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Timothy Stratford:投资美国基础设施项目正当时

  • 字号
2014年04月22日13:47 来源:和讯网 

  在未来17年中,估计美国在能源、交通和水利领域将需要8.5万亿美元的投资额,这是中国投资者参与美国基础设施投资的好机会

  在3月21日下午举行的首届“走出去投资并购论坛”能源/矿产/建筑工程分会场上,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北京)合伙人夏尊恩(Timothy Stratford)发表了题为《投资美国基础设施项目的机会》的演讲。

  夏尊恩律师告诉与会听众,在未来17年中,估计美国在能源、交通和水利领域将需要8.5万亿美元的投资额,这是中国投资者参与美国基础设施投资的好机会。他简要介绍了参与美国基础设施建设的几种模式,并介绍获得投资回报时投资者需要掌握的基本信息。同时,面对国家安全审查,如何借助本地律所,调整方案,规避审查。

  夏尊恩还指出,以更开放透明的姿态与美国被收购方沟通,将会帮助中国投资者投资成功。

  本次论坛的主题为“CEO应该知道哪些事儿”,由走出去智库(CGG)主办,作为专业的跨领域服务平台,CGG拥有中信证券(600030,股吧)、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中伦律师事务所及蓝色光标(300058,股吧)集团四大机构,分别为国内投行、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及品牌公关行业的领军代表。

  以下为Timothy Stratford演讲实录摘要:

  我今天发言的主题是“投资美国基础设施项目的机会”。

  首先让我们了解一下美国对基础设施投资的需求。这里所说的基础设施涉及好几个行业,比如能源,石油天然气、电力、煤炭、可再生能源,交通领域的基础设施,道路、桥梁、机场、港口,水利的项目,比如饮用水和废水处理,固定废物管理的项目,以及社会基础设施,学校、医院、公园、运动设施和通讯领域的基础设施。

  不过今天我重点阐述能源、交通和水行业。之所以重点关注这三个领域,是因为这些领域的需求比较具体,有数据可查,且在美国,这三个领域有着悠久的接受外国投资的历史。

  根据经济研究,我们得出了让人吃惊的结论。在未来17年中,估计能源、交通和水利的项目将需要8.5万亿美元的投资额,相当于40多万亿元人民币,能源需要4.6万亿美元,交通2.9万亿美元,水利3000亿美元。这只是直接、保守的估计,不包括适应气候变化所需要的资金,也不包括设施维护所需资金。

  8.5万亿美元是很大一笔资金。能源投资需求量最大,主要的投资需求来自于石油、天然气,然后是电气、生物燃料和煤炭。交通领域,60%来自于道路桥梁的需求,21%来自公交系统。水利设施投资主要是为提供安全的饮用水,剩下45%用于废水处理。

  如何参与美国基础设施行业投资?有三种参与分方式,第一大类是投资。投资类型可分为三种,一是收购现有公司的股权进入;二是通过收购新的项目,在新的项目中建立全新公司的方式进入;三是绿地投资,通过投资全新的公司方式进入。

  第二大类是债权投资。也可细分为两类,一是贷款,比如中国的银行向某电厂建设工程提供数十万元的贷款,二是购买债券,购买基础设施项目发行的债券。

  第三类参与方式不涉及资本,仅提供货物和服务。一个中国公司为桥梁的建设提供钢材,或者建筑施工工程公司受聘建设高级工厂。最近中国公司也有这样的实例。

  基础设施项目分为公共基础设施和私人基础设施。公共基础设施属于联邦、州或地方政府、国企的资产。美国的水和交通设施一般是公共基础设施。私人基础设施属于私人实体资产,通常这类资产会受到高度的监管。大多数能源基础设施为私人所有,能源行业有很多来自包括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监管。

  怎么去参与公共基础设施行业呢?可以提供设计施工,运营或维护服务,安排融资,进行债权或股权投资。

  最重要的是,在所有这些基础设施项目投资中,怎么实现高投资回报率?如果投资公共基础设施,如下途径可以收取回报。一种是使用费,基础设施项目带来的使用费,比如锅炉费和港口使用费。另一种是影子费用,即直接的用户不付费,而由政府来付,所以称之为影子费用。另外一种是按可用度来收费,即收的费用基于待使用资产的能力,而非使用量。我们付你钱,你负责把桥梁维护好供大家使用。

  参与美国基础设施行业,一般来说开发商会安排融资,并管理开发风险,所以此时中国投资者主要对项目进行债权或者股权的融资,这种形式叫项目融资。投资者对资产和项目的收入拥有追诉权,但对象不是开发商。

  除了投资项目,还可以投资开发商。一些中国的公司,比如太阳能领域的公司已经在美国建立了开发公司。这样他们可以投资开发商,组建项目,同时把自己的产品植入基础设施项目中。

  另外,参与私人基础设施建设,比如缔结合同、运营资产。有些开发商在项目完工后会销售这个项目,所以施工过程中就可以向开发商表示购买意向。

  还有在二级、三级市场的债权投资。

  中国的投资者,不管是服务提供者还是制造公司还是金融公司,都可以利用各自的方式来投资美国价值万亿美元级别的基础设施建设。

  面对挑战,投资美国基础设施的中国公司需要哪些战略呢?

