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国际税务筹划专家倪勇军:走出去如何省钱

  • 字号
2014年04月22日13:42 来源:和讯网 

  国际税务筹划有三个目标:不交冤枉税;合理少交税;尽量晚交税。企业走出去时要慎重处理与税有关的问题,税务筹划要先行。国际上通用的最有效方法:更节税融资的方法;通过服务费、专业使用费的方式降低税负;转让定价的安排

  在3月20日下午举行的首届“中国走出去投资并购论坛”分论坛B(制造业、金融等服务业)上,连续多年被多家国际机构评为中国最顶尖的国际税务律师、中伦律师事务所税法业务主管合伙人倪勇军给出了合规的国际税务筹划策略。他指出,国际税务筹划有三个目标,第一,不交冤枉税;第二,合理少交税;第三,尽量晚交税。

  倪勇军表示,除了中国香港、开曼和英属维尔京群岛也是典型的避税港;作为公司出去投资的法律实体,从税务上来讲分公司和子公司有很大的差别,子公司可以达到税收递延的效果;国外合伙制也是非常盛行,对税收而言,合伙制是非常有利的投资的方式,还有的就是通过中间控股公司。

  在跨境投资方面,倪勇军指出国际税务上针对中国企业而言常见的税务问题有两个:第一个是双重征税。一般是通过国内法律的救济,或者通过国际税收条约寻求救济。第二个涉及在外国成立的中国税收居民企业,如果外国公司实地运营地在中国,这家控股公司就被视同为中国近地企业,要交25%的企业所得税。

  倪勇军建议企业税务筹划要先行,税务筹划的要点是有效利用税务条约。国际上通用的最有效的筹划方法,第一,用更节税融资的方法,投资时不要都用股权,注册资本投入应该越来越小,借款的方式应该越来越多;第二,通过服务费、专业使用费的方式降低税负;第三,转让定价的安排,转让定价似乎是一个杀手锏,但是有效利用的话也可以为纳税人带来很多的利益。

  本次论坛的主题为“CEO应该知道哪些事儿”,由走出去智库(CGG)主办,作为专业的跨领域服务平台,CGG拥有中信证券(600030,股吧)、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中伦律师事务所及蓝色光标(300058,股吧)集团四大机构,分别为国内投行、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及品牌公关行业的领军代表。

  以下为倪勇军演讲实录摘要:

  今天的话题是税务问题,特别是税务筹划,也就是教大家怎么省钱。

  事实上,国外税务环境更加严厉,大家都知道,在美国有这么一句名言,这个世界上只有两样东西是无法避免的,一个是死亡,另一个是纳税。

  虽然无法避免纳税,但我们可以减少所纳的金额。国际筹划有三个目标,第一,不交冤枉税;第二,合理少交税;第三,尽量晚交税。

  第一,为什么不交冤枉税?我大致举一个例子,比如去美国投资并在美国设立了一个子公司,赚了100元,美国税率是35%,所要交出去的这35元的税作为股息分回中国的时候,如果是母公司直接拥有,美国会征收股息所得税,这个税是10%,只要交6.5元,但如果通过香港控股公司去美国投资,同样的数字,美国公司65元的分红通过香港走的话,美国要征30%的税,大约20元而不是6.5元,因为中国大陆和美国签有税收条约,条约规定所得税从30%降到10%,而香港和美国之间没有这样的税收条约。

  第二,什么情况下可以合理的少交税?假如中国直接去美国投资,65元分回国的时候美国挣10%预提所得税,其实可以降低这个税。比如由荷兰控股公司去美国投资的话,这10%的税可能降到5%。这就是通过合法筹划合理少交税的方案。

  第三,尽量晚交税。这里就需要国内税务筹划中非常重要的技巧了,少交税了以后国家给企业一笔无息贷款,企业可以用这笔无息贷款做投资和运营。

  接下来我们讲讲最最重要的内容。首先是与海外投资相关的最基本的税务原则和概念,第一,投资的具体类型:一个是内地投资,另一个是并购。其中内地投资筹款相对有限,而在并购的税务方面需要考虑的因素就非常多了,因为这不仅涉及到企业的利益,还有国家的利益。

  第二,按照官方的统计,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投资中,75%都是通过中国香港、英属维尔京群岛(BVI)、开曼和卢森堡这四个国家/地区走出去的。这个路径虽然在商业投资方面有很多便利性,另外也会有很多投资私密性可以得到保障,但是从税的角度看却不一定是最好的方案,需要整体规划和考量。除了香港,开曼和英属维尔京群岛也是典型的避税港。

  第三,作为公司出去投资的法律实体,从税务上来讲,分公司和子公司有很大的差别,分公司没有税务的递延,你在国外分公司赚的钱在中国马上要纳税,子公司就不一样,子公司可以达到税收递延的效果。

  另外,在国外合伙制非常盛行,是对税收非常有利的投资方式。国内在基金领域的投资采用合伙制的比较多,其他领域的投资,采用的相对少一些。去国外,可能会碰到合伙制的投资,对税收而言,合伙制非常有利。还有的就是通过中间控股公司了。

  在中国,跨境投资中税务筹划最关注的是所得税。全世界有两种所得税制度,一种叫做全球收入纳税,比如中国大陆和美国,香港则是有条件的纳税。

  国际税务在跨境投资方面,特别是针对中国企业而言最常见的税务问题到底有哪些?

