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血战25昼夜,60军用血肉铸就一道坚不可摧的防线

  • 字号
2013年11月25日05:00 来源:现代快报 
:<br><br>188460
龙云:

  1884年出生,彝族,云南省昭通人。国民党滇军高级将领,国民革命军陆军二级上将,云南省国民政府主席,云南陆军讲武堂校长。抗战爆发后,组建了60军。
1938年4月,台儿庄地区硝烟弥漫。
血战25昼夜,60军用血肉铸就一道坚不可摧的防线
血战25昼夜,60军用血肉铸就一道坚不可摧的防线
血战25昼夜,60军用血肉铸就一道坚不可摧的防线
血战25昼夜,60军用血肉铸就一道坚不可摧的防线

  1938年4月,台儿庄地区硝烟弥漫。

  从庞炳勋、张自忠苦守临沂,到王铭章在滕县以身殉国,直至最后争夺台儿庄的浴血奋战,以李宗仁为司令官的第五战区,虽然伤亡巨大,但国军将士们以鲜血守住了咽喉要塞台儿庄,并给了装备精良的日军以沉重打击。

  当时的60军,却还未真正嗅到硝烟的味道。卢汉军长带领4万滇军,自云南北上,在武汉、孝感一带整训之后,本应该开赴郑州战区。然而,李宗仁在台儿庄的一场大胜,让蒋介石决定在徐州与日军正面抗衡。于是,卢汉接到命令,60军向徐州开进。

  此一去,万余滇军官兵埋骨禹王山,可歌可泣。

  现代快报记者 吴杰 乐媛

  60军誓师出征照

  60军开赴前线途中

  巷战照片

  60军出征台儿庄的大炮

  本组图片由昭通市博物馆提供

  卢汉:

  1895年出生,彝族,云南昭通人,毕业于云南陆军讲武堂第4期,60军军长。与龙云情同手足,辛亥革命后随龙云加入滇军。历任滇军排、营、团、旅、师、军长、云南省政府主席等职。

  安恩溥:

  1894年生,彝族,云南省昭通人,毕业于云南陆军讲武堂第14期。曾任国民党滇军高级将领,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台儿庄战役时任60军182师师长。

  高荫槐:

  1889年生,云南昆明人。抗日爱国将领,为龙云手下的重要人物。保定系陆军速成学堂毕业,历任滇军排、连、营、团长等职。抗日战争时期参加了包括台儿庄战役、武汉保卫战在内的大小战役,台儿庄战役时任60军183 师师长。

  张冲:

  1901生,彝族,云南泸西人。幼年读过私塾,后入乡和县城小学读书。15岁时智退土匪,被当地群众誉为“小孔明”。台儿庄战役时任60军副军长兼184师师长。

  60军出征,驰援台儿庄

  1937年7月17日,蒋介石宣布对日抗战。

  8月上旬,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到南京参加最高国防会议,当众慷慨表态:“值此国难当头之日,我们云南1200万民众,坚决拥护中央抗战大计,倾全滇之精神力量,贡献民族,准备为祖国而牺牲。”并在会上主动请缨,承诺派一个军出滇参加抗战。

  云南人民爱国热情高昂,踊跃参军,捐款捐物。不到1个月时间,龙云就将云南既有的6个旅及有关部队组成一个军,即“国民革命军陆军第60军”, 军长卢汉。下辖3个师,182师,师长安恩溥。183师,师长高荫槐。184师,师长张冲。共12个步兵团,约4万人。

  卢汉,1895年出生,彝族人,毕业于云南陆军讲武堂第4期。卢汉与龙云情同手足,不仅是龙云手下的重要人物,还娶了龙云的表妹。重阳那天,60军在昆明南郊巫家坝举行誓师大会,拉开了滇军抗日的序幕。在场民众不断高呼:“卢军长,打!三师长,杀!杀!杀!誓灭倭寇,保卫中华!”

