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张维迎:“真”“假”改革之辩 警惕披改革外衣

2013-11-07 00:14:07 和讯网  苏东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将于11月9日至12日在北京召开。舆论普遍认为,此次三中全会是“中国本年度最令人期待的一场政治盛会”,会议将决定中国未来的航向。

  在这一重大的历史时点,和讯网对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就改革的发展问题进行了一次非常深入的访谈。

  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各种利益诉求冲突不断,各种观点主张相互交织。全社会对于改革的评价、取向以及重点等,分歧越来越大。改革红利减弱,改革步伐停滞不前,一些重大改革行动或方案拖而不决或决而不做。甚至出现了如张维迎所说的“打着改革的旗号反改革”的动向。

  过去的改革道路是如何走来的,应给予如何评价;新一轮的改革应如何启动前行;什么是真改革,什么是伪装的改革?作为当代中国最杰出的经济学家和思想家,张维迎对此提出了他全面而又独特,非常深刻的见解。

  以下为访谈实录(一):

  和讯网:现在众人都在谈论改革,但是对改革的定义大家的认识还比较模糊,而且有很多不正确的认识。什么是真改革?比如您认为扩大政府福利也是一种改革吗?

  张维迎:我想,真改革的一个标准就是怎样把权力由政府放在民间,由政府放给市场,这其实也是我们过去市场化改革的一条主线。

  在计划经济下,有太多的权力都在政府部门。其实这很多权力原本是个人所有的,但是我们把它收归于政府。后来的改革其实就是不断放权的过程,但是仍然有很多权力在政府。

  比如说,你现在做的很多生意都要得到政府的批准,审批特别多。还有一些产业,只能国有企业可以进,民营资本根本不能进。

  如果是在这些方面努力,那就是真正的改革。如果在改革过程中,打着改革的旗号其实却在不断收权,使得民间觉得越来越不自由,越来越没有安全感,我觉得这就是假改革。但这有很多其他的事情也要做,有些可能有争议。

  比如说有关社会福利的问题,在计划经济下,我们知道它是完全的政府福利,所以,福利的所有项目都包下来,尽管水平很低。在走向市场化以后,还有多少事情需要政府去做,我想这还是有很多争议的。

  我个人还是主张一种小福利,如果是搞那种大福利制度的话,浪费会非常严重,实际上也不可能真正解决大家关心的公平问题。尤其是看到我们政府现在的效率之后。我们看到即使在国外发达国家,像美国,特别是欧洲、英国这些国家,在大量实行福利制度,成为福利国家之后也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在我国这些潜在的问题会更大。

  所以,我认为简单说真正的改革就是把更多的权力交给个人,让市场变得更自由,这是最本质的东西。

  和讯网:现在很多人都说要加强政府的管理,把这看作是一个改革。比如很多人都喜欢说“加强监管”,对这样一个词,您是怎样理解的?

  张维迎:有些监管是需要的,我们总是需要政府,但需要政府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就是保护个人财产和自由,这是我们需要政府最根本的目的。

  在市场当中有很多规则,需要政府来制定,最简单的是度量衡,如果这个社会没有一个统一的度量衡,就会引起很多交易混乱。但过去总的来讲,我们对政府监管的作用可能看得太重了。中国现在市场上出现的很多问题,不是由于监管不到位,而是由于过度监管导致的,表面上显得好像是监管不到位。原因在什么地方呢?

  在市场运行中,很多事情我们叫做声誉机制。你在市场上有什么样的声誉,市场是会有一个记忆,如果你的名声好,你的生意就好,如果你的名声不好,那就没生意可做了,那就完蛋。所以,在一个竞争的市场上建立一个好的声誉,这对企业是生死攸关的事情。

  但过去政府管得特别多,企业就没有积极性建立这个声誉。好比这个事我能不能做,不依赖于我本人做的好不好,是不是客户和消费者信任我,而依赖于我能不能得到政府的批建,如果得不到政府的批建我就不能做。

  这样所有的生产者和厂家,就都会把心思花在怎么跟政府打交道,怎么能够游说政府上。当然我们必然知道最后的结果。我们看那么多的监管,最后导致的市场是非常的混乱。好比说药品市场。我们知道过去国家食品医品管理局前任局长也被枪毙了,这样的腐败问题使得我们原来设想的监管根本不能起到作用。

  所以,我反复强调,很多人主张监管,更多监管的一个原因是,他们真的觉得如果没有这种监管的话,市场就混乱得不得了;另一原因是确实有自己的利益,为了权力、为了寻租,所以,他们会找各种借口获得监管权力。

  我想要认识到这一点,确实比较难。我刚才讲到,表面上看好像是市场混乱,实际上是由于过度监管造成的,但很多人认为它是监管不够造成的。

  和讯网:也就是您认为我们目前面临的问题并不是监管少,而是监管太多?

