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世纪盛康罗生门

2014-06-22 13:29:44 证券市场红周刊 

证券市场红周刊2014年第24期
证券市场红周刊2014年第24期

  策划:本刊编辑部 责任编辑:林中撰文:承承

  编者按:中证万融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真金白银买只小鸡辛苦培育了5年,长大后竟然要归别人了,原因是卖小鸡的人突然翻脸找回来说不想卖了。中证万融觉得委屈,觉得不可思议。但小鸡的原主人世纪盛康原始股东却觉得卖小鸡时,大家谈好的等小鸡长大后一起按比例分成的,谁知小鸡长大了,自己的好处却缩水了,也很委屈。

  “利益”让双方都选择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待问题,结果是,相同的目标、不同的着眼点让双方就此引发了一系列矛盾,原本很简单的业绩提成款纠纷最终演变成旷日持久的股权争夺大战。

  一边是原始股东召集董事开会罢免董事长直接接手工厂,另一边则是控股股东冻结子公司财务,大喊新成立的董事会非法。网上隔空对战最终演变成现场版百人肉搏大战,昔日的生意伙伴不惜为利对簿公堂,个中隐情扑朔迷离。

  引子

  隶属于陕西省西安市的户县旧称“鄠县”,面积1255平方公里,位于关中平原中部,秦岭北麓、渭河南岸,东接长安、西连周至,建制至今已有2200多年历史。这里既有千年古刹草堂寺、天下道教祖庭重阳宫、古建精品公输堂等名胜古迹,也有李白、杜甫等大诗人留下的名篇佳作。

  然而,就是在这样一个有着悠久文化历史氛围、且民风淳朴的小县城中,今年3月发生了一起轰动整个关中的重大新闻“百名山东大汉打砸事件”,并引发多家纸媒和网站跟风报道,甚至还引起山东省政府相关部门的高度关注,有几家上市公司被卷入其中。

  小企业迎来橄榄枝

  事情的原由还得从5年前的2009年说起。

  在当年户县这个西部经济欠发达内陆地区,如果一家民企没有资深背景、经济实力,即便拥有了独家配方,其产品要想打开广阔销路去占领市场还是非常地困难,一不小心就可能会折戟商场,而这恰恰是西安世纪盛康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纪盛康”)重组前的写照。

  世纪盛康成立于2007年,是一家集科研、生产、营销为一体,专业从事泌尿与生殖健康产业的现代化高新技术中药企业,现在的法人代表是被称为中国巴菲特的赵炳贤。早在2009年以前,世纪盛康的股权控制集中在谢贵平、张玉凤、舒满平手中,后在重组过程中,谢贵平、张玉凤将其持有的股权全部转让给杨帆(世纪盛康副董事长吴芳之子)。

  作为2007年创立的企业,中药市场竞争之惨烈让企业在经营过程中一度出现困难,特别是2009年上半年发生在天津的一起医疗事故甚至导致企业停产整顿。据中证万融所提供的相关财务数据,2009年末,世纪盛康总资产0.38亿元,净利润-251万元。

  “世纪盛康根本不像想像中的那么差,当年实际资产虽然只有几千万,但我们是盈利的,根本没有亏损。”世纪盛康董事、原始股东舒满平认为中证万融刻意夸大了公司在经营上的负面,“我们的无形资产在当年要值3个多亿,不然中证万融为什么要花那多么钱去收购?”

  就在世纪盛康停业整顿期间,一家来自北京的战略投资者北京中证万融医药投资集团(以下简称“中证万融”)抛出了橄榄枝,在曹凤君(后任中证万融董事、总裁,现已停职)的牵线搭桥下,中证万融通过出资3000万增资扩股持有其51%股权,次年再度投资3000万元收购了19%股权。世纪盛康原始注册资本619.5万元,在与中证万融重组完成后,中证万融持有了世纪盛康70%股权,成为控股大股东,而原始股东持股权则下降至30%,其中杨帆和舒满平分别持股27%和3%,

