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中投公司副总经理谢平:地方债的欧盟时代即将来临

2014-01-11 10:11:32 和讯网 

谢平
中投公司副总经理谢平

  和讯网消息 2014年1月11日,由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SEEC)与和讯网联合主办的第十一届中国财经风云榜暨“中国改革再出发”财经中国年会北京举行。年会力邀财经领域的各级主管官员、著名学者和行业领袖,共同探讨中国发展及金融改革战略方向,破解“互联网金融”迷局,和讯网全程播报。

  中投公司副总经理谢平在会上表示,地方债的欧盟时代即将来临。他表示,地方债总量必须跟某一个不可抗拒的客观的指标成比例,不能说人口或者什么东西。现在实际上各个地方的政府债务在中国情况下有点类似于欧盟。欧盟各国在一个货币区内,欧盟对各个国家的债务有一个约束总量,中国肯定应该提出一个总量约束指标,然后才是允许地方政府直接发债。

  以下为文字实录:

  谢平:因为时间有限,而且我今天上午也安排学生答辩,所以我第一个来讲。

  大家都知道,最近审计署公布了整个地方债务的情况,这是一个很好的报告,大家仔细看。我主要讲几个观点,因为时间关系,地方债务基本情况和数据就不说了。

    第一个观点,关于地方政府债务内在的经济学逻辑。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地方债务?我觉得,核心的经济学逻辑,就是地方的GDP为导向的竞争“锦标赛”。地方政府领导要通过经济发展获得职务晋升,主要就是看GDP和税收。这两个东西不仅是晋升考核的主要指标,而且只有有了GDP和税收,地方政府才能实现环保、社会稳定和就业。所以,它是引起地方债务扩大的内在动力。有个很有名的经济学家布坎南,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他对政府权力很关心。我们地方政府内在的经济学逻辑隐含的是债务扩张与政治权利的相关性,这可以在布坎南的理论当中得到很好解释。

    地方债务为什么这么大?因为它有很好的信用基础:三大工具——人事权、任命权,是隐含在地方债务当中最重要的东西;再就是国有股权;第三,土地。这三个东西构成了地方债务的信用基础。有了债务,再入股作抵押,再有债务,股权和债务在这个过程中,形成“购股-负债-再购股-再负债”这么一个循环的机制。这是个很巧妙的安排,是它的经济学内在逻辑。

  (参考PPT图示)地方国有资产增加-投资增加-债务增加-融资杠杆率增加-股权增加……晋升机会增加。有了土地和国有资产,我们的金融市场又有这么多的金融工具可以利用。这也是一个中国特色:地方债务通过这么多融资工具,(参考PPT图示)银行贷款,债券,应付款,信托,各种借款,银行、证券、保险机构融资,外债、租赁等等,又有一个很好的资本市场,可以使股权和债务转换。在这种情况下,地方政府就可以利用前边讲的这三个法宝——人事权、股权、土地权,获得融资。这是我今天主要讲的一个主要的观点:地方债务背后的经济学和政治的逻辑。

  第二个观点,关于地方债务的统计。这次审计署对地方债务的统计,采用的是从下向上的会计方法。统计的核心是偿债关系、法律关系。按我理解,它统计的是最狭义的地方债务,是会计和法律上很清楚债务。实际上,很多地方债务是很隐蔽的,地方政府控股银行、控股企业,很多属于或有债务,是没法统计的。如果换一种方法统计,比如算出地方债务在地方融资总量和地方GDP当中的比例,根据一定系数比例推算,或者用另外的方法推算。我觉得,那可能会比现在审计的结果多得多。如果我们假设一张资产负债表,把地方政府看成一个公司,它的资产和负债的边界,是不清楚的。资产可以扩延得很大,负债里边有很多或有负债。所以地方政府有点类似一个没有资产负债表的公司。这是中国一个很奇特的现象。