  第一个问题是双重征税。中国大陆实行全球收入纳税制度,所以企业海外投资,在国外赚的钱拿回中国的时候还是要征税的,这样,同样一笔钱在美国和中国各收了一道税。那么,双重征税到底怎么来解决?一般是通过国内法律的救济,或者通过国际税收条约寻求救济。

  国内法救济问题,我举一个例子,一个办法是通过国外税收抵免的方法,大家看这张幻灯片,这里有三个架构,第一个是中国在美国投资,第二是中国大陆在香港投资,第三是中国在南非投资,但是当中通过新加坡的控股公司,美国的税率是35%,香港的税率是16.5%,南非的税率是28%,在美国交完税以后,在中国就不用交了,但是多交那部分你也拿不回来。第二个架构中,香港16.5%和25%之间的差额怎么办?中国大陆要补征。再看第三个架构,当中隔了一层在南非交了税以后还可以在中国抵免吗?答案是可以。

  另外一个税务问题,涉及在外国成立的中国税收居民企业,很多人去国外投资都会设立一个控股公司,一般来说,这种控股公司都是空壳公司,没有人员和经营活动,纯粹用来投资。现在中国有规定了,如果这个外国公司实地运营地在中国的话,这家控股公司要交25%的企业所得税。这个公司股权转让会被征10%的资本利得税,英国很大一家电信企业在10多年前投资中国移动香港公司,前两年投资退出的时候赚了33亿美元,因为中国移动香港被认定为中国居民企业,所以它赚的33亿的钱在中国要交10%的税。

  你在第三国设立一个控股公司,虽然实际管理地可能不在中国,但是如果完全是空壳公司,又是位于某一个税率很低的一个地方,比如说香港、新加坡、开曼等,有另外一家受控外国公司,你出去投资一定会碰到这个规则,也就是说,这个外国控股公司所赚的钱似同当期分配给中国境内的股东,这个股东当期就要纳税。所以大家可以看出来,这两个规则都是用来针对税收递延的筹划的方案。

  还有非常重要的规则,大家要记住,我前面一个例子里讲到你在南非所做的投资,虽然当中隔了一层,但是可以抵免在南非交的税,这里有一个层级的限制,另外还有一个国别的限制,用一张图直观地给大家介绍一下规则,比如,在图的左边,在中国香港有一个企业,在美国有一个企业,一个是16.5%,一个是35%,你把股息分回国内的时候,35%和16.5%不能混在一起,而是一个国家一个国家地算。

  第二、三层抵免的限制,大家看这张图,香港、卢森堡、英国、这下面是美国,这是四层了,这样你在美国交的税在中国就没有办法做抵免,很多人不知道,以为控股公司越多越好,其实不然。在中国只有三层,在美国是六层。有没有办法绕开三层的限制?比如可以把中国香港作为中国税收居民来处理,把香港实际运营地放在国内的话,香港公司就被视同中国企业。

  国外的税是法律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美国的税务稽查人员很多时候是带枪的,在国外所有关于税的问题到最后一定要通过法律的途径来解决,所以大家在投资之前就要树立这么一个观念,慎重处理与税有关的问题。

  另外,税务筹划要先行。基本上,税务律师先设计一套交易架构,然后按照架构,法律工作跟进,所以,架构很重要的部分就是税务。此外,还要有全局观和前瞻性。随着企业在海外投资规模越来越多,很多时候投资架构要进行变动,会有很多不好的后果,从法律上来讲,会有很多合规性工作要做,从税务上来讲,很有可能有变动的成本,就像造房子一样,如果设计周全,打完地基后,现在盖两层,将来可以盖三层和四层,否则,只能得把地基推倒重做一遍。

  税务筹划的要点是有效利用税务条约。税收条约是国家给大家买了一个保险放心保),税务条约提供很多保护,加以有效利用可以受益。

  另外,提到税务筹划,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一个架构控股公司的筹划,其实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这种筹划现在越来越难,因为筹划的实质是利用第三国的税收条约网络,且都是基于当中的控股公司没有经营的实质和人员,维护人本很低的假设,各个国家税务局目前都是在大力的打击,但是如果运用合适,特别是跟商业实质相结合,这种方式是很有效的。

  举几个例子:比如去印度尼西亚或者南非最好通过新加坡,如果去加拿大,可以考虑通过欧盟的公司,甚至香港,为什么是这个架构?里面有很多讲究,具体不展开了。有一点,我请大家注意,在新加坡、香港、卢森堡,需要加一些商业实质、商业运营的内容,否则,这种架构面临很大挑战。这是我们现在的美国客户在国外投资的架构,我相信随着中国企业持续的走出去,将来中国企业的投资架构可能也会像这样。

  还有一些国际上通用的最有效的筹划方法,第一,用更节税融资的方法,投资时不要都用股权,注册资本投入应该越来越小,借款的方式应该越来越多;

  第二,通过服务费、专业使用费的方式降低税,比如并购美国一家企业,需要借钱,是在中国借,是在美国借,还是由中国新的公司借然后再去做并购?这个大有讲究!

  第三,转让定价的安排来实现。转让定价似乎是一个杀手锏,但是有效利用的话,也可以为纳税人带来很多的利益。由于时间关系我就讲到这里,感谢各位!

  嘉宾简介

  倪勇军

  中伦律师事务所税法业务主管合伙人

  拥有中国和美国执业律师资格。曾任美国伟凯律师事务所大中华地区税法主管合伙人、安永大中国区国际税务业务主管合伙人。执业18余年,拥有为财富500强、跨国公司和中国海外投资企业提供国际税务服务的经验。擅长将法律和税务结合,处理复杂的跨国投资和交易相关的税务问题。连续多年被多家国际机构评为中国最顶尖的国际税务律师。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