  企业发展需要资本引入、股权转让,这是资本市场上的常事,然而就是这场极其普通的股权转让之事却为5年后的“百名山东大汉打砸事件”埋下了“前因”。

  利益兑现的分歧种下“前因”

  记者从一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处获得了双方合作的相关资料,中证万融与吴芳在2009年9月3日签订了增资及股权转让合作框架协议,规定在支付增资扩股3000万元和股权转让费3000万元后,承诺乙方(原始股东)股权转让完成后4年内有权从世纪盛康提取4987万元作为对乙方的补偿,每年的具体提取数额、比例及日期根据盛康公司当年的经营情况。同时,原始股东也承诺,将其持有的剩余全部盛康股权质押给中证万融,为其在合作协议中各项保证和承诺担保,质押期限3年。

  然而,正是这个承诺的“因”,几年后却成了双方矛盾爆发的“果”。

  根据记者所了解的情况,世纪盛康在引进中证万融后,中证万融又投入了巨额资金改扩建了工厂,提升了产品工艺,并进了全国医保等等。到了2013年时,世纪盛康净利润达到了3927万元,当年以税收10531万元一跃成为户县的纳税第一大户,纳税额占到了当地税收30%,并获得了“陕西省民营企业20强”第一名的荣誉。

  “我们原计划于2014年在公司附近再征26亩土地扩大再生产,投产后预计产能翻番。未来两年准备上市。”世纪盛康董事王洪飞表示,这种预期现在已被无限期延后了,业绩提成款支付上的分歧导致世纪盛康股东之间出现了问题。

  据了解,因财务做账需要,世纪盛康财务部在支付业绩提成款时一直要求相关人员提供相应完税票据,这也包括了原始股东,而原始股东也承诺给与于公司财务相应的票据,但一直到2013年2月份,杨帆、舒满平都未能按《承诺书》约定,提供发票给世纪盛康公司冲账。考虑到涉及企业需要代扣代纳个人所得税规定,为避免企业承担相应税务风险,2013年2月开始,世纪盛康决定暂停支付余下的业绩提成款,目的是继续等两人提供纳税发票入账和预留代扣代缴的余额款和税务机关罚款。

  记者从手中所获得的相关资料复印件内容看,中证万融原始财务票据证明了其在2009年9月至2011年7月底间将3000万元增资款支付给世纪盛康、3000万元股权转让款分批完成打款给原始股东,而世纪盛康也在2012年又给予了原始股东提成补偿款共2100万元。不过,记者发现,除增资款3000万元之外的5100万元支付金额与双方协议约定的7987万元仍相差2887万元,从双方所签订协议的时间要求看,需要世纪盛康在2014年2月前支付完成(下图为中证万融支付股权收购款的部分凭据)。

  “对中证万融的说法我们不认可,是歪曲事实。”舒满平表示,原始股东确实领取了19%的股权转让款3000万元,但中证万融所认定的2100万元提成款,其中只有1500万元是原始股东领取的,余下的600万元则是“吴芳为赵炳贤私人办事的花费”。

  而对于中证万融所提到的个人所得税交纳问题,舒满平认为,原始股东与中证万融签订的协议上并未标明是完税前还是完税后的金额,但在这几年以来,从中证万融的支付情况看,其默认了以税后结算的结果,且双方在后来还签订了提成收入依税后结算的承诺书。当记者让他提供相关证据时,舒满平表示:“具体证据,可以在6月30日开庭时看到。”与此同时,舒满平还表示,即便要交纳个人所得税,在业绩提成款未支付完成前,可以暂时不交,等结算完成后一并交纳,“西安税务局关于这方面问题与我们也进行了沟通”。

  对于舒满平的说法,记者采访了北京凯鹏律师事务所律师石峰,他表示:“业绩提成款是公司对个人发放,公司发放时应当依法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如果公司不执行,公司的行为就属于违法。”石峰认为:“根据《个人所得税法》第2条、第3条、第4条规定,对于经营收入提成款,不属于免征、减征所得税项目,依法应按20%税率计缴税款。”所以。这意味着任何人在世纪盛康提取业绩提成款时都需要交纳相应的个人所得税。而根据税法第八条规定,个人所得税,以所得人为纳税义务人,以支付所得的单位或者个人为扣缴义务人。