  重中之重是获得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许可。安全因素是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一直关注的,涉及国家安全的项目必须要经过委员会审查。因此外国公司并购前要思考目标公司是否涉及国家安全。如果目标公司为国有,可能会牵涉到美国政府的政治利益,而不纯粹是一个商业问题了。过也有很多投资项目获得通过,即使涉及到一些国有资产、敏感话题,比如政治或者间谍问题,IT技术方面等。

  回顾一系列并购案,例如三一重工(600031,股吧)的发电厂,临近敏感的美国政府设施,就被美国政府否决了。

  如果是建立新的公司,委员会则不会审查。如果收购者不可能对美国企业形成控制权,委员会也不会介入。其实很多项目并不在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审查范围,即收购者不需要经过审查就可以在美国进行。

  我们律所曾代理一系列涉及美国国家安全问题的并购案,比说联想收购IBM,笔记本电脑项目,私人电脑项目等等,积累了一系列经验。我可以跟大家分享如何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打交道。首先要尽早在投资前思考是否涉及美国国家安全问题。我们律所可以帮你审核,及早确定并购是否可行。如果可行,美国投资委员会的审查就不是问题。如果我们认为不可行,那么就没什么希望通过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审查。

  当然,如果目标公司地理位置与美国某些敏感的军事设施相关或者相近,我们会尽早调查,把信息反馈给客户,尽早帮助客户调整并购架构。我建议大家要尽早考虑出现的问题能否规避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敏感点。美国政府擅长发现问题,但不擅长提供解决方案。因此外国投资委员会会指出案子中很多问题,但是提供的解决方案却不具有实践性。我们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打交道有丰富的经验,我们知道他们关注什么,帮助解决问题。哪怕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认为并购可疑,应该进一步改善。我们会向委员会提建议,推荐我们的解决方案。

  另外关于美国能源领域的政府审批事项。电力投资需要联邦和州政府的审批。我们所曾代理中投公司收购美国艾丽斯电力公司,成功帮助他们通过联邦州政府的审批。公路、桥梁项目比机场、海港项目敏感性低,因此投资公路、桥梁成功概率较大。还有公众对水很敏感,尤其是在一些州和地方,但是我们也有办法克服。另外不同的州对产品和服务有各自不同的规定,有时是政府支付费用。例如某些州政府规定,如果提供产品和服务国家在WTO框架下与美国签署了协议,政府就不会对供应商采取限制措施。如果中国在WTO框架下与美国签署采购协议,也就不会存在诸多地区保护性障碍。但是这些协议是互惠互利的,中国政府也要对美国的提供商提供相应优惠。

  谈及应对法律和政治问题的战略,首先要了解风险,并且投资可行的项目。面对不同风险要有不同策略。分析外国公司投资中国的成功案例,可以发现他们与中国和中国人民的关系很好,能够提供很多价值。这也同样适用于去美国投资的中国公司。美国习惯用法律解决问题,因此要非常熟悉美国法律法规,因此有必要去请教法律专家。如果投资公司将整个并购过程都透明化,展示给外界,将提高美国对中国公司的信任,更有益投资。

  美国政府有一些贸易限制,尤其对叙利亚、伊朗、北朝鲜以及古巴,如果中国公司与上述这些国家较多交往,则美国可能不给你的投资开绿灯。因此,需要综合制定战略应对政治风险,可以极大帮助投资成功。

  总之,利用法律和金融专业知识,与美国投资者共同探讨投资意义,多了解美国、政治、法律、金融环境,多了解投资机会,都将有助于你的美国投资成功。

  夏尊恩(Timothy Stratford),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北京)合伙人。夏尊恩是科文顿北京办公室的合伙人。他主要业务是为在华经商的国际客户提供法律咨询,以及为寻求拓展全球业务的中国公司提供协助。作为前美国助理贸易代表,他是美国在华企业中最高级别的前美国政府官员。

  夏先生曾在中国从事专业工作长达 30 年以上,期间曾任通用汽车公司中国运营部的总法律顾问,还曾担任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商务处的公使衔参赞,以及在华美国商会主席。

  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简介

  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是一家顶级国际律师事务所,创立于哥伦比亚特区华盛顿,历经近百年历程,现有超过 850 名律师在华盛顿、北京、布鲁塞尔、伦敦、纽约、圣地亚哥、旧金山、首尔、上海以及硅谷执业。事务所以一流的工作质量、对客户的高度忠诚、业务上的娴熟和创新而声名卓著。事务所在美国、亚洲、欧洲、中东、拉丁美洲和非洲代表一流的中国公司处理复杂的公司、监管、诉讼和政务事项。科文顿拥有一个卓越的业务团队,专门就外国直接投资相关的交易、监管、立法和政策事项(包括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进行的国家安全审查)为企业提供咨询。事务所成功地处理了多项重要的中国对美投资交易的CFIUS审查流程,包括IBM-联想、中投—AES、中海油-Chesapeake Energy、中海油-Nexen和万向-A123 Systems。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