  因为不通火车,约4万名官兵徒步行军,经过40余天到达长沙,随后乘坐火车,开赴抗日第一线。

  根据最初的作战计划,60军应前往南京,保卫首都。但是,当先头部队到达金华、衢州地区时,南京沦陷。60军又奉命返回武汉待命,旋又奉命赴孝感、花园一带整训。当时正在武汉的冼星海和田汉夫人安娥,共同为60军创作了一首军歌:“我们来自云南起义伟大的地方,走过了祟山峻岭,开到抗日的战场……”

  整训期间,蒋介石给了60军一定的补充,但当时的60军并不知道自己的路在何方。李宗仁在台儿庄大战期间,曾要求将60军调往台儿庄。但蒋介石没有第一时间将这支装备精良、军纪严明的滇军派往台儿庄,而是将他们调往第一战区。

  1938年4月19日,60军乘火车向郑州开拨,当前锋部队快到郑州时,卢汉接到军政部急令,徐州告急,60军立即开赴徐州,暂归五战区李宗仁指挥。

  4月21日,临危受命的卢汉到达徐州,见到了李宗仁。李宗仁说,台儿庄东北前线吃紧,60军来得正好,并决定将60军归于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指挥。但卢汉没有料到,60军的抗日第一战,打得极其仓促,极其惨烈。

  1938年4月22日上午,60军打响与日军作战第一枪

  日军在台儿庄战役失败之后,势必要大肆反扑。之前进攻临沂败退的板垣师团西移,与台儿庄战役中败退的矶谷师团残部会合。同时,日军增调十三个师团,向徐州进行包围。

  蒋介石尝到了台儿庄大战胜利的甜头,从各战区向第五战区调兵,总人数达到了60万,对抗日军30多万人,不仅想要守住徐州,还想再来一场大胜。

  李宗仁认为,虽然我军在兵力上有优势,但是日军拥有机械化部队和空军,在徐州这个平原地带更有优势。一旦正面大战,我军必然失败。但是,在蒋介石的命令下,李宗仁只能在徐州周围布防。

  4月中下旬,矶谷师团得到增员后反扑台儿庄。60军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临危受命。

  刚到徐州的60军,被孙连仲安排为第二线部队待命,两天之内集结于于学忠、汤恩伯的背后。于是,卢汉命令183师在右,集结于陈瓦房、邢家楼、五圣堂、小庄地区;184帅在左,集结于台儿庄以东陶沟桥、孟庄、马家窑、丁家桥地区;182师在右后,作为预备队集结于蒲汪、辛庄、戴庄、谷堡地区。

  然而,白祟禧、孙连仲有意隐讳,未将台儿庄当时真实敌情告诉卢汉。60军各部前往集结地途中时,于学忠、汤恩伯两部已混乱溃退。这让60军中突前的183师与日军不期而遇。

  4月22日上午,作为先锋的183师541旅1081团刚刚前进十几公里,就在陈瓦房和日军第10师团先锋部队遭遇,事发突然,随即混战。1081团的尹国华营,在与日军的这场遭遇战中,流下了滇军保卫中华的第一滴血。双方交战激烈,尹国华营全营官兵五百余人,仅伤员陈明亮一人生还。

  卢汉后来在回忆中说,在这一遭遇战中,由于尹营坚决果敢地阻击敌军,赢得了全军备战的时间,在整个战斗中,起了很大的作用。

  对于全团来说,此一战伤亡惨重,团长潘朔端负伤,副团长黄云龙阵亡,耿庄落入日军手中。

  尹国华营在陈瓦房与敌遭遇的同时,183师542旅在邢家楼、五圣堂地区相继展开战斗,旅长陈钟书率部抗敌,坚守阵地。4月23日,陈钟书亲到前线,指挥部队猛烈冲杀,进入敌阵,与敌短兵相接。此时忽有敌军骑兵一部绕至左翼偷袭,陈钟书头部被击中,倒地时仍不断大喊冲锋。这是滇军在抗战中殉国的第一个少将旅长。

  排长战死,连长战死,营长战死,团长战死……

  183师1082团的战况也甚为壮烈,4月23日,该团在凤凰桥、五窑路与敌遭遇。连长黄人钦率队奋勇冲杀,与敌肉搏,血战终日,不幸在冲锋时身中数弹,壮烈牺牲,时年仅29岁。黄人钦新婚仅6天,就随部队从云南开赴抗日前线。战斗结束

  后,战友们在收殓黄人钦遗体时,从其衣袋中发现临战前夜他写给妻子的遗书:“倭寇深入国土,民族危在旦夕。身为军人,义当报国,万一不幸,希汝另嫁,切勿自误。”

