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蒲凌尘:海外投资不能忽视WTO规则

2014-04-22 13:42:55 和讯网 

  中国企业走出去一定要关注当地法律是否构成了市场准入和国民待遇问题,要考虑当地法律对于中国企业而言是否符合WTO框架,更要善于进行法律监控和评估贸易环境

  在3月20日下午举行的首届“中国走出去投资并购论坛”分论坛B(制造业、金融等服务业)上,中伦律师事务所WTO与国际贸易法负责人蒲凌尘表示,在海外投资有关的争议解决领域内,中国企业如今比较容易忽略的一个重要问题是投资国当地法律与WTO框架一致性的问题。

  蒲凌尘表示,“如果中国企业走出去时把法律仅仅理解成局限于某一国的法律条款,那就说明企业没有从WTO角度对当地法律条款进行展开分析,考察其是否符合WTO框架,而这一步骤对企业而言是非常重要的。”

  蒲凌尘强调,在规划海外市场和竞争时要对当地法律问题非常敏感,要关注当地法律是否构成了市场准入和国民待遇的问题,如今很多国家的法律程序发生了很大变化,技术条款的使用也非常多,还有隐性贸易保护措施,这些都会对投资构成一定障碍。

  蒲凌尘指出,WTO框架下的国际贸易不仅涉及货物贸易,也涉及很多资本项下的贸易。中国企业走出去时常常是出口的货物贸易遇到技术壁垒,与贸易有关的投资协定和双边协定都可以作为贸易救济的措施,后者多跟中国出口海外市场相关。

  蒲凌尘又分别从出口货物贸易领域和与投资相关的争议解决领域简要介绍了中国企业所遭遇的贸易上的法律问题,包括反倾销和反补贴,市场准入和国民待遇等,涉及技术壁垒的措施有很多。

  本次论坛的主题为“CEO应该知道哪些事儿”,由走出去智库(CGG)主办,作为专业的跨领域服务平台,CGG拥有中信证券(600030,股吧)、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中伦律师事务所及蓝色光标(300058,股吧)集团四大机构,分别为国内投行、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及品牌公关行业的领军代表。

  以下为蒲凌尘演讲实录摘要:

  今天我的演讲主要围绕四个问题:第一,中国企业走出去时一定都听说过WTO框架,也就是世界贸易组织法组织框架,这个领域其实是比较新颖的,很多中国企业虽然对它不陌生,却并不了解它的本质。比如中国企业走出去进到某一个国家时,是否考虑过这个国家的法律对于中国的企业而言是否符合WTO框架?事实上,这样的立法很有可能在当地的法律条件下是合法的,但在WTO框架下却并不合法。我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就是WTO框架与国际贸易的关系;第二,中国企业所遭遇的贸易上的法律问题;第三,国际贸易纠纷升级的原因;最后,如何规划中国企业走出去战略。

  在WTO框架下,贸易救济主要是指货物贸易上的救济,涉及的问题与投资和技术壁垒相关,非常复杂,WTO框架下的国际贸易不仅涉及货物贸易,也涉及很多资本项下的贸易。我们通常所称的“贸易救济”主要指反倾销和反补贴措施。事实上WTO框架下共有13个协定负责规制货物贸易,中国企业走出去时常常是出口的货物贸易遇到技术壁垒,不为大众熟知的一点是其实相关的服务贸易和资本也会遇到技术壁垒。与贸易有关的投资协定和双边协定也都可以作为贸易救济的措施,后者内容多跟中国出口海外市场相关。当然还有其他的法律框架。

  那么,中国企业走出去时在贸易上都遇到了哪些法律问题?在出口货物贸易领域,相关统计数据显示,近几年中国企业所遇壁垒的数量越来越高,其中欧盟对华发起的贸易壁垒的数量在2012年达到最高,为8起,2013年则有6起,虽然数量少了,但实际涉及的金额数目却非常大。例如2012年中欧之间、中美之间的光伏产业纠纷。对华发起贸易壁垒的国家中,美国发起数量最多,每年9起案件,数量远超欧盟,加拿大自2011到2013年发起数量不断上升,澳大利亚是近几年对中国出口产业发起的贸易救济调查比较多的一个国家,由2011年的5起案件上升到2013年的10起案件,增长速度非常之快。WTO框架下涉及技术壁垒的措施有很多。在阿根廷诉美国进口牛肉的案件是否符合WTO框架?当中国企业进入比利时后,比利时在海关税法或进口监管做调整的做法是否对中国企业构成了壁垒?这些实际上都是WTO框架要解决的问题,也是中国企业走出去时需要注意的问题。

  在和投资相关的争议解决领域内,中国企业走出去时容易忽略当地法律与WTO框架之间一致性的问题。最典型的案例是最近欧盟和日本告加拿大光伏产业的法律措施,这起案件涉及到新兴产业投资的问题,非常新颖。欧盟和日本的产业在进入加拿大市场时在投资过程中受到了不公平待遇,具体表现在投资待遇和方式方法上违反了WTO有关法律规定,也与投资协定相悖。