  双方在业绩提成款支付上的分歧,直接导致了世纪盛康股东之间的矛盾逐步产生。

  董事间的恩怨情仇

  重组后,世纪盛康被中证万融控股,根据公司章程,设立董事会,其中,赵丙贤任董事长、吴芳任副董事长,其他董事5人,分别是王洪飞、曹凤君、舒满平、蔡孟杰、金恩淑。然而,谁都没有想到世纪盛康这几年会发展得如此超预期。在财富的迅速积累下,7位曾经的商业伙伴之间开始产生了分歧,最终分道扬镳并对簿公堂。

  在世纪盛康这件事中,吴芳是关键人物,她是世纪盛康27%股权持有人杨帆的母亲,“吴芳这个人的情商非常高。”一位曾在世纪盛康工作过的员工给出了他对吴芳的印象,她是一个非常能干的女人,很热情,出手阔绰,能喝酒。在中证万融入驻世纪盛康前,吴芳曾在国外呆了很长时间。在2009年中证万融与其牵手后,让其焕发了事业第二春,但随着世纪盛康的高速发展,“利”让她与赵炳贤的关系由此前的生意伙伴最终成为陌路人,业绩提成款上的摩擦和其他原因让吴芳决定2014年3月单方面取消5年前所签订的双方合作协议。

  记者打通了吴芳女士的电话,关于世纪盛康与中证万融的事,她表示所有的问题均由舒满平先生来回答。对本次中证万融与世纪盛康小股东之间的纠纷,舒满平认为造成今天结果的主要原因就是中证万融的问题,并解释了本次解除双方合作协议的9条理由:

  1,承诺的业绩提成款未付清;2,这么多年来一直未分过红;3,未经股东会和董事会批准,中证万融分别于2011年11月和2012年9月挪用了世纪盛康资金3300万元和2100万元投资其他项目。4,不经允许,2013年3月19日,中证万融擅自取走世纪盛康所有财务凭证至山东沃华医药(002107,股吧)(上市代码002107,北京中证万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控股50.27%的上市公司);5,未经董事会同意,随意停职董凤君职务,单方面任命王洪飞接任世纪盛康总经理职务;6,自2012年以来,2年多时间未开过一次股东会和董事会;7,中证万融利用控制权,强迫员工举报其他股东问题,以至于2014年一季度引发劳务纠纷;8,财务状况保密,几年来未给过一次财务审计报表给董事会成员看;9,2013年8月,中证万融在北京成立了北京世纪盛康营销管理有限公司,成立该公司的目的是将资金从西安盛康转移过去。

  对于舒满平所给出的9条理由,中证万融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其选择性地利用了协议理解上的偏差和公司实际经营现状,表示无论出现何种情况,依照相关法律规定都需要走法律程序,只有法院的判决才可以确定事实,但吴芳却没有这么做。

  在谈到赵炳贤挪用公款一事时,中证万融表示,这是集团内部资金正常调用,且资金早已归还并有相应利息,每笔账进出财务都有记账,且公安机关对于此事已经调查了一年多,也审核了公司所有财务往来情况,并没有查出问题,“不知什么原因至今仍没有结案”。

  而对于舒满平提出的未分红和公司财务不透明的情况,中证万融承认了这几年没有分过红的事实,并给出相应解释理由:“基于世纪盛康目前处于发展的初期,面临产能不足和产品结构不断调整和优化阶段,需要大量资金投入,股东会因此没有做出过分红的决议,没有分过红。”至于财务透明度问题,中证万融则认为财务报表历年正常披露,在公司每年年会和年度预算会上均有向股东、董事、高管披露。

  在整个事件过程中,除吴芳是事件关键人外,曹凤君在这次事件中的位置也很关键,其在中证万融任职期间处理事情的模糊态度激化了原始股东与中证万融之间的矛盾,而其后来被中证万融停职的结果也是舒满平所提出要解除双方合作的9条理由之一。

