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Gregor Irwin:五招教你规避国际并购的政治政策风险

2014-04-22 13:44:57 和讯网 

  通过合资或者参股建立信任;避免炫耀性资产或易引起情感共鸣的消费者品牌;拥有中西方共通的清晰价值定位;理解欧洲的劳资关系和工作场所文化;理解竞争之外的政治风险

  在3月21日举行的首届“中国走出去投资并购论坛”上,Global Counsel首席经济学家、牛津大学经济学博士Gregor Irwin向中国CEO们介绍了在欧盟进行成功并购应该遵循的五项原则,并坦言,“要走出去做国际并购前,你们首先要有政治家的敏锐。”

  Gregor Irwin表示,中国对欧直接投资在过去几年间呈现崛起态势,但最终成交的交易比例的仅占总量的50%多一点。造成交易成功的障碍包括包括欧盟和各国监管,以及政治和政策的风险。

  Gregor Irwin通过成功案例的形式提出,要想在欧盟市场成功收购,应该遵循五项基本原则:利用现有关系,通过合资或者参股建立信任;避免炫耀性资产或易引起情感共鸣的消费者品牌;拥有中西方共通的清晰价值定位;理解欧洲的劳资关系和工作场所文化;理解竞争之外的政治风险。

  最后,针对如何控制国际并购中的政治、政策风险,Gregor Irwin有三点建议:第一,在投资的时候,要了解母国以及对象国的政策,要了解这些政策对投资可能产生的直接和间接的影响。第二,使用专业的专家意见,但是要慎重选择,让他们充分了解投资者的想法和投资目标,在必要的时候甚至对投资者的想法提出批评意见。第三,不要认为规避政治风险就是说服政府,而是要与政策制定者与公众和其他的利益相关方进行非常成熟的沟通。

  本次论坛的主题为“CEO应该知道哪些事儿”,由走出去智库(CGG)主办,作为专业的跨领域服务平台,CGG拥有中信证券(600030,股吧)、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中伦律师事务所及蓝色光标(300058,股吧)集团四大机构,分别为国内投行、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及品牌公关行业的领军代表。

  以下为Gregor Irwin演讲实录摘要:

  大家早上好!我今天的演讲主题是《国际收购中管理政治和政策风险的策略》。在开始演讲前,我先向大家介绍一下几个与中国赴欧投资相关的背景情况。

  第一,中国作为资本输出国,对欧直接投资在过去几年间呈现崛起态势。但并非所有中国投资者在欧洲的收购都取得了成功,最终成交的交易比例的仅占总量的50%多一点。

  第二,上述数据意味着差不多有一半中国企业在赴欧投资中遇到了困难。这些障碍会来自不同的监管机构,包括欧盟、各国的监管,政治和政策的风险可能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在欧的运行,比如劳资关系。劳资关系问题造成30%收购出现问题,尽管来自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投资也面临这个问题,但中国投资者面临的尤其多。部分原因是人们对中国投资者的错误认识。

  第三,欧盟拥有28个成员国,有5亿消费者组成的巨大市场。对许多投资者而言,这个单一市场非常有吸引力,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所有28个成员国有着同样的认识和经商的环境、语言、文化。实际上,这28个成员国都各有不同。

  中国投资者如何保证欧洲的投资成功,避免曾经犯过的错误?我想讲一下我们认为关键的洞察力,以及你如何更好地理解并规避在欧投资的政治和政策风险。

  我们认为,要想在欧盟市场成功收购,应该遵循五项基本原则。

  原则一:利用现有关系,通过合资或者参股建立信任。

  中国蓝星公司收购法国罗地亚是一个非常好的案例。上世纪70年代,罗地亚就已经进入中国,在2000年的时候,蓝星跟罗地亚建立了业务关系,在2004年双方关系发展得更好,合资在江西设立了工厂,用的是罗地亚的技术。基于此,2006年蓝星收购了罗地亚生产硅酮,这个合作非常成功。

  原有良好的合作关系让他们彼此信任,收购后,蓝星保留了罗地亚现有管理的结构以及把总部保留在法国。罗地亚则告知法国利益相关方,收购对双方有益,解除了法国方面的政治顾虑。

  原则二:避免炫耀性资产或易引起情感共鸣的消费者品牌。

  我建议大家一定要高度重视这个原则,并要意识到与它相关的高政治、政策风险。对一个欧洲知名品牌(特别是那些能引起情感共鸣的消费者品牌)的收购会引发更多媒体关注,并遭致更加严格的政治审查。