  如果中国企业走出去时把法律仅仅理解成局限于某一国的法律条款,那就说明企业没有从WTO角度对当地法律条款进行展开分析,考察其是否符合WTO框架,而这一步骤对企业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国际贸易纠纷的主要原因是法律规则滞后于经济与贸易模式的发展,国与国之间需要国际法和诸如WTO框架的重要法律框架来实现规制和调解,1994年乌拉圭回合结束后,国际贸易结构和海外投资结构都发生了很大变化,20多年前形成的WTO相关法律不能完全适应这种变化。

  由此引发了企业竞争格局的变化,尤以中国产业为代表,中国企业走出去使货物贸易和在资本市场上的竞争格局都发生了变化, WTO框架下的双边贸易合作、区域性的经济合作以及多边贸易合作中的投资协定纷纷作出调整,其中中国是广泛被涉及的国家。例如中美贸易双边投资协定中和欧盟的投资协定。欧盟2003年发布对反倾销反补贴的贸易措施法规的修改,美国2006年对也对法律做出了一系列调整,澳大利亚也在2010年修改了自己的法律,中国贸易的出口使得各国条款做出了调整,欧盟在法案讨论中明确指出法案修改针对的就是中国企业。这里涉及了很多敏感问题,安全审查、海关、贸易便利化、原产地、其他检验的问题,这些问题怎么解决?比如美欧对俄罗斯汽车报废回收费向WTO申诉,指责该国通过立法歧视外国公司,并违反了贸易规则。

  中国企业出口产生的竞争是多方位的,一是与发达国家,中欧、中美、中加之间产生了非常激烈的竞争,二是与发展中国家,中国和巴西印度、东南亚一些国家也产生了直接的竞争。此外针对对中国出口企业的形势,法律经历了很多调整和变化,过去,法律问题比较简单,常见的是所谓“双反”,针对的是有形货物贸易,现在比较常见的就是市场准入和国民待遇,这就涉及到货物贸易、金融市场和服务贸易以及知识产权等领域。

  如何从更广义的WTO角度看这个问题?中国企业走出去在规划海外市场和竞争时要对当地法律问题非常敏感,要关注当地法律是否构成了市场准入和国民待遇的问题,如今很多国家的法律程序发生了很大变化,技术条款的使用也非常多,还有隐性贸易保护措施,这些都会对投资构成一定障碍。

  中国企业走出去还应思考自己的竞争力是否具有核心实力,为什么选择市场A而不选择市场B?关于WTO框架,企业不仅要了解进口国的法律规章,也要考虑到与进口相关的法律,分析这些法律和WTO框架是否一致。我相信在投资光伏产业过程中,企业在意大利西班牙希腊并没有关注当地成员国的立法和光伏产业相关法律政策是否符合WTO框架, 而在加拿大这个案子中,欧盟成员国当中确实存在和WTO法律不一致的地方。

  法律监控,贸易环境的评估也非常重要,我们要做的不仅仅只是把资本输出去,给大家分享一个我的客户的经验,它就是华为,华为能做到今天的规模自有道理。我们合作的这么多年里,所有国际市场中出现的贸易政策变化、法律变化甚至有典型的WTO案例华为都会让我做报告,进行研究和分析。华为认为,信息量越大越好,能帮助企业评估海外市场安全性在哪,可控性在哪,赢点在什么地方,这样关注的不仅仅是战略,而是战术问题。谢谢大家!

  嘉宾简介:

  蒲凌尘

  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中伦律师事务所WTO与国际贸易法负责人。曾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执业工作20年。先后获得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经济学学士、比利时自由大学法学硕士学位;1985年至1986年进修法律于欧盟委员会。

  执业领域:WTO法、国际贸易救济(反倾销、反补贴、保障措施)、投资、合规与海关审查。从事代理中国企业应诉各类贸易救济调查案件逾百起,主要涉及欧盟、加拿大、美国、东南亚、拉美等国家发起的调查;代理商务部参与WTO争端解决案件、代理商务部应诉欧盟、美国、加拿大发起的反补贴调查、保障措施调查,参与代理中国企业上诉欧盟法院诉讼案件,并多次代理中国行业协会进行法律抗辩。

  2008年ALB HOT 100律师,被钱伯斯入选为国际贸易救济领域第一级别律师。2007年至2009年,被聘为商务部《多哈回合》谈判贸易法技术顾问。主要客户群覆盖通讯产业、钢铁、轻工、纺织、土畜、农业,所有客户均为各行业的龙头企业,如华为、武钢、鞍钢、奥康、中粮等。2007年出版书籍《欧盟反倾销法—程序指南、应诉技巧、代理策略》。

  

(责任编辑:胡永明 HN005)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