  据接触世纪盛康股权收购这件事的知情人爆料,当年在曹凤君的牵线下,中证万融在当时以高于另外几家竞争对手一半以上价格收购了世纪盛康70%股权,而正是这层关系在后来赵炳贤让其处理吴芳与世纪盛康之间事务时,让曹很为难,身为中证万融总裁兼世纪盛康总经理的她毕竟拿着中证万融数百万年薪,但另一边需要处理的对象却是自己一手牵线搭桥引进企业的原始股东。于是,曹私下常抱怨“这件事我处理不了,谁爱管谁管”。在长达一年多的处理时间内,曹在处理吴芳与公司之间的纠纷问题时采取了“拖”的策略,想用时间淡化矛盾,但后来一系列事情的演变却超出了曹凤君的预期:吴芳涉嫌巨额逃税、赵丙贤挪用、抽逃公司资金……等消息的曝光,以及后来吴芳报案让公安机关出面进行长达一年多时间进行调查中证万融往来账目等事情发生,让曹在中间很被动。

  “阻止盛康公司、盛康平台骨干正常参加集团会议是导致其停职反思的原因。”中证万融董事张戈表示,2013年11月在集团与曹凤君谈话期间,恰逢集团每年常规骨干会召开,曹凤君利用开紧急会议、谈话、电话、邮件等方式阻止骨干员工到北京开会,这让赵炳贤很光火,以其公开违背企业制度和职业经理人操守为由让其停职反思。

  在曹停职期间,双方矛盾进一步激化,曹甚至要求调出当年集团与曹之间劳动合同对质,并提请了劳动仲裁。自2013年12月曹离开中证万融后,中证万融对世纪盛康新领导班子进行了结构性调整和相关工作人员工作重新安排,许多非原盛康员工划归至盛康。而与此同时,盛康内部矛盾的激化也直接导致了今年2月有4名员工以违反公司规定并干扰公司正常工作为由被解除了劳务关系。

  从业绩提成款支付上的分歧导致世纪盛康股东之间矛盾的逐步产生,再到后来吴芳于2013年2月实名举报中证万融董事长赵炳贤挪用世纪盛康资金被公安机关立案,曹凤君被停职、2014年2月世纪盛康4名员工因违规被辞……等等,一系列事件的连续发生导致双方的矛盾在一步步恶化,而在长达一年多公司高层之间矛盾的影响下,世纪盛康基层员工之间也出现了许多不和谐声音,而这也为后来的3月20日董事会事件和3月21日“百名大汉打砸”事件发生,以及媒体报道“大汉”身份的定义打下了伏笔。

  3月20日董事会事件

  2014年3月20日,吴芳、舒满平等人以董事长赵炳贤不能履行职责为由,会同早已于2011年辞职的原世纪盛康董事蔡孟杰、金恩淑,以及已被中证万融停职的曹凤君在世纪盛康召开了董事会,而正在工厂工作的王洪飞没有参会。在本此董事会上,5名董事以公司法的相关规定为理由,通过了免去赵炳贤董事长职务及法定代表人身份的决议,并任命吴芳为兼任总经理,金恩淑协助总经理管理财务部工作,蔡孟杰协助总经理管理营销中心工作的决议(见律师见证书)。

  “以董事长不履行董事长职责为由站不住脚。”中证万融表示,即便是董事长游学在外这一年多时间,董事长赵炳贤长期以来一直以日经理人QQ群、周经理人动作录、月有效动作表、年度现场会(每年至少2次),以及日常财务、人事、生产经营事项的OA审批等各种现代企业管理方式管理企业,不存在不能履行职务的情况。而自重组世纪盛康以来,每年的年初、年未时,公司都会召开相应的股东会、董事会、骨干会、总结会、交流会等,其中2012年就开过两次董事会,吴芳、舒满平等5名董事均有签字。而到了2013年时,因吴芳2月份举报赵炳贤涉嫌挪用公款以来,集团与小股东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当年11月份的股东会、董事会,以电话方式通知小股东参会,但杨帆、董事吴芳、舒满平均未参加。关于中证万融的说法,记者从手中所获得的资料中看到,中证万融在2012年曾召开过相关董事会,并有相关个人的签字。