  182师在183师右后方,183师的牵制,让驻守于蒲汪的182师第1079团有一天一夜的时间建筑工事。

  4月23日,日军主力进攻蒲汪,久攻不下后,集中炮火攻击,并用20余辆坦克反复游弋攻击。在团长杨炳麟的率领下,第1079团全体官兵死守阵地,伤亡惨重,杨炳麟负伤。

  182师第1080团于4月22日到达辛庄,日军猛攻蒲汪的同时,也猛攻辛庄。团长龙云阶与营长辛朝显守备于此。25日,182师师长安恩溥得到从辛庄突围的士兵报告,辛庄已经失守,龙云阶与辛朝显皆已阵亡。

  辛庄失守后,日军在强攻蒲汪的同时,又向后堡猛扑过来。后堡由182师第1080团第三营驻守,坚守一日,伤亡大半,弹尽粮绝。师指挥所连夜向该营运送弹药,26日拂晓,全营打得只剩下30多人,营长王谦右腿被打断。师长安恩溥命令撤退。

  与后堡一样同为重要据点的还有火石埠,在日军飞机大炮的猛烈攻击下,一个营的兵力同样损失殆尽,最后由183师的1083团接防。

  纵览最初几天的战况,183师、182师各部在与日军的交战中,击退了日军的猛烈进攻,但是将士死伤甚众,排长、连长、营长、团长屡屡折损,甚至还有旅长战死沙场。而且,因为平原地区防守难度很大,在日军的坦克炮火之下无处藏身,所以耿庄、凤凰桥、邢家楼等据点相继失守。

  4月25日开始,日军还派出飞机十余架,向火石埠、后堡等阵地逐点轰炸,继之以坦克掩护步兵,与60军逐村争夺。60军虽然手中的轻兵器较为先进,但缺乏防空、反坦克重武器,在平坦之地面对日军只能节节败退。

  至此,以第182师、183师存在的兵力,只能固守第二道防线。

  全面出击,壮志未酬身先死

  184师师长张冲,来到台儿庄地区之后,曾经向卢汉建议:台儿庄只有一道土墙,工事不坚。只要守住禹王山,就能保住台儿庄。禹王山不守,台儿庄也守不住。卢汉认为,张冲的见解符合实际,下令184师向禹王山转移。不料,蒋介石却强令坚守台儿庄。

  4月26日夜,孙连仲传达李宗仁的命令,台儿庄守军于27日全面出击,消灭进入台儿庄以东我袋形阵地的敌军。60军的任务是:向北,合力歼灭进占邢家楼、五圣堂、五窑路、蒲汪、辛庄地区之敌。

  卢汉下令,182师以一部向右翼辛庄、蒲汪出击,大部坚守阵地,183师以一部向左翼五圣堂、五窑路出击,大部坚守东庄,并守住火石埠阵地。

  右翼部队,是182师1078团。团长董文英爱国杀敌之心最为强烈,听到出击命令后欣喜若狂,提出愿亲率所部出击。虽经劝说,但董文英仍坚持要亲自率部进攻。于是,董文英带领一个机枪连和一个迫击炮排向蒲汪前进,第二营营长陈浩如跟进。猛冲蒲汪之时,驻守日军由骑兵协同反攻,包围了董文英的第一线部队。鏖战之际,陈浩如带兵杀到,董文英与其合击日军,然后突围后退,一度稳定了阵脚。然而,日军增员部队很快赶到,董文英只好撤至胡山扼守。由于疏忽,暴露了撤退踪迹,日军利用刘贵堂伪军换上60军服装,混入撤退的伤病中潜入胡山。伪军与董文英部发生混战,占领了胡山。董文英在反攻之时,不幸被榴弹击中,以身殉国。这天,1078团伤亡三分之二。

  左翼方面,炮兵集中火力向五圣堂、邢家楼、辛庄一带猛轰,阻止日军增援。但是,想向辛庄、后堡反攻的1077团也损伤严重,伤亡十分之七。

  同时,东庄守军第1082团、火石埠守军1083团乘机反击,集中轻重机枪、迫击炮、手榴弹全部火力向敌人猛射。遭遇打击后,日军集中炮兵火力,猛击东庄、火石埠阵地,整个村庄被夷为平地。1082团团长严家训在战壕中巡视时,被击中,伤重不治。

  日军炮击停止之后,步兵猛烈夜袭,通宵激战。守军将突入之敌消灭过半,少数退逃。拂晓前,日军再度冲入火石埠阵地,与守军进行肉搏。

  60军以及友部的全面出击,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伤亡也比较大。不过,日军虽然猛烈反击,但无法突破台儿庄。于是,日军又改变进攻方向,集中全力,重点向禹王山猛攻,企图一举攻占禹王山,切断陇海铁路,直取徐州。

