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厉以宁:顶层设计关乎改革成败

  • 字号
2013年11月14日05:07 来源:华夏时报 

   顶层设计关乎改革成败

  我们决不能把已经取得的成果看成是我们的目标模式。离目标模式还有距离呢,而且距离还不小,因为这是“阶段性成果”。如果不继续改革,接下来的问题会越来越多,越来越难改。领导人必须懂得这一点,拖延改革是替改革增加困难。我们不能把“阶段性成果”当做我们的“目标模式”。

  改革已经进行到攻坚阶段。“摸着石头过河”这一形象化的比喻,在20世纪80-90年代是适用的,因为体制转型和发展转型的叠加,没有前例可援,我们必须在探索中前进。但改革在现阶段已经步入了深水区。水深了,俯着身子摸不着石头了,怎么继续前进?假定河底的石头分布不均匀,摸着摸着,又摸回来了,又该怎么办?所以一定要通盘考虑,统筹安排。改革领导者要站得高,看得远,想得深,要有战略家的眼光、胆识和魄力。这就是当前不少人正在谈论的顶层设计。试点仍然是必不可少的,但有些改革不能试点,比如价格改革、利率改革、汇率改革等,因为某个地区先试行通过资金的流动会影响全局。像这样的改革决策定了,就迅速在全国范围内推行。重要的是要从整体上考虑,要有战略眼光。

  宏观调控不能取代改革

  中国经济在近几年中出现了一个现象,那便是宏观调控承担了超出其理应承担功能的责任,这造成了宏观调控依赖症,经济中出现通货膨胀、出现经济减速甚至房价上涨都依赖宏观调控,时间久了甚至出现“既然宏观调控这么有效,还要改革做什么”的声音。

  但实际上经济和人一样,一个健康的人应该主要是由内在机制发挥作用,必要的时候可以打针吃药,但不能过度,经济的顺利发展也主要应该靠理顺内在机制,偶尔配以政府的宏观调控。改革的作用正是健全经济的内在机制,宏观调控只是作用于经济的外部力量,两者颠倒过来、过多地使用宏观调控就容易造成经济的大升大降、大起大落,一定程度上也延缓了改革的步伐。

  中国经济双重转型的过程中,我们所遇到的许多难题决不是靠政府的宏观调控所能解决的。举一个例子:现在已经出现了“社会阶层凝固化”现象。跟改革开放初期相比,那时的大学毕业生的社会流通渠道是比较通畅的。无论是社会水平流动还是社会垂直流动,靠求职者个人的努力,往往可以找到比较适合的工作。到了现阶段,大学毕业生的社会水平流动,尤其是社会垂直流动越来越困难了。不能埋怨这是大学扩招所带来的结果。一个有13亿人口的发展中国家每年有六七百万大学毕业生,算什么困难?不少单位一方面感到工作岗位人手不够,另一方面又感到人浮于事。这是为什么?这不是结构失调造成的又是什么原因?这种情况要通过结构调整和双重转型才能解决,仅靠宏观经济调控是解决不了结构调整问题的。

  新农村改革的起点

  是必须给农村土地以产权

  中国当前亟须进行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且重点应放在初次分配(按劳动力、资本、土地和技术等生产要素进行的分配),而非二次分配(在初次分配基础上,通过税收、政策、法律等措施对各收入主体收入水平进行调节)。

  对于初次收入分配制度的改革,我有几点建议:首先,新农村改革的起点,是必须给农村土地以产权。经过30多年改革开放,城市产权问题已基本理清,而在农村,土地属于集体所有,祖传的房子没有房产证,在宅基地上自己盖的住房,哪怕盖得再高、再好,也没产权证,产权处于虚有状态。农村土地产权的不明晰,实际上导致了农村、城市初次分配不平等的现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阻碍了收入分配改革。

  其次,劳动者和雇主必须有对等的地位。现在的情况是,不管打工者来自农村还是城市,他们通常以个体形式出现,相比较而言,雇佣他们的大企业就显得有些强势。由此带来的结果是,双方的谈判地位不对等,工资的多少也由强势的一方说了算,这也是初次分配的问题。西方国家是通过工会组织解决这个问题,但在中国,有谁看到过工会替农民工讨工资?所以,这个必须改。

  其三,教育制度要改革。在中国现行体制下,城乡教育经费、资源分配等不均衡,这容易形成社会阶层的凝固化、职业的“世袭”,也就是说,农民工的儿子,甚至孙子都还是农民工。如果这种情况不改变,初次分配同样会有问题。因此,我们要加大农村教育经费的投入,城里的学校也不要排斥农民工的孩子。

  当然,二次分配也很重要。这一点,主要靠城乡社会保障一体化进行调整。在西方国家,已经施行多年的福利政策强调,在初次分配有差距的时候,通过税收、补贴、福利待遇等方式,在二次分配阶段将差距缩小。但在中国,因为存在城乡两种户口,城市居民的很多福利农民工是享受不到的。也就是说,初次分配的差距,在二次分配中甚至再次扩大。要想弥补这一差距,重点应该放在加快城乡社会保障的一体化,这是整个中国经济面临的升级问题,十分迫切。

  上述观点摘选自公开资料

  本报记者 岳巍 整理

相关新闻

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