  张维迎:全世界都是这样的情况,监管很多的地方一定是出问题最多的地方。

  世界银行做过一百几十个国家的研究都证明了这一点,甚至食物中毒。发现凡是审批特别严的那些国家,程序特别多的国家,食物中毒率反倒比较高。还有像环境污染等等,所有这些事实证明都跟我们好多人脑子里想象的不一样。所以,我一个简单的结论就是,中国恰恰是因为监管太多,政府的管制太多,破坏了市场本身的有序运作的功能,然后我们就看到很多市场上存在的不健康的东西。

  和讯网:看来您非常同意需要简政放权,现在政府很多人也都在强调这点,但现在却总是无法落实到位,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张维迎:我们现在很多改革其实都变成了一种空口号。

  自邓小平发起改革以后,很少有人公开反对改革,除了极少数的,如新左派。其实大部分人和政府官员不会公开的反对改革。但改革会涉及到很多人的利益。比如,改革就需要你放松监管,取消很多审批。但原来这些政府就靠吃这些东西,这是一种权力,而在权力背后就是利益,所以,阻力就会非常大。然后它还会变相,名义上在改革,实际上是不改甚至是反改革。

  包括减少审批的问题,现在我们谁都不知道有多少种审批。因为名义上是只有这一项审批,但要完成这一项审批背后又有四、五项审批,你要减少这个的话,那么这些相关部门一定会千方百计阻挠。

  有时候他们会宣布我们的审批减少了一半,或者是我们从1000项审批减少到500项。但你可以研究一下,大多数情况下,这减去的那500项都是空的,无关紧要的或者本来已经过时的——好比有一些只是为了某一个项目而做的一个审批项目,如今这个项目早就做完了,但还是把这个算在减少的里面,事后大家就说改革的力度很大。

  但你仔细看一下他们留下的那几百项,那些东西才是更要命的。因此,我觉得做这件事情真的是比较难,需要高层要有相当的力度去做它。

  其实改革这个问题,你真的要下决心,真的要回到八十年代、九十年代那样一种心态和那样一种气氛不难。那个时候你不改革就是不正当的。但现在好像却形成一种完全相反的气氛,就好像说改革反而是不正当的。尽管嘴上说要改革,但真正要改革起来,要动真格的话,大家好像觉得没有那种底气,没有那种社会舆论和心态了。我想这是现在的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还有一些人甚至把我们现在出现的很多问题,社会当中的问题,包括腐败等等,归结为改革本身,这就使得很多人认识更混乱了。

  和讯网:您这样说,让我想起您之前提到的,政府的权力,自身就有一种向更大的趋势滋长的倾向。

  张维迎:对。政府本身背后也是人性。好比做生意的你要追求利润,做学问的追求学说,发表文章。而政府里的人追求的就是他的权力,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每当有一种个权力,好比我把价格管住了,那么接下来就会衍生出新的权力,就有配给,因为你把价格管住了,定得很低,这时候物品供不应求,怎么分配呢?这就必须有另一种权力,所以,管制本身会内生出很多新的管制来。如果我们就事论事的话,今天没有办法去解决这些问题。

  所以,我就提出应该用大战略来考虑这些问题。比如说,现在有很多审批,你不能说审查这个好不好,那个审查好不好。我认为应该干脆将所有的审批都废了,然后再往回捡哪些是还需要的东西,就像我们今天人一样,我的屋里有很多书,放不下了,你要扔很难,拿起这本看了舍不得扔,那本也舍不得扔,但也许这些书本来就在外边,你再去挑哪些书我还需要。这样这个问题解决起来就更容易一些。

  但实际上可能都不会这么去做。

(责任编辑:马杰 HN011)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