  “这几年根本就未开过董事会,有一年多时间也未见过董事长。”舒满平则有不同的说法,他表示,在此情况下,根据公司法规定,副董事长有权提请召开董事会,“我们提前了10天~15天左右向董事通过特快专递、电子邮件、短信等方式进行了通知,这都是有证据的。”

  在3月20日吴芳召集的董事会上,蔡孟杰、金恩淑以董事身份也参与了投票,并投出了赞成票。蔡孟杰,原中证万融副总裁,后于2011年11月因个人原因离职,最终在益盛药业(002566,股吧)(002566)任职董事、副总经理、营销中心总经理等职;金恩淑,前世纪盛康财务总监,后于2011年10月因个人原因离职,后于2014年3月20董事会后被重新认命为世纪盛康副总裁。

  “公司未能及时召开股东会和到工商所备案是个失误。”王洪飞表示,这次失误让“3·20”世纪盛康股权争夺事件由不可能变成了可能。“蔡孟杰和金恩淑这两人早已离职,他们3月20日以董事身份参加会议的行为很不正常。”

  对于蔡孟杰和金恩淑的董事身份问题,舒满平表示,虽然这两人都辞去了中证万融董事身份,但并没有辞去世纪盛康董事身份,且两人身份在工商所均有备案,次此参加董事会是履行其董事职责。

  “董事辞职是要通过董事会讨论和批准的。”金恩淑女士在火车上接受电话采访中也表示,辞去公职与辞去董事身份是两回事,法律上不能等同,在工商所备案中自己还是世纪盛康董事身份。

  对于蔡孟杰和金恩淑的身份,中证万融给出的解释是:“金、蔡早在2011年即书面辞去世纪盛康董事职务,依《公司法》第45条,董事辞职后,剩余董事人数不少于法定人数的,该辞职立即生效。故,金、蔡已不具备董事资格,所以,这两人参加的董事会表决方式违法。”

  “蔡总不太清楚法律上的问题,再加上工商所文件上身份还是董事,受邀之下也就赴会了。”益盛药业证券事务代表丁富君认可高管离职后,其董事身份自动取消的说法,“蔡总在公司内部已经解释了这件事。”记者随后通过电话联系蔡孟杰先生,但对方电话无人接听。

  对蔡孟杰的行为,红周刊(博客,微博)在此次《益盛药业疑点多,内部交易诡异》文章中也对此做出质疑,而益盛药业在公司的澄清公告中也进行了相应解释:“蔡孟杰先生自到公司任职以来,专职在公司工作,从未在其他单位担任过任何行政职务,未在其他单位领取过薪酬或报销过任何费用,不存在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公司同类业务的情形,亦不存在违反《公司法》相关规定的情形。”

  不过,对于益盛药业的说法,记者所看到的律师见证书上却明确标明:“蔡孟杰董事协助总经理管理营销中心工作。”这与益盛药业的说法有出入。

  “如果是公司股东担任董事,其辞去公司所任行政职务,其公司董事身份依然有效。但如果是公司经过民主选举的职工(包括高管)担任董事,其辞职后,董事身份也就随之失效,不能继续履行董事职务。当然,职工董事辞职后导致董事低于法定人数的,其仍可以继续履行董事职务。”石峰律师认为,蔡、金作为公司高管身份辞职后即意味着其董事身份的失效。

  关于蔡孟杰和金恩淑董事身份的问题,记者从所获得的资料来看,两人在离职报告中均表示辞去世纪盛康董事身份。

  除曹凤君和吴芳等人参加了3月20日董事会外,王洪飞也是当事人之一,只不过在当时,正在工厂工作的王洪飞没能参加会议。据中证万融讲,王洪飞当时被软禁而无法参与董事会,会后又被请出公司,并于当晚在宾馆还被警察顺便照顾了一下。

