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鲁政委:利率汇率地方债将成中国经济头上三把悬剑

2014-01-11 12:12:26 和讯网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

  和讯网消息 2014年1月11日,由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SEEC)与和讯网联合主办的第十一届中国财经风云榜暨“中国改革再出发”财经中国年会北京举行。年会力邀财经领域的各级主管官员、著名学者和行业领袖,共同探讨中国发展及金融改革战略方向,破解“互联网金融”迷局,和讯网全程播报。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在会上指出,利率、汇率、地方债这“三高”将成为中国经济头上的悬剑。

  以下文字实录:

  王正鹏:谢谢宋宇先生。刚才李稻葵先生在讲的时候,对他的学术结论也设了一个前提,就是说十八届三中全会的重要的举措都要落实才能得出他对于2023年的判断。刚才宋宇先生他对于未来10年的判断,也是假设了这样一个前提。所以对于我们今天有很重要的启发,就是2014年是中国经济布局年,我们如何去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对于中国经济的布局,从政治上、经济上去做一些落实的话,就会变得特别重要。我们接着刚才对于2014年话题的讨论,刚才宋宇先生做了一个比较乐观的预期。相对来说,实际上鲁政委先生对于2014年的中国经济有一个观点,他最近也讲得比较多,宏观调控叫做中性偏紧。而且我最近注意到他写的一篇文章,这个文章反响很好,在微信上都有很多的转发。他的文章当中讲,2014年中国经济将迎来一个“旧伤痛”,这个“旧伤痛”如果不解决好的话,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上行有一定的难度。我刚才跟他交流了一下,其实大家对这个“旧伤痛”很有兴趣,我们一起来听听他怎么给我们讲。

  鲁政委:谢谢主持人,我们今年的年初展望我起了一个题目,是“旧蜜月与新伤痛”,旧蜜月我们谈的第一件事情是改革,我们一讲起改革就想起春天的故事。我们也看到这次三中全会的部署的确是全面的改革,正是因为一个全面的部署,所以改革的难度很大,所以三中全会的改革也不是一下子能够做完的改革。放在2014年这一年来说,恐怕很多事情没有办法马上去做,很多事情做了,在2014年还不能完全发挥出对经济增长正面的贡献率。我们不能一下子就想到因为它是改革的第一年,所以2014年就没有春天的故事,那么强劲的推动。但是的确改革是一服配本固源的药。另外我们讲美国的复苏,从过去10多年来看,一般美国的经济比较好,中国的出口比较好,前提是它的经济增长。我们看到截止到第三季度,美国GDP环比这么强劲的背后投资是最主要的动力,不是消费。即便是消费,我们也注意到,从2011年之后,美国消费的上升跟中国出口的回升并不是等幅的,这个跟过去10年的状况完全不一样。而这种情况,在1997年到2002年之间也出现过,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国的东西放在全球的太贵了。我们发现在国外西方买回来的什么东西都比国内便宜,你说这样中国的东西还会有竞争力吗?过去好的故事在今年很难变成现实。但是“三高”却是今年真正的问题。

  第一是利率,2013年从6月份开始,这样一个货币市场利率所推动的各个利率品种权限的上升,发展到第四季度我们已经看到,除了国债,所有各个品种的利率都已经达到了有数据以来的历史最高水平。我们现在的通胀不是过去10年里面最高的,2.6%的通胀,我们比过去10年的水平低得多,我们的增长不是过去10年里面最多的,还是偏低的。然而我们从去年下半年,我们的利率水平,就是过去10年里面最高的。我们要反思一下,到底过去10年搞错了还是现在搞错了?我们按照上市公司的数据测算了一下,我们目前到2012年,除了房地产和金融,我们上市公司加权算出来最高的利率是7.2%,工业企业能承担6%,超过这个利率意味着什么意思呢?自己的钱都要赔到那个负债的付息上去,那还不如不办企业,直接关门,把这部分钱搞贷款,现在看到的就是这种情况,最聪明的企业家立刻关门,直接放高利贷。因为办企业还不如放高利贷挣钱多,所以高利率造成了这个问题。

  第二汇率,我们现在所有国内成本的上升加上人民币的对外升值,我们这几年讲的劳动力成本的上升,突然成本的上升,还有原材料价格的上升,环保成本的上升都在这个含义里面。但是我们有很多做经济分析的人已经忘记了人民币实际调汇率的真正含义,他老在讲CPI。最近美元劳动力成本的上升至少是15%以上,而我们CPI30%多。所以直接用CPI购买力平价算人民币汇率仍然是低估的,但是如果用劳动力的成本去算,人民币汇率毫无疑问是高估的。现在从银行的坏帐层面来看,坏帐最严重的都是过去出口导向地方,都是靠贸易比较高的制造业地区。这是现在一个真实的问题。高汇率,直接造成了目前制造业的负债率,是我们所有上市公司各个行业的负债率最高的,你可以自己去看一下上市公司分行业的负债率。所以我们说金融主要是由于制造业目前的负债率太高了,我们的“两高”直接驱动着,你还指望经济有什么更好的增长吗?

  第三地方债膨胀。放在今年这一年来说,你把它控制了,这个对于增长就是有下行的压力。他们如果不投资,将不会看到2013年下半年经济的反弹。

  我觉得放在今年来看,这“三高”都将成为中国经济头上的悬剑。而经济持续低位的运行,消费也很难继续的上升。我们看一下中国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从2008几乎是节节下调节,我们现在看不到有什么理由支撑它在2014年能够继续上升。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