  这并非建议中国投资者不要收购欧洲强大的品牌,而是告诉你,要准确理解这种收购的性质和品牌的力量,它会影响到各个利益相关方的利益和品牌的情感。当然品牌运作方式有各种不同方法,它决定你在供应链中各种关系,所以要非常审慎选择目标公司,将政治风险最小化。

  2011年,中国光明食品收购法国高端奶制品品牌优诺的失败就是最好的案例。当时,光明食品希望在5年内把自己打造成为国际知名品牌,所以选择了优诺,但是法国政府以及优诺公司对光明食品的信任并不充分,还因为光明品牌在欧洲还没有赢得充分的市场份额,尽管光明食品在竞标的过程中出了最高的价格,但是,它却输给了一家美国公司。这家美国公司与优诺在上世纪70年代就已经开始了合作。

  原则三:拥有中西方共通的清晰价值定位。

  光明食品的失败案例,给我们哪些启示?如果你想避免政治上的风险,需要考虑在投资过程中当地的视角和感受。

  一个品牌主要控股人员从当地人员转化为中国的控股者,会给当地人带来什么样的感受?除此之外你要考虑环境保护,以及创造就业数量,以及创造就业的机会。如果具有这样的附加值优势,这种案例更容易赢得当地的支持。

  2011年,重庆轻纺成功收购萨固密就是一个成功的并购案例。2006年萨固密进入中国市场,但是它在2010年宣布破产。重庆轻纺准备收购萨固密,在未来5年准备在德国通过收购萨固密为德国市场创造稳定的就业,这样的方式使得重庆轻纺获得了欧盟以及公众的支持,最终这个并购案是成功了。

  原则四:理解欧洲的劳资关系和工作场所文化。

  在欧盟一些国家,比如说德国和斯坦维亚,在中大型企业中,必须建立非常正规的工会组织,尤其在制造业领域里。

  欧洲的劳资关系已经非常成熟。我们不仅需要理解欧洲的劳资关系,还要了解它工作场所的文化,因此我们需要在并购案发生之初就应着手进行劳资关系的沟通工作。也只有做足努力才能使未来的并购过程更加的顺利。

  在中远集团并购希腊比雷埃夫港案例中,由于比雷埃夫斯港占欧盟市场份额的23亿欧元,中远集团接触并购案一开始也受到了质疑,希腊以及整个欧盟都怀疑它是否会扰乱稳固平衡的劳资关系。但是,中远集团随后做出了郑重承诺,帮助就业稳固劳资关系,这一系列的举措和中国政府一系列支持也赢得了希腊的认可。

  原则五:理解竞争之外的政治风险。

  在大多数欧洲国家进行并购业务,政治的风险是非常重要风险质疑,它永远不可能为零。这需要我们去了解这个风险来自哪里,是欧洲委员会还是欧洲政府?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独立的监管,即便是相对鼓励外来投资的监管机制也会受到媒体和公众意见的左右,比如税收政策中,自从欧洲的经济衰退及经济危机之后,它在这方面的审查或者是顾虑就更多了,特别是对于像欧洲投资经验还不丰富的中国企业来说了解这方面的情况非常重要。

  最后,针对如何来控制国际并购中的政治、政策风险,我有三点建议:

  第一,在投资的时候,要了解母国以及对象国的政策,要了解这些政策对投资可能产生的直接和间接的影响。比如要投资一家工厂,我们要了解欧洲的能源政策,以及对象国的能源政策。

  第二,使用专业的专家意见,但是要慎重选择,让他们充分了解投资者的想法和投资目标,在必要的时候甚至对投资者的想法提出批评意见。

  最后一点,不要认为规避政治风险就是说服政府,而是要与政策制定者与公众和其他的利益相关方进行非常成熟的沟通,让他们了解你是谁,为什么你来投资,你能给他们带来什么。

  嘉宾简介:

  Gregor Irwin Global Counsel首席经济学家,牛津大学经济学博士,国际宏观经济和金融领域的专家。过去的十年中在英格兰银行、英国财政部担任要职,最近其在英国外交部担任首席经济学家。具有多国多领域的工作经验,尤其侧重金砖四国、欧元区和国际金融体系的改革。

  

(责任编辑:胡永明 HN005)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