  中证万融的说法引起了舒满平的愤慨,他在电话中以很气愤地语气对记者说,在3月20日召开董事会那天,他们特别邀请王洪飞参会,但王表示中证万融不允许其参加董事会。“当天我们全程有《西部法制报》(陕西日报下属子刊)记者陪同,有录像、录音为证。”舒满平表示,当时董事会召开在一楼,而王在四楼,我们特意上了四楼请他开会,当时四楼房间里还有中证万融的相关人员。

  “后果”的兑现惊动山东省委宣传部

  2014年3月20日董事会会议后,吴芳等人将会议内容和决定告知正在工厂的王洪飞,同时请中证万融派往世纪盛康的管理人员,包括世纪盛康董事兼总经理王洪飞离开厂区。同时,会后,吴芳将董事会决议的相关内容进行了通报,这在世纪盛康员工内部引起了波动。3月21日,有数百名与盛康相关人员要求进入工厂协商,遭阻挡后引发双方摩擦,双方的过激行为引起警方关注。而就在当天,吴芳等人报案称公司公章、财务章等相关资料被抢。

  3月22日,华商报刊登了“户县一工厂遭上百山东大汉打砸系经济纠纷引发”为标题的报道,内容是:3月21日下午,位于户县迎宾大道的西安世纪盛康药业有限公司突然出现一批不速之客,并与工厂工人发生了冲突,三人被打伤入院。“三辆大巴车下来100多个男子,胳膊上系着红领巾,正在械斗打架,已经打倒了几个人。事情后来被几十名民警和武警控制,门口还摆放着一堆木棍。

  华商报的报道引发了相关媒体跟风,如凤凰网、搜狐、陕西传媒、中国日报网等几十家网媒、纸媒都相继报道了这件事。据户县警方称,通过现场监控发现,上百名男子中有多人动手打人,其中李某、刘某、秦某和刘某某在此次群体性事件中致人轻伤而被拘留了5至10天。

  “这些人都是山东沃华医药员工。”舒满平表示,警方查验了被扣人员的身份,证实了这些人是沃华的人,“吃、喝、住、来往飞机票都是谁拿的钱?”华商报文章中的“山东大汉”也暗指了沃华医药,相关媒体在报道中也提到“在场的员工表示百名大汉有部分人员是来自山东沃华医药”。据知情人报料,华商报的“山东大汉”一词引起很大社会反响,并引起山东省委宣传部的高度关注,认为有损山东人民的形象,紧急与陕西省委宣传部协调,以后出现的新闻标题变更为“百名大汉”,“山东”两字消失。

  对于自己公司员工被认为参与纠纷一事,沃华医药董秘表示,3月21日在盛康工厂出现的100多人不是沃华的人,是盛康在全国市场营销和商务的员工,公安机关当时并没有什么证明,“仅凭其中有几个人是山东籍就认定100多人是沃华的人,太奇怪了”。

  公章之争

  中证万融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在吴芳、舒满平等人接管世纪盛康以来,工厂加大了生产力度和出货频率,目前各地医药市场都已经出现了世纪盛康3月21日以后生产的肾康注射液等药品。

  “吴芳接管工厂时,库存药品“肾康注射液”有70多万支,生产线上有100多万支,共200多万支。200多万支价值1.2亿左右,原材料库存有二批次,具体数量不详。”王洪飞表示,在无专业人士监控下,利益驱使和成本核算综合考虑,新生产药品无法去保证原材料的安全性,产品销售出去后极可能带来极大的社会危害性。

  王洪飞认为,如果不及时中止吴芳和金花化玻的行为,产品一旦出现问题所带来的后果将极其可怕。而根据新版药品GMP管理的有关规定,当公司高层管理和经营等关键人员发生重大变化后,极有可能增大药品生产过程中污染、交叉污染以及混淆、差错等风险,重新自查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是否符合GMP的相关规定。

  据知情人透露,吴芳接管以来,因法定代表人赵炳贤命人提前将相关文件取走,致使吴芳等人没有公章、营业执照、新版GMP证书等,无法进行正常的业务往来。“这部分线上线下产品通过金花股份(600080,股吧)(600080)控股子公司陕西金花医药化玻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花化玻)渠道已经全部销售出去了,资金全部打入金花化玻账上。”

