会有什么样的期望和预测?

  王志浩:我们当然保持有很大的希望,如果看其他三中全会文件的话,这不是要谈具体的东西,一般来说这些文件会讲原则上的东西,所以有的客户问我,三中全会会不会说物业税什么时候推行,税率是百分之几,或者户口改革,具体哪些城市会放开户口管制。我们必须跟他们说,对不起,三中全会不是那么具体的东西,是原则上的文件,所以,我们希望这个文件可以写得很清楚,政府的作用是什么,市场的作用是什么,价格是怎么定的,是市场来定还是政府来定的,民营资本有什么作用,这些原则能不能写得非常清楚。这些搞清楚之后,未来五年我们进行改革的时候可以看到这个文件说,这些原则是告诉我们怎么去具体地改,具体改革是怎么做的。我估计三中全会准备时间当中,有很多人会提具体的想法和方案,所以,在起草过程中,他们已经解决很多具体的问题,所以,我们希望三中全会结束之后,2014年这些具体的措施和方案会慢慢地公布,看到他们原则上定了以后,具体措施是什么。

  和讯网:您认为中国经济当前是市场化不够,还是市场化已经好了,或者政府的作用应该消减。中国的市场化改革到不到这个程度?

  王志浩:我个人的判断是,还是不够的。政府的和市场的会有一些混合的问题会出来。举例商业银行,我是外资银行的,我们知道有很多外资银行不像国有化预算内的银行,尽管国有银行有董事会,是上市银行。但出台四万亿政策的时候,他们也做很多预算内的活动,比如说很多银行替当地政府借钱,这种借钱的行为不是商业性的,而是预算性的行为,所以,地方政府会跟他们说,没有问题,以后我们政府会有财政收入或土地来融资来还钱,银行不用担心,但是这些银行没办法拒绝政府的要求,不得不贷款给这些平台、基建项目。所以,中国的银行有很多东西商业化了,但还是有政府的作用,政府的职能。

  我个人认为,政府要搞清楚什么项目是商业性的项目,什么项目是政府应该办的项目。很明显的问题是,比如投资平台,他们搞基建,比如地铁是非常好的东西,很多地方都需要地铁,但这些搞地铁的平台公司从银行借钱的时候利率是10%、15%、20%,很贵。如果政府可以做预算,发国债是3%—6%的利率,这样的银行对政府、赋税来讲是非常不好的体制,如果把地铁放在预算内,那么成本更低。混合的模式会带来很多问题,所以,最好银行做商业性的项目,如果搞地铁等基建项目可以财政部来做,或国开行这种政策性银行来做。搞清楚关系的话,大家都会有好处。

  和讯网:您刚才说到的是中国地方债问题,大家都对中国地方债有很大的担心,您认为中国地方债严重吗?这些问题有没有他们说的那么严重?

  王志浩:现在很难说,到各地调查这个问题,我们的一个猜测,地方债可能是20万亿人民币的水平,10月份或者11月份要公布一个数据,希望他们能报比较正确的数据。在GDP当中大概占到35%—40%左右,已经相当高,很多人在争论这是很大的问题还是小的问题,有人认为这是小的问题,不用担心,因为地方政府有很多资产:土地、国有企业等等,这可能是很好的回答,问题是这些资产到底他们的价值是多大?没有一家地方政府公布过它的资产负债表,所以,我们不知道这些地方政府他们的资产到底是什么,而且这些资产的价值到底是什么。而土地上,很多地方房地产价格涨得太快,未来土地出让金可能少一些。甚至于已经结束了它的债务调查之后,明年、后年要做资产调查,发现地方政府到底手里的资产价值是多少,如果我们按照把资产卖掉还债的方式,我们要了解地方政府把这些资产卖掉需要什么样的手续,需要透明,否则会变成很腐败的过程。所以,我们真的想用地方政府的资产来解决地方政府债的问题,不能随便说话,要想一想这些资产到底价值是多少,如果要把这些资产卖给市场,这个程序和过程应该想好我们怎么去管理这个过程。

  和讯网:非常感谢您!

 
(责任编辑:宋政 HN00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