  固守禹王山,不让日军逾越半步

  禹王山位于台儿庄东南、运河东岸,是徐州的一道天然屏障,位置非常重要。

  4月26日,全面出击效果不甚理想,卢汉向孙连仲提出:禹王山的得失,关系重大,请另派部队接替184师在台儿庄的防守任务,以便将184师调守禹王山。

  孙连仲不敢决定,转报李宗仁,答应由184师留一个团守卫台儿庄,其主力转移至禹王山占领阵地。

  当夜,卢汉下令将184师的兵力乘夜向禹王山转移。由于禹王山地质系碎岩层,挖掘战壕不易,卢汉立即向战区长官部要麻袋两万条,堆砌胸墙,加强防御工事。

  4月27日以后,60军便以禹王山为防守中心,外围有两道防线。

  4月28日,日军一个大队,配以坦克、骑兵向禹王山进犯。日军来势凶猛,连续冲锋,一度登上山顶。184师544旅旅长王秉璋,亲率士兵发起反冲锋,胸部为敌弹洞穿,负伤坚持战斗,终于将窜至山顶之敌大部歼灭。当张冲要派人送王秉璋下山时,他硬是不从,说:“送我一人下山,禹王山就少了一个战士。”

  29日,日军集中兵力,再向禹王山大举进犯。张冲把师指挥所设在禹王山西南坡一侧,表示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守军士气高涨,前仆后继,打退了日军的进攻。

  30日凌晨,第一道防线被日军突破,第二道防线也局部动摇,一支日军冲上了山顶。守军抱着“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将进攻的日军歼灭或击退,只剩下山顶的日军,被守军在两侧用机枪严密封锁。

  1086团团长杨洪元向连长李佐下令:“你在各排挑选士兵,组成敢死队,趁夜发起攻击,把敌人歼灭掉,夺回山顶。”李佐说:“离天亮还有两个多小时,挑选敢死队员不但贻误战机,而且临时的敢死队人员互不熟悉,不如就一个排一个排往上冲。”杨洪元同意后,李佐先率领第三排冲击山顶,经过几次冲击,伤亡了近百人。

  于是,从30日8时起,李佐连队在禹王山顶棱线上,与日军形成对峙。直到5月4日,迫击炮前来支援,一阵齐放,打中日军掩体,李佐趁机率队冲上去,把这支占据山顶多日的敌军消灭。

  从4月28日开始,日军在飞机、大炮、坦克的掩护下,攻势猛烈,禹王山主峰被炮火由126米削减到124米。在日军一次又一次冲击下,守军伤亡惨重。阵地上援兵赶到来不及修复工事,只好用烈士的身躯为依托。战斗之后,数十亩麦田埋满了阵亡将士的遗体,新阵亡的官兵无地可埋。

  5月11日开始,战斗逐渐沉寂,守军和日军的对壕作业快要挖通,夜深人静的时候,守军能隐约听到日军说话和打坑道的声音。一旦打通了,将如何冲出坑道,为牺牲的兄弟报仇,为国家名族雪恨呢?

  从4月22日的第一战开始,60军已经战斗了近一个月,禹王山上剩下的滇军将士,也许当时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

  六十军军歌

  作者 冼星海 安娥

  我们来自云南起义伟大的地方

  走过了祟山峻岭

  开到抗日的战场

  弟兄们用血肉争取民族的解放

  发扬我们护国、靖国的荣光

  不能任敌人横行在我们的国土

  不能任敌机在我领空翱翔

  云南是60军的故乡

  60军是保卫中华的武装

  云南是60军的故乡

  60军是保卫中华的武装!

  后续

  卢汉在5月14日接到长官部的交防命令,当天晚上60军从禹王山一带阵地逐次辙退。日军不知虚实,亦未追击。

  5月16日,60军军部奉命将阵地移交黔军第41军王文彦接替。至此,经过25天的浴血奋战,60军终于结束了这场魔鬼战斗。

  张冲临行时,向师指挥所行礼,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据一个留在当地养病的重伤兵归队后说,60军撤离后三天,敌人才敢上禹王山。

  据统计,60军实际投入战斗35123人,阵亡近1.4万人,受伤近5000人。182师与183师伤亡较大,每师各缩编为一个团。184师编为三个团。

  (本文参考资料:《正面战场 徐州会战》、《龙云传》、《徐州大会战1938》)

相关新闻

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