  “吴芳私刻了公司公章,伪造了供货文件。”知情人还透露,吴芳等人在占领工厂后私刻了新的公章,并在银行开了新的银行户头,后经中证万融发现问题后及时报案,被户县公安局立案侦查。但就在被调查过程中,4月9日,一份发给全体经销商的“关于西安世纪盛康药业有限公司账号变更的通知”再次显示,吴芳等人又在建行户县支行开设了新的账户,文件明确强调将原来在招行西安枫林绿洲支行、招行科技路支行开设的两个账号变更为建行账号,并称,“原账号从2014年3月25日停止使用,若误将货款汇入原账号或其他未经公司批准的账号,发生的损失自行承担。”后因建行工作人员发现申请开户人员使用了伪造公章后,该账户于4月10日被迅速冻结封停。

  就此,记者向舒满平询问私刻公章和与金花化玻代销问题时,舒满平表示:“中证万融3月21日将我们所有公司营业执照、财务公章及票据都抢走了,我们已经报案并登报声明了,且在董事会同意且通过决议后才重新刻制公章的,这是合规的,用新刻公章与世纪金花签订代销协议没有问题。

  对于舒满平的说法,中证万融提出反驳意见,认为取走的印章证照并非由中证万融保管,而是由世纪盛康法定代表人赵炳贤保管,依据《民法通则》38条规定:“依照法律或者法人组织章程规定,代表法人行使职权的负责人,是法人的法定代表人。”《公司法》、《章程》规定,法定代表人为代表公司对内对外行使权利的惟一合法自然人,公司公章、法人印章、营业执照代表公司法人经营主体的资格,依法只能由法定代表人保管或授权其他人保管。不应存在任何争议。

  双方各有说法,为核实双方所提到的公章问题,记者特意去陕西西安印章治安管理信息系统官网:http://www.sxseal.cn上进行公司名称查询,结果却惊奇地发现世纪盛康在3月19日就于公安机关进行了新刻公章备案,时间点与舒满平描述的董事会决议后新刻公章的时间点有出入。

  关于刻制印章的要求,法律上有这样一条规定:“任何人补刻新公章都需具备单位公章遗失补刻报警回执、刊登公章遗失声明的报纸、公安机关出具补刻公章证明或《营业执照》副本原件和复印件各一份、法定代表人和经办人身份证原件及复印件各一份、法人授权委托书等资料。”

  “这是征求意见稿,不是正式法律文件。”舒满平表示。

  对于公章的法律问题,记者也咨询了律师石峰。他也认为公司更换公章的,必须经过公司法定代表人同意,按照国家规定经公安机关许可,并向工商部门备案,只有经许可并备案了的公章才具有合法性,“更换公章的行为不能因董事会通过就合法,必须拿相关证件去公安、工商部门办理相关许可、备案手续”。

  在中证万融报案后,公安机关及时介入调查,而这导致吴芳新开的卜琳私人账户和建行银行账户被停止使用,吴芳不得不寻求其他资金入账方式,就在此时,多年前就曾是自己的代销机构陕西金花医药化玻有限公司进入了她的视线。

  金花化玻现身为哪般

  金花化玻是上市公司金花股份的5家参控股公司中的一家,主营业务范围是药品、医疗器械批发零售,注册资金500万元,其中上市公司金花股份投资225万元,持股45%。从金花化玻近三年的经营表现看,生意难做一直是金花化玻所面临的现实。从金花股份近三年的年报显示,金花化玻除2011年实现利润7.22万元外,2012年、2013年分别亏损87.39万元和53.19万元,经营状况一直不见起色。

  据知情人讲,金花化玻早在中证万融控股世纪盛康之前,就一直是世纪盛康的销售代理,随着中证万融入驻后用自己的销售平台替代了金花化玻,金花化玻就此失去了一个重大客户。由于金花化玻和世纪盛康都是西安本地企业,有一定交集。这边吴芳困难,那边是企业自身经营也不善。金花化玻的“好心”和吴芳的急切,两者达成了合作协议。