  第三个观点,关于GDP跟债务的比例关系。审计署公布地方债务数字以后,大家会反思,过去5年、10年GDP的含金量。实际上,每一个地方的GDP里头,所包含的债务是不一样的。这就相当于企业的杠杆率。所以,这个事情就不公平了:这个地方GDP的“含债量”,比如1块钱GDP含7毛钱债,那个地方1块钱GDP含4毛钱债。同样都是1块钱的GDP,负债高的地方就像企业杠杆率高,肯定利润多嘛。大家GDP增长都是7%,两个地方努力的程度是不一样的。这使得各个地方之间横向的业绩比较,就不公平了;纵向比较,前后任的业绩也不公平,因为后任要还前任的债,他的GDP必然就下来。所以说,GDP里面有了债务系数,含金量就不一样了。否则,就把横向的比较和时间序列的比较的规则都打乱了,所以不公平。三中全会决定在地方债务问题上专门讲到这一点,我觉得很重要:以后考核地方业绩,要把债务放到一起。就是说,你还债多少,应该算你GDP的贡献。这样,横向比较和纵向比较才是公平的。要不然像现在这么比下去,GDP最大化,也必然促进债务最大化,必然是一个反向激励。要把这个比赛规则改变,必须看GDP的债务含量,看GDP的债务结构。

    第四个观点,地方债务的跨期。我们必须要认识“李嘉图等价”这个真理的存在:任何债务,后代是必须要还的。所以,地方债务越透明,当地老百姓就知道,我这个地方有这么多债务,我的后代将来要还这个债务,那么我的后代的福利肯定会减少。这就使得老百姓和地方政府的博弈,会有一个根本性的变化。这就叫“李嘉图等价”的后果:每个人都考虑到自己后代的债务,后代为了还我这一代的钱,他的福利会减少。另外,在地方债务一任一任转移的过程当中——中国有句老话“新官不理旧账”,所以债务约束必然淡化,偿还率会下降。这必然引起大家对债务的担心。这个事情,要想个办法,使后一任政府或者后一任的后一任政府,把他的还债作为一个重要的激励因素。要不然,“李嘉图等价”效应会越来越严重。

   第五个观点,地方债务对金融市场的影响比较大。因为现在市场上都相信地方政府不会违约,中央政府不会让地方政府破产,所谓“大而不倒”心理很严重。这就引起两个效果:一个是利率往上提。实际上,金融市场隐含着一个债务竞争规律:债务融资竞争使利率上升。第二个是刚性兑付。大家都在博弈:利率越高的债越买,因为知道地方政府,不管是融资平台还是什么平台,你变着法也要还钱,不会破产。任何地方政府都不会破产,都不敢违约,因为违约给他带来的损失对他政绩的损害,远远超过他创造GDP的获益。那么,在形成了这样的预期之后呢,整个市场规则会混乱。现在,我们已经感觉到利率的上升。

    最后,大家看一下所谓“基本可控风险指标”。这次审计署公布债务数据,认为风险基本可控。那么,“基本可控”是什么含义?第一,不要出现违约;第二,最好不要有挤出效应——不能挤出中小企业贷款,以及家庭贷款;第三,不要把利率提得太高;第四是贷款总量不增加。如果四个指标能够同时满足,这才证明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可控。如果没有同时满足,表面上没有违约,实际上它也是个膨胀的趋势,表明隐含的风险还是非常大。

    那么,对地方政府债务应该怎么控制?现在有好多办法,好多对此。我觉得,首先还是怎么考核政绩指标,把债务放上去是关键。其他的经济的办法,都没有政治的办法管用。因为地方政府债务,从理论上讲,是一个政治的变量,而不仅仅是经济的变量。因此,必须在政绩考核上有根本性的改变,这是它的内在动力。其次是债务总量问题。债务总量,必须跟某个不可抗拒的、客观的指标成比例,而不能是人口或者别的什么指标。实际上,现在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问题,有点类似于欧盟。欧盟各国在同一个货币区内,欧盟对各成员国的债务有一个总量约束指标。中国也应该先提出总量约束指标,然后才能允许地方政府发债。因为对地方债务的技术上的控制办法,政治约束是最重要的。所谓政治约束,比较典型的一个案例是美国“债务悬崖”:美国的政府债务受国会的约束。我们怎么约束?我认为,肯定是要通过考核指标来约束,靠政绩约束。经济约束,一个是总量控制,一个是把地方政府债务跟一些股权、债券这些技术方面的东西,包括利率,有一些约束。换句话说,可以用金融技术的办法来控制,找一些好的金融工具,来控制地方政府债务。

  以上就是我今天主要的观点,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宋长玲 HN008)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