  “如此重大决定,要谨慎,必竟这涉及到法律纠纷问题,金花化玻的行为有点草率。”石峰认为,在世纪盛康事件闹得如此严重且媒体报道的如此频繁密集下,如果金花化玻明知世纪盛康公章存有问题的嫌疑下,还敢于签订合同并代销且代收货款,其行为欠妥,从法律角度讲,这种行为很可能会给金花化玻招来不应有的官司。

  记者从获得的相关资料看,吴芳以世纪盛康名义,使用新刻公章与金花化玻签订了肾康注射液销售协议,这从金花化玻接受收货方回款赁证可以看到,其对外发货和接收巨额货款的账户名是金花化玻。(收款账户:陕西金花医药化玻有限公司;账号:61001865400050000801;开户行:建行西安市金花路支行)

  对于金花化玻的行为,记者提出疑义,对于目前停留在金花药玻账上的数亿元销售款,不知金花化玻将以何种方式反映到账面上,且如此大额销售合同代理,上市公司金花股份又将如何反映到其2014年中报或年报中去。而且在目前案件的敏感期,一旦日后出现销售合同代理无效的局面,金花药玻与吴芳之间所签合同极可能会导致金花股份陷入新的司法机关调查和官司,届时,金化股份又该如何去解释和应对?

  据知情人透露,中证万融在发现金花化玻涉及此事时,曾第一时间派律师前往对金化股份、金花化玻递交了律师函,但对方相关人士以不清楚此事为由而拒绝接授律师函。

  6月30日,中证万融告吴芳等人的案件将开庭,双方都将递交相关法律证据。届时,《红周刊》将就此事继续跟踪报道事件的进展。

  反思

  中证万融集团与世纪盛康原始股东之间的股权纠纷原本只是资本市场上一起极其普通的民事纠纷案件,然而正是这件普通的案件,不仅让普通老百姓再次看到了资本市场运作上的诡谲,同时也让人看到了事件背后无形之手的影响力。

  对这件事,记者觉得还有几个问题值得大家探讨:1,为什么双方合作协议中没能明确提到必须要交纳个人所得税的说明?背后有没有潜规则?2,吴芳为什么选择被质押的30%股权在解押后不久就与中证万融开始大张旗鼓开战?3,为什么中证万融会在公司治理中出现那么多问题?4,3月20日的董事会有不合法嫌疑,可为什么敢打擦边球?5,中国合伙人之间的制约制度是不是需要更加完善?6,3月21日事件的发生,中证万融方面真的没有问题吗?难道仅仅只是盛康员工的自发行为?7,金花化玻明知盛康事件之严重,为什么还敢于接单,难道真的不知情?8,金花股份将如何处理停留在子公司账面上的数亿往来款,其在中报、年报中又将如何回应?9,很简单的资金挪用案件,为什么调查一年多时间至今未结案?10,证据证明益盛药业董事在外有兼职嫌疑这件事,益盛药业是否需要再度澄清一下?11,在企业经营中,股东间有摩擦和矛盾在所难免,有了矛盾如何及时、有效解决才会更好?12,在企业发展过程中,如何保证大小股东利益最大化的同时又能兼顾企业的发展?

  世纪盛康的罗生门,恰恰也是经济生活中普通的公司或者说上市公司和拟IPO公司经营过程中问题的一个缩影。总之,在记者看来,世纪盛康事件的发生,既有西方企业管理理念与中国传统观念之碰撞,也有中国合伙人之间制度不完善之弊端;既有高管借不懂法为由混水摸鱼,也有股东、高管为“利”而不惜铤而走险;既有权力机关办事之拖沓,也有媒体为搏眼球而煽风点火。

  谁之错?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但君子爱财应取之有道。

  中国的法律制度还在不断健全中,但法律毕竟是严肃和公正的,任何人任何机构做事一定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偶尔一次侥幸逃脱,不代表阴影会永远不会被暴露在阳光下。

  6月30日庭审,我们期待事件真相大白。也希望双方能够更理性和更智慧地找到合理的解决方式。

(责任编辑:马郡 HN02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